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八百六十一章 所谓圣女
    “赤潮计划是我父亲倾注了毕生心血的决战计划,呵呵,真要说起来的话,我觉得赤潮计划才是他真正的‘孩子’,我们这些血裔,不过是他的工具罢了。”

    贝齿在惨白的嘴唇上咬出了深深的牙印,金心月深吸一口气,平静道,“我父亲在很早以前就预见到了血妖和天元两界必有一战,不过两界都实力雄厚,潜力极大,无论哪一界想要彻底征服另一界,几乎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最大的可能,就是两败俱伤,全都化焦土。”

    “是以,我父亲从几十年前就开始探索,如何以最快的速度,最小的代价征服天元界,而他的研究成果,就是‘赤潮计划’了。”

    “具体细节,是绝密中的绝密,恐怕只有我父亲一个人清楚,不过大致上,就是我曾经和老祖说过的,从星耀联邦的东面发动进攻。”

    李耀若有所思:“你说过,星耀联邦的东面,是一望无垠的极东海。”

    “没错。”

    金心月点头道,“天元界和血妖界的融合点,在星耀联邦的大荒以北,所以一直以来,北方战线都是星耀联邦最坚实的防线,联邦军甚至将整个大荒都军事化,80%以上的军力都投放在大荒和巨刃关一线。”

    “相对的,星≌▽,..耀联邦东南方向的沿海一带,就是经济最繁荣,物产最丰富的大后方了,自从五百年前天元界的本土妖族势力‘东极妖国’灭亡以来,星耀联邦东南方向上,就没有再遭到过任何攻击,年深日久,防御日渐松懈。”

    “据我所知。赤潮计划分成两个部分,首先是在星耀联邦北方制造一次超大规模的佯攻,尽可能牵制住星耀联邦的兵力,当双方都打到人困马乏时,血妖界最精锐的海空特混编队,就从星耀联邦的东部海域浮出水面。对沿海地区最繁荣的经济重镇展开打击,甚至直接突袭星耀联邦的首都!”

    “这,就是赤潮计划!”

    “听上去很不错。”

    李耀的瞳孔收缩,尽量不让眼底的流光逸散出去,“不过,血妖界的海空特混编队,又要如何前往星耀联邦的东部海域,并且在海底埋伏呢?”

    “晚辈不知。”

    金心月摇头道,“这些细节。都是极度机密,我父亲并不信任我,或者说在这件事上,他谁都不信任,又怎么会轻易公诸于众?不过,根据我的猜测,极有可能和当年‘东极妖国’的一些遗迹有关。”

    “据说,东极妖国在覆灭之前。曾经想过要打通一条到血妖界来的虫洞,以便请来血妖界的援军。又或者逃窜到血妖界来,不过还没成功,就亡国了。”

    “或许,我父亲已经在暗中将这条虫洞打通,掌握了可以直达星耀联邦大后方的秘密路线,随后又利用东极妖国遗留下来的战争设施。建造了一系列的‘海底前进基地’。”

    李耀惊出一头冷汗,冷冷道:“既然如此,在‘破晓之战’时,你父亲为什么没有发动‘赤潮计划’。”

    金心月不疑有他,老老实实道:“或许是那时候。虫洞还不稳定,前进基地尚未完全建成,不足以支撑一支大型特混编队的行动吧?要知道,这样的突袭,毕竟是在敌后战,若是成功,自然获利极大,但稍有不慎,也会全军覆没,事关国运、族运,我父亲不得不谨慎行事。”

    “更重要的是,当时羽族、海族和虫族、爪族之间,尚未达成协议。”

    “血妖界中,陆海之争由来已久,‘赤潮计划’是将虫族和爪族的陆军当成了诱饵,在计划尚未发动之前,他们要顶住星耀联邦的强大压力,可以料想,损失一定非常惨重。”

    “而就算赤潮计划大获成功,占领星耀联邦精华地区的也是羽族和海族,对虫族和爪族来说,又有什么好处?”

    “正因为虫族和爪族的反对,赤潮计划才一直搁置。”

    “虽然‘破晓之战’惨遭失利,上一任坚持‘大陆军主义’的统帅引咎辞职,我父亲因此上位,但并不意味着他可以随意调遣虫族和爪族的力量,依旧要受到各方强者的掣肘。”

    “幽泉老祖和血袍老祖这些强者,倒也不是一味反对‘赤潮计划’,他们觉得,赤潮计划可以为一个很好的牵制计划,由海族和羽族在敌后破袭,一定能牵制星耀联邦的大量兵力,但主攻方向,还是要放在北方,巨刃关一线,由陆军来一锤定音!”

    李耀明白了,主攻方向之争,亦是战后的利益分配之争。

    可想而知,担任“佯攻”的一方,注定会遭受惨重的损失,而担任“主攻”的一方,却有可能提早一步占领星耀联邦的精华地区。

    此消彼此之下,海陆之间的平衡就会打破,总有一个派系会落入到边缘地位。

    金心月慢慢揉搓着冰冷的脸庞,不知是为了活动僵硬的肌肉,还是为了掩饰眼底晶莹的闪光,她喃喃道:“幽泉老祖是陆上派系的领军人物,如果他愿意在‘赤潮计划’的某些方面让步,让‘赤潮计划’顺利实施的话,区区一个女儿,我那个视‘赤潮计划’为生命的父亲,肯定眼睛都不眨一下就会卖掉的。”

    李耀轻轻舔着尖锐的犬齿,道:“所以,现在‘赤潮计划’极有可能已经发动了,血妖界找到了直达天元大陆东部海域的秘密虫洞,并且正在东极妖国的海底遗迹上,建立前进基地?”

    金心月摊手道:“这只是一种可能罢了,还有一种可能,我父亲并不清楚这件事,是我的仇家在暗中捣鬼。”

    李耀眨眼:“可能吗?”

    金心月道:“很有可能啊,我父亲刚刚当上万妖联军的统帅,又要镇压‘血刃之乱’,事情多如牛毛,光是整编‘破晓之战’中溃败的残兵,就足够他头大如斗了,怎么可能事事都亲力亲为?若是有人从中梗,令他老人家判断失误,亦是很正常的事情。”

    李耀道:“怎么你有很多仇家么?”

    “让我想想……”

    金心月陷入沉思,咬着手指甲道,“幽泉国自不必说了,我曾经干掉了幽泉国的一名将军,还从幽泉国偷出来一些绝密的情报。”

    “狮屠国的话,他们曾经有两个公主,和我一起在万妖殿中受训,被我毒死了。”

    “霸海国方面,我和他们倒是无冤无仇,不过他们曾经组织过一次渗透天元界的计划,无意中被我探知了情报,我把情报卖了,后来听说他们的一整支精锐都在天元界全军覆没。”

    “金乌国的话,我的仇家就多了,不过幻影金雕部队的统帅是我大哥金兀旭,奇怪,我和他明面上的关系还不错啊,上次不是还联手干掉了老七么?他为什么要杀我?难道是他查出来,上个月暗杀他的计划是我指使的?”

    李耀:“……”

    金心月眼角的肌肉不断抽搐,喃喃道:“总不会是我干掉那个****的事情,被我父亲发现了吧?那真是完蛋了!”

    李耀问道:“那个‘****’是谁?”

    金心月道:“回禀老祖,是我父亲的正妻。”

    李耀皱眉:“为什么要杀她?”

    金心月沉默了很久,道:“因为她害死了我妈,还把我送到万妖殿去当圣女。”

    不等李耀说话,金心月苦笑一声,看着自己殷红如血的脚趾,继续道,“老祖有所不知,万妖殿的圣女,可不是什么好职位。”

    “首先,被选中成为‘圣女’的女童,往往在五六岁,七八岁就送到万妖殿去接受最严酷的训练,淘汰率很高的,所谓‘淘汰’,可不是放你回家,而是‘死亡’的代名词。”

    “反正,在我那一批里,淘汰率超过了70%,绝大部分的女童,不是在严酷的修炼中,不堪折磨而死,就是在无时无刻的自相残杀中死掉。”

    “在那种环境里,每一名女童都要为了生存而绞尽脑汁,我不杀你,你就杀我,我固然是曾经毒杀过不少人,可我自己也好几次身中剧毒,若非机缘巧合,亦是不可能活到今天。”

    “就算侥幸通过了九死一生的训练,成为一名‘见习圣女’,亦是要从事万妖殿派遣的凶险勾当,失败的下场自不必说,就算成功了,也极有可能被杀人灭口。”

    “换言之,所谓‘圣女’,其实就是万妖殿豢养的一批女刺客、女间谍,只是为我们披上了一层风风光光的外衣罢了。”

    “就算洪福齐天,侥幸中的侥幸,从无数圣女中脱颖而出,最终成为万妖殿的‘九天玄女’,那亦不过是十二妖皇手中的傀儡,根本没有半点儿实权的,甚至随时都有可能,成为替罪羔羊。”

    李耀扬了扬眉毛:“替罪羔羊?”

    “没错。”

    金心月讥笑道,“传说中,高贵的九天玄女,拥有和上古妖族沟通的能力,所以每当血妖界发生什么天灾人祸,就有可能将九天玄女‘献祭’掉,去取悦冥冥中的神灵。”

    “破晓之战失利后,就这样献祭了一名九天玄女,而真正该负责任的统帅,不过是引咎辞职罢了,根本不伤皮毛,等风头过去,又会改头换面再爬上来!”

    “呵呵,那个****,害死了我妈之后,又想斩草除根,只是碍于我父亲的面子,不好直接对一个几岁的小孩子下手,就把我送到万妖殿里去当圣女,以为如此一来,我就算侥幸不死,亦不可能掀起什么风浪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