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九百五十九章 赤潮,爆发!(第四更!)
    李耀给了他一个台阶下:“如果你还不准备动手的话,我建议大家不要把宝贵的时间都浪费在五百年前究竟谁是谁非上,立场不同,讨论这些问题根本毫无意义,不如讨论一些更有建设性的话题。£∝,”

    索超龙竖起了耳朵:“比如?”

    “比如——”

    李耀又缓缓扫视一圈,令每一名银血妖族都觉得,他是在对自己说话,“假设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在面对真人类帝国的威胁时,星耀联邦迫于无奈,必然会选择和妖族中的某一部分接触、合。”

    “那么,哪一部分妖族可以最先和星耀联邦合,势必会在日后的血妖界中,拥有极大的话语权,甚至左右血妖界的整个局面!”

    “你觉得呢?”

    索超龙眯起眼睛,冷冷道:“你是要我出卖血妖界的利益吗?”

    李耀摇头:“我是要你把血妖界带上一条正确的轨道,尽最大可能捍卫血妖界和天元界的利益,不要抱在一起滚落悬崖,毕竟——”

    他苦笑一声:“血妖界和天元界正在融合,几十年之后,就没有血妖界和天元界了,只有一个包含了两个可居住星系的全新世界!居住在这个新世界里的所有人,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索超龙低头无语,默默思索着。

    李耀继续道:“即便抛开真人类帝国的威胁不谈,先说幽泉老祖的事情,幽泉老祖明显正在暗中策划一个惊天动地的阴谋,这个阴谋极有可能会同时损害人族和妖族的利益!”

    “至少,在幽府岛上,你们和联邦军不是一起饱受折磨吗!”

    “我想。你们在血妖界,总也有自己深爱的人,或许你们都不怕死,但是你们希望自己的至亲,也受到你们曾经受过的痛苦折磨,被幽泉老祖变成恐怖的傀儡和奴隶吗?”

    所有银血妖族的呼吸都急促起来。

    过去半年发生的一切。他们连半秒钟都不愿意去想,更无法想象这一切如果发生在自己的亲人身上?

    李耀道:“我知道事关重大,你们现在的心情一定很乱,需要时间深思熟虑一下,好,我给你们十秒钟时间,十秒之后,告诉我答案,大家究竟。是战是和!”

    索超龙吓了一跳:“十秒?”

    没,没说错吧,十秒钟还深思熟虑个屁啊!

    李耀目露凶光,妖气爆发,“啪”一声,竟然将那妖火光球硬生生地攥爆、掐灭,冷冷道:“不是十秒,还是一年半载吗!”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零!”

    “好。时间到!”

    “要么,就为了彼此过去的一切新仇旧恨。冲上来送死!”

    “要么,就和我一起,查出真相,为自己过去半年遭受的一切报仇,将幽泉老祖那个杂碎的牛黄狗宝都掏出来!”

    惊人的气势,令四周舱壁都发出“吱吱呀呀”的扭曲声。不少银血妖族身上的鳞甲,也发出“咔咔咔咔”的颤动声,哪里生得出半点战意?

    索超龙也像是一枚钉子,被深深钉在了地上,在李耀的镇压之下。心乱如麻,嘴唇哆嗦了半天,又看了一眼身后正在吐血的兄弟。

    “顺便说一句。”

    李耀淡淡道,“你的兄弟里面,有十二个应该是失血过多,脏腑受损,必死无疑,但其中七个,如果用一种神秘的古方来调养的话,或许还有救。”

    索超龙浑身一颤,坚硬的目光,终于碎裂了。

    ……

    血妖界,通天城!

    这是一座凌驾于云端的城市。

    隐没在五彩斑斓的云彩之中,是超过五百座巍峨的浮空山,如巨大的战棋镇压着整片大陆,又像是五百名忠心耿耿的士兵,拱卫着最中央,一座金碧辉煌,美轮美奂的空中神殿。

    在资源贫瘠,四处荒芜的血妖界,唯有这里常年仙云缭绕,灵泉流淌,晶石如晶莹剔透的葡萄般垂挂在亭台楼阁之间,各种珍禽异兽自由徜徉在清澈的溪流和壮丽的瀑布之间,完全是地上仙境,世外桃源。

    这里,就是血妖界至高无上的权力中心,信仰中心,星海深处辉煌的万妖殿,在现实世界的投影!

    万妖殿深处,一间被无数精锐重重守护的秘密战略研究室中。

    万妖联军统帅金屠异卓立于一副巨大的光幕前面,光幕上投射出的是两颗星球的三维立体虚影,可以清楚看到,其中一颗血色星球明显比另外一颗蔚蓝星球更大一轮,两颗星球之间,以无数虚线的形式,标注出了密密麻麻的半永久性虫洞。

    随着光影交错,两颗星球就像是细胞般互相吞噬,先是血色星球占据了绝对上风,不断将刺眼的血芒侵染到了蔚蓝星球之上,但是蔚蓝星球很快挺了过来,向对面发动反击,最终吞噬了更大的血色星球。

    气势恢宏的主光幕旁边,数百张较小的光幕如雪片般绽放,信息流如暴雨倾盆,各种数据和战力对比疯狂闪烁。

    金屠异双手背负,聚精会神地研究着光幕上每一道数据的细微变化,他看得如此专注,甚至连星耀联邦一款玄骨战铠最新衍生型号的动力符阵性能提升都不放过,他贪婪而又热切地吞噬着一切数据,投入到了自己脑域深处,几乎没有边界的运算库当中。

    金屠异身后,十一名形貌各异,但衣着同样华贵,气场同样强劲无匹的高阶妖族,默默注视着光幕上的数据变化。

    所有人眼底的光芒,都像是在星海风暴干扰下的星芒般闪烁着,陷入了疯狂的计算当中。

    金乌国的统治者,掌控天空的羽族之主,万妖联军统帅金屠异!

    幽泉国的掌控者,掌控地底的虫族之主,幽泉老祖!

    狮屠国的太上皇。掌控地面的爪族之主,血袍老祖!

    霸海国的幕后主宰,掌控海洋的海族之主,洪云涛!

    血妖界四巨头,全都到期!

    在他们身旁的另外八名妖皇,或是掌控着一座规模庞大、实力强横的妖城。或是拥有极其特殊的能力,凭一己之力就可以抗衡整整一支军队,或是拥有诡异的秘术,可以推演未来数年的战局变化,都是妖皇中的佼佼者。

    他们十二个,就是瓜分血妖界一切权力,站在巅峰的万妖殿十二妖皇!

    “各位!”

    战略研究室的大门在后面合拢,万妖联军统帅金屠异缓缓转身,他的动有些迟钝。就像是身上压着一副无形的重担,凹陷在眼窝深处,布满血丝的眼眸,绽放出了冷峻的光芒,平静道,“关于飞星界的最新、最全面资料,各位都仔细看过了。”

    “根据我们的计算,一旦飞星和天元两界之间的‘星海大桥’建成。消耗极少的资源,就可以将超过二十公里长的超重型晶石战舰。以及元婴级数的高手,瞬息间投射过来!”

    “飞星人是星舰文明,在广袤无垠的星海中,发展出了极强的晶石战舰炼制技术,以及晶铠普及技术。”

    “他们和天元人的互补性很强,预计。只要接触一到两年,就能令天元界的修炼水平,星耀联邦的综合国力和军事实力,产生爆炸性的飞跃!”

    “所以,毫不夸张地说。血妖界已经危在旦夕了!”

    “从上一次的破晓之战,就可以看出联邦人的韧性和决心,而他们炼制晶铠的速度,更是令我们胆战心惊!”

    “即便按照目前的速度,双方的实力都会在短短十年之内逆转,更不用说,他们还得到了飞星人的援助!”

    “现在,已经不是我们能否征服星耀联邦的问题,而是我们如何保证自己不被亡国灭种,如何保留血妖文明一线生机的问题!”

    “我们的世界,危在旦夕!”

    “唯一的选择,就是所有种族、所有阶层的妖族统统联合起来,抓住最后的机会,在最多一百天之内,集结所有力量,展开一场灭国大战!”

    “建设‘星海大桥’,需要两个大千世界一起努力,更需要在天元界建造大量的星炬,为星辰大海中的灯塔!”

    “只要我们能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举击溃星耀联邦的主力,进而威胁他们最精华的腹地,逼迫他们达成某种协议,摧毁天元界的一切星炬,就可以最大限度,阻止飞星人的来到!”

    “为了生存,这是唯一的选择!”

    其余十一名妖皇,全部沉默。

    一名生长着满头紫发,如血管死死攀附在头顶的妖皇皱眉问道:“破晓之战后,虽然大荒上的障碍全都被清除,但星耀联邦反而可以放下包袱,将包括整整十二个全晶铠战团在内的重兵,都投入在巨刃关一线。”

    “巨刃关一线的防御固若金汤,我们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突破?谁能保证当我们的精锐在巨刃关下消耗殆尽时,联邦不会搞出第二次‘巨蟹计划’,从两翼对我们展开包抄?”

    “毕竟,大荒太过辽阔,我们的后勤补给压力,实在太大了!”

    金屠异胸有成竹地一笑:“为什么,我们一定要从大荒进攻呢?下面,我为各位介绍——赤潮计划!”

    ---------

    第四更,又一次送上!

    看了一些帖子,不少朋友说让老牛别这么拼,身体要紧,来日方长。

    老牛实在很感动,也请各位书友放心。

    介绍一下目前的情况,就这个月初吧,因为种种原因,老牛刚刚辞职,暂时来说没有工的束缚,可以全心全意投入到《修真四万年》的创中。

    辞职,倒不一定说是为了创,但棋到中盘,错综复杂,格局越来越大,有可能的话,老牛还是希望能专心致志先将这本书写完,把心目中的世界都描绘出来,再考虑下一步怎么走。

    所以,目前的精力,还是可以保证的。

    当然,这样一来,也少了很大一块稳定收入,对老牛这种三十多岁,上有老下有小,一个个都嗷嗷待哺的情况来说,经济压力肯定是很大的。

    所以,还是希望大家有能力的话,多帮衬老牛一下,来正版订阅,月票打赏什么的也不敢奢望,每天订阅一下,也就花几毛钱的事情,您松松手指缝,老牛却是等着买米下锅,养活一家老小呢。

    写手这个行当,其实和旧社会街头卖艺的都差不多,好不好的,都靠大家多包涵,多捧场,多帮忙宣传宣传,老牛谢谢各位兄弟姐妹的支持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