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八百四十五章 李耀的新能力
    没时间思考,因为这名强大到不可思议的血眸妖族已经化一道殷红流光,朝她猛刺过来。≥,

    一瞬间,金心月觉得自己面对的根本不是一个妖族,而是一片铺天盖地的滚滚赤潮!

    “咻!”

    幽泉国王子元蠹眼看弟弟的头颅上天,瞬间做出决断,口中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啸,十几个鬼面紫蚊凝绝而成的鬼头,以玉石俱焚的姿态轰向血眸妖族。

    元蠹转头对金心月叫道:“他不是我们的人马,不会放过我们,向一起上,干掉他再说!”

    一句话功夫,连妖火都烧不死的鬼面紫蚊,竟然在对方左臂缭绕的血雾腐蚀之下,冰消瓦解,好似蜡烛融化,变成一滩烂泥。

    “好!”

    此情此景,令金心月魂飞魄散,她可不会幼稚到认为对方斩杀了幽泉国王子,就和她是一条战线,对方更有可能是要将她和幽泉老祖的人马统统杀死,独吞秘宝!

    两害相权取其轻,在这名可怕的血眸妖族反衬之下,元蠹简直像是三岁孩童一般善良纯真,金心月咬紧嘴唇,和元蠹一左一右,加上剩下十几个鬼面紫蚊凝聚而成的鬼头,同时攻向对方要害!

    “唰!”

    数百道金羽锋芒,撕碎了一道道血色虚影,却是连对方的尾巴都没摸到,金心月猛地一震,感觉胸口被一股绝强的力量贯穿,心脏仿佛硬生生抠出来一般疼痛!

    比痛楚更令她恐惧百倍的,是对方左眼中荡漾开来的惊人杀气。

    千丝万缕的杀气,刹那间将丛林变成了一片无边无际的杀戮地狱。

    金心月的神魂几乎收缩成了一粒小黄豆,勉强凝聚起来的一丁点抵抗之意都土崩瓦解。

    她甚至还听到四面八方,传来阴风阵阵。鬼气森森的恐怖音乐!

    “这,这究竟是什么怪物!”

    魔音贯脑,金心月的脑袋都快爆炸。

    身为万妖殿的圣女,她曾经和无数绝世凶妖谈笑风生,无论幽泉国的老祖宗幽泉老祖,还是狮屠国的后台血袍老祖。又或者她的父亲,金乌国太上皇,万妖联军的统帅金屠异——她却没有从这些血妖界最强大的妖皇身上,感知到如此凌厉、恐怖、致命的杀意!

    冥冥中,她感觉自己就是一条被钉在案板上的小虫,对方只要用一个眼神,就能将她肢解!

    “噗!”

    金心月鲜血狂喷,身体仿佛不再属于自己,只能从飞快掠过的大树察觉到自己正在高速倒飞出去。

    她不敢低头查看。生怕一低头就看到自己胸口出现一个脸盆大小的窟窿,五脏六腑都不翼而飞……

    诡异的事情,却在这一刻发生。

    一股十分舒服的凉意,却是从左肩涌入体内,顺着心脏向四肢百骸,奇经八脉蔓延,令她在麻木中生出一股全新的力量。

    金心月运用这股力量,狠狠咬破舌尖。强迫自己从对方的威压之下挣扎出来,余光一扫。却见幽泉国王子元蠹和自己一样,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在半空中挣扎。

    金心月美眸一眯,金翅倒卷,掀起一道旋风,将元蠹重新卷向了可怕的血眸妖族!

    “金心月!”

    半空中传来了元蠹又惊又怒。又是绝望的咆哮。

    金心月一声偷笑,在半空中换了个姿势,向丛林深处电射而去。

    她唯恐耽误半秒钟,连头都不敢回,只是在丛林中夺路狂奔。侧耳倾听背后的动静。

    丛林中热闹得像开了一间赌场,蜂鸣声,虫嘶声,惨叫声,爆炸声,起此彼伏,不绝于耳。

    “是元蠹的手下!”

    金心月很快分辨出来,“不过,他们似乎没有占到半点儿便宜,不对,应该说是……一边倒的屠杀!”

    这样的判断,令金心月的心脏几乎冻结。

    幽泉老祖是万妖殿最可怕的妖皇之一,元蠹身为幽泉老祖最疼爱的弟子,执行秘密任务,要抹杀另一名妖皇的血脉,率领的当然都是幽泉国中最精锐的高手。

    金心月自己率领的金影卫,也算是金乌国中的一流好手,还是在瞬息之间,就被元蠹的人马杀死!

    可是现在,这名神秘的血眸妖族,竟然凭一己之力,在虫族最擅长的丛林战场中,将这些高手像是宰割鸡犬一样,一个个杀死?

    忽然,金心月双腿一软,几乎向前扑倒。

    她发现,厮杀声不知什么时候停止,丛林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静得连一只蚊子飞过的声音都清晰可辨。

    “是,是这名血眸妖族被元蠹他们杀死,还是——”

    金心月的金色长发几乎要一根根炸立起来,瞳孔几乎都炸出眼眶。

    却见自己前方,一抹修长的身影从天而降,恍惚间,对方的左臂仿佛一条血色蛟龙,朝她的头颅狠狠抓了过来!

    她的每一个细胞,仿佛都被对方的滔天杀意侵蚀,呆若木鸡,坐以待毙。

    “唰!”

    血色蛟龙擦着她的脸庞,刺入她身后一块大青石中,“咔嚓”一声,大青石碎裂成了最细碎的粉尘,吹了她一头一脸。。

    “够了!”

    李耀用右手死死攥住了左臂,力量之大,铁钳般的手指深深嵌入左臂之中,几乎要将血脉和筋络统统掐断。

    他在脑域深处发出暴喝,随着神魂释放出一道道闪电,膨胀到极限的血色心魔再次被他镇压,发出了不满的尖叫。

    “没有回天元界,果然是对的。”

    “我的杀意实在太强,动不动就大开杀戒,幸好杀得都是妖族,否则一定会动摇道心的。”

    “看来,要在血妖界再磨砺道心,至少掌握控制杀意的方法,才能回归天元界。”

    李耀深吸一口气,兀自沉浸在杀戮的快感当中不可自拔,用了将近十秒,才令疯狂跳动的心脏恢复平静,他在脑海深处自言自语,“她是金乌国的公主,妖皇金屠异的女儿,现在另一名妖皇幽泉老祖却想要杀她,留下她的话,或许可以挑起金乌国和幽泉国的矛盾,比直接杀死她更加有用。”

    金心月浑然不知,自己已经在鬼门关上走过一遭,她只觉左肩上的“温泉”渐渐化了一股“岩浆”,口干舌燥,意识模糊,摇摇欲坠。

    李耀察觉到了她的异样,目光往下,也是一愣。

    那件被混沌之刃长老宁中则称为“可以改变血妖界和天元界未来”的秘宝,像是一只干瘪的章鱼,扒拉在金心月的左肩上。

    它的中间有一道狭长的裂口,四周蔓延出了好几根血管,扎进金心月体内。

    血管一胀一缩,一缕缕荧光绿色的液体,涌入金心月体内。

    看样子,这件秘宝在刚才的激战中剧烈摇晃,却是无意间被触发了,和金心月融为一体。

    金心月的表情无比诡异,似笑非笑,恍恍惚惚,金色瞳孔被一股淡绿色的液体入侵,就像是两抹妖异的绿火,在她眼底狂乱跳动。

    金心月终于支撑不住,呻吟一声,瘫软在地,陷入昏迷。

    李耀皱眉,沉吟片刻,隔空感知了一下对方的体温,发现金心月的体表温度至少在八十度以上,还在飞快上升。

    李耀取出一柄骨刃,扒拉了一下附着在金心月肩头的秘宝,岂料这件秘宝却像是一个干瘪的壳子般掉了下来,在地上摔成了四五瓣。

    壳子里空空荡荡,所有绿色液体都被金心月吸入体内。

    金心月的肩头,一共有一大六小七个伤口,隐隐泛着绿光,飞速愈合,很快消失不见。

    “混沌之刃、金乌国和幽泉老祖都在争夺的秘宝,看来就是这种以诡异方式存储的绿色液体了,现在所有液体都被金心月吸收,却不知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李耀并不是怜香惜玉之辈,不过他对宁中则说说的“改变血妖界和天元界的未来”实在万分好奇,深思熟虑片刻之后,还是一手提起了金心月,向丛林更深处迈进。

    ……

    百荒山连绵上万里,莽莽苍苍,到处都是瀑布,深谷和断崖,黎明时分,李耀在一处瀑布后面找到了一处天然的山洞,用杀意驱赶了山洞当中的蛇虫鼠蚁之后,就将金心月丢了进去。

    金心月陷入超级高烧,皮肤滚滚发烫,如火如荼,但四肢百骸之间,却是有一道道绿色液体不住扩散,仿佛两股诡异的力量,正在她体内抗衡,

    诡异的状态足足持续了好几个钟头,金心月犹如承受着生不如死的酷刑,时而发出痛苦的嚎叫,时而又传来凄惨的呻吟,甚至毫无意识地在地上滚来滚去,最后蜷缩成子宫中胎儿的模样。

    从周身毛孔中,逐渐分泌出一点点淡淡的绿液,流转全身,形成一层薄薄的绿膜,把她彻底包裹在里面。

    李耀的乾坤戒中,倒是携带了不少疗伤药剂,不过金心月的症状奇特,再加上妖族和人族的身体构造不同,甚至连细胞都大不相同,李耀也不敢胡乱用药,只能仔细观察,暗暗思考。

    深思半天,他决定发动自己新掌握的,血纹族的能力,取一滴金心月的鲜血来分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