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七百六十八章 冲击金丹!
    李耀暗暗叫苦,他的修炼方式和寻常修士不同,虽然战斗力堪比金丹,若是吃饱喝足竞技状态奇佳之时,和元婴老怪都能拼死一搏,但是他灵能运行的方式,终究还是筑基模式的。网、.-.

    在晶脑上,有一个概念叫“频”,通过特殊的设计,让低级晶脑挥出高级晶脑的性能。

    李耀的修炼方式,就有点儿“频”的意思。

    但过频的低级晶脑,本质上还是低级晶脑,一些配置要求很高的大型神念,终究是无法运行的。

    “严心剑有毛病啊,为什么修炼《碎梦决》的要求这么高!”

    李耀大声咒骂,仔细一想,叹了口气,也知道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严心剑计算到了一切,一定计算到,如果他用一门普普通通的功法当做开门密码,进入修炼室的人肯定会怀疑——你堂堂一个元婴老怪,为什么会设置一门这么低级的神通,当成密码?

    其中必有古怪啊!

    只有将自己的“独门绝学”当成开门密码,这样才合乎常理,不会引起怀疑。

    更何况,一门随处可见的三脚猫神通,也让人提不起精神来修炼,当然不如“独门绝学”这么有诱惑力了。

    另一方面,《碎梦决》是严心剑毕生心血结晶,融合了他的无数神通精华,别人一旦修炼,从身体到神魂,都会逐渐生变化,朝着和严心剑原本身体相似的方向展,慢慢变成一具最合适夺舍的躯体。

    等严心剑夺舍成功之后,这具身体立刻就能掌控自如,不会产生太强烈的排斥反应。

    剧本很完美。

    却苦了李耀。

    “不修炼到《碎梦决》第六重,就无法开启大门,而不达到金丹级数,勉强只能修炼《碎梦决》前三重,第四重却是无论如何都修炼不上去的。”

    “可是我连结丹级数都没达到!”

    “难道要滞留在地底,一直修炼到金丹以上?”

    “这里的确是飞星界最棒的洞天福地。在这里修炼,一天能当外面十天,不过我哪有那么多时间?外面的局势还不知道展成什么样子了呢!”

    李耀心急如焚。

    之后十天,他争分夺秒。将晶脑中所有的信息和资料大体研究了一遍,又一寸一寸摸索过了修炼室的每一片墙壁,甚至尝试过穿上玄骨战铠,用玄光钻头往墙壁上狠狠钻去。

    结果,玄光钻头和玄骨战铠都严重损坏。只在墙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白印。

    采用了十几种不同的检测方法,仔细分析墙上刮擦下来的金属粉末,也无法确定具体成分。

    只知道这种材料的硬度极高,微观构造又和“柔钢”相似,能够将攻其一点的能量统统分散到整个外壳上,通过外壳的弧形结构来缓冲、化解和吸收,转化成防御符阵的能量来源。

    李耀计算了整整一夜,结论是,如果他利用修炼室中所有的高能晶石,炼制出一枚级晶石炸弹。定向爆破,或许有希望从内测将大门炸开。

    不过,秘密修炼室是全封闭的,灵能无处可逃,这就意味着,大量灵能在破坏大门之前,会先毁灭修炼室中的一切。

    即便他躲在玄骨战铠中,都极难幸免。

    李耀无奈了。

    现在,只剩下一个选择。

    用最短时间,全力冲击金丹境界。修炼到《碎梦决》第六重!

    得出这个结论之后,李耀长出一口气,丢开晶脑,一屁股坐在地上愣。

    无数老鼠。红的绿的,黑的白的,瞪着滴溜溜的小眼珠子,围成一圈,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

    李耀的修炼日志,第一天。

    “没想到我也要撰写修炼日志了。感觉总有些怪怪的,希望我不会落到和严心剑一样的结局吧。”

    “倘若真有那一天,我肯定不会选择分裂神魂,化身成鼠的。”

    “仔细想想,蜘蛛巢星地底之旅,和当初的骸骨龙星地底之旅,真有些奇妙的相似之处。”

    “骸骨龙星的地底,火花号的前任舰长高星策,同样也在一处密封空间内,孤独地生活了数百年,上千年,最后记忆凋零,神魂消散。”

    “不过,高星策和严心剑,还是不一样的。”

    “高星策前辈,是为了一个崇高的目的,为了守护人类的执着信念,才咬牙坚持下来,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即便放弃了一切记忆,他都没有忘记自己的亲人,自己的妻子和儿女。”

    “他的意识,是在妻儿陪伴的美好记忆中,烟消云散的,我想,就算是死,他也死得很平静,很安宁。”

    “严心剑呢?”

    “为了力量,身败名裂,杀死妻子,泯灭人性,到头来却是自食其果。”

    “当他的神魂在老鼠的大脑中慢慢消逝时,他想起的,又会是谁?”

    “此刻,我也要开始冲击更高的境界,追求更加强大的力量。”

    “一切顺利的话,我会冲上金丹境界,甚至有朝一日,我会凝练元婴,拥有堪比晶石战舰的破坏力!”

    “希望,我会一直记得,自己追求力量的初衷,不会在越来越强的力量中迷失吧。”

    “高星策和严心剑,如果非要选一个,我究竟希望自己,成为谁呢?”

    “我不知道,不知道当选择真的来临时,我有没有勇气成为火花号前任舰长高星策那样的英雄。”

    “不过——”

    “我永远都不要成为严心剑,永远。”

    ……

    李耀的修炼日志,第十一天。

    “今天又断了六根肋骨,肝脏也挨了一下狠的,重度撕裂了。”

    “幸好严心剑留下了不少先进的医疗设施和大量医疗药剂,经过我的维修之后,大部分设施都能正常运转。”

    “算上今天,总算把严心剑留下的所有修炼器械都摸索清楚了。”

    “元婴就是元婴,他的修炼方式和强度,都太疯狂了!”

    “大部分修炼器械,强度都被我调低了好几个级数,但还有好几种关键的修炼设施,无法调试,只能以严心剑固定的级别来进行修炼。”

    “这可是元婴老怪习惯的修炼强度,哪怕想一想,我都胆战心惊!”

    “不过,我别无选择。”

    “普通修真者,想从筑基期巅峰境界修炼到结丹期高阶以上,至少要十几二十年。”

    “我却没那么多时间,最多五年七年,太虚战兵肯定会集结成大军,萧玄策有什么计划的话,必定会全面展开!”

    “如果我在地底修炼十几二十年才能逃出去,只怕整个飞星界都遍布太虚战兵,被修仙者彻底控制了!”

    “所以,没办法,拼了!”

    “五年之内,我要冲击金丹,炼成《碎梦决》第六重!”

    ……

    李耀的修炼日志,第三十三天。

    “修炼很艰苦,独自一人呆在地底万米也很压抑,我逐渐能体会到当年严心剑的感受,也知道他为什么会放任金纹小竺鼠繁殖了。”

    “因为,观察小竺鼠,成为了我修炼之余的唯一乐趣。”

    “这些小竺鼠身上,还残留着不少严心剑的神魂碎片,每一种不同的光芒,就代表着一个不同的人格,同一个人格的小竺鼠,组成了一个小小的部落。”

    “经过一个多月的观察,再加上严心剑的修炼日志参照,我逐渐现了小竺鼠之间的不同。”

    “散出红芒的小竺鼠,代表了严心剑野心勃勃的人格,都落到这般地步了,依旧做着冲击化神,统治飞星的迷梦。”

    “这些红色小老鼠,时常会以‘飞星之王’自居,时不时就会有一头红色小老鼠爬到‘城堡’的最上方,摇晃着一块小小的碎布,大吼大叫‘我是化神强者,我是飞星之王’!”

    “可笑的是,不等别的部落攻击,它的‘同伴’,别的小红鼠,就会一拥而上,把它拖下来撕成碎片。”

    “呵呵,看来就算代表着同一人格,也不是一个人,他们都认为自己是真正的严心剑,别人才是分身啊。”

    “绿色的小竺鼠,代表着严心剑内心奸诈狡猾,阴狠毒辣的一面,他们的部落经常处在一片死寂中,所有小竺鼠都蜷缩在暗处,鼠眼乱转,谋划着一个又一个可笑的阴谋。”

    “他们经常会来主动和我接触,商量着要收我为徒,教我绝世神通,只要我带他们一起逃出去。”

    “可笑的是,除了阴谋诡计之外,他们已经将所有神通都忘得一干二净,于是当我假意答应他们,要他们将神通拿出来之后,他们就彻底傻了,和我大眼瞪小眼,半天无语,像是晶脑死机了一样。”

    “蓝色和黑色的小竺鼠,大概代表着严心剑在地底积郁了五百年的绝望,他们除了呆头呆脑地望着天花板,重复着‘逃不出去了’之类的话,就是煞有介事地探讨‘黑暗森林法则’,时不时捻着鼠须,说一些‘太黑暗了,我无处可逃’之类的话。”

    “我现,他们对强光已经彻底失去了反应,即便用再强烈的光芒照射他们,他们依旧只会呆呆地说‘太黑暗了’。”

    “不过,无论红鼠绿鼠,还是蓝鼠黑鼠,我都不太喜欢。”

    “我最喜欢的,还是散出柔和白光的小竺鼠。”

    “那是严心剑内心最深处的思念,对亲手被他杀死的妻子的思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