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九百二十四章 唯一的希望!
    李耀实在很难想象,当巴彦直细胞崩溃,化一锅混浊的“基因汤”,只能藏匿于暗无天日的地底两万米时,究竟是何等悲凉,何等痛苦,何等绝望。±,

    换成李耀自己的话,简直想一想都令人疯狂。

    饶是如此,巴彦直仍旧没有放弃反抗,他将自己服用几十次不同“昆仑神水”的感受,全都用蝇头小字,密密麻麻地镌刻在了密室的墙壁上,希望给后人带来一些启发。

    幽府军在扫描这些蝇头小字时,李耀也趁机将所有内容都尽收眼底,铭记在心。

    巴彦直的行文方式带有浓烈的古修时代色彩,现代妖族和修真者未必能立刻分析出来,李耀却是一眼洞悉。

    再加上此刻,得到了巴彦直的记忆传承,更是获益匪浅,领悟了很多东西。

    “巴彦直前辈,壮志未酬啊!”

    李耀感慨,思绪飞到了更遥远的地方。

    巴彦直化身“混沌”之后,显然还在继续反抗,给太一妖族制造了不少麻烦。

    星耀联邦的历史书上记载,四万年前,修真界崩溃之后,妖族为了三千世界的掌控权,也发生了连绵数百年的内战。

    李耀曾经在骸骨龙星上遇到的上古凶妖“骸骨龙魔”,就是当时的争夺者之一。

    现在想来,所谓内战,极有可能就是在“混沌妖族”和“太一妖族”之间发生,而从骸骨龙魔的形态上来看,大有可能是“混沌妖族”或者“太一妖族”的将领,甚至是某种强横无匹的试验兵器,却因为某种原因,比如“混沌妖族”的毁灭而失去控制。自成体系。

    随着巴彦直的陨落,内战的结果当然是太一妖族大获全胜,他们建立了庞大的妖兽帝国,在灵力枯竭的末法年代,统治星河整整三万年。

    漫长的岁月中,太一妖族逐渐演变成了圣血妖族和银血妖族。继续过着穷奢极欲,威福的生活,而昔日的凡人,则是调制成了铜血妖族和黑血妖族,挖矿、耕种、厮杀。

    这种体制发展到极致,就是万妖殿,就是“四柱制度”,宣称每一名妖族的阶层都是天生的,注定的。圣血永远是圣血,享受是他们天然的福利,黑血永远是黑血,奴役是他们永恒的命运,谁都无法反抗!

    只可惜,谎言终究是谎言,无论外表怎么不同,他们骨子里都是人。都是经过基因调制,呈现出不同细胞特征的人。

    所以。不同阶层的妖族之间,可以交合,产下后裔,而这些后裔体内含有大量不同的基因特征,互相冲突,反而有可能呈现出细胞本来的面目。又或者激发出更强大的力量,戳穿圣血妖族的谎言,威胁圣血妖族的统治。

    所以,这些“混血儿”才被称为“乱血妖族”,成为最肮脏的贱民。“不可接触者”!

    “这样的统治,可怕,太可怕!”

    李耀的胸膛起伏着,四万年的历史凝聚成了一柄锐利的长剑,将萦绕在他脑域中的迷雾彻底斩开,令他想到一个新问题。

    “圣血妖族,真的灭绝了么?”

    星耀联邦和飞星界的历史书上都说,星海帝国建立之后,帝皇统御着大军南征北战,对各个世界中的圣血妖族斩草除根,最后将所有圣血妖族统统灭绝!

    可是现在,李耀有了新的怀疑。

    “正所谓‘烂船都有三分钉’,圣血妖族统治星海三万年,将三千世界的财富统统聚敛起来,肯定留下了庞大的遗产。”

    “纵然经过一次次的改朝换代,天文数字的功法传承和天材地宝,也没理由会全都消失啊!”

    “掌握着如此庞大的资源,圣血妖族中的高手肯定层出不穷,为何,星海帝国崛起时,圣血妖族好似不堪一击,兵败如山崩,令帝皇在短短数百年内就一统星河?”

    “会不会——”

    李耀想到一个恐怖的可能,浑身发冷。

    “昔日的太一道修士,后来的太一妖族,再后来的圣血妖族,其实并没有灭绝?”

    “正如那‘太一掌门’所说,四万年前,是灵气枯竭的末法时代,旧的修炼方式和生命形态,已经不符合环境的变化,唯有进化成一种全新的形态,采用全新的修炼体系,才能在灵气枯竭,资源贫瘠,环境恶劣的世界中继续生存下去!”

    “经过之后三万多年的休养生息,星海中的灵气又逐渐浓郁起来,而在最底层黑血妖族,付出无数生命的改造之下,昔日被古修打成废墟的荒芜世界,又重现勃勃生机。”

    “自然,那些统治者,又要再一次进化,进化成更适合这个新世界的生命形态!”

    “所以,圣血妖族根本没有灭绝,只是感觉到‘妖族’的潜力已经开发殆尽,不再适应环境,便使了一招‘金蝉脱壳’,再度变成了人类,甚至是某种……更加强大的生命形态!”

    “仔细想想,大有可能。”

    “星海帝国的崛起,完全是昙花一现,最强盛时期不过短短百年,就在一场失败的大远征之后分崩离析,而这场‘大远征’又缠绕着太多的诡秘,实在蹊跷至极!”

    “谁敢说,圣血妖族没有在暗中煽风点火?”

    “或许,星海帝国崩溃之后的混乱世界,才是圣血妖族继续‘进化’的最好‘培养皿’!”

    “今日之宇宙,虽然圣血妖族不存在了,但太一掌门口中的‘赢家’可是一个都不少,真人类帝国的修仙者,所所为,和圣血妖族又有什么区别呢?”

    一瞬间,在李耀眼前,那名身披龙鳞战甲的太一妖族首领,和萧玄策的形象逐渐重合到了一起,冲着李耀,露出了得意洋洋的笑意。

    “这个世界,不分人和妖,神和魔,只分赢家和输家!”

    “你们,都是蝼蚁!”

    李耀只觉满腔热血一股脑儿往天灵盖涌,像是要在脑门上开一口喷泉,他憋闷到了极点,低吼一声,猛地一挣,竟然从七八米深的沙砾中一跃而出!

    “呼!”

    李耀叉手叉脚,呈“大”字形躺在沙漠上,仰望星空。

    星河浩瀚,血月狰狞。

    或许在茫茫宇宙的深处,昔日的太一妖族,已经以全新的面貌,建立了表面上千变万化,但骨子里却一模一样的庞大势力!

    或许这势力,正像是肿瘤和病毒一样,吞噬着无尽星海,感染着整片宇宙!

    李耀静静地看着,想着,不同色泽的双眸中却燃烧着同样炙热的火焰。

    他忽然一个骨碌起身,将蕴藏着巴彦直万千神念的水晶大脑,端端正正摆放在沙漠上,随后轰然跪地,恭恭敬敬,向藏星匣磕了三个头。

    李耀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或许,是为了巴彦直那可笑的理想,那希望让一万个人里,九千九百九十九个都能吃饱的幻梦吧!

    “巴前辈,谢谢你,在你的指点之下,我终于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李耀喃喃自语,眼眸深处跳跃的火焰逐渐凝聚,变成两道锐利的锋芒,“既然,四万年前很多无辜的普通人,都是在上当受骗的情况下,被转化成妖族,而现在,星海又逐渐稳定,灵气渐渐浓郁,环境没那么恶劣了!”

    “末法时代已经过去,我要让那些普通人,都恢复本来面目!”

    “既然金心月可以从妖变成人,那么别的妖族,一定也可以!”

    “那些自诩血脉高贵的银血妖族姑且不说,我绝不能容忍,一个人类,被强行调制成口不能言,无法思考,满地乱爬的大虫子!”

    深吸一口气,李耀满脸严肃,目光忽然呆滞。

    等等,血月?

    “我竟然在这里,躺了整整十二个钟头!”

    李耀一蹦三尺高。

    原本只是想对藏星匣了解个大概,没想到这具藏星匣的力量如此之大,令他进入深度冥想状态整整一个白天。

    却不知道幽泉老祖和火蚁王那边是什么状况。

    想到幽泉老祖,李耀心中一动。

    他终于知道,幽泉老祖大费周章,在寻找什么了。

    幽泉老祖不是历史学家,妖族起源什么的,根本不值得他投入这么多的人力物力。

    他在找的,是“昆仑”的星图!

    “幽泉老祖的目的,是昆仑战舰,他想要得到昆仑战舰,他相信昆仑战舰能帮他实现‘第三种生命形态’的崛起!”

    李耀浑身发烫,口干舌燥,根据巴彦直的记忆碎片记载,昆仑战舰就埋葬或者说坠落在血妖界的某一处。

    即便不是血妖星上,也是血妖星毗邻的行星、卫星或者某一处碎片世界之中!

    从混沌神墓的研究项目来看,昆仑战舰的确隐藏着诸多奥妙,不少技术都凌驾于天元、血妖、飞星三界之上。

    “我原本只想尽快结束天元和血妖两界的战争,将主要力量都用来对付真人类帝国的先头部队。”

    “可是,从‘星孩’呈现出来的可怕力量来看,即便天元、血妖和飞星三界联手,也未必是真人类帝国先头部队的对手。”

    “即便击败了先头部队,等一百年后,真正的帝国远征舰队来到时,我们注定死路一条!”

    “昆仑!昆仑是唯一的希望!”

    “我要找到昆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