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七百八十六章 四大高手
    随着几十名修仙者窜入复星大厦,大厦周围,方圆三百米之内,九座符阵发出“嗡”一声,犹如野蜂飞舞,一道道光束冲天而起,恰似节日的焰火。

    虽然耀眼,但这个欢欣鼓舞的夜晚,原本就有不少地方正在燃放着欢庆的焰火,一闪而逝的焰火,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然而,在七彩纷呈的焰火窜到最高点时,又发出“波”一声,凝聚到了一起,化一片全封闭的弧形光幕,徐徐落下,犹如倒扣的大碗,将整座复星大厦都笼罩在里面!

    真正的复星大厦,正在轰然倒塌。

    然而,光幕呈现出来的幻象,却是风平浪静,没有任何震动、噪音和粉尘,复星大厦依旧矗立在大地之上。

    这是一座特殊的禁制大阵,可以隔绝一切波动,不但声音和震动都无法传递出去,就连灵网信号和修真者的神念,都无法传送出来。

    复星大厦,和外界彻底隔绝!

    萧玄策冲入大厦时,大厦的中间部分完全崩溃,尚且保持完整的上面几十层,笔直地轰落下来,就像是一枚巨型炸弹,狠狠轰击着下方的根基。

    隔绝区内,地动山摇,烟尘滚滚。

    在这种环境下,要搜寻一个目标,无异于大10%,..海捞针。

    但萧玄策和所有参加行动的修仙者,都是精通刺杀的专家,在炮击尚未发生之前,就精确计算过了大厦崩溃之后,目标极有可能存在的位置!

    萧玄策的晶铠,骤然爆发出十几道灵能光焰,在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小规模变向之后,锁定了白星河!

    然而

    不等他发出第一道精神攻击。白星河的移动速度却是比他想象中更快,全然没有半点儿被炮击影响的感觉,恰似一道虚无缥缈的烟云,瞬间就消失在了烟尘深处。

    萧玄策脑中,顿时警铃大。

    三门超重型晶磁炮同时轰中,纵然无法杀死一名元婴强者。至少应该对他造成一定的影响!

    更何况,萧玄策还特地在三门超重型晶磁炮中,施加了大量攻击神魂的符阵。

    对一名神魂并不稳固的夺舍者来说,相当于“五雷轰顶”,就算不受伤,至少都该眩晕一两秒钟!

    白星河,为何窜得这么快?

    萧玄策的鼻翼轻轻耸动,瞳孔骤然收缩,太阳穴都深深凹陷进去。

    他嗅到了一座大型符阵刚刚运转过后。残留下来的灵能波动和晶石残渣气息。

    但这座大阵,并不是增强心魔血誓反噬之力的“灵角鸩魂真冥大阵”,而是某种防御法阵,消耗了大量晶石才布置出来的顶级防御法阵!

    “白星河刚才假装在布灵角鸩魂真冥大阵,其实在大阵的核心位置,却是又布了一座足以保护两个人的防御法阵,抵挡住了超重型晶磁炮的轰击!”

    两座性质截然不同的大阵,绝对不可能叠加在一起。也就是说,灵角鸩魂真冥大阵。根本不存在,只是一个幌子

    一瞬间,萧玄策明白了一切。

    没有咒骂,也没有浪费一秒钟时间后悔,萧玄策再次加速,速度飙至极限。妄图从土崩瓦解的大厦另一头逃出去!

    来不及了!

    下方的烟尘中,接连传来几声惨叫,紧接着就是晶铠爆裂,筋断骨折的声音,都来自萧玄策最熟悉的修仙者。

    紧接着。五道强劲无匹的气息冲天而起,在0.1秒之内,就锁定住了萧玄策!

    萧玄策只能硬生生定住了前进的身形。

    再前进一米,五道凌厉的气息,就将同时对他发动致命一击!

    即便身为元婴期高阶修士,飞星界第一高手,也未必能抵挡住五名元婴强者的全力一击!

    很快,五具形态各异,但气场同样绝强无比的晶铠,从烟尘中缓缓升起,从四面八方包围住了萧玄策。

    在他们外围,还有十几名修仙者尚未死去,同样惊惶失措地浮了起来,目瞪口呆地注视着这些“猎物”,丝毫不明白,应该是结丹级数的保镖,为何会这么强大!

    “噼噼啪啪”!

    头顶碎石、钢筋和水泥乱爆,如陨石雨般轰击在十几具晶铠上,却是被激荡的灵能炸了个粉碎。

    修真者和修仙者,卓立于虚空之中,在翻江倒海的烟尘中,静静对峙。

    虽然包围自己的五人都穿着晶铠,看不到面目,但飞星界的超一流高手,晶铠往往都是特别改装,甚至度身定制,独一无二的,再加上元婴强者与众不同的灵能波动,萧玄策很快分辨出了他们的身份。

    “狂熊会,廖化骨!”

    “银月宗,诸葛刺!”

    “烈日盟,空蝉上人。”

    “连你也来了,羽蛇教的落星子,我的好师弟!”

    在修真者圈子里,这四名高手的名字,每一个都如雷贯耳,是无数修真者一辈子奋斗的目标。

    他们全都是天圣六宗的副宗主、长老级数的人物,更是达到元婴期的战斗型修真者!

    不过,萧玄策的目光,却没有在四名战斗元婴身上停留片刻,很快落到了第五人身上。

    仿佛,只有这个正在轻轻咳嗽的第五人,才是他真正的对手。

    第五人的晶铠上,笼罩着一层不断涌动的黑雾,遮掩住了大部分细节。

    不过六根从背后伸出,蛟龙也似的灵械义肢,还是暴露了他的身份。

    “白!星!河!”萧玄策一字一顿,轻声道。

    李耀“嘿嘿”怪笑两声,算是回应。

    “这么说,真的是陷阱了?”

    萧玄策淡淡道,“白星河故意现身,吸引我的注意,又故意偷了两台鸿雁7型通讯器让我发现,让我偷听你们的通话内容,其实却设下了一个局。”

    “司寇烈的四名保镖,早就和天圣六宗的四大高手替换了身份,我想想,或许就是昨晚,你们一起在未来千年大会场里,讨论晶石战舰的运力分配问题时,四大高手就神不知鬼不觉地易容成了四名保镖的模样,和司寇烈一起离开,进入了复星大厦?”

    “呵呵,真可惜啊,昨天的会议,原本我也应该参加的,那样一定能看出你们的伪装。”

    “不过,我忙着追踪白星河,只派了副手参加。”

    “看来,白星河手里应该是半点儿证据都没有,对不对?只不过,此刻我主动现身,却是送上了最好的证据!”

    “我只是不明白,白星河这个星盗头子,在无凭无据的情况下,究竟是怎么说服你们来布这个局的?师弟,连你都参与其中,为什么?”

    波涛汹涌的烟尘中,第六台晶铠缓缓升起,正是充当诱饵的战星同盟盟主司寇烈。

    他躲在羽蛇教元婴强者落星子身后,冷冷道:“放弃吧,萧玄策,我们知道你在想什么!”

    “你想拖延时间,让你远在天圣城核心区,天幻号上的同党发动。”

    “没用的,并不是只有你会布置禁制,就在刺杀发生的一刹那,我们就在方圆一公里内,展开了一座更大的禁制,对一公里区域内所有的神念传输和灵网信号,都进行无差别干扰!”

    “无论你有什么命令,都传送不出去的!”

    “同时,还有至少五名元婴,十几名金丹,带着天圣六宗和战星同盟的精锐,正在朝第十星环赶来!”

    “而你的老巢,太虚集团总部,和旗舰天幻号,此刻,也正在被天圣六宗的特别行动小组,紧急接管!”

    “你一定以为,只要隔绝了所有信息的传送,我们就无从反应了,对不对?殊不知,有些时候,没有信息,也是一种信息!”

    “我们在设这个局之前,就和天圣六宗、战星同盟以及耀世集团的高手约定,每隔一秒钟就会向他们发送一次信息。”

    “如果三秒钟以上,没有发送信息,那就一定有情况!他们就会立刻进入太虚集团总部,登上天幻号!”

    “所以,你想拖延时间,无所谓,现在时间在我们这一边!”

    萧玄策沉默了很久,长长吐出一口浊气,苦笑道:“成王败寇,我无话可说,只想知道,你们为什么会相信白星河?”

    司寇烈摇了摇头道:“你错了,我们不是相信白星河,而是相信耀世集团和铁原星。”

    “我不知道,白星河究竟用了什么办法,说服了耀世集团和铁原星的高层,总之,昨天耀世集团的莫玄教授,拿出了耀世集团、大角铠师团和铁原星几位族长的授权灵纹,代表他们宣布,对你这个总指挥极不信任,要求在最后一战开始之前,再进行一次‘测试’。”

    “否则,耀世集团、大角铠师团和铁原星,将单方面退出最后一战!”

    “此事非同小可,天圣六宗和我们战星同盟,当然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而这个所谓的‘测试’,只要你心里没鬼,根本不会有半点儿损失。”

    “最重要的是,无论你是不是修仙者,我们都可以抓住白星河!”

    “或者说,白星河以主动‘自首’的方式,和我们交换了这次‘测试’!”

    “即便你不是修仙者,能抓住堂堂的‘星盗之王’,都不枉我们临时调动了这么多资源,是吧?”

    “自首?”

    萧玄策真的愣住,目光再次转向李耀,“没想到,你为了报仇,竟然愿意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李耀哈哈大笑:“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只要能钉死你,我白老大死一万次都可以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