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七百五十四章 王者归来啊!
    白星河话音未落,整座刺星斋忽然微微摇晃起来,李耀双手紧贴地面,灵能从掌心涌动而出,仔细感应,的确感应到了四面八方,汹涌澎湃的水系灵能正在咆哮,就连空气中的水汽。-.`.都比平时暴躁不少。

    白星河脸色一变,急道:“没时间了,路上再和你解释!”

    李耀犹豫了一下,将存储着龙王战铠的乾坤戒丢给白星河。

    白星河换上了龙王战铠之后,也丢给李耀一个乾坤戒,说是等会儿的应用之物。

    设定好了级晶脑的自动运行神念之后,两人原路退出刺星斋,却是绕开了嗜灵岩蛛的狩猎区域,拐到了一条全新的岔道上。

    白星河携带了一具和级晶脑远程接驳在一起的微型晶脑,可以实时显示数千个晶眼监控到的画面,不过地下战堡中的地形复杂,神念传输断断续续,他们只能紧紧盯着白开心和雷大6的画面,对于白无泪、风雨重、黑王等修仙者,却是无力每分每秒都牢牢监控了。

    一路上,震动越来越强烈,从最开始每隔十几秒钟才会传来一次微微颤动,到后来每隔一两秒钟就是一次地动山摇。

    白星河一边飞驰,一边道:“严心剑用几十年时间,对地下战堡主控制室里的晶脑进行了重新设定,表面看起来,没进行任何改变,却是隐藏着一道极其阴险的后门。”

    “一旦机关动,地下战堡出入口会被立刻炸塌,但除了主出入口之外,所有的通道大门、通气管道、维修管道却会完全打开,无法用晶脑自动关闭,以便洪水倒灌,畅通无阻!”

    “洪水本身并不可怕,很多晶铠都有水中战能力,修炼到一定境界的强者,屏住呼吸。依靠‘内循环’,也可以生存很久。”

    “但是河水中,却有无数可怕的异兽,我们飞跃地下冥河时遇到的。只是其中之一,不过其余成百上千种异兽,没有飞跃到空中数百米的能力罢了。”

    “这些异兽,在地下冥河中生存了数千年,通过吞噬地底灵脉。不断变异、强化,和嗜灵岩蛛一样,对灵能都有极强的感知,几乎是以灵能为食的!”

    “地下战堡中的入侵者,遭遇突变,当然是穿上晶铠,激灵能,正好成为这些水中异兽的猎物!”

    “更何况——”

    白星河眯起眼睛道:“地下战堡的仓库中,存储着很多种高能晶石,诸如‘雷电石’、‘旋阳石’之类。这些晶石在干燥的空气中,能够保持稳定,就像是石头一样,然而一旦遇到水,就会激猛烈的连锁反应,一瞬间释放出大量的灵能和热量,变成一颗颗威力强大的炸弹!”

    “嘿嘿,严心剑这一手,玩得实在太漂亮了,这里是战争要塞。雷电石、旋阳石之类的晶石,本身就是极重要的战争物资,大量出现在这里,真是一点都不奇怪!”

    “入侵者做梦都想不到。本来储存在最干燥的特种仓库中,还被干燥符阵牢牢隔绝的雷电石和旋阳石,会遭遇大水的侵袭啊!”

    “先是洪水侵袭,随后是雷电石和旋阳石的大爆炸,瞬间就能将地下战堡的上半部分完全堵死。”

    “而修仙者中的重要人物,全都集中在下半部分。等他们醒悟过来时,已经无处可逃了!”

    李耀听出了满头大汗。

    严心剑的设计,实在阴险。

    毁掉整个地下战堡,的确不可能,不过将地底暗河之水倒灌其中,却能够淹没大半个地下战堡,再加上晶石爆炸和水中异兽猎杀,够入侵者喝一壶了。

    沉吟片刻,李耀问道:“这样的机关,对付炼气和筑基修士或许足够,但对付结丹和元婴修士,只怕未必有效吧?”

    白星河道:“这就是我要潜入地底的原因。”

    “我现了严心剑的机关之后,就琢磨着将这个机关当成最后的底牌,于是我对刺星斋进行了大量改造,重新进行密封,并且在四周遍布了避水符阵,又储存了大量的食物、压缩空气、晶石和避水法宝。”

    “同时,我用十年时间,从刺星斋偷偷挖掘出了一条通往地下战堡之外的密道,密道尽头,出地下战堡的屏蔽范围,是一座单向通行的传送阵,可以通向外界!”

    “我的计划很简单,当河水倒灌入地下战堡时,我就呆在刺星斋里,一边养精蓄锐,一边观察修仙者和水中异兽的厮杀。”

    “等修仙者在水里泡上一两天,和水中异兽厮杀得筋疲力尽,几乎耗尽灵能时,我就利用避水法宝,偷偷出去,伺机刺杀。”

    “地下战堡,环境复杂,我第一熟悉地形,第二养精蓄锐了数日,第三还知道他们的全部行踪,可以避实就虚,趁虚而入。”

    “凭我元婴境界的实力,在如此乱局中,斩杀几个结丹,应该不成问题,如果运气好的话,还能伺机杀死风雨重或者黑王中的一个!”

    “无论是否能够成功刺杀对方的核心人物,三天之后,我都会毫不犹豫地回到刺星斋,通过密道离开地下战堡,回到地面上!”

    李耀想了想,眼前一亮,脱口而出:“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白星河“嘿嘿”冷笑几声道:“你把我白老大当成猴子么?不过也没错,和势力庞大的长生殿比起来,我的确是个猴子。”

    “不过,等我回到地面上时,长生殿这些‘老虎’,可是还在地下战堡中苦苦挣扎啊!”

    “光靠这一系列的机关,未必能杀死黑王、风雨重和白无泪等等高手,但是那些炼气期、筑基期的星盗和修仙者,一定死伤惨重!”

    “接下来,你想想,所有在大火并中表现出色,对长生殿忠心耿耿的星盗,全都进入了地下战堡,那么留在地面上的,又会是什么人呢?”

    李耀深吸一口气:“所有忠于长生殿的星盗,全都深入地底,残留在地面上的,要么就是忠诚于你,结果被打败打残的星盗团,要不就是举棋不定,在大火并中保留实力,不愿意真正为长生殿出力的星盗团!”

    “大火并,就像是一个筛子,把所有长生殿的铁杆走狗,都筛选到地下去了,留在地面上的,纵然是走狗,也绝不会那么死心塌地的!”

    白星河道:“没错,这才是整个计划的关键!”

    “正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均,我早就将地下战堡中藏有大量帝国秘宝的消息宣扬出去,别说星盗,就算是蜘蛛巢星上的一头猪,也该听得滚瓜烂熟,想入非非。”

    “留在地面上这些星盗,注定无法成为长生殿的心腹,眼睁睁看着别的星盗团进入地底,大肆搜刮,日后兵强马壮,极有可能将他们全部吞并!”

    “试问,这些星盗,又是什么心情呢?”

    “更别说,那些原本忠诚于我,现在被打垮的星盗团,几乎就是在等死了,只要有一线生机,他们肯定愿意奋力一搏的!”

    “好,等我‘星盗之王’白老大回到地面,面临的就是这样一个局面!”

    “长生殿群龙无,他们的核心人物,没有十天半个月,不可能从地下战堡中突破出来!”

    “而且,又是洪水,又是爆炸,又隔着几千米的岩层,一切消息都传不出来,下面究竟生了什么事,还不是由我说了算?”

    “如此一来,只要我出现在众人面前,登高一呼,宣称我已经在地下战堡中,全歼了长生殿的核心人物,甚至能拿出黑王或者风雨重的头颅,你想想看,整个蜘蛛巢星,还有谁会不服从我的吗?”

    李耀想了想,骂了一句脏话,喃喃道:“王者归来啊!”

    白星河笑了笑:“十天半个月,足够我展开一次凌厉的大反击了!”

    “到时候,就算黑王或者风雨重,还能从地下战堡突破出来,又如何?大势已去了!”

    “哼,我失去的,不过是一个并不知道是否忠心耿耿的深渊星盗团,得到的却是整个蜘蛛巢星!这样的买卖,还不划算么?”

    李耀道:“只可惜,你千算万算,都没算到自己的儿子会突然出现。”

    白星河苦笑道:“我的确没想到,这个傻瓜,几十年都没见了,这会儿我看起来死到临头,他还来干什么?”

    “难道,是他终于生出怀疑,要在我临死之前,问个究竟么?”

    李耀又回忆了一下,白开心那双永远荡漾着淡淡哀愁,却锐利如寒霜之刃的眼睛,摇了摇头道:“白老大,你真是当局者迷,白开心这么聪明的人,到现在,还能猜不到真相吗?要我说,他早就猜到一切了。”

    “他不是来问你,是来救你的。”

    白星河猛地收住脚步,脱口而出:“我是战斗型的元婴,他是管理型的筑基巅峰,我还要他救?他凭什么救我!”

    李耀道:“就凭他是你儿子。”

    白星河愣住,呆呆站了十秒钟,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元婴老怪的气势,完全爆,差点没把李耀吹个跟头。

    “没错,我早该想到,他是来救我的,我的儿子,是来救我的!”

    “不过现在,还是让老爸先来救你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