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九百七十七章 第三个弟子
    如此一来,金心月在无乱城中很快就有了小小的名气,不少刚刚到无乱城来的妖族也都听说过这个其貌不扬,却媚态横生的小妖女。

    在混沌之刃组织的暗中照拂下,她以“李耀妹妹”的假身份,倒是没有受过太大的欺辱。

    不过等到万妖联军大举杀到,镇压混沌之刃时,又是另一回事了,无乱城的所有居民,无论和混沌之刃有没有关联,统统被抓到了俘虏营中。

    正所谓“树大招风”,金心月原本想要混在俘虏当中,等离开无乱城之后再想办法逃跑。

    岂料这一处俘虏营的主管,却不知从何处听到了她的名字。

    虽然说乱血妖族被称为“不可接触者”,但是在银血妖族的眼中,这些外表和他们相差不大,都比较像是人族的同类,从审美上来说,更加对胃口。

    一名银血妖族,总不可能对着一头完全像是虫子放大上千倍的黑血虫族发情。

    但面对一名长着软绵绵兔耳或者毛茸茸猫尾的乱血,却完全有可能“性致盎然”。

    这座俘虏营的主管,就“性致盎然”了。

    虽然贵族有贵族的规矩,但是在神经高度紧绷的残酷战争中,找一名乱血来发泄发泄,只要事后做得干净利落,亦不算什么丑闻。

    金心月自然不可能让他得逞。

    因为她根本不是乱血,而是一名彻头彻尾的人族。

    虽然平时都掩饰得非常好,可是一旦和别人肌肤相亲的话,肯定会被看出端倪。

    即便不被看出端倪,事后也一定会被那名银血妖族灭口,一方面避免丑事败露。更重要的是,防止她生下一个更加混乱的乱血后裔!

    金心月非常清楚这些银血妖族都是什么德性。

    所以,在无法拒绝对方的情况下,她只能在脚趾之间暗藏了一枚小小的骨刃,最后——将那名俘虏营主管宰掉!

    那名俘虏营主管,也是高阶妖将级数的强者。金心月在突袭时,不得不将实力提升到了极限,放射出大量的灵能波动,自然被整座俘虏营都感知到,引发了一连串的暴潮!

    这还真是阴差阳错,运气糟糕到了极点。

    金心月装出一副十分委屈,又无比庆幸的模样,轻轻拍着胸口:“整件事情就是这样,弟子也是被逼无奈。才会悍然出手,之后遭到全城妖军围捕时,弟子原以为无路可退,正欲以死明志,万万不可落入妖军手中——弟子受些痛苦折磨还是小事,若是泄漏了师尊存在的大秘密,那真是死一万次都不够了!”

    “没想到,师尊竟然神兵天降。大显威灵,连妖魔战舰都被师尊一招轰爆。弟子,弟子从出生以来,还从未见过如此霸道、酷烈的手段!在师尊面前,就连弟子的父亲金屠异,只怕也是望尘莫及!师尊一到,真是什么事都解决了。弟子——”

    金心月双眸噙满了晶莹的泪水,像是一头孤苦无依的小白兔般看着李耀,既崇拜、又依赖的目光,连钢铁都要融化。

    李耀不为所动,冷漠道:“不要一口一个‘师尊’。我从来没答应过要收你为徒吧?”

    金心月慌了神,从她这几个月搜集到的情报来看,她的父亲金屠异是彻底把她抛弃了,而幽泉老祖又在上天入地搜索她的踪迹,再加上现在变成这副人样,她的局面大大不妙,别说她的梦想,成为最有权力的万妖殿圣女,统御整个血妖界了,说不定分分钟都会被人抓去切片研究啊!

    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实力又强大到离谱的老怪物,实在是她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师尊!”

    金心月在李耀面前“噗通”一声跪了下来,眼角挂下两串珍珠,“弟子原也不敢如此胆大妄为,只不过,只不过,呃,不知为何,自从看到师尊的第一眼,弟子内心就荡漾出了一种十分微妙的情感,总觉得师尊就是弟子的天,忍不住生出了跟随师尊的冲动,这,恐怕就是弟子和师尊之间的因缘吧!”

    “弟子也知道,师尊神通盖世,根本无需弟子这个小小累赘,而以弟子的鲁钝,也根本领悟不了师尊万分之一的神通!”

    “只不过,请师尊给弟子一个机会,鞍前马后服侍师尊吧,即便做牛做马,为奴为婢,只要能稍稍瞻仰到一丝丝师尊的光辉,弟子心里也是欢喜的!”

    “更何况,弟子这几个月在无乱城打探到了不少消息,眼下外界的局面是空前混乱,血妖界和天元界的大战在即,但现在又冒出了一个什么‘飞星界’,还有什么‘真人类帝国’之类的神秘势力,一个个都是金丹如云,元婴如雨,建造战舰像是下饺子一样的绝强存在!”

    “据说,天元界更有一名实力强大,手段凶残,丧心病狂的元婴高手,已经潜入了血妖界,谁都不知道他究竟要干什么,亦不知道他在哪里,说不定,就在咱们身边!”

    “如此纷乱的局势之中,弟子留在师尊身边,帮师尊搜集、整理和分析情报,拟定下一步的行动计划,岂不是也能让师尊节省大量时间,让师尊能专心致志地投入到修炼中去么?”

    李耀直勾勾地盯着她看了很久,看得金心月心里有些发毛时,才慢条斯理道:“你真心想要拜我为师?”

    金心月心中狂喜,忙不迭点头:“真心,真心,弟子一万个真心!”

    李耀沉吟片刻,道:“我曾经收过两个弟子,收第一个是因为他的‘天才’,收第二个是因为她的‘努力’!对这两个弟子,我都是单纯的付出,从没想过要从他们身上得到什么。”

    “原本,他们两个就可以传承我的一切手段,我并没有想过要收第三个弟子。”

    “如果还要收第三个弟子的话,老实说,就真的只是为我自己方便了。”

    “很多我没时间处理的事情,都要你去处理;我没兴趣但又必须做的事情,都要你去做;基础性的数据分析、情报搜集、战术选择,都是你的责任,就像你说的,‘鞍前马后’,你愿意么?”

    金心月欣喜若狂:“弟子求之不得!”

    李耀又道:“虽然收徒的原因不同,可既然成为了我的弟子,我当然会一视同仁,尽到一名师父的责任,不过,过去如何我不管,成为我的弟子之后,当然要受到我的法度约束,切不可触犯我的规矩,你可明白?”

    “明白!”

    金心月飞快道,“若是师尊不放心的话,弟子可以立下心魔血誓,又或者请师尊调制一些蛊毒、毒剂之类的东西给弟子服下,为制约。”

    “不用。”

    李耀淡淡道,“我从来不相信,包括师徒在内的任何关系,可以靠心魔血誓,又或者什么狗屁蛊毒、契约之类的东西维持。”

    “我曾经立下心魔血誓,拜某人为师,结果刚拜完师,转头就将他杀了!”

    “到现在,我依旧承认他是我排在第一位的师父,那又如何?早就死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你觉得,我这种人,会看重什么心魔血誓吗?任何心魔血誓或者神魂契约,都有漏洞,任何蛊虫和毒剂,都有破解之法。”

    “只有弱者,才会相信什么心魔血誓和神魂契约,带来的虚幻安全感!”

    金心月暗暗咂舌,心说真不愧是老怪物,刚拜完师就把师父杀死?太狠了!

    看来今后在这个老怪物门下混饭吃,日子不会太好过,要千千万万小心才是!

    李耀从怀中摸出一块乳白色的石头,伸到金心月面前。

    “皓金石?”

    金心月不解,这是一种非常坚硬的材料,硬度比金刚石更高十倍,但价值并不太高,老怪物拿它来干什么?

    李耀将皓金石攥在掌心,轻轻揉搓着。

    最细腻的粉末就从他指缝中泄露出来,没有发出半点儿声音。

    金心月目瞪口呆。

    片刻之后,李耀摊平手掌,掌心的皓金石,却是缩小了三分之二,变成了一枚拇指大小的雕像,却是一头面目狰狞,正在搜索食物的秃鹫。

    这头秃鹫,雕得惟妙惟肖,甚至连眼底那一抹狠厉的凶芒都描绘了出来!

    金心月彻底震惊,心尖乱颤:“光凭手掌肌肉束的颤动和挤压,就将一块皓金石,在短短半分钟之内,琢磨成了一枚栩栩如生的雕像?太,太,太夸张了吧!”

    李耀将秃鹫雕像轻轻放到了金心月的掌心,道:“心魔血誓就不用,这尊雕像你带在身边,没事拿出来把玩一番,相信就能将我的规矩牢牢记在心里了。”

    金心月不知道是该庆幸好还是该悲哀好,秃鹫雕像简直像是煤球般滚烫,要将她的掌心烧出一个窟窿,她定了定神,小心翼翼地问:“弟子明白,一定将师尊的法度牢牢记在心头,却不知……咱们这一脉,究竟有些什么规矩呢?”

    李耀愣住。

    呃,好像是哦,话说当他的弟子,究竟该遵守什么规矩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