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八百五十五章 谁斩谁?
    李耀深深、深深吸了一口气,躁动的心绪逐渐平静下来。

    神魂犹如一枚天衣无缝的宝石,无陋色心魔如何在周围流转,都找不到一丝入侵的缝隙:“不用再花言巧语了,我会找到妖族的起源,如果妖族和人族真的同出一源,双方并没有非战不可的理由,那我就会竭尽所能,阻止这场,极有可能毁灭两个世界的战争!”

    “哈哈,哈哈哈哈!”

    血色心魔笑得打跌,一抽一抽道,“人族和妖族厮杀了整整四万年,四万年间流淌出来的鲜血,足以浇灭一颗恒星啊,这是不折不扣的‘血海深仇’,就凭你,怎么阻止?”

    “现在,血妖界和星耀联邦,全都秣兵厉马,进入了最高战争状态,两台战争机器运转到了极限,正所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哪怕你拥有堪比元婴、妖皇的实力,又如何?站在两个世界的夹缝当中,小心被夹成肉饼啊!”

    “更何况,你的身份,是两头不讨好。”

    “在血妖界,你不可能暴露出修真者的身份,否则就会遭到所有妖族的围攻。”

    “即便在天元界,你又怎么证明自己是纯粹的‘李耀’,而没有被血纹族控制呢?”

    “燕西北证明不了这一点,你也证明不了√,..。”

    “所以,没有人会相信你的话,血妖界和天元界之间,更不会相信彼此。”

    “就算你想方设法,接触到了血妖界的高层,诸如金屠异这个万妖联军的统帅,甚至你说动了万妖殿的十二妖皇,放弃进攻天元界的计划,结束这场战争。他们怎么确定,这不是天元界的阴谋呢?怎么确定,一旦他们放弃战争,天元界也会同样选择和平?”

    “呵呵,你是不是觉得,人族就是好的。是受害者,是在保卫家园,而妖族就是坏的,是入侵者,是咄咄逼人的一方,所以只要解决掉血妖界的问题,两个世界就可以和平共处?”

    “其实,你内心深处都知道,这不是真相吧?”

    “你很清楚。大荒原本是妖族的家园,大荒上曾经建立过上百个妖族、妖国,生活着无数妖族,后来,是星耀联邦发动了数次远征,毁灭了所有的妖国,才将大荒吞并!”

    “你在前往大荒的路上,在巨刃关前面。不是也看到过高耸入云的白骨塔么?那时候的你,不也为了联邦开疆扩土的丰功伟绩。而热血沸腾么?”

    “而且,天元界也有自己的征服血妖界计划,所谓‘玄骨战铠’,不正是为了这一计划而诞生的吗?当几千万联邦军装备了玄骨战铠,星耀联邦的铁蹄,就将踏平整个血妖界!”

    “所以。你要血妖界的高层怎么相信,所谓‘停战’,并不是星耀联邦为了得到宝贵的战备时间,才想出来的计策啊?”

    “同样道理,就算你说服了十二妖皇。然后你回到天元界,你又要如何说服那些热血沸腾的士兵,野心勃勃的将军,雄才大略的议长,停止战争,就会迎来和平?他们凭什么相信,这不是血妖界的计策,而你已经背叛了自己的种族,成了一个‘人奸’?”

    “哦,不对,我说错了。”

    血色心魔“叽叽”笑道,“看看你自己,现在你体内充斥着大量的‘妖化细胞’,心念一动,就能释放出浓烈的妖气,只怕想当‘人奸’都不够资格啊。”

    李耀哑口无言,只能咬牙坚守道心。

    血色心魔淡淡道:“我忽然发现,现在血妖界和天元界之间,就是一片标准的黑暗森林。”

    “我想,这两个世界都存在无数智慧超卓之辈,而他们一定非常清楚两个世界的实力,一定可以计算出,两个旗鼓相当的世界,若是爆发战略决战的话,结果一定是同归于尽,谁都别想捞到好处!”

    “但是,这些智慧超卓之辈,既然意识到了这一点,为什么不想办法停战呢?”

    “因为,他们办不到。”

    “现代战争,两个实力相当的势力,谁先进入总动员,最高战争状态,谁就能调动更多的资源和力量,就能在战争中占据优势。”

    “谁若是停止动员,那就是自杀的行为。”

    “而战争状态,是不可能永远持续的,就像是一个不断膨胀的气球,总有要爆炸的一刻。”

    “所以,两个世界既无法相信对方和平的诚意,亦不能停止总动员,那就只有爆发最终决战,试图在自己这边经济崩溃之前,吞掉对方,再慢慢养伤了!”

    “就算其中一方,真心实意想要和平,又怎么确认,对方也有同样渴望和平的诚意?两支已经上膛的枪对准了彼此的眉心,手指都放到了扳机上微微用力,究竟要谁,先放下枪啊?”

    “嘻嘻,这就是猜疑链,这就是……黑暗森林。”

    李耀沉默片刻,略显黯淡的神魂再次闪耀起来,轻声道:“我曾经说过,就算宇宙真是一片冰冷的黑暗森林,我也会燃烧神魂,将它烧个干净!”

    “很好,那我就拭目以待,不过看起来,这一次你可是没有什么帮手,注定要孤军奋战了。”

    血色心魔顿了一顿,微笑道,“就像是昔日的燕西北一样,要凭一己之力,去改变整个世界。”

    “啧啧啧啧,听上去好伟大,好壮烈,只可惜他最后还是失败了,让我想想,他究竟是败在谁的手里呢?”

    李耀冷哼一声,明白了血色心魔的意思。

    以一己之力,和整个世界抗衡,是必败无疑的!

    更何况,现在他要对抗的,不是一个,而是两个大千世界!

    血色心魔却没有继续咄咄逼人,而是轻叹一声,收回了张扬的血雾,仿佛变成一座赤红色的雕像。

    李耀奇怪:“你不准备继续进攻?”

    血色心魔懒洋洋道:“你的道心,还很坚定,就算继续进攻,也不可能彻底斩掉你,我又何必白白浪费力气。”

    “斩我?”

    李耀对血色心魔的用词有些讶异。

    “没错。”

    血色心魔淡淡道,“站在你的角度,我只是一缕小小的心魔,可是站在我的角度,我自然觉得自己才是真正的李耀,是看穿了冰冷宇宙的真相,认同黑暗森林理念的李耀。”

    “而你,不过是一缕被仁慈、道德、伪善之类腐朽概念包裹的心魔。”

    “你要斩心魔,我也要斩心魔,就看看我们两个到最后,究竟谁把谁斩掉了!”

    说到这里,血色心魔眼底忽然放出两道狡黠的光芒,笑嘻嘻道:“其实,我都舍不得这么早就把你给斩掉,我们不妨来打一个赌啊?”

    “我赌你绝不可能阻止天元界和血妖界之间的最终决战,两个世界的最终决战一定会爆发,而且一定会打得血流成河,支离破碎,不死不休!”

    “呵呵,你应该知道,‘赌注’是什么吧?”

    李耀沉默,并没有接受这个赌局。

    因为他非常清楚,这是一个无法拒绝的赌局。

    无论他接不接受,赌局都已经开始。

    他口口声声,都要找到破解黑暗森林的办法,这一点已经成为了他的信念,他的道心。

    如果他竭尽全力,都无法阻止天元界和血妖界同归于尽,他的道心一定会彻底动摇。

    那时候,就轮到血色心魔全面进攻,占据这具身体,成为另一个‘黑暗化’的李耀,在支离破碎、满目疮痍的两个世界,建立起全新的统治了!

    “很好!”

    李耀笑了,无论如何,他终于找到了斩除心魔的办法。

    “我一定会斩掉你这条心魔的,一定!”

    这句话,在脑海深处久久回荡,分不清究竟是李耀说的,还是血色心魔说的。

    就在这时,东北方向的密林中,惊起一片飞鸟,“呱呱”窜上半空,隐约可以感知到一股浓烈的妖气,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金心月停止剑舞,双臂环抱,细腻如脂的皮肤上凸出了一层鸡皮疙瘩。

    “是幽泉老祖的人马!”

    他们在百荒山深处逃避了整整四天,幽泉老祖的人马终于追赶上来,这一次的声势却是比上一次要浩大许多,一道道妖气冲天而起,连血色的月光都被冲击得飘摇不定。

    李耀飞到一株大树的树冠之上,贴着树叶仔细感知了一下,发现那一团妖气凝结的地方,正是他白天修炼的所在。

    “一定是白天,我的神魂潜入细胞最深处,追寻洪荒时代的力量时,闹出的动静太大,被对方察觉到。”

    “快走!”

    李耀简单收拾了一下,和金心月继续往百荒山深处逃窜,一边在密林中狂奔,一边问道,“以你对幽泉老祖的了解,既然连幽泉国的王子都失败了,接下来会出现的会是什么人物?”

    金心月道:“幽泉老祖座下,还有几名妖皇级数的高手,高级妖王的数量更在十个以上,而且这些妖王都擅长驱使蛇虫鼠蚁,大批的鼠潮、虫潮漫山遍野蜂拥过来,修为再高,都要退避三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