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九百八十四章 五颗牡蛎
    五分钟后,金屠异将截至目前为止的最新情报都分析完毕,并且通过生化神经发送出去一道道指示,这些以神经电流形式发送出去的指示,在传输效率上比修真者常用的神念波动方式更快,更抗干扰和防渗透。

    一台台生化主脑,在参谋的业下,将金屠异的指示,转化成了更具体,更有操性的命令,发送到了组成‘万妖联军’这头庞然大物的一个个神经末梢。

    庞然大物缓缓张开了血盆大口,露出了最锋利的獠牙,准备进行最后一击了!

    直到此刻,一切顺利。

    星耀联邦方面,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赤潮计划’的存在,尽管他们对大荒以北万妖联军蠢蠢欲动的最新攻势有所防备,又调动了三个全晶铠战团去巨刃关一线,然而联邦东部海域依旧风平浪静,疏于防范。

    而万妖联军主力,也已经完成了集结,正在向预定目标转移当中,一旦全军抵达,随时可以发动雷霆一击!

    但,金屠异并没有等来自己预想当中的那两份情报,两份无比关键的情报。

    眼底的微芒轻轻跳跃了一下,“啪啪啪啪”,金屠异脑后和脊椎上插着的生化神经一根根弹开,他舒缓了一下僵硬的身体,伴随着骨骼和肌肉的异响,如释重负地叹息了一声。

    “父亲!”

    一直在身后恭恭敬敬等候的长子,幻影金雕部队指挥官金兀旭立刻上前,服侍他去休息室。

    整整一天,和十几台生化主脑展开超高强度的交流,即便对妖皇来说,也是太过沉重的负担。为了保持大脑的活性,第二天还能超高速运转,在每天繁重的工之后,去休息室里放松一两个小时,是一种合情合理的惯例。

    休息室中,金兀旭站在金屠异身后。一边为父亲活络肩膀,一边聚音成线,将声音直接送入父亲的耳膜之上,产生最微弱的震动:

    “父亲,利用我们金乌国自己的情报网络,对幽泉老祖的调查已经完成,和万妖殿情报系统得出的结论一样,这段时间他一直十分老实,尽心尽力地追查混沌之刃残党。并没有什么异动。”

    “看来,他是真的认输了,又或者真的看清楚了当下的局势,只有星耀联邦才是最大的敌人,这时候再搞内斗,对所有妖族都没有好处!”

    “针对‘真人类帝国’和‘妖神病毒’两份流言的调查,也接近尾声,同样。我们也没有在万妖殿调查报告的基础上,找出更多的疑点。目前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这两种流言的真实性,终于可以断定,这绝对是星耀联邦的战略欺诈!”

    “那些卑鄙无耻的联邦人,玩这种阴谋诡计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破晓之战’中。他们不是还制订了阴险至极的‘巨蟹计划’,妄图将我们的主力一口吃掉么?这一次,不过是同样的战略欺诈罢了!”

    金屠异脸上的表情纹丝不变,略带疲倦地挥了挥手,淡淡道:“知道了。去吧,做好你的事,赤潮计划即将发动,我希望你的幻影金雕,是第一支冲上星耀联邦东部海岸线的妖族部队!”

    “是!”

    金兀旭一挺胸膛,昂首离去。

    他离去时,正好和给金屠异送上“星斑赤焰牡蛎”的厨师擦身而过。

    万妖联军统帅府中,当然有自己的侍者和厨子,按规矩应该是由受过专门训练,背景绝无问题的侍者送上食物。

    不过这名厨师是从金乌国里带出来的老人,金屠异还没当上羽族族长之前就一直跟在身边,忠心耿耿,甚得金屠异的信任。

    金屠异每晚享用的“星斑赤焰牡蛎”,都是由这位厨师亲手摆盘,送到他面前。

    星斑赤焰牡蛎无需过度烹调,不过这位厨师却有一手摆盘和微雕的手艺,经过他摆弄的星斑赤焰牡蛎,就像是一座美轮美奂的珊瑚礁,成为令人不忍破坏的艺术品。

    在金屠异面前,厨师微微欠身,施了一礼。

    此刻,休息室中除了他们两个,空无一人。

    所有人都知道金屠异的习惯,在享用“星斑赤焰牡蛎”时,除了这位厨师之外,不喜欢任何人打扰,哪怕亲儿子都不例外。

    “波!”

    金屠异撬开了第一颗牡蛎,指间发出一声银珠落玉盘般的脆响,余音袅袅,似小溪潺潺,绕梁不绝。

    金屠异半眯着眼睛,浑身肌肉都松弛下来。

    在他身边,专心致志服侍着的厨师忽然轻声道:“针对大公子的忠诚调查已经完成,没有证据证明,他和幽泉老祖有什么勾结。”

    “波!”

    金屠异撬开第二颗牡蛎,将颤颤巍巍,鲜美**的贝肉放入口中,细细咀嚼,如饮美酒。

    厨师继续道:“大公子做的两份调查,也没有问题,没有证据说明幽泉老祖和‘妖神病毒’有关,‘妖神病毒’和‘真人类帝国’的真实性更无法证明,是星耀联邦战略欺诈的可能性极大。”

    “波!”

    金屠异撬开了第三颗牡蛎,解贝刀却是微微一滞,忽然一沉,一挑,细细分开了柔嫩如花瓣般的贝肉,在不破坏贝肉完整性的前提下,挑出了一枚鱼眼大小的火红色小珠子。

    金屠异脸上流露出了一丝笑容,将赤珠捻在指尖,细细揉搓着,玩味着,思索着。

    厨师神色不变,亦没有趁机吹捧金屠异的运气,继续用不带半点情感的声音说道:“尽管没有发现半点证据,我们还是按照大人的吩咐,加强了对‘幻影金雕’部队的控制,稍有异动,立刻就可以将大公子及其心腹统统斩杀,将‘幻影金雕’部队牢牢控制在大人手中!”

    金屠异将解贝刀伸向了第四颗牡蛎,终于开口,淡淡问道:“那件事呢?”

    厨师道:“没有消息,自从九天前在‘极武城’出现,大闹极武城,杀死数百守军,劫掠了大量法宝残骸和晶石之后,两个目标就消失不见了。”

    “算上‘猿魔’袁日月的儿子,十二妖皇中,已经有七个的弟子或者血裔,被那名诡异的高手杀死,眼下他已经成为了十二妖皇最痛恨的人物,袁日月更是狂性大发,根本不理会军务,一个劲儿想要将这名诡异的高手找出来。”

    “连袁日月都没有消息,可见这两人真的隐藏极深!”

    “不过,如果他们真是来自天元界的元婴修士,想要藏形匿迹的话,的确不是那么容易被找到的!”

    “问题就在于,他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这一点,我们‘乌衣社’所有成员,真是想破了脑袋都想不出。”

    金屠异的解贝刀在弯弯曲曲,又极度紧密的贝壳缝隙之间游刃有余,目光却穿透了休息室的墙壁,穿透了机关重重,错综复杂的浮空山,射向了更远的地方。

    再坚固的贝壳,再紧密的缝隙,都有破解的方法,只要找到关键的一点,就能不费吹灰之力地破开。

    但是,笼罩在他外面的这一层“贝壳”呢?

    万妖殿,拥有最完善的防御体系,数十道环节的严密检查,幻影金雕、幽魂水母、斑斓飞蝗和鬼面银蚊组成的空中巡逻队,再加上几十艘妖魔战舰的重重防护,堵住了每一个漏洞。

    这是一枚绝不可能被突破的“贝壳”,一枚没有半丝缝隙的贝壳!

    如果有人想要突破这样的贝壳,该怎么做?

    金屠异想不出来。

    但他手中的解贝刀,却在刺入第五枚牡蛎深处时,突然停滞。

    有那么0.01秒,金屠异脸上浮现出了一抹诡异的光芒。

    但就在面部神经做出反应之前,他就将这抹光芒硬生生压制了下去。

    “我有些累了。”

    金屠异淡淡道,“没有更多情报的话,下去吧。”

    “是,大人。”

    厨师微微欠身,转身离去,帮金屠异关上了休息室的大门。

    大门关上的刹那,金屠异虚空结印,将三缕无影无形的妖气,射向大门的缝隙。

    这才回过神来,仔仔细细地端详手里这颗“星斑赤焰牡蛎”。

    乍一看去,这是一颗普普通通的牡蛎,无论是贝壳边缘的形态还是表面的火焰流纹,和别的牡蛎都没有半点儿不同。

    金屠异甚至能感受到贝壳中传来一道淡淡的生命波动。

    直到此刻,这颗牡蛎还活着。

    当然,若非是一颗真正的,活生生的星斑赤焰牡蛎,又怎么可能通过重重检测,送到他的手里?

    然而,在用解贝刀割断牡蛎深处那两束强健的筋络时,金屠异却是敏锐地感知到了一丝微妙的差异。

    这两束操纵贝壳开合的筋络,早就被硬生生掰开过一次!

    “有人曾经掰开过贝壳,却是用了一种特殊的手法,令贝壳重新合拢,甚至连牡蛎都保持着活性,并未死去!”

    金屠异沉吟着,缓缓激发妖气,在面前形成了一道妖能护盾,又从乾坤戒中提取出了几样平素从来不用的防御法宝,全都佩戴在身上。

    这才用解贝刀轻轻一别,挑开了这枚古怪的牡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