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七百四十五章 两个只能活一个
    “食物”两个字,让李耀打了个寒颤,咬牙道:“他们可以去探索附近的星域,还可以尝试着去搜索天劫之后,留下来的舰队残骸,或许能搜集到一些资源,建造自己的星空城镇和循环系统。⊙,”

    白星河道:“你说的不错,但远水解不了近渴,无论开发新的星域,还是在茫茫星海中搜索残骸,都需要消耗大量时间和资源,而他们现在一没有时间,二没有资源。”

    “哦,我说错了。”

    白星河轻轻笑了起来,这是李耀看到过,最恐怖的笑容,“他们不是没有资源,只是,没有让所有人都活下来的资源而已。”

    “如果把所有资源都聚集起来,或许能够让十分之一的盗火者活下来吧。”

    李耀心中一动,想到了一副极其可怕的画面。

    白星河森然道:“盗火者或许都是品德高尚,愿意牺牲小我的人,但他们现在背负的可不止是自己的生命,而是整个飞星界,最后的希望!”

    “僵持下去,所有人都会死,但若是有一批人‘牺牲’掉,或许剩下一小部分人可以活下去,可以有足够的资源去探索新的星域,去搜集更多的残骸,最后就有一线希望,让飞星人族文明的火种,传承下去!”

    “你明白了吧,盗火者舰队,变成了一片小小的黑暗森林,资源是极其有限的,而所有人都有生存下去的理由,就算有人愿意自我牺牲,可一艘星舰上,却不止一个人,甚至可能还有盗火者的妻儿老小!”

    “一切都别无选择,盗火者舰队。立刻开始自相残杀!”

    “具体细节,已不可考,反正十之**的盗火者,都在这场争夺资源的自相残杀中死去,只有十分之一的人,践踏着同伴的尸体。掠夺了同伴的资源,存活下来。”

    “他们就像是一群游荡于星海中的孤魂野鬼,依靠最后一点点资源,在飞星界边缘苦苦挣扎了上百年,直到天劫的余波终于完全过去。”

    “这时候,他们终于搜索到了,来自飞星界核心区的消息,知道了在天劫打击之下,主力舰队并没有彻底毁灭。还有不少星舰幸存下来,正在慢慢重建文明。”

    白星河笑了,笑得发苦。

    “一切,都像是一个无比荒谬,无比恶毒的玩笑。”

    “支撑着这些人自相残杀,干出种种非人恶行的唯一理由,就是他们为最后的飞星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延续飞星人族文明。”

    “所以,他们虽然有罪。却没有错,只是别无选择!”

    “但是,在发现了其余幸存者之后,这种信念,这种在数百年李,逐渐融入血液的信仰。就完全崩溃了!”

    “上百年前,他们的父辈在执行‘盗火行动’时,虽然犯下十恶不赦之罪,却可以理直气壮,堂堂正正地站上审判台!”

    “可是现在。轮到他们,他们却是再没有勇气,面对任何审判。”

    “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是真的错了,真的违背了修真者的底线,甚至违背了人类的底线。”

    “或者说,在黑暗森林中苦苦挣扎了百年,在一次次逼不得已的自相残杀之后,一切旧人类的道德和法则,早已被他们撕了个粉碎,他们已经建立起了一套新的法则,新的道德,那就是黑暗森林的法则和道德!”

    “虽然表面上,他们还长着人类的五官、四肢和外貌,还说着人类的语言。”

    “但是,在皮囊之下,他们已经异化成为了一种全新的存在,一种‘异人’!”

    “终于,他们遭遇了一些新的幸存者。”

    “或许这些幸存者,曾经询问过他们的来历,而他们却羞于说出一切。”

    “或许,他们又一次陷入了资源枯竭的困境,习惯成自然地拿起了武器。”

    “总之,他们没有和这些幸存者联合起来,而是轻车熟路地干起了一百年来,早已干过无数次的买卖,杀戮和劫掠!”

    李耀深吸一口气,默默遥想着数千年前的飞星界边缘。

    遥想着数百艘漂浮在星海中的晶石战舰,就像是数百具载满了死尸的铁棺材,互相碰撞和爆炸,互相释放出致命的玄光。

    一片片五彩缤纷的光晕,就像是腐尸上生长出的花朵,无数铁棺材支离破碎,只有寥寥可数的几具铁棺材冲了出来……

    那里面的修真者,还算修真者吗?

    那里面的人,又算是什么人呢?

    李耀吞了口唾沫,艰难道:“如此隐秘的事情,你怎么会知道,就像亲眼所见?”

    白星河淡淡道:“这些盗火者的后裔,在飞星界边缘不断游弋,既然已经开了头,后面便一发不可收拾,再次遇到幸存者时,往往都会毫不留情地猎杀,搜集到了足够的资源,就去探索新的星域,到最后,真被他们发现了一个新的星域,还找到了一颗星海帝国时代残留下来,几乎枯竭的资源星球——蜘蛛巢星。”

    这是一个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答案。

    李耀长舒一口气:“原来,星盗就是盗火者的后裔,这样一来倒是可以解释了,为什么毫无根基的星盗,竟然有能力开发一个星球,而且还肆虐整个飞星界,剿之不尽,除之不绝。”

    白星河微微俯身,两个眼珠一动不动地看着李耀,鬼气森森道:“你以为,星盗仅仅是盗火者的后裔?”

    李耀身形一颤:“什么意思?”

    白星河的声音,像是从一口很深很深的井里传来:“还想听一个故事吗?”

    “刚才听了这么多虚无缥缈的故事,现在来说一个近点儿的,说说我的经历,说说我是怎么来到蜘蛛巢星的?”

    李耀心底一寒。

    众所周知,白星河年幼时,搭乘的星舰遭遇了星海风暴。他被刚巧路过的星盗所救,为奴隶贩卖到了蜘蛛巢星上。

    难道还有隐情?

    白星河面无表情,像是一颗枯死的老树,不等李耀回答,就顾自道:“我的父母,都是修真者。不过都是脱离了宗派,自由自在的散修,他们两个自己买了一条运输舰,维持生计还在其次,关键是见识各个星域的风土人情,以此来修炼自己的心境。”

    “我从出生起,就跟随他们一起居住在运输舰上,除了稍微孤独一点,倒也无忧无虑。”

    “直到我七岁时。一次远航中,我们遭遇了堪比星流漩涡的超强风暴,为了逃避超级星海风暴,我们偏离了航道,不知道被刮到了何处,运输舰损坏严重,大量燃料和食物都被毁掉,通讯法宝也完全损坏了。”

    “我们和整个世界。都失去了联系。”

    “当时,有一艘比我们更大的星舰。也卷入了同一场星海风暴,和我们一起被刮到了不知名的星域,在关键时刻,这艘星舰救了我们。”

    “不过这艘星舰也损坏严重,所有通讯和导航法宝全都失去了神通。”

    “星海风暴还在肆虐,他们只能结伴而行。在未知的星域中越飞越远,寻找风平浪静的避风港。”

    “我的父母,当然非常感激对方的救命之恩,大家同舟共济,一起抵御星海风暴。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当时大家都以为,星海风暴很快就会过去,我们也会修复至少一艘星舰上的导航和通讯法宝,和最近的星空城镇取得联络,得到救援。”

    “谁知道,这场风暴持续的时间和规模,却是远远超出所有人的预计。”

    “主航道附近的上百个星空城镇都被卷入其中,自顾不暇,根本没有余力派出救援。”

    “而我们在遭遇了几次风暴的余波侵袭之后,星舰损坏程度更加严重,完全无力修复。”

    “等到一个月后,星海风暴终于逐渐平息,我们却也漂流到了星海深处,无比荒凉的所在。”

    “所剩无几的食物和燃料,逐渐见底。”

    “导航和通讯法宝的修复,也是遥遥无期,甚至又增添了不少新的创伤,或许两艘星舰,随时都会解体。”

    “起初,谁都没估计到,局面会败坏到这种地步。”

    “在同舟共济时,都把自己的物资存量,大大方方告诉了对方,还十分友好地交易了一些物资,互通有无。”

    “所以,对彼此还有多少物资,都是一清二楚。”

    “接下来——”

    说到这儿,白星河忽然沉默。

    他的脸,就像是戴上了一张锈迹斑斑的面具。

    他用非人的音调说道:“我们发动了进攻。”

    “我的父亲,一名堂堂正正的修真者,一名曾经豁出性命去保护普通人的修真者,一名曾经和星盗战斗过十几次,留下七八条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疤的修真者,借口再进行一次交易,趁对方不备,对我们的救命恩人,发动了致命的进攻!”

    “所有人,都被我们杀死!”

    “所有资源,都被我们夺走!”

    “他们的星舰,被我们拆成了最基本的构件,来强化我们的星舰。”

    “只不过,哈哈,一切都是白费功夫,当我的父母快要完成一切时,星海风暴的余波再次袭来,又一次将我们的星舰打了个七零八落,卷向了星海的更深处!”

    “最后,所有人都死了,只有我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星舰残骸中,被一艘躲避修真者追杀,仓皇逃窜到这里的星盗战舰发现。”

    “在搜刮残骸的同时,那些星盗也顺手将我当成了货物,贩卖到了蜘蛛巢星上,成为一名黑暗中的奴隶。”

    “听完这个故事,是不是觉得我的父母,恶有恶报?”

    李耀不知该如何评说。

    白星河道:“或许你不相信,但是在那场星海风暴之前,我父母做的每一件事,都无愧于‘修真者’三个字。”

    “如果船上只有他们两个,我敢说,他们都是宁愿自我了断,都不会去攻击自己的救命恩人。”

    “不过,当船上还有他们两个最心爱的儿子时,那情况就不一样了。”

    白星河的声音越来越轻,轻得像是从李耀耳朵眼里直接发出,“虽然那时候我只有七岁,但直到今天,我还清清楚楚记得,我父亲在准备开战,把我送到安全仓里时,和我母亲说过的两句话。”

    “两个只能活一个。”

    “我不杀他,他就杀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