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九百六十八章 别无选择,背水一战!
    幽泉老祖的双手从黑石长桌上硬生生抠下了两块堪比金刚岩的石块,石块在他的掌心变成了最柔软的细沙,黑色的细沙从指缝中无声无息落下,犹如两只沙漏,即将走向时间的终点。○

    幽泉老祖的目光有些恍惚,直愣愣盯着“沙漏”。

    没人知道在“沙漏”走完之后,他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所有妖皇都屏住了呼吸,不少人的羽毛和鳞片都不安地颤动着,被他们强劲的气息镇压,黑色长桌发出“咔咔”之声,出现了无数条细碎的蛛网裂纹,就像是一头头无形的凶兽,从黑石长桌上爬过。

    “沙沙沙沙……”

    “沙漏”继续倾泻。

    幽泉老祖的目光,转移到了虚风上人的身上。

    虚风上人轻轻一颤,忍不住朝万妖联军统帅金屠异的方向望去。

    “幽泉!”

    金屠异站了起来,毫不掩饰自己强大的妖气狂涌,在方圆百米内都形成了重重叠叠的巨浪,他双手按在黑石长桌之上,一道道裂纹凝聚成了一柄利刃,朝长桌另一头飞快延伸。

    “眼下,是血妖界数千年来最危险的一刻,稍有不慎,整个种族都会灭亡,你千万要三思而后行,不要做出亲痛仇快之事!”

    “过去五百年,血妖界拥有远远凌驾于天元界之上的生化技术,又拥有几十名战力强横的妖皇,为什么一直没能消灭小小的天元界、星耀联邦,反而眼睁睁看着他们一步步崛起,到了今天,几乎无法遏制的地步?”

    “虫洞太小、太不稳定、无法传送大军和超一流高手……这些都只是借口!”

    “最关键的原因,我们不够团结!”

    “金乌国、狮屠国、霸海国、幽泉国。还有无数妖城和妖窟,都只顾着自己眼前一点蝇头小利,甚至互相杀伐,白白内耗,却不能真正团结到一起,毫无私心地为血妖界的整体利益而战!”

    “直到今天。我们被逼无奈,即将展开一场,决定亲人和同胞命运的灭国大战。”

    “老实说,我们的战略实在太过冒险,太过疯狂,成功率极低!”

    “难道这时候,我们还没开战,就要先自相残杀吗?”

    “幽泉老祖,我知道你对血妖界的忠诚无可挑剔。最近几十年,对星耀联邦的战争中,也是你们幽泉国打得最凶,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你千万要想清楚!”

    “我以万妖联军统帅,和羽族族长的双重名义,向你保证,这一切只是暂时的,等彻底查清楚之后。我会竭尽所能支持你回到这里!”

    幽泉老祖深深、深深吸了一口气,眼底的凶芒逐渐散去。眼神变得有些空灵。

    他将目光从虚风上人身上收了回来,怔怔地看着自己攥紧的双拳,足足五秒钟之后,终于将拳头松开,任凭最后一点沙砾随风而逝。

    蕴藏在身体深处的生命力仿佛也和沙砾一起流逝,没有权力的支撑。坐在低人一头的矮凳上,似乎只剩下了一具空壳。

    所有妖皇都暗暗松了一口气,虚风上人更是不由自主地抹了一把冷汗。

    幽泉老祖哑着喉咙道:“火蚁王毕竟是我的亲弟弟,在无乱城的发展壮大中,我也出过很多力。和他更有无数生意、资源和人员上的往来,所以,我承认,在这个非常时期,我的确不再适合留在万妖殿的最高决策圈之中。”

    “接下来,‘赤潮计划’就拜托各位了,我会把主要精力,放在调查和打击混沌之刃,以及那个‘铁三角’上面!”

    “火蚁王是我的亲弟弟,他的崛起是我一手造成,要铲除,也应该由我亲自动手!”

    “我只有一个要求。”

    金屠异沉声道:“幽泉老祖请说,本帅一定办到!”

    幽泉老祖长长叹了一口气,无力地挥了挥手道:“我愿意离开,但不要剥夺我手下那些勇士,为万妖殿而战的荣耀!我希望在‘赤潮计划’中,至少让我的‘幽影卫’,跟随核心军团一起,杀入天元界,直插星耀联邦的心脏,给他们一个最光辉灿烂的牺牲!”

    金屠异沉吟片刻,点头道:“没问题,如果我们真的杀入了星耀联邦的首都,幽影卫一定会是最先看到联邦议会大楼的妖族部队!”

    幽泉老祖勉强笑了笑,不再说话。

    金屠异重重敲击着黑石长桌,正色道:“团结,我再重申一遍,诸位,我们一定要团结!”

    “赤潮计划,或许是血妖和天元两界战争史上最异想天开,最冒险的一个计划!”

    “狮屠国和幽泉国的部分地面部队,将伪装成我们的全部主力,通过幽暗绝域的庞大虫洞群,冲入天元界,撕裂大荒,冲击大荒南部,人族最重要的防线巨刃关!”

    “这,注定会是有去无回的自杀式攻击,他们的任务仅仅是吸引星耀联邦绝大部分全晶铠战团的注意力,将星耀联邦的主力,全都调集到巨刃关——大荒一带!”

    “而我们真正的主力,集结了数十名妖皇的大军,则将通过五百年前,东极妖国为了流亡而建造的秘密通道,出现在星耀联邦的东部海域,在东极妖国遗留的基地中稍休整之后,就一鼓气,冲上联邦的东部海岸线,横扫联邦人口稠密、经济发达的膏腴地区,直插联邦的心脏!”

    “秘密通道,极不稳定,东极妖国遗留的基地,情况更不容乐观,这样的奇袭,实在冒险到了极点,稍有不慎,就会全军覆没!”

    “不过,我们别无选择,只能背水一战,此时此刻,唯一能够依靠的,只有战士的英勇,诸位的团结,以及盘古族的保佑!”

    幽泉老祖坐在金屠异对面,静静地听着,他一直面无表情。

    直到“盘古族”三个字出现时,如黑色深泉般的双眸中,终于荡漾出了两道微妙的涟漪。

    然而,这两道涟漪消逝的速度极快,当其余妖皇的目光再次投射到他身上时,幽泉老祖又变回那具面无表情的空壳了。

    ……

    秘影域,混沌之刃最后基地。

    听着尉迟霸将外界打探到,或公开、或隐秘的消息,逐渐拼凑成了幽泉老祖被赶下台的全貌,李耀、火蚁王、韩屠虎和索超龙都眉头紧锁,陷入沉思。

    “这不可能,虚风上人不可能知道那些关键性的信息。”

    韩屠虎一边沉思,一边分析道,“即便火蚁王真的留下了什么蛛丝马迹,被虚风上人抓到,但他也绝不可能知道索超龙回到血妖界的事情,更不可能知道李耀的存在。”

    “通缉令上写得很清楚,有一名‘元婴修士’潜入了血妖界,而李耀唯一显露出堪比元婴战力的一战,就是在北极阴风海域,幽府岛上!”

    “这件事,除了我们知道之外,就只有幽泉老祖一方知道,绝不可能被第三方知道。”

    “虚风上人,不可能抓住我的蛛丝马迹。”

    火蚁王平静地说,“因为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草包,不过凭借家世和血脉才耀武扬威而已。”

    “想想看,我和幽泉老祖只不过是中等贵族的旁系出身,虽然得到了混沌传承,但终究没有半点根基。”

    “他身为幽泉国中旧贵族的领袖,却是整整几十年都对我们束手无策,错过无数次将我们扼杀在襁褓中的机会,眼睁睁看着我们一步步崛起,直到最后尾大不掉。”

    “这位‘上人’究竟有多少能力和决断,可见一斑了。”

    “他是那种古典派妖族,一心沉迷于战斗力的修炼,总觉得自身战力就是一切,也凭借绝强的实力干掉了不少竞争对手。”

    “殊不知,能打是能打,权谋是权谋,碰上一个战力比他更强的幽泉老祖,他就彻底傻眼了。”

    “论战力,他或许仅仅比幽泉老祖差了一线,比我更强,但论权谋,论心机,别说幽泉老祖,就连我都能轻而易举把他玩弄于鼓掌之中!”

    “这样的角色,怎么可能发现我的蛛丝马迹?”

    索超龙眯起眼睛,冷冷道:“所以,就是有人故意将你的真正身份,包括我‘变节’,以及李耀‘潜入’这些事情,都摆在他的面前,诱惑他去揭穿一个并不存在的阴谋,进而将幽泉老祖牵连其中,最终赶下台?”

    火蚁王点头,苦笑道:“没错,而且那个人就是我的大哥,幽泉老祖!”

    “只怕,虚风上人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幽泉老祖想让他说的,而他的每一步行动,都受到了上百根看不见的扯线操纵,扯线的另一端,就牢牢控制在幽泉老祖手里!”

    “可是,为什么?”

    索超龙使劲挠着脖子,“幽泉老祖为什么要故意暴露出这些信息?这么做,非但丧失了在万妖殿的决策权,更会惹来大量的怀疑!”

    李耀轻轻揉搓着太阳穴,脊椎骨两端的第一和第二大脑同时激活,“双核思考系统”将计算力飙至极限,片刻之后,微微一笑,道:“原因,很简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