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九百六十六章 无懈可击的陷阱!
    “开什么玩笑!”

    索超龙拍案而起,脖子如攻击前的眼镜王蛇般骤然膨胀,怒火几乎要将天花板烧个窟窿,大叫道,“整个血妖界,谁不知道我们这些流亡者和星耀联邦仇深似海!星耀联邦毁我家园,杀我先烈,把我们驱赶到了血妖界,我们每一秒钟都没有忘记要打回大荒去,打回老家去!我怎么可能投靠那些贪得无厌,卑鄙无耻又假仁假义的联邦人!”

    李耀:“……”

    韩屠虎:“……”

    索超龙扫了他们一眼,胸膛依旧急促起伏:“不好意思,我不是针对你们两个,我是说所有联邦人——”

    “没关系,我们懂的。”李耀飞快打断了他。

    “话虽如此,但你们这些昔日天元流亡者的后裔,和血妖界本土掌权者之间微妙的矛盾,亦是人尽皆知。”

    火蚁王冷静分析道,“虽然五百年前,你们的祖先被星耀联邦赶出天元界,貌似结下了深仇大恨,但换一个角度来思考,岂非也正好说明,你和李耀、韩屠虎一样,都来自天元界,都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天元人’嘛!”

    “俗话说,‘美不美,故乡水,亲不亲,故乡人’,你们和星耀联邦合,也不是不行吧?”

    索超龙的脑血管都快爆裂了:“喂喂喂,不会说俗话就不要乱说,谁和这些该死的修真者是‘故乡人’啊!”

    火蚁王淡淡道:“我只是试着从血妖界的高层角度,来理解这件事。”

    “咱们面对的这场战争,既可以说是妖族和人族之战,也可以说是血妖界和天元界之战,那么,你们和星耀联邦都是源自天元界。在共同利益的驱使之下,结成同盟,很奇怪么?”

    索超龙咬牙切齿:“什么叫‘共同利益’?”

    火蚁王道:“比方说,联邦政府承诺,只要你帮助联邦打垮了万妖殿,在融合之后的新世界里。就让你们回到大荒,成为大荒之主。”

    索超龙冷笑连连:“这他妈不止是侮辱我对妖族的忠诚,简直是在侮辱我的智慧!没有了整个妖族在后面给我撑腰,那些卑鄙无耻的联邦人会遵守承诺才怪!”

    火蚁王道:“但是,如果你的血狮大队真的被击溃并且俘虏了呢?你没有选择,要么忠于血妖界,和所有兄弟一起去死;要么为了兄弟的性命,和星耀联邦合!”

    索超龙哑口无言,使劲磨牙。把牙齿咬得“咔咔”响。

    火蚁王叹了口气,指着自己的通缉令道:“我不也是一样吗?”

    “按照这份通缉令上写的,我们混沌之刃,也投靠了星耀联邦,成为联邦侵略血妖界的急先锋。”

    “而理由么,也很简单,因为我长期无法进入血妖界的权力中枢,成为十二妖皇之一。怀恨在心,所以就暗地里组建了混沌之刃。为自己谋夺更大的利益。”

    “而我担心自己的野心终有一日会暴露,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和星耀联邦合,心甘情愿沦为了联邦的走狗!”

    “看,甚至连星耀联邦派给我们的联络员,都有合适的人选了!”

    火蚁王轻轻一弹另外几张通缉令。冷笑道,“这上面写着,星耀联邦派了不少联络员,在索超龙的指引下,偷偷潜入血妖界。就是为了和我取得密切联络,策划新的阴谋,其中甚至包括一名元婴高手!”

    “这个元婴高手,指的明显就是李耀。”

    “你看,人家连角色都帮我们一个个分配好了,索超龙是被俘之后无奈变节,我是一开始就野心勃勃,李耀却是特地潜入血妖界兴风浪!”

    “这样的通缉令一发布,如果再被人发现我们几个聚在一起,怎么解释?真的说我们都是一群热爱历史的读书人,偶尔聚在一起看书打球吗?”

    “太阴险了!”

    索超龙冷汗涔涔,咬牙道,“这一定是幽泉老祖的阴谋!幽泉老祖怕我们说出‘幽府’、‘混沌神墓’和‘孢子计划’的秘密,所以先下手为强,为我们挖了一个无懈可击的陷阱!”

    “现在,一大盆脏水把我们泼得狗血淋头,无论我们几个说什么,都不会有人相信了!”

    “可是,不对啊,火蚁王是幽泉老祖的亲弟弟,你们之前的关系一直十分密切,如果火蚁王是混沌之刃的首领,这件事哪怕幽泉老祖推说毫不知情,也少不了要被扒下一层皮吧?”

    “这岂不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幽泉老祖,现在哪里?”

    尉迟霸迟疑了一下,道:“根据最新情报,因为受到了火蚁王的牵连,幽泉老祖在万妖殿总部,遭到了虚风上人的弹劾,在其余十一名妖皇的联手镇压之下,不得不‘自愿’交出一切权力,等待接受调查。”

    “他在幽泉国中的控制力,亦是一落千丈,简直是重创!”

    “什么!”

    李耀、韩屠虎、索超龙和火蚁王,全都一愣。

    见李耀和韩屠虎满脸疑惑的模样,火蚁王解释道,“虚风上人是幽泉国中的一名妖皇,属于树大根深的旧贵族阵营,家族起源可以追溯到千年之前,其实力仅次于幽泉老祖。”

    “我和幽泉老祖,原本只是幽泉国中一支中等贵族的旁系,全靠得到了混沌传承,才一步步从尸山血海中异军突起,我们的崛起,自然会触及不少传统贵族的利益。”

    “所以,幽泉国中,很多贵族对幽泉老祖的统治,其实并不满意,只不过是碍于幽泉老祖的强势,才勉强忍耐而已,当然这也是血妖界中的常态了,哪一国里,都是一样的。”

    “而幽泉老祖虽然实力强横,但毕竟是孤军崛起,根基尚浅,很多时候也不得不和这些旧贵族妥协,不可能将他们彻底连根拔起。”

    “近些年来,幽泉老祖发了疯一样调集幽泉国的力量,去进攻天元界,在破晓之战中,也是以幽泉国的虫族部队为主力,结果损失惨重,国力空前消耗。”

    “现在我们当然知道,幽泉老祖根本不在乎这些炮灰,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搜罗大批试验体而已。”

    “而那些传统贵族,就更加不满,认为幽泉老祖纯粹是发疯,凭什么四大强国中,金乌、狮屠和霸海三国都没出动太多力量,只有幽泉国冲在最前面玩命?这也太傻了!”

    “彼此的矛盾,就骤然激化起来。”

    “虚风上人,是旧贵族的领袖,更是无时无刻不想取代幽泉老祖的地位,所以他会借机发难,一点都不奇怪。”

    “唯一奇怪的就是,我那个诡谲狡诈、算无遗策的大哥,究竟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

    “为什么要把我的身份戳爆,还往我头上泼了这么大一盆脏水,连带着他自己都引火烧身,被人弹劾?”

    ……

    通天城,万妖殿总部,议事大厅。

    大厅中没有多余的修饰,四壁全用最简单的青石垒砌而成,正中央是一张五十米长的黑石长桌。

    通常情况,十二妖皇会坐在长桌的两侧议事。

    不过,倘若其中一名妖皇做出了什么天怒人怨,严重触犯妖族整体利益的事情,令其余十一名妖皇都一致认为,他不适合继续担任血妖界的领导者时,就会通知他最晚一个到场。

    当他到场时会发现,长桌的两侧,已经没有了他的位置,只有长桌的尽头,和众人垂直的方向,才有一张比众人的座椅,都要稍矮一些的凳子。

    他只有两个选择。

    当场发,然后在其余十一名妖皇的联手镇压之下,身陨道消,灰飞烟灭。

    又或者,乖乖坐在这张矮凳上,低下脑袋,接受众人的发落!

    此刻,幽泉老祖正一步一步走向长桌尽头的矮凳。

    他目光幽深,面无表情,无论哪一束最细微的肌肉,都没有泄露出一星半点的情绪。

    直到矮凳前面,他才稍稍僵持了片刻。

    其余十一名妖皇,全都屏住呼吸。

    这是最危险的一刻,他们随时准备出手。

    不过,幽泉老祖只僵持了一秒钟,就在矮凳上规规矩矩地坐了下来,甚至将双手都放到了膝盖上,一副接受现实,任凭发落的模样。

    其余十一名妖皇,稍稍松了一口气。

    同样来自幽泉国,过去几十年一直屈居于幽泉老祖之下的虫族妖皇虚风上人站了起来。

    虚风上人也和幽泉老祖一样,尽量保持平静,但眼底掩饰不住的笑意,却令他有些像是一束猖獗的火苗。

    “接下来,我将近日搜集到的所有关键情报,再向各位妖皇综述一遍。”

    虚风上人干咳一声,忍不住又扫了幽泉老祖一眼,竭力敛住笑容,沉声道,“从最新情报来看,无乱城主火蚁王,就是混沌之刃的首领,‘血刃之乱’的主谋!”

    “而且,我们原先以为,在‘破晓之战’中全军覆没的血狮大队,也仍旧有部分残兵幸存,他们却是在指挥官索超龙的率领下,无耻地投敌了!”

    “更可怕的是,有一名来自天元界的元婴修士,已经在索超龙的带路之下,窜入血妖界!”

    “混沌之刃首领火蚁王、血狮大队指挥官索超龙、来自天元界的神秘元婴修士……”

    “一个,在低阶妖族中,拥有莫大的影响力和号召力。”

    “一个,对我们万妖联军的内部情况十分熟悉!”

    “一个,代表着星耀联邦的强大力量!”

    “恐怖的‘铁三角’,已经在这三股势力的勾结下成形,正藏匿于血妖界深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