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九百二十九章 毒蝎蚀骨穿心锁!
    幽泉老祖满意地一笑,向外走去,走到刑房门口时,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又转过身来,用意味深长的目光打量着火蚁王。∮,

    “差点儿忘了,弟弟,像你这样擅长调制强化药剂的专家,或许在体内还暗藏了某种强化药剂,用特殊的口令来激发?”

    “比方说,当你的某一缕肌肉有规律抽动时,你体内的某种抗毒血清和高能营养剂就会激活,帮你抵抗毒素和麻醉剂,恢复一定的实力,以便你逃跑?”

    “为了防止这种可能,我要再送你一件珍贵的礼物。”

    幽泉老祖打了个响指,从无名指上佩戴的乾坤戒中,提取出了一具寒光闪闪的全新法宝。

    这件法宝,足足有一米多长,乍一看,就像是一头蝎子形态的傀儡战兽,仿佛十几种不同的金属融合在一起,在无影灯下散发出七彩纷呈的光芒。

    “蝎子”的背上和腿上,镌刻着密密麻麻的灵纹,这些灵纹重重叠叠,环环相扣,仿佛一个个漩涡糅合在一起,但每一个漩涡的花纹却截然不同。

    明明是平面的灵纹,却被镌刻出了立体的效果,光是看一眼就令人头昏眼花,神魂大受冲击。

    一米多长的蝎尾上,一共镶嵌着九枚晶髓,在符阵的控制之下,一圈圈淡淡的玄光缭绕着,在蝎尾最前方凝聚,形成了一枚玄光倒钩。

    巧夺天工,精美绝伦,这件法宝,简直不像是杀人的武器,更像是一件惊心动魄的艺术品。

    幽泉老祖将蝎子法宝往地上一放,他的右臂上却是佩戴着一个同样形态的蝎子手环。手环中射出一缕玄光,在他的右手前方凝聚成了几十枚控制灵符。

    幽泉老祖五指飞快,在灵符上轻盈操纵着,蝎子法宝在一阵“咔嚓咔嚓”声中,爬上手术床,猛地扑到了火蚁王胸口。八条刃肢就像是八柄弯刀,深深刺入了火蚁王的两肋,而那条蝎尾,却是从火蚁王的腹部刺入,越钻越深!

    火蚁王面容扭曲,痛苦至极,喉咙深处发出“嘶嘶”之声。

    长长的蝎尾,一定在他的五脏六腑之间,翻江倒海。大肆怪。

    忽然,那玄光倒钩,竟然从火蚁王的脖子后面钻了出来,深深钩入了他的后脑!

    “啊!”

    火蚁王如筛糠般抖动起来。

    幽泉老祖淡淡道:“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你可是妖皇级数的超一流高手,更是血妖界首屈一指的强化药剂专家。”

    “我不能保证,血妖界的种种禁制,一定能困住你。”

    “所以。我才花了极大的代价,费尽周折。从天元界弄到了这件绝品法宝‘毒蝎蚀骨穿心锁’!”

    听到这个名字,火蚁王的双眼骤然凸出,眼底瞬间布满了血丝。

    幽泉老祖狞笑道:“怎么,你也听过这个名字?那你一定知道它的厉害。”

    “呵呵,这‘毒蝎蚀骨穿心锁’可是现在星耀联邦首屈一指的炼器大师,‘日蚀’江少阳呕心沥血。精心琢磨了三年,才炼制出来的绝品!”

    “八条‘蝎腿’中,蕴含着八种性质截然不同,互相冲突的毒液;‘蝎子’的体内,则是两种采用了芥子技术的攻击性液态金属;整条蝎尾上。却是一共九枚威力强大的晶髓炸弹。”

    “三重攻击手段,每一重都足以让一名绝世高手死于非命,特别是致命的蝎尾!”

    “现在,蝎尾和你的脊椎骨牢牢缠绕在一起,前方的倒钩又刺入了你的后脑,一旦爆炸,你绝对死无葬身之地!”

    “三重攻击,环环相扣,处于上百座警戒符阵的保护之中,随便哪一座被破解,都会引爆。”

    “除非在一秒钟内,将上百座‘日蚀’江少阳亲自设计和镌刻的警戒符阵破解,否则,绝对拆不掉它的!”

    “不用白费力气了,‘日蚀’江少阳炼制这件法宝的初衷,就是要禁锢血妖界中的妖皇级数高手!”

    “炼制出‘毒蝎蚀骨穿心锁’之后,他凭借此法宝向星耀联邦最强的炼器师圣地‘深海大学’挑战,非但深海大学炼器系的‘九星连环’纷纷败下阵来,就连他的亲大伯,公认的星耀联邦第一炼器大师,‘超新星’江圣,都无法破解!

    “给你几天时间,你或许能解开我下在你身上的所有禁制,但你能解开‘日蚀’江少阳的禁制吗?”

    幽泉老祖摘下蝎子形态的控制手环,交给了“疯医”陆无心,走上前来,拍了拍火蚁王的巴掌,笑道:“我也是一番好奇,免得你在生命的最后几天,还要绞尽脑汁想着怎么逃跑,好好休息吧,弟弟!”

    幽泉老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刑房。

    火蚁王的脑袋,就像是失去了颈椎的支撑,重重往后砸去,满脸绝望。

    “疯医”陆无心胸口的两条灵械义肢中,探出十几样手术器械,在火蚁王鼻尖上缓缓掠过,最后刺出一支淡绿色的针剂,“哧”一声,扎入火蚁王的脖子,晶莹剔透的液体,统统推了进去。

    “这是‘超敏-12号’,火蚁王想必比我更加了解它的用。”

    “疯医”陆无心笑嘻嘻地搓手道,“经过我的改良,‘超敏-12号’能够将一名妖族的痛觉提升十倍,哪怕在他脸上轻轻吹一口气,都能令他感到万蚁噬心般的痛楚。”

    “不过,药力要一个小时才能完全发,我先下去,为火蚁王精挑细选一些合适的‘玩具’,我们待会儿再见了!”

    “疯医”陆无心在火蚁王脸上轻轻吹了口气,在一连串的狞笑中,同样离开了刑房。

    刑房中,只剩下火蚁王和枭龙号。

    火蚁王终于忍不住低吼一声,满脸颓然,就像是一只被踩扁的气球,瘫软下去。

    “我完蛋了。”

    火蚁王用妖气,有气无力地比划着。

    “怎么回事?”

    李耀大惑不解,“幽泉老祖马上会离开这里,正是我们的大好机会啊!”

    “你没听幽泉老祖说么?”

    火蚁王颓然道,“这是‘日蚀’江少阳的品,专门禁锢妖皇的‘毒蝎蚀骨穿心锁’!”

    “幽泉老祖,真是将我完全看穿了!”

    “没错,我的确在自己体内,暗藏了好几种解毒药剂和超能营养剂,全都藏匿于特殊的生化胶囊之内,用脏器的蠕动来控制。”

    “其中一种解毒药剂,甚至无需任何控制,只要我在一定时间内,没有做出特殊的蠕动,它就会自动破开,能消解血妖界99%以上的毒液和抑制剂!”

    “这,就是我对抗幽泉老祖的最后底牌!”

    “可是,就算我能解开幽泉老祖种下的所有禁制,也绝对无法解开‘毒蝎蚀骨穿心锁’的!”

    李耀眨巴着眼睛:“不行吗?”

    “当然!”

    火蚁王有些烦躁地说,“你没听到幽泉老祖的话么,那可是江少阳,‘日蚀’江少阳!”

    李耀:“呃……江少阳……很出名吗?”

    这回轮到火蚁王彻底傻眼,愣了半天,才用妖气歪歪扭扭地笔画:“你,你不是星耀联邦的元婴高手么?怎么可能没听过‘江少阳’这个名字?”

    李耀:“这个,很曲折,很复杂,总之你先和我说说,‘日蚀’江少阳又如何,他炼制的‘毒蝎蚀骨穿心锁’,很厉害么?”

    火蚁王道:“何止是厉害,简直是恐怖,‘日蚀’江少阳是星耀联邦炼器师圈子里,最近十年,如火山爆发般崛起的超级天才。”

    “他曾在星耀联邦的两大炼器王牌学院,深海大学炼器系和大荒战院炼器系苦修数年,融合了草根派和精英派的炼器精髓,随后又跟着军队,在大荒上出生入死地磨练了很多年,对我们妖族的生理结构和战斗方式都有了刻骨铭心的理解。”

    “之后,他炼制出了几十种法宝,无论是‘单兵反甲壳地雷’,还是‘热感自收缩型捕妖网’,还是‘超高频灭虫发生器’,全都是妖兽和妖族的克星,实用性极强!”

    “而‘毒蝎蚀骨穿心锁’,更是他闭关整整一年才炼制出来的强**宝,被星耀联邦诸多权威法宝刊物评定为‘最近百年来,禁锢类法宝第一’!”

    “他本人,也凭借这件法宝的炼制,顺利突破了结丹期中阶,成为星耀联邦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金丹炼器师!”

    “星耀联邦的炼器师圈子一致认为,靠‘毒蝎蚀骨穿心锁’绝对能禁锢住任何一名妖皇,而且在天元和血妖两界,绝对没人能暴力破解。”

    “我们血妖界的高手,对这件法宝都多有耳闻,在研究了其大致结构之后,也不得不承认,的确难缠到了极点!”

    “没想到,幽泉老祖手眼通天,连‘毒蝎蚀骨穿心锁’的实物都能弄到,还用到我身上!”

    “怪不得,他如此自信,敢把我都在这里!”

    “总之,我完了,我们的计划彻底破产了,被‘日蚀’江少阳的‘毒蝎蚀骨穿心锁’禁锢住,我是绝对逃不掉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