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九百八十章 为了和平!
    李耀强大的计算力很快推演出了一副可怕的末日景象。【,

    倘若赤潮计划真的发动,天元、血妖两界的超一流高手和精锐战力全都会聚集在联邦东部人口稠密的精华区域。

    一旦病毒爆发,这些人中的绝大部分都被感染,成为幽泉老祖的奴隶或者“失控变异体”,则部署在联邦首都圈之外的部队,只怕绝难阻挡死亡的狂潮,一座又一座的重要城市都会沦陷,幽泉老祖的死亡大军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的!

    李耀不寒而栗,喃喃道:“幽泉老祖的胃口实在太大了,竟然想将两界所有的高手一网打尽!不过实力达到结丹、元婴或者妖王和妖皇级数的高手,本身对病毒都有极强的免疫力,更可以随时释放出火焰或者寒气杀灭病毒,只怕不是那么好感染的。”

    金心月道:“一般情况下,或许如此,但如果他们已经先打得精疲力竭,身受重伤,又或者被无数‘失控变异体’团团围住呢?”

    “他们无处可逃!”

    “为战略决战的‘赤潮计划’,带有极浓烈的赌徒气质,即便一切顺利,成功率也不会超过两三成,更大的可能是万妖联军的全部精锐,都被歼灭在星耀联邦首都圈一线。”

    “但‘孢子计划’就不一样了,因为这一计划,只需要让万妖联军主力,推进到联邦首都圈就可以了!”

    “接下来,病毒爆发,联邦人只会以为这是妖族的新式生化武器,愈发激起他们对于妖族的仇恨,肯定是将万妖联军死死包围,不会放过一兵一卒。在‘保护普通人’的理念驱动之下,修真者只会飞蛾扑火一样,源源不断冲进来,怎么可能会逃出去?”

    “万妖联军原本就是来背水一战的,绝不可能退却,更何况孤军深入。后路被堵,他们退无可退,只有拼死一战!”

    “即便万妖联军中还有几个头脑清醒的人,醒悟到这是一个阴谋,又怎么样,难道那时候,还有机会和联邦军谈判,解释清楚这一切都是误会么?”

    “所以,即便有极少数人知道真相。也不可能阻止万妖联军和联邦军互相毁灭,所有高手都在‘失控变异体’的围攻下身受重伤,惨遭感染,不是变成更加强悍的‘超级失控变异体’,就是沦为幽泉老祖的奴隶!”

    “实力达到元婴和妖皇级数,本身就站在进化的尖端,他们成功挺过变异的几率要比普通人大得多,将近一百名元婴和妖皇中。只要有十分之一,也就是七八个。十个超一流高手被幽泉老祖控制,别的高手都变成‘失控变异体’,那就是一支无比可怕的力量!”

    “依靠这支可怕的力量,幽泉老祖自然会在两败俱伤、濒临毁灭的旧世界上,建立自己的新秩序!”

    “这一计划,几乎无法阻止!”

    “即便天元界的高层现在就知道了‘赤潮计划’的存在。又怎么样?他们或许会将联邦所有的精锐都暗中部署在东部首都圈一线,准备关门打狗,全歼血妖界的主力,但这更遂了幽泉老祖的心意,他不需要胜利。不惧怕失败,只需要一场战争,一场规模空前,能聚集两界全部精锐的战争!”

    “总之,一旦万妖联军主力,侵入星耀联邦的东部,无论联邦人有没有准备,一切都完了!”

    李耀呼出的气流仿佛都变成了沁染着血液的暗红色,他一连深呼吸了几十次,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赤潮计划随时都会爆发,我们必须立刻去见你的父亲,向他说清楚一切,让他相信‘孢子计划’的存在,中止‘赤潮计划’!”

    “你有把握说服你父亲么?或者说,他是一个可以理智沟通,可以妥协的人么?”、

    金心月很认真地想了想:“99%的时候,他是一个精于计算,为了利益,可以妥协的人,不过很奇怪的是,每一次你以为他妥协的那一刻,就是你掉进他陷阱的那一刻!从小到大,我见他妥协过无数次,无论在金乌国内,还是在万妖殿之中,他曾经妥协、退却甚至屈服过几十次,但几十次妥协的结果却是,他的敌人全都死光了,而他却成为了羽族的族长,天空的掌控者,甚至成为了血妖界四巨头之一,万妖联军统帅,名义上的血妖界第一人!”

    金心月眼底流露出了一丝畏惧:“妖族之中,向来是以陆地上的力量为尊,统治地面的角族、爪族和统治地下的虫族,是实力最强盛的三个部族,而统治海洋的海族、统治天空的羽族,相对而言就要稍逊一筹。”

    “之前数百年,万妖联军统帅始终都是角族、爪族或者虫族,而妖族的战略思想,也一直都是‘大陆军主义’,兽潮和虫海才是一切!”

    “我父亲,是近两百年来,第一个以羽族身份,成为万妖联军统帅的人,更成功扭转了数百年的战略思想,从‘大陆军主义’向‘海空天一体化’方向发展,其中涉及到多少利益纠葛,多少山头的铲平,多少派系的倾轧,全都被他一一摆平,他的手段,可想而知!”

    “所以,表面上他是一个可以理性沟通,可以在无可辩驳的证据和利益计算之下妥协的人。”

    “但,那是不是真正的妥协,又或者是一个新计划的开始,那就只有老天知道了。”

    “而这还只是99%的情况。”

    “还有1%的情况,也就是他呈现出‘癫狂诗人’那一面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他。”

    “这时候,他或许是一个比幽泉老祖更加疯狂的疯子,没人能预测他,没人能控制他,没人能说服他!”

    “更何况,我们还不知道,他身边是否有幽泉老祖的人。”

    李耀眯起眼睛。眼底放出两道寒光:“怎么说?”

    金心月皱眉道:“我始终在怀疑,我遭到‘幻影金雕’部队袭击这件事,我父亲究竟知不知情,又知道多少?幽泉老祖的‘孢子计划’如此阴险,他会不会早就在我父亲安插了无数暗子呢?”

    “要知道,我父亲虽然成为了万妖联军统帅。但万妖联军秉承了数百年的‘大陆军主义’,主要还是由爪族、角族和虫族组成,我们羽族的控制力并不强,大部分的精锐部队,包括情报网络,都控制在虫族、爪族和角族手中。”

    “以幽泉老祖的精密计算,提前几十年布局,在万妖联军中安插一些心腹和死士,并不奇怪吧?”

    “如果这些人有心干扰。隐瞒情报,甚至是将假情报交给我父亲的话,他的判断极有可能被误导。”

    “毕竟,就算妖皇,也不可能全知全能,身在万妖殿总部的指挥中心里,庞大的情报网络就是他的眼睛和耳朵,如果情报网络都被侵蚀。如果最亲近的人都早已背叛,那他有通天彻地之能。也只会做出错误的判断。”

    李耀冷冷道:“就像幽泉老祖操纵虚风上人,说出他想说的话一样,你怀疑你父亲也在不知不觉中,被幽泉老祖操纵了?”

    金心月喃喃道:“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李耀一砸拳头:“所以,我们需要无声无息地潜入通天城。万妖殿总部,找到你父亲,和他展开一对一的密谈!”

    金心月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道:“师尊,您知不知道。这么做的难度,基本上就相当于‘刺杀万妖联军统帅’的难度?”

    李耀目光炯炯,坚定和兴奋交融在了一起:“不试试看,怎么知道不行?至少,你熟悉万妖殿和通天城的地形和结构,知道防御体系是如何构筑的,对吧?还有,关于你父亲的生活习惯,他的衣食住行,一切细节,只要是你知道的,统统告诉我,我们来拟定一个完美的潜入计划!”

    “不过首先呢,还是要从这里逃出去!”

    “算算时间,万妖联军的大部分兵力应该都去追逐那枚在深海中东游西窜的法宝了,这是防御最松懈的一刻,等他们发现那枚法宝的真相之后,就晚了!”

    李耀激发光幕,指着无乱城的结构图道,“看,从逃生图来看,这座传送阵是传送距离最远的,可以一直将我们传送到无乱城外围的妖化植物种植园中。”

    “那一片种植的都是高大茂密的火油棕榈,我们传送到那里,被发现的概率极小。”

    “等传送过去之后,再见机行事。”

    “第一方案是爬上运送物资离开无乱城的陆行鲸车队,隐藏在陆行鲸的腹部褶皱里,这一招我刚才用过,非常有效。”

    “第二方案是寻找两名和我们身形相差无几的万妖联军士兵,抢走他们的铠甲和战斗服,伪装成万妖联军。”

    “第三方案是伪装成被运送出城的‘炮灰’!”

    “总之,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再动手了,我们现在的目的,是阻止世界大战,明白了吗?”

    金心月点头。

    “好,恢复过来了吧?三秒之后,我们传送!”

    李耀收拾好一切,激发了传送阵。

    三秒之后,一道玄光将地底密室照耀得有若白昼,两人的身形融化在了玄光之中。

    瞬息之间,两人出现在无乱城外围的火油棕榈种植园中。

    呃,或者说,是“曾经”的火油棕榈种植园中。

    因为这一带地形开阔,而大部分火油棕榈又在战火中被烧毁,万妖联军干脆将这里开辟成了一处临时空港。

    两艘妖魔战舰正在他们头顶发出隆隆的喷气声,左手边是一支刚刚抵达的重型甲虫部队,右手边是一队万妖联军正在运输的二十门酸液炮,前方是几名正在核对物资的虫族军官,后面是十几头刚刚爬出存储罐的生化战兽。

    更早一些时候,空港只占据了种植园的一大半,还有一小半烧焦的妖化植物没有铲平,而传送阵就隐藏在这一小半妖化植物残骸中,所以一直没有被发现。

    但是,无乱城里出现了修真者的消息,很快传遍所有部队,指挥官决定扩大空港的规模,接应更多援军的来到。

    李耀和金心月出现时,他们面前几株焦黑的火油棕榈,正在巨鼻象的拖曳下,缓缓倒下。

    他们和虫族军官大眼瞪小眼,陷入短暂的沉默。

    金心月:“师尊,还有没有第四方案?”

    李耀:“有的……呃,各位能不能先冷静一下,听我们解释?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其实,我们是为了和平而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