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九百二十章 天极怒血!
    惨白刀芒,夹杂着无尽腥风血雨席卷星海,接下来记忆碎片飞旋的速度陡然加快,李耀在巴彦直的虚境中经历了上千场殊死搏杀。☆→,

    一开始,在训练有素,法度森严,神通广大的修真者面前,这些昔日的凡人,现在的妖兵,总是败多胜少,好几次都被各大宗派联手围剿,杀得只剩下点点星火。

    但妖兵却有一个最大的优势,数量!

    这一点,倒是和李耀在教科书上读到过的历史一样。

    古修内战末期,灵力枯竭,各大宗派都伤亡惨重,单纯依靠修真者,再也支撑不起一场旷日持久的大战。

    因此,当“昆仑神水”的秘密被发现之后,先是太一道,然后是九派联盟,接下来是上千个世界中的上万个宗派,或多或少,都开始秘密调制治下的凡人,将凡人军队变成妖兵妖将,让这些妖兵妖将,代替修真者出去杀伐。

    到后来,战争模式往往变成,一两名修真者充当将军,统御成千上万的妖兵,一旦妖兵溃败,修真者拔腿就跑,头都不回。

    毕竟,仗打到这个份上,修真者实在太宝贵了,怎么能随随便便就去送死?

    倘若有些修炼宗派,不愿意调制妖兵,那就会在其他宗派,无尽妖兵的侵袭之下,惨遭吞噬,道统断绝!

    如此恶性循环,妖兵如病毒般扩散,成为了巴彦直最好的后盾。

    即便身边只剩下一兵一卒,只要能点燃这些妖兵妖将心底反抗的火焰,巴彦直的军队就能一次次死而复生,如雪球一般,越滚越大!

    就这样,上百年血战。李耀看到,巴彦直身边的军队越来越庞大,气势也越来越雄壮,从最开始披挂着皮裙、布甲,单纯用自己的爪牙来厮杀,到后来身穿紫金锁子甲。手持缴获的飞剑,驾驭着抢来的仙舟,将反叛的火焰,从一个星球,燃烧到另一个星球,从一个世界,席卷到另一个世界!

    每到一个新世界,所有修炼宗派统统屠灭,原本掌握在修真者手里的土地和灵脉。统统分给凡人,所有天材地宝和灵丹妙药,都研磨成粉末,混在粮食里面制成“赈灾丸”,供饥肠辘辘的灾民度过饥荒。

    如此一来,为了捍卫自己的土地,不让修真者卷土重来,大批凡人心甘情愿饮下“昆仑神水”。成为妖族,听从巴彦直的号令!

    “只要能保护自己的土地。能让妻儿老小吃饱肚子,好好活下去,就算成为妖族,又有什么关系!”

    巴彦直的军队,就用这样的口号,转化了一个又一个世界!

    终于。在一处光辉灿烂的新世界,在五彩斑斓,如天上仙宫般的星云缭绕之下,巴彦直看到了一颗星球外面,上百道星环急速飞旋。组成一座固若金汤的大阵,星屑的碰撞,激发出了四个波澜壮阔,气象万千的大字:

    “天极古宗!”

    李耀心中一凛,天极宗,是古修时代末期,三千世界中最强大的宗派。

    在李耀所学的历史课本上,他们亦是和妖族鏖战到最后一刻的宗派。

    星海帝国成立之后,将首都世界命名为“极天界”,将首都星域命名为“天极星域”,就是为了纪念天极宗。

    呈现在亿万妖军前方,布满了整片星海,密密麻麻的仙舟舰队,那璀璨如银河的光辉,亦在无声诉说着天极宗的强大!

    李耀深吸一口气,看来,这就是妖族和古修士之间,最后的决战了!

    巴彦直身穿晶莹剔透的黑色战甲,肩扛上百个宗派“镇派之宝”融合到一起,炼制而成的九环厚背獠牙大砍刀,脚踏一艘缴获的仙舟。

    这艘仙舟已经被无数藤蔓般的粗壮血管缠绕,血管中长出一个个半透明的瘤子,一鼓一吸之间,不断向仙舟内释放出淡绿色的瘴气。

    经过上百年的进化,现在的妖族,已经不太习惯普通人类呼吸的空气了。

    巴彦直的脊背依旧如百年前那么笔直,眼窝却深深凹陷下去,深邃的眼光如隐匿在剑鞘中的锋芒。

    “这是最后一战!”

    “一路走来,我们摧毁了千百个修炼宗派,杀死了无数修真者,解救了无数受到修真者压迫的凡人!”

    “现在,这些修炼宗派的残兵败将全都躲到了天极宗,在这里咬牙切齿,磨刀霍霍,准备将我们击溃,再回到他们的世界!”

    “他们准备回去,夺回已经分配给大家的土地,重新奴役我们的父老妻子、兄弟姐妹,重新爬到我们头上威福,穷奢极欲!”

    “三千世界,所有凡人的命运,都掌握在我们手中,将由我们的刀剑和爪牙来决定!”

    “不想永世为奴,那就和我一起,朝着那些杂碎的破铜烂铁,冲击!”

    “嗖!嗖!嗖!嗖!嗖!”

    无尽星海中,恍若一条细长的银河猛然膨胀,组成“银河”的每一艘仙舟,都将灵能激发到了极限,光晕融合在一起,宛若一条咆哮的巨龙,竖起了身上每一枚鳞片!

    仙舟尚未冲刺,数以亿计的飞剑已经组成了惊涛骇浪,朝着对面固若金汤的仙舟防线射去。

    从天极宗的防线上,也射来了极尽炫目的亿万道玄光!

    两道毁灭性的巨浪冲撞,令这个星系的恒星都像是烧尽的煤球一样黯然失色,诸天星辰更是瞬间熄灭,沦为了黑暗的背景!

    记忆虚境中,这一幕久久凝固,随后被席卷星河的灵能暴潮撕成粉碎。

    这一次,黑暗却持续了很久,重新出现的,赫然是一片黑白两色的世界。

    李耀隐隐感到,这是巴彦直最不堪回首的一段记忆。

    巴彦直漂浮在一片战火世界的上空,大地之上,连绵起伏数千里的亭台楼阁都化为齑粉,还有上千座浮空山如陨石般重重砸落在地上,轰出了一个个疮疤般的陨石坑。

    歪歪斜斜的浮空山上同样有大片金碧辉煌的建筑,却是都在熊熊烈焰的烧灼之中变成焦土。

    李耀看到,其中一座浮空山上,还镌刻着“天极古宗”四个大字。

    “天极宗,终于被妖军攻破了!”

    李耀心中,五味杂陈,不知该如何评价巴彦直的所所为。

    只不过,天极宗是修真界最后的堡垒,连天极宗都被攻破,那应该是妖军大获全胜啊。

    后世的历史书,也证明了这一点,自从天极宗被攻破之后,修真者就再也没有掀起太大的风浪,一些小规模的反抗,旋起旋灭。

    之后,就是长达三万年的“大黑暗时代”!

    为妖族领袖的巴彦直明明赢了,后来怎么会流亡到了星海边缘的血妖界,又怎么会化身“混沌”呢?

    大地之上,隐隐传来了喊杀声,却不是妖军和修真者的殊死搏杀,而是几支妖军混战在一起,自相残杀!

    数百面血妖战旗在乱战中东倒西歪,不时坠落,被践踏到了泥土之中。

    巴彦直周围,七八道流光风驰电掣,将他死死困住,凝聚成八道气势强横的人形。

    不对,不是人,而是妖族!

    八名妖族,或是身披流光溢彩、华美至极的鳞片;或是生长着五彩斑斓,玄光缭绕的羽毛;或是面容古拙,拖着长长的蛇尾,有一种从洪荒时代传承而来的沧桑。

    虽然是妖,但李耀也不得不承认,他们身上仙风道骨,出尘脱俗,超凡入圣的味道,比李耀见过的不少元婴修士都要浓郁。

    那就好像,他们是远远凌驾于人类之上,更加高贵的物种!

    和他们一比,刚刚经历了一场血战,身上伤痕累累,左臂几乎被齐肩斩断的巴彦直,灰头土脸,狼狈不堪,简直像是一头刚刚从陷阱中挣扎出来,血快流干的老虎!

    八名妖族的首领,恍若将一条巨龙炼制成了铠甲,融入体内,然而那俊美无俦的面容,李耀总觉得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李耀心思电转,飞快搜索记忆碎片,很快找到答案,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是太一道的掌门,最早开始将凡人调制成妖兵,曾被巴彦直破口大骂,又将巴彦直打入黑牢,也调制成妖兵的王乾一!

    只不过,百年前王乾一就是一副须发皆白,垂垂老矣的模样,此刻却像是回到了春秋鼎盛的壮年岁月,脸上的每一丝筋肉,都充盈到了极点,凝聚在一起,散发出狰狞张扬的笑意!

    没想到,他将自己也调制成了妖族,而且从形态上来看,比巴彦直更加完美!

    没错,和这八名妖族比较的话,巴彦直和他麾下的妖兵,就像是现在的铜血妖族和黑血妖族,丑陋,笨拙,愚蠢。

    太一掌门的形态,却比现在的银血妖族更加俊美,更加强大,更加高贵,或许传说中的圣血妖族,就是这副模样!

    “王乾一……真的是你,王乾一!”

    巴彦直眯起眼睛,在对方脸上死死盯了三四秒钟,终于认出对方的身份,气得伤口迸裂,鲜血如雾!

    “你,你不是死了吗?怎么会,以这样的面貌出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