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九百四十二章 无法破解!
    对于火蚁王来说,接下来半分钟,实在是他一生中最煎熬的三十秒,在见识过了云母丝无声无息的杀戮画面之后,这些致命的凶器以突破五倍音速在自己身边飞速削切,溅射出炙热的金属碎屑,实在令他心里发毛。

    火蚁王怎么都想不到,有朝一日,自己的性命居然会以这样一种方式,掌握在一名元婴修士手里,还是这么年轻的元婴!

    更可怕的是,这名元婴强者的表情,他虽然嘴里骂骂咧咧,额头蒸腾着汗珠,但不同色泽的双眸深处却蕴含着笑意,嘴角不自觉地往上翘起,每一个毛孔中都渗透出兴奋的气息,时不时还轻轻****嘴角,不像是在拆卸一件最可怕的法宝,倒像是面对一顿美味佳肴,正在大快朵颐。

    随着拆解的深入,他的表情越来越丰富,时而颦眉,时而阴沉,时而兴奋,时而狂怒。

    火蚁王并不怕死,在这种在死亡线上被人来回拉扯的感觉,实在太过煎熬!

    半分钟后,李耀长舒一口气,所有云母丝的速度都舒缓下来。

    “成功了?”

    火蚁王憋着嗓子,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太过焦虑。

    “并没有。”

    李耀十分激赏地说,“江少阳真不愧是联邦首∑□,..屈一指的炼器高手,竟然将‘冬雷震电符’暗藏在金环三叠符下面,制造了一个小小的陷阱,他甚至将‘冬雷震电符’的敏锐度提升了十几倍,刚才仅仅是感知到了我操纵云母丝的微弱震荡,符阵就被触发,险些在半秒之内,直接引爆!”

    “幸好我为‘冬雷震电符’临时搭建了一条新的灵能回路。让它误以为已经将激发信号传输到了主控晶片当中,才没有引爆。”

    “精彩,实在太精彩了,江少阳的布局和微雕手法,都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估计不少星耀联邦的炼器大师。在破解‘毒蝎蚀骨穿心锁’的时候,都是‘死’在这一处陷阱之中吧,哈哈哈哈!”

    火蚁王:“……这位道友,还有两分四十二秒!”

    李耀点头,摸着下巴,沉吟道:“这下难办了,江少阳在‘毒蝎蚀骨穿心锁’深处布置的‘冬雷震电符’并不止一处,而是丧心病狂的超过二十处,而且其中九处采用同步串联结构。就像是挂在一根绳子上的二十枚警铃一样,只要轻轻触碰绳子,警铃就会同时炸响!”

    “我的极限手速,最多可以同时破解三处‘冬雷震电符’,二十处,超出任何炼器师的极限了!”

    李耀看着晶莹剔透的法宝构件,静静地出神。

    身后的数万枚法宝构件,依旧像是拥有生命的沙之巨人。不断凝聚,崩溃。再凝聚,再崩溃。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足足一分钟后,李耀还在发呆,没有展开新的破解。

    火蚁王眼睁睁看着光幕上的数字跳动,眼珠几乎都要钻进光幕!

    李耀终于再次伸手。虚按在“毒蝎蚀骨穿心锁”的上方,双眸微眯,灵能如涓涓细流,无声无息地浸入。

    火蚁王屏住呼吸,唯恐自己的喘息声会惊扰李耀。

    岂料李耀一直保持这个姿势一动不动。完全没有半点儿展开破解的意思。

    在他身后,无数法宝构件又一次聚合在一起,顽强地生长,这一次他们坚持了几十秒钟,像是聚沙成塔一样,结构越来越复杂,越来越精密,变成了一尊错综复杂,怪模怪样的法宝。

    然而,就在火蚁王的希望涌到了嗓子眼里时,这件法宝,又在“哗啦”一声中轰然倒塌!

    此刻,距离“毒蝎蚀骨穿心锁”引爆,还有半分钟!

    “我办不到。”

    李耀终于睁开眼睛,眼底的表情很难用笔墨来形容,一半沮丧,一半兴奋地说,“江少阳的设计无懈可击,这是一件绝不可能暴力破解的法宝!”

    “没想到短短十年,他的实力就提升到了这种程度,真希望,有朝一日能和他再面对面较量一次,同样的材料,同样的题目,同样的法宝!”

    火蚁王:“……”

    李耀身后,绝大部分法宝构件都弹了开去,只剩下数百枚最简单的法宝构件还稀稀拉拉地悬浮在半空中,他们互相碰撞,轻轻咬合,组成了一件结构相对简单,外形丑陋无比,仿佛废铜烂铁的法宝。

    其中一枚法宝构件,拖曳出了一条长长的晶线,在李耀的神念操纵之下,和微型晶脑的一个插槽接驳在了一起。

    “嗡!”

    这团废铜烂铁,猛烈颤动起来,仿佛随时都会散架。

    火蚁王气喘如牛,大汗淋漓。

    李耀面前,再次激发出了十几张光幕,每一张光幕上都布满了闪耀的控制符文。

    一瞬间!

    他的双手化了十道流光,将十几张光幕彻底洞穿,撕碎!

    十九秒,十八秒,十七秒……

    倒计时光幕上的数字,还是慢条斯理地跳跃着,火蚁王几乎要绝望了。

    李耀的手速越来越快,开始仅仅传来一阵淡淡的焦糊味,紧接着十道流光中都带上了一缕缕的红芒,一颗颗火星在流光旁边萦绕着,恍若无数赤色的萤火虫,漫天飞舞!

    火蚁王心中骇然,他知道这是手速飙至极限,双手和空气高度摩擦,被空气点燃的征兆!

    那就好像,这名年轻元婴的十根手指,变成了十枚突入大气层的陨石,在和大气层的高速摩擦中熊熊燃烧!

    “噼噼啪啪,噼噼啪啪!”

    所有光幕上,都出现了一道道赤红色的波纹,灵纹和数据扭曲变形。

    火蚁王更是瞠目结舌,这名年轻元婴的手速竟然提升到了这种程度,连组成光幕的灵波都被干扰!

    九秒,八秒,七秒!

    “啪!啪!啪!”

    李耀上半身的幽府军皮风衣,从袖子开始,到肩胛,到胸口,片片撕裂,化碎屑!

    那是风衣都承受不住李耀的长时间超高速运转,纤维老化,撕裂,粉碎!

    六秒,五秒,四秒!

    就连他贴身穿着,可以延展到几十米长,拥有超高强度和防御力的战斗服,都承受不住,仿佛被无形的音刀切割,割出了一缕缕狭长的裂口!

    最后三秒!

    十道流光猛地凝聚在一起,重新化了十根手指,却是泛出了半透明的橘红色光芒,就像是十根烧红的钢条!

    两秒!

    李耀轻轻咬着嘴唇,蜻蜓点水般地开启了一道全新的光幕。

    火蚁王发现这是某种法宝的控制界面。

    一秒!

    火蚁王的心跳骤然提升到了极限,一瞬间想到了很多很多事情。

    混沌大神的光辉,幽泉老祖的阴谋,无数低阶妖族兄弟的命运,自己的疏忽和愚蠢,还有这个莫名其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年轻元婴,以及自己辛辛苦苦一手建立起来的无乱城的。

    自己死了不要紧,但无乱城的未来呢?

    混沌之刃的前途又会如何,幽泉老祖的终极计划是什么,他所谓的“第三种生命形态”,凌驾于人族和妖族之上的神族,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

    火蚁王忽然愣住。

    呃,这一秒钟,未免也过得太长了一点。

    定睛一看,光幕上的数字,却是稳稳地凝滞在在“1”上,仿佛被无形的铁索拖曳,怎么都跳不到“0”上!

    “成功了?你真的破解了‘毒蝎蚀骨穿心锁’?”火蚁王喃喃自语,心情复杂。

    他吃不准自己究竟是活着还是死了。

    或许,这只是自己最后一缕残魂营造出来的幻象?

    “没有,我说过,江少阳的这件品是完美无缺的,绝对不可能暴力破解。”

    李耀轻轻吹了一口气,将食指上的一缕小火苗吹熄,“或许,给我三天三夜时间,我可以冥思苦想,好好和这件法宝斗一斗,将它暴力破解掉。”

    “但短短五分钟,绝对不可能!”

    火蚁王皱眉:“那你怎么……”

    “我并没有暴力破解这件法宝,只是重新炼制了一枚控制器而已。”

    李耀晃了晃手腕上,接驳着那团废铜烂铁的微型晶脑,“控制器和‘毒蝎蚀骨穿心锁’重新接驳上了,又切换回了‘遥控模式’,倒计时自然中止了。”

    火蚁王目瞪口呆:“重新炼制一枚控制器?怎么可能!”

    “当然可能。”

    李耀耐心地解释道,“万变不离其宗,无论怎么遥控,都是发射一道特定频率,特定性质的灵能波动到‘毒蝎蚀骨穿心锁’的某个接收晶片上,那么我要做的事情,其实很简单,就是用灵能渗透的方式,搞清楚这件法宝的整体灵能框架,在脑中重绘全部的结构图,再顺藤摸瓜,找到这枚接收晶片。”

    “找到晶片之后,根据晶片上的每一道灵纹,来计算它接收的那种灵波,会是什么性质,以何种频率震荡。”

    “显而易见,只要掌握了这种灵波的性质和震荡频率,就知道了控制器的结构,接下来是最简单的一步,我只要自己攒一台控制器,再用云母丝镌刻几枚发射晶片出来,模拟出一模一样的灵波,就大功告成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