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九百二十一章 太一妖族的计划!
    太一掌门微笑起来时,浑身上下每一枚鳞片仿佛都在光,体内充盈着全新的力量,他的声音不再温润如水,却似九天雷霆,不可抵抗。 ?.??`?

    “还不明白吗,彦直,从头到尾,一切都是太一道的计划,这一百多年来,你一直被太一道牵着鼻子走啊!”

    “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王前驱,为太一道,扫清一切障碍罢了!”

    “什么?”

    巴彦直脸色惨白,身上每一处伤口,都像是婴儿嘴唇一般张开,却是再没有半滴多余的鲜血能流淌出来,他低吼道,“不可能,这不可能!”

    太一掌门娓娓道来:“一百多年前,我们太一道先用昆仑神水调制出了太一妖兵,原本想凭借这些妖兵一统三千世界,令诸天星辰,都笼罩在太一正道的光辉之下!”

    “不过,别的宗派,很快也通过太一妖兵的俘虏或者尸体,仿制出了不同配方的昆仑神水,调制出了五花八门的妖兵,令我道的大计稍稍受挫。”

    “更重要的是,随着各大宗派的妖兵越来越多,驾驭不住的问题也逐渐出现,各大宗派多有妖兵暴乱,咱们太一道更是当其冲,出现了几十次妖兵反叛的情况。”

    “长此以往,我们又该如何,掌控三千世界?”

    “呵呵,正好这时候,你高举叛旗,向整个修真界开战。”

    “我们太一道,集结了所有元婴以上修士,反复推演,精心计算,现在当时的情况下,叛乱之火无法扑灭,即便你巴彦直兵败身亡,亦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巴彦直站出来!”

    “与其螳臂当车,不如顺势而行!”

    “如果,以修真者的身份。无法统一星海的话,以‘妖族’的面目来统一,又有什么不同?”

    “这一百年来,你的军队在第一线冲锋陷阵。帮我们剿灭了无数敌对宗派,杀死了无数我们本来就想杀死的修真者!”

    “而我们太一道的真正力量,却是在假装被你摧毁之后,隐匿于暗中,继续进行试验和调制!”

    “我们搜集了无数宗派炼制的不同配方‘昆仑神水’。在凡人身上一一试验,经过几十年的反复试验,终于调制出了最完美的‘昆仑神水’!”

    “看看我们的新身体,多么完美,多么华丽,多么强大!”

    “这,才应该是妖族真正的形态!”

    “与此同时,我们太一道的力量,更是慢慢渗透到了你的妖军之中!”

    “三千世界,毕竟太过辽阔。你又********扑在前线战,怎么会知道在星海彼岸某个世界中生的事情?”

    “呵呵,实话告诉你也无妨,正当你在前线殊死搏杀的时候,太一道的力量已经在暗中控制了过三百个世界!”

    “那里的泥腿子,刚刚洗脚上田,又怎么知道一个州府,一个郡县该如何管理?还不是要靠我们!”

    “就连你的亿万妖军,从后勤到前线,都被我们太一道。渗透得千疮百孔!”

    “哦,对了,不应该再称呼我们为‘太一道’,现在。我们是‘太一妖族’,是妖族之中,至高无上的皇族!”

    巴彦直的喉咙中,仿佛有几十枚晶石炸弹同时爆炸,说不出半句话来。

    太一掌门赞许道:“彦直,从一百多年前。我就一直非常欣赏你,无论什么任务交到你手里,你都不辞辛苦,没有怨言,完成得妥妥帖帖,就连‘为王前驱’这么艰巨的任务,你都顺利完成了!”

    “现在,修真界中最庞大的一股势力‘天极宗’,还有绝大部分的修真者残党,都被你尽数消灭。”

    “忠于你的妖军,也损兵折将,元气大伤,不堪一击。”

    “太一妖族,应运而生,趁势崛起,终于能实现数千年的梦想,一统星河!功劳簿上,要给你重重记上一笔,哈哈,哈哈哈哈!”

    巴彦直的脸从白变紫,“哇”吐出一口鲜血:“你,你连太一道的道统都不要了?身为太一道的掌门,你竟然心甘情愿,从修真者变成了妖族?”

    “你还不明白吗,修真,已经没有前途了!”

    太一掌门轻蔑道:“数千年来,三千世界征伐不休,修真者彼此厮杀,杀得三千世界灵气枯竭,灵脉断绝,晶石耗尽!”

    “修真,修的就是吞吐天地灵气,倘若没有灵气,还吞吐什么东西?”

    “是以,最近千年,修真者的修炼,就越来越艰难,觉醒灵根的凡人,也是越来越少了!”

    “我还记得,四百年前,我初入太一道时,即便资质鲁钝的师兄弟,每个月都能拿到五枚晶石来修炼,再加上太一道山门中浓郁的灵气缭绕,修行度极快,三年五载,就能提升一个小境界!”

    “可是,到我当上了太一道的掌门之后,治下几条灵脉相继枯竭,即便天赋出众的弟子,每个月也只能配给两枚晶石,资质平庸的普通门人,三个月才能领到花生米大小的一枚碎晶,而山门之内的灵气,亦是一日稀薄过一日!”

    “在这种情况下,十年能提升一个小境界,都是‘天才’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末法时代’!”

    “末法时代,是修真者的末日,无论你天赋再出众,心性再通透,没有灵气和晶石,亦是枉然!”

    “穷则变,变则通,末法时代,继续修真只有死路一条,必须寻找新的修炼体系,才能生存下去!”

    “三千世界,上万宗派,哪一个宗派先领悟到这个道理,哪一个宗派就能先行一步,成为星河的主宰!”

    “哼哼,现在,是我们先领悟到了这个道理!”

    “服下昆仑神水,转化成为妖族,妖族主要修炼体内的小宇宙,激身体深处的力量,对于天地灵气的需求,比修真者少得多。”

    “而且。三千世界已经被修真者彻底打烂了,在环境恶劣,水深火热的新世界中,妖族的生存优势更大!”

    “所以。在长达数万年的末法时代里,妖族注定是三千世界的主宰!”

    “或许,经过数万年的休养生息,三千世界中的灵气还会慢慢浓郁起来,晶石又会重新凝结。末法时代终将过去。”

    “那时候,我们的后裔,自然还会再次从妖变回人,重新传承,太一正道的道统了!”

    巴彦直没想到太一掌门会看得如此遥远,更没想到,自己早在一百年前,就陷入太一道的布局之中,心如刀绞,摇摇欲坠。

    就在这时。地面上的喊杀声愈演愈烈,又一支铠甲森严的妖军从斜刺里冲了出来,他们的铠甲胸口上,全都镌刻着两个大字:

    “太一!”

    巴彦直身形一晃,几乎从半空中跌落,不敢相信地低吟:“萧长胜,连你都叛变了!”

    “不是叛变,你的右将军萧长胜,原本就是我们太一妖族的成员!”

    太一掌门悠悠道,“彦直。你知不知道自己最大的弱点是什么?”

    “你太天真,太幼稚,又太不会看人。”

    “你总是喜欢将人按照族类一分为二,过去。你觉得修真者就是好的,修魔者就是坏的,后来,你又觉得修真者就是坏的,而妖族天生就是好的,善良的。正义的,所以只要对方是妖族,你就无条件地信任,无原则地支持!”

    “身为你过去的掌门,看在你立下这么大功劳的份上,我最后点化你一次,人,不是这么分的!”

    “这世上,从来都不分什么人和妖,神和魔,修真者和修魔者!”

    “这些,根本没任何区别!”

    “要分,只分两种——赢家和输家!”

    “一万个人里,赢家只有一个,剩下九千九百九十九个,都是输家!”

    “当修真者的时候,我是赢家,你和那些蝼蚁是输家!”

    “现在当了妖族,我依旧是赢家,而你和那些蝼蚁,亦将再次被我们踩在脚下,沦为我们的仆役、炮灰和奴隶!”

    “就算有朝一日,末法时代过去,妖族又重新变回了人族,相不相信,我们还是赢家,你们照样是草芥,是蝼蚁,是我们鞋底下的一颗灰粒!”

    “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么?”

    “这个世界,资源就是这么一丁点,一万个人里,能让一个人吃饱就不错了,剩下的人,注定是要挨饿的!”

    “你却想让一万个人里,九千九百九十九个都吃饱?这不是痴人说梦,又是什么?”

    “这个梦,你做了整整一百年,现在梦醒了,你死到临头,还有什么想说吗?”

    巴彦直踉踉跄跄,双手乱挥,仿佛想在空气中寻找一堵坚实的墙,他无比艰难地喘息着,每一个毛孔中都渗透出绝望,艰难道:“有一件事,我始终不明白!”

    “用昆仑神水,也可以将灵兽调制成妖兽,为什么当年,不大量调制妖兽来战,却要祸害无辜的普通人?”

    太一掌门微笑道:“灵兽毕竟太过愚蠢,就算调制成妖兽也不太好控制。”

    “不过,这仅仅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理由。”

    “更重要的是,灵兽太贵了。”

    “饲养一头灵兽,原本就要耗费太多心血,在灵气枯竭的世界中,豢养灵兽本就极其不易,冒险调制成妖兽,不是太浪费了吗?”

    “那些贱民,天生天养,如杂草般遍地都是,拿来调制,岂不是比灵兽划算很多,又方便很多吗?”

    巴彦直悲愤欲绝:“划算?在你们眼中,普通人的性命,究竟算是什么?难道连一头灵兽都比不上吗?”

    “当然。”

    太一掌门淡淡道,“蝼蚁和草芥,又怎么能和仙禽灵兽相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