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九百五十五章 巨蟹行动!(第四更!)
    韩屠虎沉默不语,从闪烁的眼神可以看出,他正在调动所有脑细胞,飞快计算着。『≤,

    “明白了。”

    足足五分钟之后,他的脑门上都冒出了袅袅白雾,点了点头,冷静道,“你是对的,彻底征服血妖界,在短时间内不可能实现,那就只剩下了唯一的选择。”

    “你说服了我,李少校,我可以像在幽府岛上那样,和妖族暂时合。”

    “当然,前提是妖族也愿意和我们合,虽然我对这一点,并不抱太大希望。”

    李耀一阵激动,无论如何,艰难的第一步总算跨了出去!他真心实意道:“谢谢你,韩上校,我还以为——”

    李耀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乱七八糟的情绪。

    “还以为,我会怒斥你是联邦的叛徒,甚至是……里通外族的‘人奸’吗?”韩屠虎问道。

    李耀挠了挠头发,点头道:“差不多吧。”

    韩屠虎一笑:“我倒是没有这么想过,不过,做出这样的选择,恐怕在联邦会有很多人这样怒斥我们吧?无所谓了,能够和一名‘特级联邦英雄’一起被人怒斥,或许是一名联邦军人最大的荣耀!”

    李耀道:“我相信,总有一天,大家会理解我们的。”

    韩屠虎又笑起来,淡淡道:“想和你讲一个故事,李少校,那是在‘破晓之战’刚刚爆发的时候。”

    “破晓之战,是血妖界对天元界的第一次大规模战略进攻,不同于以往的兽潮爆发,这一次出动的全都是血妖界的正规军,几乎囊括了幽泉国的全部主力和狮屠国的大部分力量!”

    “破晓之战中,联邦军一直被压着打。战略和战术都一团糟,疲于奔命,节节败退,丢掉了整个大荒,甚至连李少校的母校大荒战院都丢掉了,一直被敌人打到了大荒和中原的分界点。巨刃关下,可以说是近三百年来,最为耻辱的一战。”

    “整个联邦,人心惶惶,充满了失败的气息。”

    “但是,在当时,没有任何人知道,联邦军之所以溃败得如此迅速,一半是真的。另一半,却也是有意为之,一个绝密计划正在暗中酝酿着,代号是‘巨蟹计划’!”

    “没错,我们对血妖界的第一次超大规模战略进攻,的确没有足够的准备,在战争前期损失惨重。”

    “然而,经过十年生聚。联邦耗尽国力,组建了整整十六个全晶铠战团。战团中70%以上的战士,都装备了由李少校参与设计的‘玄骨战铠’!其中的突击队和军官,还装备了各种更高级型号的晶铠!”

    “凭这十六个全晶铠战团,我们完全有实力将万妖联军阻挡在大荒北部一线,甚至将他们驱赶回血妖界去!”

    “可是,总参谋部在研判了整个战局之后。做出了一个十分冒险的决定,准备将计就计,诱敌深入,将这支万妖联军的主力,一口吃掉。一兵一卒,都不能让他们逃回血妖界!”

    “很多城镇,都是被我们主动放弃,很多战略失误,也是我们主动制造,就是为了诱导万妖联军,对我们的实力和意图,做出错误的判断!”

    “无论联邦军还是联邦公民,都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就是为了将大荒变成万妖联军的坟场!”

    “当万妖联军在大荒上长驱直入,如入无人之境,最终直抵大荒南部的巨刃关时,他们的补给线也越来越长,而强悍的妖族士兵也渐渐呈现出了疲态。”

    “而联邦十六支全晶铠战团中的十二支,则像是巨蟹的两只大钳子一样,不动声色地从左右两翼,向万妖联军的后方包抄,试图切断敌人和血妖界之间的联系,将他们永远留在天元界!”

    “这一计划,堪称是剃刀上的舞蹈,极其冒险,当然也是极端机密。”

    “为了隐瞒这一计划的存在,更为了解释为什么全晶铠战团没有出现在大荒上的问题,总参谋部和国防部做了一场好戏,让联邦军故意装出了保存实力,立足防御,甚至惊慌失措,畏葸不前的姿态,让国防部发言人鼓吹‘全晶铠战团组建不易,不能轻易消耗’之类的言论,表面上将十六支全晶铠战团都调回了中原腹地的各大城市,特别是首都附近,摆出一副龟缩不出的姿态。”

    “我的飞虎战团,是联邦最早全面换装晶铠的战团之一,也被抽调回了首都。”

    “没有人知道,真正的飞虎战团,正在大荒深处十分隐秘地机动着,而出现在首都附近的‘晶铠’,不过都是逼真的模型,和三维立体幻象罢了。”

    “这一次战略欺骗,的确十分成功,万妖联军对我们的真正意图一无所知,还以为再加把劲就可以攻破巨刃关,不顾补给的艰难,继续狂轰滥炸。”

    “但同时受到欺骗的,还有所有的联邦民众。”

    “面对联邦军这种一味被动挨打的龟缩战略,所有联邦公民全都愤怒了!”

    “那段时间,联邦军简直成了众矢之的,无数愤怒的民众都在咒骂,整整十年,都在最高战争状态,军费翻了好几番,所有人都节衣缩食,勒紧裤腰带,压榨出每一滴血汗,组建了整整十六支全晶铠战团,平时都吹嘘得天下无敌,一旦遇到了真正的大战,又在什么地方?”

    “很多知名人士都在各大媒体撰文,为什么大荒上的形势如此危急,全晶铠战团还是龟缩在中原的各大城市,这些晶铠在炼制的时候,究竟有没有安装动力符阵?是不是只能趴着当固定炮台?”

    “很多公民都向国防部和总参谋部寄乌龟壳和软趴趴的虾干,讥讽我们是缩头乌龟和软脚虾。”

    “身穿制服的联邦军士兵走到街上,都会被愤怒的公民包围,质问他们究竟打的什么仗?是否只顾着首都和各大城市的达官贵人,却不把大荒上的联邦公民当回事?”、

    “最严重的一次,是第一和第二军事学院的学生。串联了‘九大’的学生,爆发了**。”

    “当时,国防部有一位发言人,张思潜少将,执行上级命令,在媒体上发表言论称‘玄骨战铠的性能还存在一定问题。十六支全晶铠战团尚不具备太强的野战能力,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损失,还是采取坚守城市的战略比较妥当’。”

    “结果,张思潜少将就被称为‘投降派’,他的一处私宅,还被愤怒的学生烧掉了。”

    “至于我,身为驻守在首都的‘悠闲战团’指挥官,自然也被大肆攻击,什么‘联邦的叛徒’之类的称号。我早就笑纳过无数个了。”

    “哦,对了,‘悠闲战团’就是那时候,民众给我们这些全晶铠战团取的外号。”

    “还记得,那是‘巨蟹计划’最终行动之前的半个月,我在首都出现了一次,参加国庆大阅兵。”

    “这,同样是战略欺骗的一部分。我在当天晚上就要直飞大荒深处,率领飞虎战团。成为第一支冲向敌人的全晶铠战团!”

    “按照计划,一旦‘巨蟹’的两支‘铁钳’狠狠合拢,我的‘飞虎战团’会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刺入万妖联军和血妖界之间最脆弱的连接部,切断敌人和本土的联系。”

    “可想而知,敌人一定会拼尽全力。打通和本土的联系,而血妖界本土的军队,也会疯狂救援。”

    “飞虎战团将会腹背受敌,承受最大的压力,极有可能会全团打光。从我到每一名炊事员,都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当时,我的独生子正在首都的第一军事学院上学,总参谋部给我特批了半个钟头时间,在阅兵结束之后,去见同样在参加阅兵的他一面。”

    “他当然不知道‘巨蟹计划’,更不知道我是要去见他最后一面。”

    “结果,你知道他见了我之后,做了一件什么事吗?”

    李耀被深深吸引,不由问道:“什么事?”

    韩屠虎似乎是在笑着:“那个小兔崽子一见到我,就往我身上狠狠甩了一把钙片,说‘你也有脸来参加阅兵?补补钙吧!’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从头到尾,我都没来得及和他说半句话。”

    李耀沉默,轻声问道:“巨蟹计划,没有成功?”

    “当然没有。”

    韩屠虎笑得有些苦涩,“不过,问题并不出在我们这一边,而是在万妖联军内部。”

    “按照我们的计划,只要万妖联军继续猛攻巨刃关三天,就三天,整个包围圈就能彻底合拢,即便拼光了我的飞虎战团,我也绝不会放万妖联军的一只臭虫逃回血妖界去!”

    “但是,谁都没想到,前线的低阶妖族竟然会哗变!”

    “低阶妖族的哗变,导致了万妖联军的前线崩溃,万妖联军主力当机立断,丢下了前线的所有炮灰,以最快速度逃回血妖界。”

    “这一意外,完全超出了我们的计算,我们只能临时改变策略,从歼灭变成了击溃,所以我才会撵着索超龙的屁股狂追了数千公里,在幽暗绝域将他追上,最后,就变成了你看到的这样。”

    “想想,还真是可笑,我们精心策划了大半年,付出无数牺牲,承担了无数骂名,眼看就要成功,却是败在了敌人内部的混乱上!”

    “不过,战争就是这样,计划再周密,执行再完美,也赶不上变化。”

    李耀叹息道:“现在,您的儿子一定理解您的苦衷,为他所做的一切,感到深深愧疚了。”

    “你没听懂我说这个故事的意思,李少校。”

    韩屠虎把野战军帽端端正正地戴在头上,抚平了军帽上的每一条褶皱,又将那枚红星勋章调整到了最中央,“我想说的是,我根本不在乎那个小兔崽子或者其他任何人的理解和愧疚,哪怕他们永远都鄙视我,厌恶我,都无所谓。”

    “我不需要他们的理解,我只希望他们都能——”

    “活下去。”

    ------------------

    第四更又出现了,吼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