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七百五十一章 永不后悔
    “母亲的死,终于绷断了白无心脑中最后一根弦,他彻底疯狂,不顾一切,想要杀死父亲!”

    “毫不意外,他的刺杀行动失败了,而他父亲毫无人性,竟然下了狠手,将他活活打死,甚至把他的尸体,都随意丢进了巢都最深处的臭水沟里!”

    “不过,天无绝人之路,三天之后,白无心竟然在臭水沟里悠悠转醒,他顽强地活了下来!”

    “之后数年,白无心一直辗转在巢都最底层的黑暗中,被蜘蛛巢星的残酷法则不断磨砺着,实力突飞猛进的同时,终于觉醒了强大的天赋,拥有了一颗计算力强,任何时刻都无比冷静的大脑。 ?”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加入了一支星盗团。”

    “白无心并不是真的想成为星盗,他时刻都没有忘记母亲昔日的教诲,更是满怀仇恨,想要向父亲复仇,向所有星盗复仇!”

    “他只是借着这个机会,想要逃离蜘蛛巢星而已。”

    “他成功了。”

    “他加入的这支星盗团,还没开始猎杀,就在星海中遭遇了仇家,被打得七零八落。”

    “白无心找到机会,偷走了一具逃生舱,离开星盗团,最后被一支运输舰队所救。”

    “从那以后,白无心就隐姓埋名,将过去的自己深深埋葬,在星海中闯荡,厮混于不少运输舰队和铠师团中,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大角铠师团,遇到了一个伤痕累累,邋里邋遢的男人。”

    “两人对星盗都有刻骨铭心的仇恨,一拍即合,从此之后,就结伴闯荡,宰杀星盗!”

    说到这里,白开心再一次沉默了很久。最后深吸一口气,死死咬住惨白的嘴唇,从牙缝里挤出了一连串的颤音:“只是,无论宰杀多少星盗。白无心始终没有足够的实力,向他的父亲复仇,只因他的父亲就是……星盗之王白星河!”

    白开心说完一切,眼眶红,看着雷大6。

    雷大6使劲挠着头。头皮屑如雪片般飞舞。

    琢磨了半天,雷大6一副牙疼的模样,捧着腮帮子道:“老白啊,想开点,每个人的出身是没得选的,更何况这件事,其实,也没那么糟糕……”

    “没那么糟糕?”

    白开心终于爆,流泪满面,咆哮道。“白星河是我爹,你告诉我,这件事还能怎么变得更糟糕!”

    雷大6眨了半天眼睛,没心没肺地说:“举个例子,白星河是你爹,总好过风雨重是你爹,是吧!”

    白开心目瞪口呆。

    那神情,不知道是想啐自己最好的兄弟一口,还是扑上去咬他一口。

    雷大6“嘿嘿”干笑了几声,道:“这样的话。你偷偷潜入蜘蛛巢星干什么?现在白星河和长生殿全面开战,他肯定不是修仙者的对手,你恨他入骨,他死了不是正好?”

    白开心表情一变。眼底浮现出了浓烈的迷茫,喃喃道:“因为,在白无心逐渐长大,甚至破解了母亲遗留下来的一枚玉简之后,却现整件事还有诸多疑点,他所相信的一切。极有可能都是假的!”

    雷大6皱眉:“玉简?”

    白开心道:“是一枚吊坠模样的玉简,是母亲留给白无心唯一的遗物,之前白无心一直把它当成是普通的护身符,长大成人,升上筑基期之后,才逐渐感应到了玉简深处传来的一抹神念,又用了十年时间,才破解了吊坠中的禁制,解析出了玉简里的东西。”

    “玉简中,是母亲的日记,从被星盗俘虏,直到死去之前几天的日记。”

    “这些日记,却是将白无心一直以来都坚信不疑的‘事实’都砸了个粉碎!”

    “从日记来看,最开始,白星河只是强迫他的母亲在地下密室中破解和维修古代晶脑,并没有……霸占她。”

    “后来生的一切,包括生下白无心,都是他母亲……心甘情愿的!”

    “在几篇比较早期的日记中,他母亲都觉得白星河此人,和寻常星盗不太一样,似乎他心底里隐藏着一个极大的秘密,终日生活在无比痛苦之中,或许是天良未泯,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冷酷无情。”

    “而她的初衷也十分简单,她自认为是绝无生路了,但若是能在有生之年,接近白星河,了解他,影响他,甚至感化他,或许能让他少造一些杀孽。”

    “哪怕白星河因为她的缘故,少杀一个人,那也算是她做出的一点小小功德啊!”

    “不过,当双方真的展开接触之后,感情这种事情,就完全说不清楚了,究竟双方原先是什么想法,什么目的,恐怕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吧。”

    “总之……”

    “在十年之后的日记中,白无心的母亲,为儿子留下了一句话,她告诉儿子,等儿子长大成人,了解一切之后,再回过头来看待父母的感情,可能会觉得无法接受,可能会觉得惊世骇俗,可能会觉得肮脏丑陋,但无论如何——”

    “她不后悔。”

    “她,从来都没有后悔过,跟了白星河这样一个男人!”

    白开心说到这里,已是泪流满面,哽咽半天,才勉强说下去:“母亲的日记,在白无心脑海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的母亲是晶脑专家,拥有强大的计算力,虽然说恋爱中的女人都是白痴,但白无心绝不相信,母亲在这么多年之后,还没有冷静下来。”

    “既然母亲说‘从不后悔’,那她和白星河之间,应该有一份真正的感情。”

    “那么,当初母亲被杀之事……”

    “直到此刻,长大成人之后的白无心,又一次回过头来审视当年生的一切,就找到了诸多疑点。”

    “第一,母亲遇害时,白无心才十几岁,以白星河的老奸巨猾,杀人灭口的话,怎么可能留下大量证据,被儿子现?”

    “第二,以白星河的修为,绝不可能‘失手’将儿子打死,如果是有意为之,怎么可能还给儿子留下了一口气?”

    “第三,此前白无心一直生活在地底温室之中,根本没经历过多少世间的险恶,也不是战斗型修真者,却能在死亡率极高的巢都地底,安然无恙生活了好几年,每次遇到险境,总会莫名其妙解决,最后不但没死,还磨练出了一身本事,实力突飞猛进,甚至连基本的战斗力都打磨出来了!”

    “第四,他离开蜘蛛巢星时,那个星盗团遭遇仇家,被打散,又被他趁乱夺取了一具逃生舱,这件事也太过蹊跷了!”

    “如果一切都是巧合,那白无心的运气,简直是好到天上去了!”

    雷大6静静听到这里,忽然道:“所以,你怀疑事情其实另有真相。”

    “比方说,白星河在一次劫掠中俘虏了一名晶脑专家,正好他掌握着一批古代晶脑,急于破解,就留下了这名晶脑专家一命。”

    “或许一开始,他只是利用对方,不过地底密室,孤男寡女,很多事情谁说得清楚?”

    “总之,两人就在地底组建了一个小小的家庭,或许算是白星河这个生活在腥风血雨中的大盗,唯一一处避风港吧!”

    “十几年之后,他们的孩子都逐渐长大,他的‘妻子’,这名晶脑专家,却被人杀死!”

    “白星河在短短百年内骤然崛起,肯定会结下无数仇家,而蜘蛛巢星这种地方,仇家也根本不会和他讲什么道义!”

    “总之,他的妻子,被某一个仇家杀死了。”

    “白星河在伤心欲绝之余,更是惊醒到了一个可怕的现实,他的儿子继续呆在蜘蛛巢星上,也绝不安全!”

    “仇家既然可以杀死他的妻子,自然也可以杀死他的儿子了。”

    “所以,他必须想办法,让儿子离开蜘蛛巢星!”

    白开心有些恍惚,喃喃道:“蜘蛛巢星上很多星盗,都会把家人送到外界去,为什么要用如此极端的手段?”

    雷大6的嬉皮笑脸完全消失,布满眼屎的眼眶里,目光却是清冽如溪水:“连我都想到了,你没理由想不到的,只是不愿意自己说出来而已。”

    “白星河是星盗之王,众矢之的,就算把儿子送到外界,也极有可能被仇家找到,所以干脆趁此机会,做一个局,假装自己灭绝人性,将儿子打死!”

    “甚至,那些他杀死了妻子的‘证据’,也极有可能是他主动送到儿子眼皮底下,故意让儿子现,就是为了激怒儿子,让儿子不顾一切做出过激行为,好给他一个下手的理由。”

    “如此一来,所有星盗都知道了他亲手杀子,仇家自然不会再拿他的儿子当目标。”

    “不过,这只是一个次要目的。”

    “更重要的是,他希望儿子彻底和蜘蛛巢星,和星盗,和他这个当星盗的父亲,斩断关系,斩断一切关系!”

    “或许,是妻子的死触动了他,他不希望儿子和他一样走上星盗之路,他希望儿子能够清清白白、干干净净地做人,做一个好人,做一个和星盗毫无瓜葛,甚至仇恨星盗的人,做一个……他妻子故事里说的那种,真正的修真者!”

    白开心终于崩溃,捂着脸,像个傻子一样摇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雷大6叹了口气道:“所以,你才会跑到蜘蛛巢星上来寻找答案,对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