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九百零三章 混沌神血
    “你是谁?”

    弄清楚双方的沟通方式之后,火蚁王迫不及待地颤动妖气问道。

    “搞清楚眼下的局面!”

    李耀毫不留情地反击回去,“现在只有我可以救你,所以,我问,你答!”

    火蚁王眨了眨眼,脸上依旧是哀莫大于心死的漠然,妖气却是疾速颤动着,组合成了一连串无声的反诘:“笑话,你操纵这件古怪法宝,居然能够躲过幽泉老祖和幽府军的感知,修为至少也是妖皇级数。”

    “一名妖皇,难道会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冒着得罪幽泉老祖的风险来救我么?”

    “你要救我,必然有你的利益所在,所以我们两个,不是救和被救的关系,只是互相合而已。”

    李耀冷笑道:“就算互相合,你也处在比较弱势的一方,完全没有筹码,和我讨价还价!”

    “机会只有一次,要不要开诚布公,随便你,一拍两散的话,我固然有所损失,却绝不会比你损失得更多。”

    火蚁王沉吟片刻,却也爽快,干脆道:“好,你问,我答!”

    李耀立刻问道:“你绝不像表面显示的那么虚弱,还隐藏了部分实力,为什么?”

    前半句并非疑问,而○£,..是肯定,后半句才是李耀的问题。

    火蚁王淡淡道:“很简单,从幽泉老祖出现的那一刻,我就清楚自己一败涂地。”

    “幽泉一定从很早以前,就开始算计我,此刻撕破脸皮,必然做了万全准备,就算我竭尽全力,结果都是死路一条。那又为什么要垂死挣扎?”

    “倒不如保留几分实力,让幽泉做出错误的判断,之后若是有什么变化,还有万分之一翻盘的余地。”

    “看”

    尽管通过妖气的颤动来交流,不可能表达“大笑”这个概念,李耀还是隐隐感知到了火蚁王声信息中的一缕得意。“现在,变化岂不是出现了?”

    李耀想了想,道:“我可以和你一起,对付幽泉老祖,不过我要知道,你们两兄弟和混沌之间的一切关系。”

    火蚁王道:“千头万绪,从何说起?”

    李耀冷冷道:“从头说起,你当然也可以说谎,只要有信心能自圆其说就好。”

    火蚁王沉吟片刻。淡淡叹息道:“那是很久以前,很遥远的地方。”

    “那时候,我和幽泉,还不是虫族中的霸主,只是两个在第一线厮杀的战将罢了。”

    “血妖界这地方,弱肉强食,胜者为王,就算没有和天元界全面开战。内部都是彼此倾轧,血流成河。无一日不处在乱战之中。”

    “我和幽泉,表面上虽然是银血贵族,却是大家族中的旁系,因为实力出众,还被直系子弟忌惮,阴谋陷害。故意让我们执行必死的任务。”

    “在那一次九死一生的任务中,我们遭遇了敌人精锐的埋伏,全军覆没,只剩下我和幽泉两个杀出重围,晕头转向之间。我们却是被敌军冲散。”

    “我身受重伤,面临围追堵截,只身逃到一处悬崖之上,走投无路之际,却是不愿意落入敌人手中,受到求死不得的折磨,干脆跳下悬崖,想要博一个痛快。”

    “岂料,悬崖下方,却是一片诡异的罡风和湍流,好似巨大的漩涡,在天旋地转中,将我带入峭壁遮掩之下,一处诡秘的洞穴。”

    “那,就是一处混沌的洞府。”

    李耀皱眉:“混沌洞府?”

    火蚁王道:“用今天的话来说,相当于是一处混沌的研究室。”

    “混沌不但是一个人的代号,亦是一个庞大组织的名字,在四万年前的妖兽帝国早期,血妖界就是这个组织最后的抵抗基地。”

    “所以,在血妖界的深处,到处都残留着混沌的洞府,充当研究室、法宝仓库、武器研究室和修炼场所。”

    “混沌神墓,只是其中规模最大,等级最高,由混沌亲自主持的一处洞府罢了。”

    李耀操纵着枭龙号,将主炮微微往下一降,好似点了点头,示意火蚁王继续说下去。

    火蚁王道:“这处洞府的规模并不大,但洞府中的秘宝,却令我大开眼界。”

    “我当时身受重伤,神志不清,只想着敌人就在身后,应该寻找一件趁手的兵刃。”

    “结果,在拿起一柄锈迹斑斑的古剑时,手指却被无意间划破,留出了一些淡紫色的鲜血,带着一股甜腻腻的味道。”

    “这股味道,直到今天,我依旧记得。”

    “淡紫色的鲜血,很快被古剑吸收,古剑就像是和我心灵相通,成为肢体的延伸,更是传输给我一道道凌厉的剑意!”

    “除了四万年前的修炼秘法和兵刃之外,最重要的是,我在这处洞府中,找到了几具尸骸,并且从他们身上,发现了另外几座混沌洞府的坐标。”

    “接下来,似乎是古剑消耗了太多的精神,我陷入昏迷。”

    “当我恢复意识,发现自己在悬崖下波涛汹涌的大河中一沉一浮,拼命挣扎,河水中更是有穷凶极恶的妖兽在撕咬我的双脚!”

    “我被妖兽拖入河底,还以为这次在劫难逃,用那柄心灵相通的古剑拼命乱砍乱杀,心想临死都要拖几个垫背的才好,就这样杀到筋疲力尽,沉沉昏死过去。”

    “再次醒来时,我却被幽泉搀扶着,在山林中一瘸一拐地逃亡。”

    “幽泉说,他在河滩上发现了我,而我身后的那片悬崖峭壁,全都崩塌了。”

    “之后,我们经过了长达三个月的追杀和逃亡,才侥幸逃回幽泉国。”

    “凭借这一次行动的赫赫战功,我和幽泉终于在家族中站稳脚跟,从此扶摇直上,终于在七年之后,将当年阴谋陷害我们的那些直系弟子统统屠灭!”

    “不过,当日在悬崖峭壁中发现的混沌洞府,却像是一个挥之不去的异梦,日夜萦绕在我的心头,洞府中的种种记载,历历在目,和血妖界的传统说法截然不同。”

    “换成别的银血妖族,或许不会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只当成是天降鸿福。”

    “但在我身上,却还隐藏着一个绝大的秘密。”

    “刚才我和幽泉激战时,你一直都在旁边窥探吧?那你也一定看到了我那条丑陋的尾巴!”

    “哈哈,上天和我开了一个莫大的玩笑,我竟然不是纯粹的银血妖族,而是一个不可接触的乱血!”

    “这两件事加在一起,令我再也没有心思参与幽泉国的争斗,我找了个机会,离开幽泉国,独自浪迹了一段时间,装是独行修炼,其实却是去发掘其余几座混沌洞府。”

    “年深日久,沧海桑田,好几座混沌洞府全都湮灭于时光的变迁之中,但还是被我发掘出了几座新的洞府。”

    “我从这些洞府中,又得到了大量资源和信息。”

    “我利用这些资源,建立了无乱城,组建自己的势力,又收拢了一个个散落于民间的混沌信徒组织,凝聚成了‘混沌之刃’。”

    “混沌之刃成形之后,对于混沌洞府的发掘就更方便了,而通过无数残片的拼凑,我也渐渐发现了‘混沌神墓’的存在。”

    “据说,混沌神墓是四万年前混沌组织最大的据点,亦是‘混沌’的葬身之所,他的传承蕴含着莫大的力量,谁能得到混沌的传承,谁就拥有改天换地之能!”

    “这时候,血妖界和天元界的融合,已经势不可挡,无数低阶妖族也为炮灰,在战场上灰飞烟灭,混沌之刃到了最危机的关头,我也只能铤而走险,不惜一切代价,发掘混沌神墓!”

    “然后,我就打探到一个很有趣的消息。”

    “幽泉也对混沌很感兴趣,甚至建立了自己的研究室,进行相关研究,不少研究进展,甚至超过了我。”

    “我冥思苦想了很久,终于想到,或许当年,幽泉也进入了那座洞府,发现了一部分混沌的秘密,却故意骗我说洞府已经坍塌。”

    “当时的我,身受重伤,几乎碎成了十七八块,自然不可能再回去查探洞府是否存在。”

    “等到若干年后,我再一次回去时,的确见到了坍塌的悬崖,但那也极有可能,是幽泉在事后弄塌的。”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立刻将幽泉当成了最危险的敌人,决定不遗余力都要打击他的研究,绝不能让他比我更早一步,窥探到混沌的奥秘!”

    “岂料,还是落入了幽泉的计算,几乎每一步都被他牵着鼻子走,直到此刻发生的一切,你都看到了。”

    听到这里,李耀终于明白了幽泉老祖和火蚁王之间的恩怨,想了想,又问道:“你从骨沙城的幽泉研究室里,偷出来一种神秘的液体,那是什么?”

    火蚁王微微一怔,眼底流露出一抹错愕的光辉,没想到这名神秘高手,连这件事都知道。

    深思熟虑之后,还是实话实说:“那种液体叫‘混沌神血’,当然不是真正的混沌之血,而是一种解药,或者说‘还原药剂’。”

    三更到位,明天继续,吼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