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九百八十三章 突破口!
    “我父亲对各种会上瘾的烟、酒和迷幻药剂都不感兴趣,对女色和赌博也没有太过热衷,就连修炼都谈不上多痴狂,他很少有什么一成不变的习惯,唯一喜欢在每天的工结束之后,享用一顿‘星斑赤焰牡蛎’为宵夜。◎,”

    李耀眉毛一挑:“星斑赤焰牡蛎,那是什么,很珍贵吗?”

    “谈不上太珍贵。”

    金心月道:“星斑赤焰牡蛎是生长在我们金乌国海岸线上一处海湾‘赤焰湾’之中的贝类,肉质鲜嫩,汁水丰富,直接用‘解贝刀’撬开,用当地的海水蘸食就可以。”

    “据说在赤焰湾一带的海底,蕴藏着一座半休眠状态的火山,海底火山喷射出的特殊矿物质,令此地的海水拥有与众不同的滋味,才会孕育出这种美食,不过我是不怎么吃得出来。”、

    “星斑赤焰牡蛎是金乌国贵族当中十分流行的食物,倒不是因为它的味道,而是因为吃起来别有趣味。”

    “首先,星斑赤焰牡蛎的外壳上,拥有如火焰、似流星的花纹,每一颗星斑赤焰牡蛎的花纹都截然不同,在食用之前可以先赏玩一番,甚至用贝壳来制各种盆景和装饰,是很风雅的事情。”

    “其次,星斑赤焰牡蛎的两片外壳闭合得很紧,要用特殊的手法和耐心,操纵解贝刀,一点一点撬开,如果手法纯熟,撬开时会发出十分悦耳的脆响,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若是用蛮力硬生生扒开,就听不到这样动人的声音了。”

    “最重要的是,偶尔在星斑赤焰牡蛎的肉中,会蕴含一种类似珍珠的结晶。我们称为‘赤珠’,赤珠并不是什么宝贝,更不是‘妖丹’那样蕴含大量灵能的异宝,但却流光溢彩,美轮美奂,其中蕴含着一缕缕如活物般的纹路。对着光照时,每一个角度都能激发出不同的图案,绚烂到了极点。”

    “金乌国的传统风俗认为,在星斑赤焰牡蛎中吃到‘赤珠’,是非常吉利的事情,在古代,甚至有用赤珠来占卜,断定吉凶的记载。”

    “所以,很多羽族强者。都有每天吃星斑赤焰牡蛎的习惯,与其说是贪图那种美味,倒不如说是用繁琐的食用过程,以及把玩贝壳、赤珠的风雅,来舒缓高度紧张的神经吧!”

    “我父亲也不例外,虽然他看起来像是一具机械,但终究是个人,勾心斗角。日理万机,不免会精神紧张。身心俱疲的,所以每天晚上吃一点星斑赤焰牡蛎,或许就是特殊的放松。”

    李耀眯起眼睛,眼底的星芒如火焰般跳跃不定,沉吟道:“你父亲吃的星斑赤焰牡蛎,有什么特点吗?和别人一样吗?”

    金心月认真思索了一会儿:“星斑赤焰牡蛎只在赤焰湾一带有生长。因为要靠海底火山的滋润,所以无法人工养殖,产量极其稀少。”

    “我父亲是羽族族长,当然是将体型最大、外表最华丽,或者老渔民判断出最有可能结成‘赤珠’的那些。专门供应他享用了。”

    李耀又问道:“那你估计,你父亲当了万妖联军统帅之后,远离金乌国,还会保持这一习惯吗?”

    金心月点头:“应该会的,没有当上万妖联军统帅之前,我父亲也经常会去通天城处理公务,甚至长驻在通天城,那时候就每天有飞行妖兽,专门给他空运星斑赤焰牡蛎,反正我们金乌国掌管着空中力量,空运起来也方便,用不了太大的成本,身为羽族族长,这一点嗜好,算不上什么奢侈。”

    李耀眨眼:“每天都要空运,不是两三天运一次?”

    金心月一笑,道:“师尊有所不知,赤焰星斑牡蛎是最娇贵的食物,一旦离开原生地的海水,用不了几个钟头就**变质了,即便是用原生海水浸泡,也支撑不了一天,再怎么用保鲜符阵来储存都不行。”

    “用冰冻符阵,倒是可以存储更长的时间,但冰冻过再解冻的话,就丧失了原本的风味,以我父亲的身份和地位,怎么可能吃这样的东西?”

    “所以,他居住在通天城的时候,都是每天傍晚由飞行妖兽八千里加急,甚至通过传送阵不断接力,保证在两三个钟头之内,将赤焰星斑牡蛎送到他面前的!”

    听到这里,李耀终于长舒一口气,嘴角勾起了一抹神秘的笑容:“所以,赤焰星斑牡蛎从海水中打捞上来之后,就要八千里加急送到你父亲面前,既然要争分夺秒,就不可能经过太多环节的检测,对不对?”

    金心月一愣,美眸瞪圆,惊呼道:“师尊,您是想——”

    李耀想了想,又确认了一遍:“会不会有一种可能,先有人将所有的星斑赤焰牡蛎都撬开,直接将贝肉呈给你父亲享用?”

    金心月大摇其头:“绝不可能,我们金乌贵族享受星斑赤焰牡蛎,要的就是先品外观,再慢条斯理撬开贝壳,寻找‘赤珠’的那种趣味,又不是真的贪图那么一口嫩肉,预先撬开,贝肉暴露在空气中时间过长,口味变化了不说,所有乐趣都被剥夺,岂不是牛嚼牡丹,大煞风景吗?”

    “吃这种东西,都是亲自动手,这是几千年的规矩了。”

    “那就有办法了!”

    李耀轻轻一拍大腿,深吸一口气,冷静道,“听好了,接下来咱们要这么办。”

    “首先,我要从你身上抽取一管血液和一支骨髓,放心,你现在好歹是结丹修士,一点点骨髓,休息一下就补充过来了!”

    “原本我打算带你回混沌之刃最后基地,但现在事情有了变化,我们不可能在附近逗留太久,也没有时间让我们一来一去。”

    “只能将你的血液和骨髓,都放置在特殊的生化存储罐里面,放到第三接应点去,让尉迟霸他们带回基地。”

    “火蚁王已经掌握了大量的‘妖神病毒’实验数据和资料,包括绝大部分的基因图谱,再加上你蕴含着‘混沌神血’的血液和骨髓细胞,希望他们能够在最短时间内,调制出疫苗和解药吧!”

    “我会把最新情况,包括我们的下一步行动,都告诉他们,相信韩屠虎和索超龙这两个战术专家,知道该怎么做!”

    “而我们在投下了生化存储罐之后,就去通天城,潜入鱼龙混杂的下城区,为我们和你父亲的见面,进行最周密的准备!”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我们就去——赤焰湾!”

    “不过首先呢,你知不知道在血妖界,有没有什么地方,拥有大量晶石和法宝,哪怕是从天元界缴获来的法宝残骸都可以,我需要大量的材料!”

    金心月一怔,道:“在我们东南面一千四百多公里,有一座‘极武城’,那里堆放着大量从天元界缴获的刀剑、枪械、晶石战车甚至晶铠!”

    “所有缴获的法宝,都在‘极武城’进行鉴定和检测,其中可以修复的,就挑选出来,供万妖联军使用,实在无法修复的,就为‘靶子’或者拆卸成原材料,重新回炉,甚至加以仿制。”

    “最近几百年,血妖界在法宝炼制技术上,逐渐被天元界超越,通过这种方式,对万妖联军的装备体系,多少也是一点补充。”

    “却不知,师尊要这些法宝残骸做什么?”

    “我要炼制炸弹。”

    李耀舔了舔嘴唇,淡淡道,“更多的晶石炸弹。”

    ……

    十天之后,通天城,上城区,万妖联军统帅府。

    随着“赤潮计划”紧锣密鼓的筹划,在统帅府中新成立了“二号指挥中心”,偌大的指挥中心里布满了性能最强劲的生化脑,无数生化神经就像是赤红色的藤蔓一样在四周墙壁上盘根错节,间或夹杂着从天元界走私和缴获的主控晶脑,一张张光幕如雪花般在上千名参谋和将军的头顶冉冉绽放,数字跳跃和光影变幻,在他们脸上交织成了捉摸不定的表情。

    万妖联军统帅金屠异被一副巨大的环形光幕包围,四面八方一共有十几根生化神经束如毒蛇般深深刺入了他的大脑和脊椎,将十几台生化主脑分析出来的信息源源不断送入他的大脑,数以亿万计的数据、图片和视频,如洪水般在他脑域深处恣意横流,即便以这名高阶妖皇的强横体魄,都时不时流露出痛苦的神色。

    正是通过这种近乎酷刑的信息传输方式,才能令他在瞬息之间,掌控天元和血妖两界的最关键情报,包括血妖界所有主力部队的最新动态,天元界各道防线的兵力部署,联邦的十六支全晶铠战团的踪迹,等等等等。

    只不过,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这些信息当中究竟有多少是真的,多少是假的,多少是真的却是敌人故意放给他的,多少是假的却能从中看出敌人心思的……一切一切,就要靠他自己的大脑来判断了。

    这,是身为万妖联军统帅的责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