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九百五十三章 各执一词
    “我们人类,拥有光辉灿烂的伟大文明,而这些妖族不过是野兽,是一群毫无人性,丧心病狂的野兽!”

    韩屠虎脸上笼罩着蛛网般的青筋,狰狞的骨尾疾速甩动着,在空气中发出“咻咻”的爆响,他指着索超龙,声嘶力竭道,“他们不可能是人,不可能是我们的同类,只是感染了‘妖神病毒’的妖兽,生出了一丁点可怜的智慧,学着我们的样子,‘沐猴而冠’罢了,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

    “放你妈的屁,谁是野兽?”

    索超龙跳了起来,指着韩屠虎,脸涨成了紫红色,一腔热血几乎要从指尖喷涌而出,“我们妖族是洪荒时代,盘古族的后裔!而你们人族,不过是盘古族调制出来,修补三千世界的一种工具而已!可是你们这些工具,居然忘记了自己的使命,背叛了盘古族!你们这群叛徒,有什么资格说我们是野兽?”

    “野兽就是野兽,就算学会了我们人族的语言,模仿我们的文明体系,可是骨子里,还是畜生!”

    韩屠虎咬牙道,“看看你们在入侵大荒时干的那些事情,多少城镇被你们毁灭,多少人流离失所,多少无辜者惨死在你们的爪牙之下?说你们是野兽,还抬举了你们,你们就是妖魔,烧杀抢掠,无恶不的妖魔!”

    “入侵大荒?烧杀抢掠?哈哈哈哈,韩屠虎,知不知道老子最讨厌你们人族哪一点?就是虚伪啊!”

    索超龙咆哮道,“一千年前,天元界十分之九的区域,都是我们妖族的家园,包括整个大荒!我的祖辈。⊙,世世代代都居住在大荒,他们是大荒的主人,在大荒上耕耘和狩猎,建设了一座座辉煌的妖城!”

    “是谁先入侵大荒?是你们人族!”

    “是谁先在大荒上烧杀抢掠,无恶不,将一座座金碧辉煌的妖城全都摧毁。将数以千万计的无辜妖族屠戮殆尽?是你们人族!”

    “你想否认吗?不,你不会否认的,因为在你们这些邪恶的人族眼里,根本就没有将杀死妖族当成罪孽,反而是无上的荣耀!”

    “就在巨刃关的战争博物馆里,你们侵略大荒,烧杀抢掠,摧毁妖城的证据,全都被你们当成了文物进行展览。甚至连妖族的累累尸骨,都被你们筑成了高塔来炫耀武功!”

    “我,是堂堂正正的天元大荒土著,我带领自己的兄弟,杀回祖辈昔日的家园,又有什么不对?”

    韩屠虎狠狠啐了一口:“别净捡好听的说,你光说五百年前的大荒是妖族的土地,怎么不说那时候你们妖族在大荒上奴役人族。无数人族都沦为你们的奴隶?你光说金碧辉煌的妖城,怎么不说在建造这些妖城时。累死了多少人族奴隶!”

    “而你的祖辈更是野心勃勃,和东极妖国联合,妄图将新生的星耀联邦扼杀在襁褓之中?”

    “我们人族热爱和平,却也绝不惧怕战争,我们是自卫反击,打的是正义之战。为什么不能宣扬?”

    索超龙瞪大眼珠,捧着肚皮吼叫:“热爱和平?自卫反击?笑掉我的大牙!你们星耀联邦刚刚建立时,不过占据了天元大陆中部一小块巴掌大的土地,可是现在却囊括了整个天元界,领土何止扩大十倍!”

    “你们热爱和平。多出来的这么多国土,难道是买法宝送的吗?”

    两人越骂越激烈,身后的联邦军和银血妖族也纷纷目露凶光,身上的汗毛、鳞片和甲壳全都竖立起来,随时准备扑上去厮杀。

    虽然他们手无寸铁,但锋利的爪子和充满毒液的獠牙,就是最好的武器。

    很不幸,现在这样的“武器”,不少联邦军身上也有。

    “住手!”

    火蚁王暴喝一声,澎湃的妖气随着声波镇压全场。

    韩屠虎和索超龙狠狠对视一眼,挥手止住了部下的蠢蠢欲动,两人脑子里最后一根弦还没有崩断,还理解“两败俱伤”这个成语的含义。

    “李道友所说的一切,包含的信息量实在太大,我想,大家都应该冷静一下,好好梳理清楚头绪,才能找出一个对自己,对自己的兄弟、亲人和同胞,最好的解决办法,同意吗?”

    韩屠虎和索超龙的胸膛急促起伏着,目光不由自主地转向了身后伤痕累累的部下。

    激战过后的士兵是最疲惫的,不少人的鲜血都快流干,或许眼睛一闭就再也睁不开,别说拿刀,就连拿一把指甲钳都够呛。

    两人同时沉默,对视一眼,咬牙点头。

    “同意。”

    韩屠虎和索超龙,带领着各自的部下,回到了各自的货仓隔间。

    为了避免激化矛盾,火蚁王将他们分在了舰首和船尾两头。

    “我是不是操之过急了?”

    李耀心情复杂地问火蚁王。

    火蚁王用一种十分古怪的眼神,沉默地看了他很久,看得他心理有些发毛,最后才道,“所以,你真正的目的,是劝说天元界和血妖界暂时放下彼此的仇恨,一起对抗真人类帝国?”

    李耀点头:“这是唯一的选择。”

    火蚁王叹了口气,轻声道:“知道吗,我曾经还以为,你不是一个疯子。”

    李耀还想解释,火蚁王却是挥了挥手,无力道:“你所说的一切,冲击力实在太大,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冷静一下。”

    “你最好也十分冷静地思考一下,自己是不是真的疯了?”

    ……

    “唰!”

    在火蚁王为他专门准备的私人舱室中,李耀用清水用力揉搓着脸庞,直到双颊发红,滚滚发烫才停手。

    或许是因为过去十年,经常控制面部肌肉,改变外表的缘故,出现在镜子中的这张脸庞,连李耀自己都觉得有些陌生,陌生到……不再像是十年前的自己。

    明明还是那张普普通通,没有太多特点的面孔,然而在浓密如两把黑刃的眉毛下面,无论是深邃的右眼还是殷红的左眼,都是那么幽深,恍若这双眼眸,可以直通大脑深处的黑洞。

    李耀看不清楚,镜中自己的心绪。

    “我错了吗?”

    镜子里格外年轻的面孔,让他回想起了十几年前的自己,十几年前还没成为修真者时,在北上大荒战院的晶轨列车上遭遇兽潮,被七名修真者义无反顾,壮烈牺牲的豪迈深深触动的自己。

    “我辈天职,斩妖除魔!”

    “滚开,别阻着老子拯救世界!”

    那时候的世界,非黑即白,多么简单,多么痛快,而那时候的他,也只想着成为一名强大的修真者,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横扫整个血妖界,将所有妖族尽数屠灭。、

    如果是那时候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相遇,一定也是和韩屠虎一样的反应吧?

    我辈天职,斩妖除魔!

    但,妖是什么妖,魔是什么魔,真正的妖魔,又是什么样子呢?

    “这个世界,不分什么人和妖,神和魔,只分赢家和输家!”

    “一万个人里,只有一个是赢家,其余九千九百九十九个,都是输家!”

    这句话,刚才在货仓上空又出现了一遍。

    伴随这句话的,还有太一掌门那洋洋得意,一切尽在掌握的笑容。

    李耀忽然生出一种冲动,他很想回到四万年前的战场上,把自己的拳头狠狠塞进太一掌门的鼻子,让他的鼻子和后脑壳来一次亲密接触。

    就像他曾经在大荒上的无名车站,在七名修真者牺牲之后,对修真者败类“江涛”所做的一样。

    “江涛那样的人,或许就是所谓的‘赢家’吧?”

    这个念头,在李耀脑中猛地跳了出来,令他深深战栗。

    如果,四万年来,那些“赢家”从来没有消失,只是一次又一次改变了身份和外表,却始终站在世界之巅,居高临下,俯视着蝼蚁般的众生?

    如果,天元界和血妖界之间的战争,只是两个“输家”狠狠撕咬在一起,抱成一团,一起滚向毁灭的深渊?

    李耀想到了“蛊斗”。

    那是一种在天元界和血妖界都十分流行的娱乐。

    将几头凶悍的蛊虫关在一个透明的“斗蛊匣”当中,通过“斗蛊匣”两侧的小孔,用特殊药剂炮制的“激草”去挑拨他们,蛊虫就会互相厮杀,不死不休。

    李耀不知道,当两头蛊虫互相咬住对方的要害时,他们能意识到,在“斗蛊匣”之外更大的世界中,还有一种远远凌驾于他们之上的存在,正笑眯眯地欣赏着他们的死斗吗?

    “我们,既不是蝼蚁,也不是猴子,更不是蛊虫!”

    深吸一口气,李耀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那双微微摇曳的双眸慢慢稳固下来。

    眼神就像是晶莹剔透的玉石般通透,一如他坚定无比的道心。

    他知道,自己正走在一条布满了火焰和荆棘的道路上,而这条路很有可能,永无止境。

    不过——

    他已经习惯了。

    李耀深吸一口气,整理了一下纷乱的思绪,准备稍事休息,等大家都冷静下来,再去找韩屠虎聊聊。

    没想到,他还没去找韩屠虎,这位联邦军指挥官,却是主动找上门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