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九百二十八章 “疯医”!
    “铁棺材”关上之后是一片黑暗,一种略带腥臭的粘稠液体从铁棺材上方注入,充盈了整个铁棺材之后,迅速变得无比柔韧,有些像是晶石战舰里使用的缓冲泡沫,能够最大程度,抑制力量的爆发。↖,

    如此严密的监控,若非有李耀这个异数存在,即便大罗金仙,都逃不出去。

    李耀只能默默计算时间,他们从妖魔战舰停泊的港口,到最后“铁棺材”被重新掀开,一共是四十二分三十三秒。

    由此可见,这一处设置在北极阴风岛的战争基地,规模不会比混沌神墓小到哪里去。

    被幽府军从铁棺材里拖曳出来时,火蚁王装虚弱不堪的样子,呻吟一声,趁机将枭龙号从口中放了出来。

    呈现在李耀面前的,是一间十分特殊的密室。

    这里就像是实验室、审讯室和手术室的结合。

    正中间摆放着一张嵌满晶石,四周接驳着几十根机械手臂和肉触的手术床。

    一旁的陈列柜里,摆放着几十个巨大的培养槽,淡黄色的液体中,浸泡着无数触目惊心的器官。

    火蚁王被抬到了手术床上,手术床两侧的肉触,像是嗅到了血的毒蛇,立刻钻进了他的血管。

    机械手臂也将一根根银针深深插入了他的穴位,似乎还通上了微弱的电流,令他动弹不得。

    幽泉老祖双手背负,平静地看着亲弟弟被戳得千疮百孔,淡淡道:“我给了你整整五天,你想清楚没有,是否要和我合?”

    “将混沌之刃的秘密据点,还有你掌握的所有强化药剂配方。统统告诉我,我们兄弟两个,一起在这乱世中崛起!”

    火蚁王咧嘴笑道:“大哥,动手吧,真把我当三岁小孩么?”

    幽泉老祖沉默地看了他很久,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似乎在诧异,为什么弟弟一定要选择一种十分痛苦的死法,随后无奈地点头道:“好,我没有时间在你身上浪费,介绍你一个老朋友,你们好好叙叙旧,相信你会把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他的。”

    “笃!笃!笃!”

    外面传来了很有礼貌的敲门声。

    但满面春风走进来的这人,却实在不像有半点儿礼貌的样子。

    李耀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人的模样。

    他就像是一个遭受到了过量灵能辐射的畸形儿。脑袋如番薯般凹凸不平,顶着一头杂草般的绿毛,左眼比鹌鹑蛋还小,右眼却比鹅蛋还大,眼球中却是长着十几个瞳孔,密密麻麻排列,如复眼一般。

    他的右臂就像是蛟龙的利爪,直径足足一米。覆盖着坚硬的青色鳞片,左臂却像是将十七八根章鱼触须聚拢在一起。流淌着淡紫色的黏液,而在胸口,竟然还伸出了两根灵械义肢,末端像是多功能军刀一样,镶嵌着上百种手术器械。

    李耀眼尖,一眼就认出来。这是星耀联邦某种军用自动手术舱里使用的灵械义肢,却不知怎么,被此人接驳到了自己身上!

    灰白色的身体上,布满了纵横交错的数百道伤疤,还有几十根半透明的软管。在各个器官直接接驳,就像是外挂的神经和血管一样,可疑的液体在里面川流不息。

    此人身披一件白袍,上面绘制着一个鲜红的骷髅头标志,交叉的“腿骨”,竟然是两把柳叶刀的模样!

    李耀脑中,猛地跳出一个名字,那是金心月曾经向那描述,血妖界十几名最可怕,最不能招惹的人物之一。

    “疯医”陆无心!

    所谓“最不能招惹”,未必是实力最强。

    诸如幽泉老祖还有万妖联军统帅金屠异这样的大人物,是一国一族之主,深谋远虑,所图甚大,行事总有些规矩、法度,寻常人就算想要招惹,都招惹不到他们。

    但还有一些可怕的强者,却是独来独往,肆无忌惮,行事只看今天的心情,甚至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若是遇上了这样的强者,那真是只有祈祷老天保佑,运气不好,真是生不如死。

    “疯医”陆无心,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一个,他原本是血妖界的地下医生。

    血妖界,弱肉强食,竞争残酷,即便银血妖族,都经常为了争权夺利而自相残杀,不少权力斗争的失败者,不甘心沦为炮灰去天元界送死,往往就会逃亡。

    所谓逃亡,当然少不了追杀,残酷的追杀和反追杀中,身受重伤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陆无心就专门为这些被追杀的失败者服务。

    因为他知道,这些人既然是逃亡,身上免不了会携带大量细软,而且走投无路之下,对于“诊金”也不会太过计较。

    更重要的是,这些势单力孤的人,即便他在他们身上干出什么丧心病狂的勾当,亦不会有人替他们报仇的。

    尽管陆无心疯疯癫癫,臭名昭著,但不少流亡者都慕名找他诊治。

    一方面这些丧家之犬实在没有更好的选择,不是所有医生都敢于得罪万妖殿,冒险为他们诊治。

    另一方面,陆无心的手段也的确高明,甚至比不少万妖殿中的圣医都要厉害——只要,忽略那一丁点,小小的后遗症。

    陆无心可以令一名被酸液严重腐蚀,几乎只剩一副骨头架子的重伤员起死回生,只不过对方每隔半年,都要到他这里进行一次新的植皮手术,否则的话,生化皮肤还会一寸寸溃烂,死得无比凄惨。

    自然,每一次换皮的费用,都是天文数字。

    陆无心也可以将一名胸腹部被晶磁炮洞穿,五脏六腑都不翼而飞的活死人治好,重新给他换上来路不明的脏腑,非但完好如初,实力更上一个台阶。

    只是,终此一生,这名病患都必须每个月服用陆无心精心调制的抗排斥药剂,才能将排斥反应压制下去。

    自然,这种抗排斥药物的价钱,也是一般抗排斥药剂的几十倍。

    曾经有一名病患不信邪,使用了别的抗排斥药剂,结果死时整个肚子都爆裂开来,用目击者的话来说,“他好像被自己的五脏六腑吃掉了!”

    这,就是陆无心的风格。

    只要诊金到位,保证治好,但是否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就看他的心情了。

    如果仅仅是这样,凭借一手高明的医术,或许陆无心还可以被血妖界的黑暗世界捏着鼻子忍受,毕竟,好的医生比好的战士更加难找百倍。

    不过后来,他的两个小小“嗜好”,却是被人发现。

    第一,如果遇到孤身一人,走投无路的病患,而这名病患又拥有某些赏心悦目,不可思议的器官,偶尔,在病患进入深度麻醉之后,陆无心也会直接将病患大卸八块,妥帖收藏,然后将病患的四肢和五脏六腑,用到下一场手术中去。

    第二,几乎在为所有病患进行手术之时,陆无心都会在对方体内留下一点小小的“纪念品”。

    或者是在对方的大脑中放一枚十分灵敏的晶石炸弹;或者是在对方的心脏旁边埋设几个极度危险的毒液囊;或者是在对方的中枢神经附近,封存一滴浓度极高的酸液。

    有十几名病患拒绝再接受陆无心的“服务”之后,都莫名其妙地暴毙,陆无心的恶行终于曝光。

    据说他的下场十分凄惨,被人将周身骨骼活活捏碎之后,丢到了几十头饥肠辘辘的鬼齿鳄鱼中去,撕成碎片。

    而领导对陆无心追捕和审判的,正是火蚁王!

    陆无心的大部分病人,都是无乱城招揽的目标,陆无心丧心病狂的行为,严重损害了火蚁王的利益。

    按照金心月的说法,陆无心应该是在七八年前就被火蚁王杀死。

    没想到他还活着,变成了这副活跳尸一般的模样!

    “火蚁王,我们又见面了。”

    陆无心微微欠身,丑脸上的几十条刀疤一起蠕动着,咧嘴笑道,“八年前,你把我丢到了‘魔鳄渊’里,那种无与伦比的刺激,直到现在的每个晚上,我都要在梦里重复好几遍,实在太刺激了,太过瘾了!”

    “放心,当年你是怎么对我,今天我也会怎么照顾你的,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好好叙叙往日的交情,呵呵,呵呵呵呵!”

    伴随着狞笑,陆无心的爪子和触手一起抖动起来。

    火蚁王闷哼一声,低头无语。

    幽泉老祖道:“陆老师,我要回去万妖殿总部主持大局,幽府中的一切都交给你了。”

    “妖神-7号病毒的调制一定要加快,如果能赶在发动之前调制完成,就再好不过,否则的话,只能用妖神-6号。”

    陆无心伸出了湿漉漉的舌头,在肿胀的嘴唇上舔了一圈,哧哧笑道:“没问题,老祖您这么慷慨,又送来了这么多的研究资料和试验素材,甚至还有一具妖皇级别的试验素材!”

    “我有预感,我们几个久攻不克的难关,一定会很快突破的!”

    幽泉老祖点了点头,微笑道:“我相信陆老师的手段,给你三天时间,把我弟弟脑子里所有东西都压榨出来,特别是混沌之刃秘密据点的信息,以及他掌握的所有强化药剂配方。”

    “当然。”

    陆无心迫不及待地搓着手,看着火蚁王的目光,就像是看着一个扒光了衣服的美女,说不出的痴迷,“我对火蚁王调制强化药剂的手段,也是仰慕已久,很早以前就想把他的大脑整个儿剥离出来,切成薄片,尽情探索其中的奥妙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