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九百七十八章 秘密通道!
    “师尊?”

    金心月奇怪,怎么说得好好的,老怪物忽然卡壳了?

    李耀很没形象地挠了挠头发,有些尴尬地说:“仔细想想,我好像真没给弟子定过什么规矩来着。”

    金心月:“……”

    “这样吧!”

    李耀有了办法,“我这个人比较随便,也没什么太严苛的规矩要遵守,只不过你既然已经变回了人族,更是一名结丹修士,那就姑且先遵守《修真基本法》,争取从内到外,都成为一名真正的修真者吧!”

    金心月:“……等等,师尊,弟子怎么觉得对话越来越奇怪了?《修真基本法》,那,那不是星耀联邦的法律吗?”

    李耀:“对啊,我本来就是联邦公民,你当了我的弟子,当然也要遵守联邦法律,当一个遵纪守法,对社会有用的人,有什么问题?”

    金心月:“……等等,等等等等,师尊,请您给弟子十秒钟,弟子有点儿凌乱,要好好梳理一下!”

    李耀:“好啊!”

    十秒之后。

    金心月艰难地吞了口唾沫,又偷偷看了李耀一眼,小心翼翼地问道:“呃,师尊,弟子在想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师尊不是四万年前的上古大妖,夺舍重生吗?”

    李耀:“竟有此事?”

    金心月:“我……那……师尊上次还说自己叫血鹫老祖……”

    李耀:“大家出来修炼,当然有很多个不同的身份,所以我说自己叫‘血鹫’,并没有骗你,那的确是我曾经使用过的名号之一,至于‘老祖’二字是你加的。我可没承认过。”

    “除了血鹫之外,我还有很多名号,什么妖星啊,沙蝎啊,不过我在星耀联邦待的时间最久,在联邦的时候。我叫做‘秃鹫李耀’。”

    金心月:“……就,就是十年前,在骸骨龙星上,一口气轰杀了几十名贵族子弟,全灭了整整一支银血小队,号称‘天元最狠筑基’的秃鹫李耀?”

    李耀:“是。”

    金心月呆呆地看着掌心的秃鹫雕像。

    雕像仿佛瞬间活了过来,狠狠钻进她的心脏,令心脏彻底冻结。

    金心月:“所以,最近有传言说。一名元婴老怪偷偷潜入血妖界兴风浪,那也是师尊了?”

    李耀:“应该是,不过我并没有兴风浪,好吧,从世俗的角度来看,或许我是小小地兴风浪了一番,不过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你,可不可以听我解释?”

    李耀凌厉的杀气。如一头急速膨胀的八爪鱼,充斥整间密室。

    金心月呼吸困难。冷汗涔涔,笑得比哭还难看:“可以,可以,师尊慢慢解释,弟子仔细听着就是!”

    李耀干咳一声,将他曾经告诉过火蚁王等人的来龙去脉。包括自己在飞星界的重要经历,以及妖族起源的秘密,全都告诉了金心月。

    一开始,金心月既是胆战心惊,又是心烦意乱。

    她原本只是想着该怎么保命而已。没想到老怪物却拥有如此可怕的身份,更会将她拖入一个更加恐怖的漩涡。

    不过,李耀的经历很快吸引住了她,特别是“真人类帝国”的强大,妖族起源的震撼,以及幽泉老祖“孢子计划”的诡谲莫测!

    “我的目的很简单,阻止天元和血妖两界之间互相毁灭,一起对抗真人类帝国的威胁!”

    李耀道,“人妖同源理论是千真万确的,这一点,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因为你自己就是活生生的证据!”

    “既然彼此同出一源,就不能说彻底无法沟通。”

    “更何况现在是前狼后虎,即便先不说真人类帝国的威胁,就说幽泉老祖的‘孢子计划’一旦成功,无论天元界还是血妖界都会化一片尸山血海!”

    “对你来说,你也不希望一辈子都东躲西藏,隐姓埋名吧?只有天元和血妖两界达成和平协议,令所有妖族都认识到自己的起源,可以对未来做出自由的选择,你才有可能光明正大出现!”

    金心月心思电转,忽然发现,这位“师尊”的真实身份,对她更加有利。

    师尊说的没错,她现在的样子,妖族不可能接纳她,而人族也只会利用她。

    只有两界停战,才有她的生存空间,甚至——

    金心月的美眸转了一圈又一圈,忽然发现,自己真是解决整件事的关键!

    她恭恭敬敬道:“无论师尊是什么身份,永远都是弟子唯一的师父,弟子对师父,当然是一心一意,不敢有丝毫违抗!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

    李耀从她嘴角勾起的诡秘微笑就看得出来,金心月正在盘算怎样从这件事里得到最大的好处。

    不过他本来也没期待第三个弟子是什么光明磊落,纯洁无暇,大义凛然的人。

    或许,金心月这样的性格,才是解开眼前一团乱麻,最锋利的匕首。

    李耀道:“你父亲是万妖联军统帅,按照你对他的分析,在得知了飞星界出现的消息之后,他会怎么做?究竟是碍于天元、飞星两界的实力雄厚,主动停火,全面和平;还是孤注一掷,提前决战?”

    金心月虽然外表柔弱,但神经却像是铜浇铁铸,很快从李耀震撼性的身份中完全恢复过来,计算力和判断力飞速回升,冷静分析道:“当然是提前决战!不单单是我父亲,任何一名妖族高层都会这么选择的!换成我是万妖联军统帅,我也会这么做!”

    “将心比心,换位思考,如果现在师尊是星耀联邦的议长,你得知消息,血妖界即将得到另一个妖族世界的支援,实力在短短数年内疯狂膨胀。”

    “而这时候,血妖界派出使者,想要停火。全面和平,师尊又会如何判断呢?会相信,这不是什么‘缓兵之计’吗?”

    李耀沉吟片刻,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很难解开的死结。

    如果他是星耀联邦的议长,得知这样的消息。肯定也不会相信血妖界的使者,而会选择破釜沉舟,孤注一掷!

    没有人,会把生存的希望,寄托在四万年的仇敌身上!

    李耀道:“那么,你是否能分析出,如果要‘孤注一掷’的话,哪一种方式的可能性比较大?依你父亲的性格,会选择怎么进攻呢?”

    金心月秀眉微皱。沉思片刻,忽然身子一颤,低呼道:“赤潮计划!”

    李耀曾经听她说过这个名字。

    据说是金屠异倾注了一辈子心血的奇袭计划。

    要从星耀联邦的东部海域,直接对联邦的精华地区发动进攻!

    金心月急促喘息着,飞快道:“我们这些无乱城中的平民被抓起来之后,全都关押到了一起,进行紧急编练,除了教我们怎么行军之外。还教了我们大量在沙漠和戈壁生存的方法,似乎要驱赶我们到沙漠上去强行军!”

    “血妖界的土地虽然贫瘠。但除了白银死漠之外,并没有大规模的沙漠,而且沙漠之中的资源就更少了,没理由要把这么多平民送到沙漠上去啊!”

    李耀眯起眼睛:“大荒?”

    金心月点头:“没错,血妖界和天元界的融合点,就在大荒。按照常规路线进攻天元界的话,势必会穿越整个大荒地区,万妖联军是要纠集大批平民,驱赶到大荒去充当炮灰!”

    “但,这是说不通的!”

    “虽然第一次‘破晓之战’失败了。但血妖界依旧保持着强势,并没有落魄到要紧急训练普通妖族当炮灰的程度。”

    “高级炮灰和低级炮灰还是有区别的,为什么不用那些训练有素的黑血和乱血妖族当高级炮灰呢?”

    “毕竟,无论什么级数的炮灰,都要消耗大量的资源,将这么多平民都送入大荒,会给后勤补给带来极大的压力,只怕他们还没冲到巨刃关下,就活活饿死了,那打击的只会是自己的士气,而不是联邦军的实力了!”

    李耀点头,金心月分析的很有道理。

    得到了李耀的认可,金心月大受鼓舞,继续道:“除非,大荒不是主战场,万妖联军并没有在大荒投入真正的主力,只是由一小部分正规军加上大量炮灰,伪装成主力的假象!”

    “为了伪装成一支规模空前的远征军,需要的炮灰实在太多,以至于现有的炮灰都严重不足,他们才会不择手段地将平民都编练成炮灰!”

    “反正,对这些炮灰的战斗力,没有一丝一毫的要求,只要能送到大荒,能欺骗联邦军主力十天半个月,将他们牵制在‘大荒——巨刃关’一线就好!”

    “真正的攻击路线,却是星耀联邦的东部海域!”

    “自从几百年前,血妖界和天元界第一次接触到对方时,双方的主要接触点就是大荒以北一带,而历年来绝大部分的兽潮爆发、虫潮入侵,也都发生在大荒,以至于所有人都形成了一个思维误区,认为血妖界只能从北方进攻!”

    “但,这是错误的!”

    “五百年前,星耀联邦刚刚建立时,面对最可怕的敌人,就是联邦东部的‘东极妖国’!”

    “东极妖国最终被联邦打垮了,然而在覆灭之前,他们在联邦以东海域中,建造了大型传送阵,打开了一条通往血妖界的通道。”

    “一部分贵族,通过这条通道,流亡到了血妖界!”

    “到了血妖界之后,他们还不知死活地搞了个什么‘东极妖国自由阵线’,妄图在血妖界割据一方,搞流亡政府,鸠占鹊巢那一套,很快被血妖界的本土妖族镇压,屠灭!”

    “我们金乌国,自然也参与了镇压‘东极妖国自由阵线’,结果,那条可以直通天元大陆东部海域的密道,就辗转落入了我父亲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