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八百六十四章 无乱之路
    半个月后,距离大荒山脉上万公里的北方,一片广袤无垠的红土之上,一行妖兽队伍,正在以奇快无比的速度飞驰。…,

    组成队伍的妖兽体型庞大,长宽都超过一百米,周身皮膜隆起,内部充盈着粉红色的气体,鼓鼓囊囊,就像是一个个气球黏合起来。

    这些气囊中存储的气体,比空气更轻,令它能够在空气中自由漂浮和飞行。

    这种妖兽叫做“陆行鲸”,前身是血妖星沙漠中一种常见的巨型沙虫,经过妖族高手的不断调制,用数百年时间来改变基因,慢慢进化出了类似鱼鳔的气囊,和通过体内微生物用,合成超轻气体的能力。

    陆行鲸的身体下方,一共分布着六排由泄殖孔进化而来的喷气孔,通过向外喷射微弱的气流来改变方向,与此同时,陆行鲸的身体两侧和后方也进化出了长达上百米的柔软触手,在吞噬沙漠中小虫的同时,这些触手又像是渔船的“篙”一样,用来改变方向,加速或者减速,甚至是固定乘客和货物。

    因为速度极快,转向灵活,饲养方便,不挑剔食物,全地形适用,陆行鲸逐渐成为血妖界最常见的交通工具。

    这一队陆行鲸,前后共有上百头,浩浩荡荡延绵了几十里,气流狂喷,吹得红土漫天,犹如一条粗壮的赤龙在大地上飞驰。

    每一头陆行鲸的背后,全都背着几十个密密麻麻的大货仓,每一个货仓的边缘都镶嵌着一枚枚的大铁环,用陆行鲸的触手紧紧捆绑,以此固定。

    大货仓上扎出了无数密密麻麻的孔洞,隐约可以听到孔洞中传来哭喊和呻吟声。

    这是一支满载而归的捕奴队。

    血刃之乱中。大批黑血妖族和乱血妖族犯上乱,叛乱之火几乎烧遍了大半个血妖界。

    各个妖国大感头痛的同时,却是无乱城如鱼得水的黄金岁月。

    过去,即便乱血妖族,也不能随便乱抓,总要绞尽脑汁想出一些借口。

    可是现在。就非常方便,只要给对方扣上一顶“混沌之刃同党”的帽子,就能将大量散落在血妖界边边角角的乱血妖族抓来调制。

    血妖界和天元界的决战在即,对炮灰的需求亦是日渐高涨,这条通往无乱城的血腥之路上,终日车水马龙,惨叫声络绎不绝。

    每一头陆行鲸的背后货仓,都被装得满满当当,不过这些捕奴队显然极有经验。通过铁丝网隔出了小小的隔舱,虽然拥挤,却保持了最基本的活动空间,令抓来的乱血妖族,不至于大量死亡。

    妖兽队伍后方的一个货仓内,李耀和金心月被关在同一个隔间内,和其他呼天抢地的乱血妖族不同,两人都低垂脑袋。似乎有气无力地模样,尽量掩饰着眼底闪耀的精芒。

    两人此刻的模样。和半个月前均大不相同。

    李耀改变了自己肌肉的排布和走向,把自己变成了一个肌肉贲张,咬肌扎实的壮汉,左臂上覆盖着一层淡淡的鳞片,锋利的前肢,却暴露出了一些狮虎类的特征。乍一看去,就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有勇无谋的乱血妖族。

    金心月自有一套乔装易容的秘法,她变得面目黧黑。身材枯瘦,双眼像是爬行类一样,变成两条竖线,舌头也像是蛇类一样又细又长,卷在口中,前端分叉,不时“嘶嘶”响,活脱脱是一条丑女蛇。

    任凭李耀如何观察,都瞧不出她的破绽,不由啧啧称奇。

    两人伪装成乱血妖族,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无乱城虽然是无法无天,乌烟瘴气的地方,火蚁王却是血妖界中的超一流高手,实行外松内紧的政策,两人潜入无乱城容易,但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却是相当困难。

    四大妖国针对两人的搜捕,显然没有结束,两人的身份都见不得光,不得不进行伪装。

    众多妖族之中,黑血妖族以及铜血妖族的体型,和正常人类的差异实在太大,任凭李耀怎么改变,亦不可能将自己变成一头匍匐在地上的巨大螳螂,又或者把双腿变成蛇尾的。

    唯有银血妖族和乱血妖族的外形最接近人类,方便两人伪装。

    可是,银血妖族是贵族,每一个银血妖族都拥有独特的外形,身份和家谱,有心人只要一问就能问出来。

    金心月倒是准备了不少虚拟的身份,但她现在也不敢肯定,这些身份有没有曝光。

    思来想去,两人只能伪装成乱血妖族,混入无乱城中。

    在潜形匿迹逃离百荒山脉之后,两人昼伏夜出,一路北上,朝无乱城的方向挺进。

    越往北走,越能感受到“血刃之乱”对血妖界造成的影响。

    他们所经过的穷乡僻壤,十室九空,大量乱血和黑血妖族的村庄,都卷入叛火之中,不是整个村庄都加入了“血刃之乱”,就是在之后的镇压中都当成了混沌之刃的同党,遭到了严酷的镇压。

    而荒山野岭中,时不时就会遇到成群结队的乱血、黑血妖族,这些妖族大多是为了躲避战火才逃到深山里面,其中固然有可能隐藏着一些混沌之刃的残党,但大部分都是无辜的平民。

    可是,当四大妖国的镇压队伍,以及无乱城的捕奴队前来时,却是不分青红皂白,将所有妖族统统抓走,或是成为高贵的银血将军们的赫赫战功,或是在未来的大战中沦为炮灰了。

    在这种情况下,无数逃难的低阶妖族混杂在一起,大部分妖族都浑浑噩噩,支支吾吾,说不清楚自己的来历,更有不少生活在深山老林里的野妖也被搜捕出来,简直乱成一锅热粥,想要彻底辨识清楚每一名低阶妖族的身份,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务。

    来自无乱城的捕奴队,也完全没有辨认猎物身份的意思,反正在他们看来,这些都只是奴隶和炮灰而已,谁会去在意奴隶和炮灰的身份呢?

    李耀和金心月暗暗追踪了一支捕奴队两天三夜,终于确认对方来自无乱城。

    接下来的事情很简单了,他们乔装打扮,混入了这支捕奴队必经之路上的逃难队伍当中,十分顺利地被对方“捕获”。

    然而,“顺利”只是表面,一路走来,李耀的心境却是越来越激荡,怒意越来越旺盛,血色心魔亦是不断膨胀。

    “哇!哇!哇!哇!”

    同一个货仓的上层隔间中,一名乱血妖族的婴孩“哇哇”大哭起来,好似一根根钢针,狠狠扎着李耀的耳膜。

    乱血妖族大体上长得和人类极像,特别是乱血妖族的婴孩,不仔细分辨,都很难找到一星半点的妖族特征,就像是一个个胖乎乎,肥嘟嘟的人类婴孩,要长到两三岁,才会逐渐显现出妖族的特征。

    一路走来,李耀看着这些酷肖人类的妖族,受到那些形态丑恶的黑血妖族、铜血妖族欺凌和折磨,心底不由生出一股近乎本能的愤怒。

    “倘若有朝一日,天元界真的被血妖界吞并,只怕星耀联邦的公民,亦是这样的结果吧?”

    这个念头,在李耀心中猛烈地燃烧着,仿佛形成了一朵赤色莲花,血色心魔就以这朵莲花为底座,歪歪斜斜坐在上面,冷冷地凝视着一切。

    “哗啦!”

    就在这时,李耀前方的一头陆行鲸背后,几条触手连连崩断,一个大货仓滚落下来,砸了个四分五裂。

    无数黑血妖族立刻蹦跳出来,争先恐后向四面八方逃窜。

    这些黑血妖族,全都十分丑陋,乍一看就像是放大了无数倍的甲虫,散发出熏人的恶臭,发出刺耳的鸣叫。

    他们力大无穷,带着微弱电流的铁丝网,轻轻一挣就撕成碎片。

    李耀的神念,暗暗透过通气孔,观察着外界的乱局。

    只听车队前后几名妖族发一通喊,大概是在说迷幻药剂的分量不够。

    一时间,几十名体格强壮的妖族飞扑过来,他们手持一杆杆长达三米的捕兽杆,前端垂挂着一缕缕类似电鳗的肌肉触须,“噼噼啪啪”放射着电芒,万千电芒将四散开来的黑血妖族重新驱赶回去。

    一头类似螳螂的黑血妖族,正好跑到了李耀这头陆行鲸的旁边,却是被几条电鞭死死纠缠住,终于拖了回去。

    他的刃肢,在红土上犁出了八条深深的沟壑,就像是八条鲜血淋漓的伤痕。

    或许是错觉,李耀似乎在那对猩红的复眼中,看到了一抹愤怒、悲哀、痛苦和绝望交错,极富人性的光芒。

    “噗……噗……”

    捕奴队向这些黑血妖族释放了大量粉红色的瘴气,弥漫的瘴气中,黑血妖族眼底的光芒消失,一头接一头倒地,被平均分配,塞回了新的舱室中。

    李耀小声问金心月:“黑血妖族,也要经过调制么?”

    金心月道:“当然要的,黑血妖族在妖族的‘四柱’制度中定位是‘生产者’,绝大部分黑血妖族拥有的,都是素食动物的基因,本身并没有攻击力。”

    “就算是外形丑陋的虫族,绝大部分也是以草木为食,并没有主动攻击的天性,如果不经过调制的话,怎么会形成悍不畏死的虫海、兽潮,去和人类厮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