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七百六十九章 千日修炼!
    “纯白色小竺鼠的数量最少,他们不太喜欢参与各种小竺鼠之间的斗争,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独自蜷缩在角落里念念叨叨。▼◆■ ▼★、.`.”

    “我有时候侧耳倾听,现他们是在回忆几百年前,和妻子花前月下的往事。”

    “彼时,严心剑还不是天圣六宗合联合舰队的副舰长,只是一个天赋出众,有着无穷雄心壮志的年轻人,因为将大量资源都投入修炼,境况并不太好,全是在妻子的鼓励和支持之下,才一步步攀登上去。”

    “每次说到最后,纯白色小竺鼠总是要黯然流泪,偶尔伤心过度,还会跑到别的鼠群面前乱吼乱叫‘是你们杀了她,是你们杀了我老婆’!”

    “结果,自然是被别的老鼠撕成碎片,残魂化一道白光,又去寻找新的小竺鼠夺舍了。”

    “有好几次,我还看到这些纯白色的小竺鼠,从鼠笼里拖出来一些懵懂无知的母鼠,紧紧依偎在一起,喃喃叫着‘小玉、小玉’,将他们当成了自己的‘妻子’。”

    “这些母鼠,并没有残魂依附,只是最普通的畜类,拼命挣扎,亦是无计可施,只惹来了其他‘严心剑分身’的哈哈大笑。”

    “此情此景,令我颇不是滋味,终有一日,我驱散了其他颜色的小竺鼠,专门准备了一些材料,帮纯白色小竺鼠搭建了一所小小的房子,又在房子四周设立防御符阵,总算令这些代表着严心剑内心深处,惭愧、悔恨一面的小竺鼠,暂得安宁。”

    ……

    李耀的修炼日志,第三百五十六天。

    “不知不觉,一年多了。”

    “一年时间,外面一直没有动静,不知道雷大6和白开心是否顺利逃了出去,也不知道长生殿众人是否在地底全军覆没。”

    “不过,无论是哪一方势力。应该都不知道我在这里。”

    “严心剑洞府的秘密,只有白星河一个人知道,那两头嗜灵岩蛛又恼羞成怒,在外面搅得翻天覆地。用大量岩石将秘密修炼室入口彻底掩埋。”

    “地下战堡中,没有法宝和神通,长生殿中人就算逃了出去,应该也没有什么理由,动大量人力物力。来大规模挖掘地下战堡的。”

    “我可以,在这里放心修炼。”

    “一年时间,我的修为虽然还停留在筑基期究极境界,但战斗力和战斗意识,已经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我自己判断,至少比一年之前,提升了1oo%!”

    “我每天都会用《鲸吞**》,吞噬大量严心剑遗留下来的天材地宝,对血肉之躯,进行奇妙的改造。”

    “严心剑留下的所有神通。除了结丹期以上才能修炼的之外,也都被我研究得七七八八,和我原本就掌握的神通放到一起研究,触类旁通,启很大。”

    “或许,明年此时,我已经结丹了!”

    ……

    李耀的修炼日志,第五百七十七天。

    “今天,严心剑的‘分身’们,爆了一场规模浩大的‘战争’。”

    “其实这场战争。早几天就有征兆,小竺鼠们十分反常地搜集了大量食物和晶石,又磨制了无数绣花针一般的‘飞剑’,还加固了各自的‘城堡’。连一贯十分暴躁的红色小竺鼠,都沉寂下来。”

    “只是,我的修炼,也到了紧要关头,一时无暇分心去关注这些小竺鼠。”

    “等我现时,小竺鼠的战争已经爆。红色小竺鼠对其余所有颜色的小竺鼠,似乎要一举将所有分身尽数消灭。”

    “这场‘战争’的结果,不但参战各方抛下了上千具尸体,连严心剑的残魂都被打散了数百条,剩下的残魂都黯淡无比,犹如即将燃尽的烛火,摇曳不定。”

    “我甚至看到,有一缕严心剑的残魂,妄图夺舍一头小竺鼠,钻进对方的耳朵之后,没过半分钟,又飞了出来,比刚才更黯淡几分。”

    “严心剑的残魂已经微弱到这种地步,连夺舍区区一头小竺鼠,都未必一定成功。”

    “我忽然意识到了这场战争爆的原因。”

    “严心剑的末日来临了。”

    “他的残魂已经微弱到了无以复加,用不了一年半载,就将彻底消亡。”

    ……

    李耀的修炼日志,第七百零一天。

    “烦躁,烦躁,我很烦躁!”

    “我的实力,已经强大到了这种地步!”

    “我可以在五十倍重力环境下,一分钟内,一口气轰出上千拳,每一拳激荡出的拳风,即便隔空三米,依旧爆出数千斤力量,只要心念一动,这数千斤力量,统统能凝聚在指尖大小的一点上!”

    “我也能赤身**,在上千度的高温中,短暂生存几十秒,哪怕瞬间切换到零下两百度,都毫不畏惧,依旧保持3o%的战斗力!”

    “古代修炼典籍中,说高阶修真者‘水火不避’,也就是我这种程度了吧!”

    “为什么,迟迟都把握不到结丹的契机呢?”

    ……

    李耀的修炼日志,第七百三十三天。

    “血红色的小竺鼠,终于全部灭绝了,严心剑内心深处野心勃勃的一面,彻底死亡。”

    “其他颜色的小竺鼠,也没剩下几只,散出纯白色光芒的小竺鼠,更是只剩下了最后一只。”

    “不知为什么,随着严心剑的残魂一缕一缕消逝,我的心情也逐渐绝望起来,不敢想象所有残魂都消逝之后的情形。”

    “或许,在我心底,还是将他的残魂当成一个活生生的人,不管他是多么卑鄙和邪恶。”

    “一旦这个‘人’死掉之后,这里就真的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我真的能成功结丹吗?我真的能逃出这里吗?”

    “今天,我对着镜子问自己。”

    “诡异的事情生了!”

    “镜子里的我,竟然像是另一个人,‘他’的左眼散着妖异的红芒,面带神秘的微笑,十分肯定地点了点头。”

    “我大惊失色,用力一甩脑袋,彻底清醒之后,再朝镜子望去,我现——”

    “没有镜子。”

    “我只是在对着墙壁自言自语而已。”

    ……

    李耀的修炼日志,第八百零九天。

    “我觉得,自己陷入了诡异的漩涡。”

    “我的力量一直在不断膨胀,但相应的境界却始终没有提升。”

    “很多时候,我隐隐感觉到自己的脑域不足以控制身躯的每一个部分,经常无意识地做出一些攻击动,就像是一头大脑只有花生米大小的霸王龙,完全被杀戮的**驱使。”

    “这是走火入魔吗?”

    “我翻阅了很多典籍,既有严心剑遗留的,也有脑域深处,炼天塔中的古代典籍,搜索着冲击全新境界之前,走火入魔的症状。”

    “我现,自己身上出现的异样,和这些传统的走火入魔,都不太一样。”

    “无论如何,不能再这么修炼了,再这样下去,会出事的。”

    “我思考了很久,决定从今天开始,中止修炼!”

    “反正,我的战斗力,已经越寻常筑基巅峰修士数十倍,既然他们可以结丹,我久久无法结丹的障碍,应该不在身体上。”

    “我当然不会在地底深处虚度光阴,别忘了,我可是复合型修真者,除了战斗天赋之外,我还拥有创造的天赋!”

    “我不再纠结于结丹的事情,却是将玄骨战铠、龙王战铠和无双套装都拿了出来,研究如何将两台级晶铠和飞星界最先进的战神套装有机融合在一起。”

    “严心剑的洞府中,有大量天材地宝是无法吞噬的,让他们留在地底,简直是暴殄天物。”

    “我准备用这些天材地宝,和两套级晶铠的关键构件,结合在一起,炼制出一套飞星、天元和血妖三界最强的晶铠。”

    “再以这套晶铠为基础,完成专属于我的无双套装!”

    “玄骨龙王,星海无双,想想都爽啊!”

    ……

    李耀的修炼日志,第一千天。

    “真是意外之喜!”

    “自从半年多前,感应到内心深处无法遏制的杀戮**之后,我就暂时放弃了对绝对力量的追求,转而用炼制晶铠的方式,来磨砺自己的心灵。”

    “玄骨战铠和龙王战铠的融合工,进行得十分顺利,而我在日复一日的繁重设计和炼制工中,对于心灵的荡涤和提升,也越来越明显。”

    “结果,就在昨天深夜,当我完成了强化反应炉鼎的一个关键阀门设计之后,忽然感觉整条脊椎骨都麻痒难忍,四肢百骸,仿佛化无数蛟龙,一起涌入脊椎,又冲入了脊椎末端!”

    “脊椎骨末端,逐渐产生一种‘膨胀’的冲动。”

    “我知道,进化开始了!”

    “我的‘第二大脑’,正在觉醒,育,即将成形!”

    “古人在冲击全新境界时,往往讲究‘机缘’和‘心血来潮’,其实不过是他们内心,全新的器官诞生,和天地之间的灵能产生新的感应而已。”

    “这,就是我的机缘!”

    “事不宜迟,三日之内,我要准备好一切,正式进军结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