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九百一十六章 太一道,巴彦直!
    “这是‘混沌’生前最重要的记忆片段,他在临死之前,将自己一生的浮光掠影,都以神念高度压缩,存入藏星匣中,等到后世之人发掘出来,就能看到他的‘遗言’。¤,”

    这种保存神念的方法,和欧冶子的记忆碎片冲击倒有些相似,李耀早就经受过一次冲击,此刻脑域又是极大开发,自然没有半点滞碍,很快融入四万年前的幻境之中。

    “巴彦直,你可知罪!”

    顿时,一道雷霆也似的咆哮从上方滚落,震得大殿“哗哗”乱颤,传来阵阵回音,“你可知罪你可知罪你可知罪你可知罪!”

    李耀看到,大殿中挤满了巍冠博带,流光溢彩的高阶修士,围成一圈,脸上满是怒容,指着中间一名衣着简陋,满脸虬髯的中年壮汉,戳指喝骂。

    这个名叫“巴彦直”的虬髯壮汉,却是和恢弘壮阔,仙气缥缈的大殿格格不入,他一身黑甲,脚踏兽皮靴,满脸烟火气,黑甲上还沾染着点点污渍,或许是太一道门下,处理具体事务的低阶执事。

    “巴彦直,你身为‘浩淼牧场’的总管,本该尽心尽力,豢养灵兽,为何这一次总坛巡察使下去,却见浩淼牧场中不少灵兽都变得奇形怪状,性格凶暴,不服驯化?生活在浩淼牧场的凡人,亦是发生了可怖的变化,变得外表丑陋,如妖似魔!”

    “太一道中,多有流言,说你和邪教魔门勾结,在干丧心病狂,十恶不赦的勾当!”

    “巴彦直,真相究竟如何。还不快快招来!”

    喝问者,却是大殿上方,一名身高九尺,金盔金甲,如金色巨塔般巍峨的修士,此人的皮肤亦是金灿灿一片。仿佛和盔甲融为一体,手持一条八角多棱打神鞭,金芒吞吐到了七八丈长,几乎要戳穿大殿穹顶。

    在这尊金色巨灵神背后,一方巨大的八卦凌空悬浮,一名沧桑枯瘦,白发垂地,双眸微闭的老者,盘膝而坐。

    “掌门。执法长老!彦直没有!彦直所做一切,都是为了太一道,都是为了太一道治下的芸芸众生!”

    虬髯壮汉巴彦直,扯着脖子叫嚷起来。

    金色巨灵神冷喝一声:“是或不是,自有掌门和诸位长老来判断,你只消将实话,统统说出来!”

    这时候,李耀的视角。却是逐渐落到地上,融入了巴彦直体内。通过巴彦直的双眼,来观察整个虚境。

    从这个角度看去,四周全是横眉怒目,不屑一顾,咬牙切齿的面孔。

    大殿上方的金色巨灵神和盘坐在八卦上的掌门,更像是两座高耸入云的大山。高高在上,凛然不可侵犯。

    李耀心中一动,看来这个“巴彦直”,就是虚境的主人,也就是日后的“混沌”了。

    巴彦直道:“从一年前开始。我们浩淼牧场中的灵兽,就经常发生一些奇奇怪怪的异变,弟子身为牧场总管,自然要找出根由,百般搜寻之下,被弟子在牧场边缘的一处洞窟中,发现了一口诡异的黑泉。”

    “不少灵兽喝下了黑泉之水,就变得格外亢奋,产生种种变异。”

    “而跟随我一起去探索的几名凡人,喝了泉水之后,亦是发生了古怪的变化,长出犄角和鳞片。”

    金色巨灵神瞪眼道:“既然如此,为何当时不向总坛报告?”

    巴彦直苦着脸道:“执法长老知道,浩淼牧场,位于太一道门下最偏远的浩淼星之上,距离总坛何止十万八千里?”

    “最近几年,咱们太一道一直在和玄月宗,龙王教等邪魔外道战,各个世界之间的传送阵多有干扰,断断续续,弟子掌管的浩淼牧场,更是时不时就成为孤岛。”

    “查探到黑泉之后,弟子原本想立刻通过传送阵向上面汇报,却是遇上了玄月宗和龙王教联军大举进攻,浩淼星亦是他们的攻击目标之一,弟子在孤岛上苦苦支撑,焦头烂额,此事就耽搁下来。”

    “之后大半年,我们一直和总坛失去联络,全靠牧场上下苦苦支撑,打退了几十次玄月宗和龙王教的进攻。”

    “而那些变异之后的凡人,除了长出一些稀奇古怪的鳞片和犄角,有些丑陋之外,行动、思维都和常人无异,也认得出自己的亲朋好友,也知道奉公守法,敬祖畏宗。”

    “他们的力气却是增长了好几倍,不畏瘴气和毒雾,即便是给灵兽吃的豆饼、苜蓿、秸秆,亦可以拿来充饥,在战争中的用处极多,弟子也就没有处置他们。”

    “岂料,三个月后,弟子发现,牧场中变异的凡人却越来越多,弟子大感奇怪,仔细调查才知道,原来浩淼星上的凡人,全都将那黑泉当成了‘神泉’,如果凡人身受重伤,药石罔效,就去饮下黑泉之水,虽然会变得丑陋些,却往往能活下来,还能适应更加恶劣的饭食和环境。”

    “掌门和各位长老有所不知,在孤军奋战那几个月里,浩淼星遭遇玄月宗和龙王教双方面的压力,伤亡实在惨重得很,物资更是匮乏到了极点!修真者姑且不论,凡人可是凄惨至极,在战场上九死一生,简直家家披麻戴孝,村村新坟遍野!”

    “凡人在战场上为太一道尽忠,落到身受重伤,奄奄一息的地步,只想讨一口黑泉,活下去照料家人,弟子又怎么忍心拒绝?”

    “更何况,如此惨重的损失,再不救治的话,弟子手底下很快就无兵可用,又怎么抵挡玄月宗和龙王教?”

    “弟子亦是逼不得已,才大规模开发那一处黑泉。”

    “一开始只是将黑泉给重伤员饮用,好歹保住他们一条性命,后来,有不少凡人吃了大量秸秆、树皮、菩提土,腹胀如鼓,眼看就要活活撑死,弟子也只好将黑泉分发给他们饮用,让他们的五脏六腑都大幅强化,可以靠树皮、野草和菩提土,勉强存活下去,撑了整整一年,最终撑到咱们太一道的援军来解围了!”

    “掌门和各位长老明鉴,眼下浩淼星上的大批凡人,虽然生得丑陋一些,但他们依旧是太一道治下良民,对我太一道忠心耿耿,绝无为非歹,奸犯科之事!”

    巴彦直像是个粗人,但这一番话似乎是他演练许久,磕磕绊绊一路说下来,倒也条理分明,有理有据。

    高据于八卦上的太一掌门微微睁开双眸,声音温润如玉,仿佛春日里的一抹清泉,缓缓流入巴彦直的心中:“彦直,你是我从小看着长大,我知道你生性耿直,宅心仁厚,绝不会干灭绝人性,十恶不赦之事!如此说来,你在浩淼星上所做一切,都只是权宜之计了?”

    “回禀掌门,不止是权宜之计,弟子以为,那神秘的黑拳,能彻底改变太一道的未来,甚至结束这乱世啊!”

    巴彦直受了掌门的鼓舞,挺起胸膛,双眸含泪,大声道。

    四周一阵骚动,不少高阶修士都嗤之以鼻,甚至有人忍不住骂出了口:“一个小小的七级执事,偏远牧场里养马放牛的匹夫,亦敢妄言宗门大事?狂妄!”

    太一掌门却是笑得和风细雨,双手轻轻一压,镇住了众人的骚动,温和地问道:“彦直,你有什么想法,但说无妨。”

    巴彦直重重点头,坚定道:“掌门,各位长老,当今天下纷乱,三千世界战火狂燃,所有宗派都说别的宗派是邪魔外道,互相杀伐不休,弄得满目疮痍,生灵涂炭,无数世界,支离破碎!”

    “我们修真者,神通广大,身体强悍,在这战火燎原的乱世中,亦是苦苦挣扎,苟延残喘,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更像是蝼蚁草芥一般,在疾风骤雨中飘零,不知何时,就会死无葬身之地啊!”

    “弟子在浩淼星的茫茫草原上,面对浩瀚的星河,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星海明明如此辽阔,为何我们修真者还要自相残杀!”

    “弟子苦苦思索,百思不得其解,直到看见牧场中的灵兽互相厮杀角斗,才恍然大悟。”

    “资源!”

    “三千世界中的资源,日渐枯竭,剩下的资源却不足以支撑我们,向更辽阔的星海进军!”

    “我们修真者,和那些豢养的灵兽一样,就像是被困在一片小小的牧场中,为了一条即将干涸的小溪,或者一方小小的牧草,就能斗得头破血流!”

    太一掌门神情不变,淡淡问道:“如你所言,又该如何解决呢?”

    巴彦直大声道:“掌门明鉴,其实,三千世界中的资源,根本没有耗尽,还有无比丰富的资源,等待我们去采集!”

    “就说浩淼星的附近,就还有青狼星和苍黄星,都蕴藏着大量资源可以采集,上面的矿脉何其丰富,我们又何必为了几条小小的灵脉,就和玄月宗、天龙教血战不休?”

    太一掌门道:“拥有资源的地方,自然很多,但开采难度亦是极大,青狼星温度极低,无法种植粮食,土生物又粗粝不堪,无法供矿工食用;苍黄星却是充斥着瘴气和毒雾,修真者都无法在那里长期生存,更不用说凡人矿工了!”

    “在那里采集资源,采集一分,就要消耗两分,实在得不偿失!”

    巴彦直激动道:“过去或许如此,但有了那神秘的‘黑泉’,一切都不是问题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