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九百五十四章 韩屠虎的问题
    经过几个钟头的冷静思考,韩屠虎的神色和刚才发生了极大不同,给李耀的感觉是,他正在努力将自己大脑的某一部分死死压制,强迫自己变成了一具精密计算,没有感情波动的机器。∽↗,

    “对不起,李少校。”

    韩屠虎将野战军帽捏在手里,拇指不断摩挲着军帽上的红星勋章,那勋章已经被他磨得闪闪发亮,“刚才我的情绪太过激动,丧失了一名联邦军指挥官应有的冷静,无谓的冲动和愤怒,只会令自己的判断失误,令部队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我需要为自己的失控抱歉。”

    李耀不知道,韩屠虎这样的变化,究竟是好是坏。

    韩屠虎怔怔地看着掌心的勋章,勋章上闪闪发亮的红五星,在他深邃的双眸中变成了两束小小的火花,他愣了很久,迟疑道:“其实,李少校所说的一切,我们很多兄弟在幽府岛上全都思考过,毕竟……”

    如流星锤般的尾巴越过肩膀,伸到了他的脑袋上,像是一条粗壮的手臂,敲了敲自己丑陋不堪的脑袋,“看着自己变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怎么可能不产生半点儿疑惑?”

    “一开始,我们以为这只是敌人的某种阴谋,是一种全新病毒造成的效果。”

    “但是,发生变异的不止是我们,很快,我们就接触到了同样被关押在一起的血狮大队,索超龙等等银血妖族。”

    “在我们变得越来越像妖族的同时,索超龙却变得越来越像人族,如果现在将我和索超龙一起拉到素不相识的修真者面前的话,谁还能说我是人,而他是妖?”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无论我还是索超龙,只怕每一个晚上都在无数次问自己,这种感觉,就像是有一万只蚂蚁钻进了我的大脑,每一秒钟都在狠狠啃噬!”

    “我想要弄清楚答案,却又畏惧真正的答案。只能自欺欺人地想出了种种绝不可能的理由,我和索超龙的关系势同水火,与其说我憎恶他是一名妖族军官,倒不如说是我嫉妒他,嫉妒他现在的外表,嫉妒他这个邪恶的妖族,凭什么可以拥有一张人族的面孔!”

    “我想,他也是一样的吧?我能读懂他看我时那种眼神,那种和我一模一样的眼神!”

    韩屠虎脸上的表情。无法用笔墨来形容:“知道吗,李少校,你虽然救了我们,却也给我们出了一个天大的难题。”

    “本来,无论是我还是索超龙,都没想过真的能从那座暗无天日的恐怖岛屿逃出来,我们只是想在那个绝望的答案彻底浮现出来,让我们全都发疯之前。痛痛快快、轰轰烈烈地死去,以一个光荣的联邦军。或者一个纯粹的银血妖族的身份,战死沙场!”

    “可是,你出现了,真的把我们都救了出来,还把我们一直不愿意面对的答案,清清楚楚地摆在我们面前!”

    李耀静静地听着。

    他有一种感觉。韩屠虎并不需要回应,只是要像重机枪一样,将积郁在内心深处半年的黑暗情绪统统释放出来。

    果然,说完这一切,韩屠虎呆呆地看着天花板半天。长舒一口气,变得和一秒钟之前判若两人:“李少校,如果要和血妖界停火甚至联手,从技术上来说,要解决几个关键问题。”

    李耀一怔:“韩上校,你愿意放下成见,和妖族联手?”

    “我不愿意。”

    韩屠虎似乎正在从深陷了半年的沼泽中爬出来,一个精明到有些冷酷的联邦军官正在苏醒,他摇头道,“即便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人族和妖族真的同出一源,又如何?”

    “长达四万年的光阴,足以令原本的一个种族进化出两个不同的分支,更何况,就算是同一个种族内部,亦有可能会出现不可调和的矛盾。”

    “种族,从来不是战争的唯一原因,甚至从来都不是最重要的原因。”

    “就拿我们面临的最大威胁,真人类帝国来说,那不也是一个人类国家,和我们同文同种么?但是在毁灭我们时,他们可不会有半点手软的。”

    “所以,很抱歉,我恐怕不会改变自己对妖族的仇恨,我想,全体联邦军也很难在短短几年之内,改变这种仇恨。”

    “只不过——”

    韩屠虎的眼神越来越锐利,仿佛有一把手术刀,将一直笼罩在他脑域外围的阴霾撕成粉碎,“我是一名军人,我的职责是保家卫国,捍卫星耀联邦,守护星耀联邦的全体公民。”

    “我会不择手段,完成我的职责。”

    “如果毁灭血妖界可以达成这一目标,我会穷尽生命来实现这一目标,杀死每一名妖族,无论他们的祖先究竟是什么鸟变的。”

    “可是,如果只有和妖族联手,才能拯救联邦的话,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做出正确的选择,即便这一选择会被无数人鄙夷,被无数人唾弃,甚至被我自己鄙夷、唾弃和憎恶,我也会义无反顾地这么做。”

    “所以,请你先告诉我,飞星界的战争能力究竟如何?”

    “你说他们曾经攻打过一颗叫做‘蜘蛛巢星’的行星,也就是说,他们拥有一定的星舰对星球打击能力?倘若我们拥有飞星界的大力援助,是否可以两面夹击,在一到两年内,迅速征服血妖界?”

    “相信我。”

    韩屠虎补充了一句,“这个问题,任何一个星耀联邦的将军或者政客,都会问的。”

    李耀深深思索了很久:“根据我的观察,很难。”

    “飞星界的情况和天元界截然不同,那里的人族基本上处于‘星舰文明’的状态,所谓军队,是以‘铠师团’的形式存在,并没有一支规模庞大、统一指挥的正规军,而他们要对付的‘蜘蛛巢星’,也只是一帮星盗组成的乌合之众罢了。”

    “正因为没有正规军,他们才不得不启用了‘太虚战兵’这一危险的武器。”

    “更何况,飞星界刚刚经历过一场长达数年的战争,损失非常惨重,还在恢复当中。”

    “让飞星界派出一支舰队,来帮助天元界的同族捍卫家园,是一回事。”

    “但是,让他们派出成百上千的星舰,跨越千山万水,进攻一个环境险恶的妖族世界,又是另一回事了。”

    “毕竟,血妖界不是蜘蛛巢星那种小小的资源星球,盘踞在这里的也不是星盗那种乌合之众,而是一个运转良好、高效、拥有一支强大正规军的政府!”

    “一支强大的星海舰队,的确可以镇压一颗星球,但‘镇压’和‘征服’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这个道理,韩上校一定比我更清楚。”

    “更重要的是,超远距离的星空跳跃技术尚不成熟,每一艘星舰从飞星界跳跃过来,都要消耗大量资源。”

    “要将飞星界的庞大舰队跳跃到天元界来,至少在几年之内,成本极高,哪怕飞星人把裤腰带都勒断了,也未必办得到。”

    “另一方面,血妖界的妖族在‘四柱制度’洗脑之下,相信万妖殿的存在,相信‘毁灭,重生,不朽’那一套理论,抵抗意志和战斗力都极强,如果是本土战,则更有优势。”

    “即便飞星界的庞大舰队,真的跳跃到了血妖星的同步轨道上,甚至将血妖星的地表都炸成一片焦土,又如何?”

    “别忘了,血妖星的环境原本就极其恶劣,这里的妖族早就习惯了穷山恶水,到时候,他们大不了往地底和海底一躲,进行游击战,就可以将天元界和飞星界的大军,牢牢钉在血妖星,白白消耗大量资源,牺牲大量的士兵和修真者。”

    “无论晶铠、晶石战舰还是处在高强度战斗状态下的修真者,简直是一头头吞金巨兽,每天消耗的资源都是天文数字!”

    “而这些资源,这些士兵和修真者,都是我们在对抗真人类帝国时,必不可少的!”

    “我想,联邦军肯定也拟定过相关的全面进攻计划,计算过要彻底征服血妖界,需要消耗多少资源和人命吧?”

    韩屠虎苦笑道:“联邦军总参谋部,的确拟定过很多份全面进攻血妖界的战争计划,即便按照最乐观估计,天元界在继续本土防御五到十年之后,榨干本土的所有资源,可以组建起总计五十个全晶铠战团,随后以这五十个战团为主力,转入战略进攻,攻入血妖界,可以在五年之内,消灭血妖界的万妖联军主力,在之后二十年内,彻底征服血妖界!”

    “当时,总参谋部给出的预估二十年总损失兵力是……”

    “一亿三千万联邦军!”

    “相当于二十年间,要将整支联邦军全都砸进去,换一遍血!”

    “按照总参谋部的乐观估计,这场全面战争,将让星耀联邦的国民经济倒退五十年,预计在战争后期的第十八年,国民生产总值跌至最低值,仅为当前的65%,而等到我们彻底占领血妖界,这条持续向下的曲线,在谷底徘徊十年之后,才会慢慢上升,预计在五十年之后,才能从这场战争中取得正收益。”

    “所以,我才想确认,在拥有一支强力盟友舰队的帮助下,是否可以将这个时间大幅缩短。”

    李耀道:“至少不可能缩短到,一年征服血妖界,两年剿灭所有叛乱和游击队,三年就从血妖界采集出大量资源,弥补战争损失的程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