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九百七十章 玄骨再生!
    秘影域,地下一百米,混沌之刃规模最大的生化战兽培养室。

    李耀放眼望去,这里就像是一片瘴气弥漫的丛林,矗立在肥沃的暗红色“土壤”之上的,是一个个巨大的“花蕾”,直径在三五米到十余米不等。

    所有“花蕾”都呈半透明状态,又像是一枚枚诡异的妖魔之卵,一鼓一吸,被玄奥繁复的妖纹围绕的呼吸孔,就会喷射出一道道五彩斑斓的气息。

    用特殊的玄光照射进去,可以清晰看到,妖魔之卵的内壁上,布满了错综复杂的血管和神经网络,而一头头胚胎状态的生化战兽,就在里面飞快成形。

    每一枚“花蕾”四周,都有无数营养液管道和神经电流管道接驳,这些管道通向了一枚枚计算力强大的生化脑。

    在修真界,有能力炼制晶铠的炼器师,会被冠以“铠匠”的尊称,那是每一名炼器师都梦寐以求的境界。

    在妖族世界中,擅长调制生化战兽的专家,则被称为“创师”,他们的工就是创造生命,创造全新的,专门用来杀戮的强大生命!

    混沌之刃在黑暗中发展了几十年,自然也拥有大批创师,在解析了大量的混沌传承之后,他们的实力比万妖殿旗下的创师都不遑多让。

    ∝v,.. 此刻,他们正通过生化脑,精确地操纵着生化战兽的生长。

    得到了幽泉老祖的大量实验数据和关键资料之后,混沌之刃调制生化战兽的能力大幅提升,正在调制一批全新的生化战兽,供“天火组织”的战士使用。

    李耀亲自参与了这批生化战兽的调制。

    这或许是血妖界有史以来最古怪的一批生化战兽。

    他们几乎没有半点妖兽的形态,却像是一层包裹在身上的全封闭铠甲,只不过采用的都是生化材料而已。

    这是专门为韩屠虎统帅的联邦军准备的。

    联邦军士兵并没有接受过驾驭生化战兽的修炼。他们更习惯于使用晶铠来战。

    但是在缺乏大量炼制设施和一切基础原材料的情况下,即便李耀也不可能凭空变出几百套晶铠。

    李耀原本就在思考,将晶铠和生化战兽结合起来的全新道路。

    趁此机会,干脆向火蚁王提出建议,能否用炼制晶铠的思路,却将大部分材料。都用生化材料来代替,炼制出一种全新的“生化铠”?

    晶脑用生化脑来代替,灵能管道换成了生化神经,超强合金变成了变异妖骨……用这种方式调制出来的“生化铠”,或许更符合“晶铠”这一终极兵器最初诞生时的定义。

    那时候的‘晶铠’,也被称为‘强化外骨骼’!

    当然,这样的“生化铠”,在操纵和战斗模式上,注定不可能和晶铠一模一样。

    而包括韩屠虎在内的绝大部分联邦军。也和过去不同,大量洪荒细胞被激活之后,他们的四肢百骸、奇经八脉都发生了剧烈的变异,旧的灵能循环路线被严重扭曲,令他们一时之间,很难发挥出过去的修真者力量。

    但线粒体输出能量的大幅提升,以及身上呈现出的强大变异,又令他们掌握了全新的神通。

    相信。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他们一定可以用“生化铠”。呈现出天元、血妖两界从未出现过的全新战法!

    希望,能赶得上吧!

    深吸一口气,李耀穿越了数百个“花蕾”组成的丛林,进入生化战兽培养室的最深处,一间特殊的密室。

    这是,专属于他一个人的密室。

    这是。玄骨战铠的改造室!

    乍一看去,改造室的布置和普通的炼器室差不多,只是在角落里多了用来手工锻造的煅仙台和贯星锤,还有上千枚经过李耀手工锻打,正用反重力符阵悬浮于半空中。不断旋转,消除内应力的法宝构件。

    不过,在改造室的中央,却矗立着一尊巨大的生化培养槽。

    透过水晶玻璃向里面望去,玄骨战铠静静地悬浮在暗红色的培养液当中。

    无数触手正在它身上蜻蜓点水般轻轻“啄击”着,触手是中空的,每啄击一次,都会喷射出密度极高的变异骨细胞,附着到玄骨战铠的表面,形成一层韧性和强度极高的“骨膜”。

    骨膜之上,再附着神经网络、血肉细胞和甲壳细胞。

    从已经完成调制的左臂来看……

    就像是机械和生物的完美结合体,从金属到血肉的部分过渡平滑,仿佛天生就应该融合在一起。

    原本裸露在空气中的灵纹和符阵,被骨膜和血肉覆盖之后,更安全,更有隐蔽性;灵能管道上缠绕着生化神经,令神念传输到每一具法宝单元上的时间更快,而法宝单元的反馈也更加敏捷,很多时候,都无需再通过视网膜上的数据来计算,而是直接在脑域深处,生成了模糊运算之后,本能般的反应。

    一缕缕暗红色的生化肌肉束,隐匿于黑色的甲壳之间,间或还能看到泛着黯淡金属光泽的骨刺,在甲壳的缝隙间沉睡着,强化细胞的疯狂增殖,令左臂表面附着了一层细碎的气泡,也令李耀在恍惚间产生错觉,不知自己眼前,究竟是冰冷的机械,还是真正的生命。

    李耀屏住呼吸,静静地看着,在寂静中,和玄骨战铠进行着心有灵犀地交流。

    过了很久,他才将左手轻轻放到了控制培养槽的生化脑之上,五指微微一动,慢慢没入生化脑,小心翼翼地调整着细胞生长的方向。

    “完美的艺术品,是不是?”血色心魔在脑域深处感叹道。

    李耀对生化学的领悟还非常粗浅,对玄骨战铠的改造主要是由血色心魔完成,这家伙原本就是此道高手,得到了混沌之刃和幽泉老祖的大量试验资料及一系列传承之后,更是大呼过瘾,这些日子一心扑在修炼上,倒是很少出来纠缠李耀。

    李耀微微皱眉,玄骨战铠的确非常完美,只不过

    “你最近,似乎太老实了一点?”

    血色心魔噘嘴,捂着胸口,一副委屈到心疼的模样:“这叫什么话?我老实一点还不好么,难道要一天到晚出来兴风浪,然后再被你狠狠镇压回去,这样你才比较有成就感?”

    李耀眨眼:“那倒不是,不过,总觉得你这样全心全意帮我,有什么阴谋的样子。”

    血色心魔倚靠着欧冶子的记忆之树,伸手从树上摘下一片金色的树叶。

    那是欧冶子的记忆碎片。

    血色心魔将记忆碎片塞进嘴里,慢条斯理地咀嚼着,伸出食指,轻轻摇晃:“再次重申,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帮你就是帮我自己,为什么你总以为我非要害你不可呢?”

    “正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这样子你防范我,我谋害你,互相信任,不死不休,咱们两个岂不是把这片脑域,也变成了一片小小的黑暗森林?”

    “我知道,你是最讨厌黑暗森林理论的啦,可仅仅打破星辰大海中不同文明之间的黑暗森林,又怎么够呢?黑暗森林就在你心里,难道你不应该把它也打破吗?”

    “所以,我们两个,一定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和平不要战争,要彼此扶持、共同进步,而不是互相猜忌,一起毁灭,是吧?”

    李耀:“……为什么感觉,这是我的台词?”

    血色心魔将欧冶子的记忆碎片彻底嚼烂,咽了下去,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笑嘻嘻道:“看,人和人之间要取得一丁点的信任,是多么困难啊!你又一次深深地误会我了!”

    “我不是早就解释过么,血纹族是一种无比诡异的生命形态,或许按人类的标准来看,那根本就不能算是一种生命,它无影无形,无灵无质,纯天然绿色无污染,不会对这片宇宙造成一星半点的破坏。”

    “唯一需要的,不过是一点微不足道的情感波动罢了。”

    “任何情感波动,都可以为血纹族的能量来源,杀戮之意可以,友情、爱情、对家园的守护之心自然也可以。”

    “只不过,绝大部分的文明种族,最强烈的情感波动,就是杀戮和毁灭了,这怪谁呢?”

    “如果我说,亿万年来,血纹族一直以强烈的杀戮之意为食,已经厌倦了这种虽然强烈,但过于粗暴和单调的波动形式,想要品尝一些全新的情感波动,诸如爱、守护、友谊、牺牲……”

    “就像是连续吃了亿万年的大鱼大肉,有些腻味了,现在想尝尝看清粥小菜的味道,你……信不信?”

    李耀:“不信。”

    血色心魔:“哈哈哈哈,没办法,真不愧是我的心魔啊,一下子就把我看穿了,好吧,那我换一种说法。”

    “即便我渴望的真是杀戮,那这种杀戮的规模当然是越大越好,对不对?”

    李耀:“对。”

    血色心魔:“什么样的杀戮,才算是规模比较大呢?当然是战争了,特别是两个大千世界之间,旗鼓相当,互相毁灭的战争!”

    “没错。”

    李耀皱眉道,“这就是我很奇怪,你最近一直老老实实的原因了,你甚至都没在玄骨战铠上动什么手脚,为什么?”

    “我能感觉到,你是真心想阻止天元界和血妖界之间的世界大战,为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