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七百四十章 刺破星辰的秘密!
    白星河撕开一瓶高能营养剂封口上的金属薄膜,“咕嘟咕嘟”一饮而尽,舔了舔嘴角,十分舒畅地打了个嗝,反问道:“你呢,你的目的又是什么?”

    “你这套晶铠的炼制风格,和修真界几家高端晶铠炼制中心都截然不同,运用的材料更是珍贵无比,刚才我全力轰出三拳,居然都没把这套晶铠的胸甲打裂!”

    “能够炼制出这样一套晶铠,能够培养出你这样一个高手,隐藏在你身后的势力,深不可测啊!”

    “为这样一个神秘势力的代表,李耀,你又在这个多事之秋,到蜘蛛巢星来干什么?不会是想来劝我弃暗投明,和修真界合,一起对抗修仙者的吧?哈哈,哈哈哈哈!”

    李耀沉默片刻,摇头道:“我不是。”

    “白老大,在星盗圈子里,你还算比较讲规矩,成为星盗之王这几十年来,也很少亲自出去劫掠,只要从别的星盗团身上吸血就可以了。”

    “和风雨重这样的疯狗比起来,你貌似没什么劣迹。”

    “不过,几十年前,你发迹时,依旧是烧杀抢掠,无恶不,双手不知沾满多少无辜者的鲜血!”

    “没错,只要别人不抵抗,你就不会杀人,可是别人真金白银换来的货物【¤,..,说不定还押上了身家性命,却要被你白白劫掠,人家凭什么不抵抗?”

    “白老大,我佩服你的谋略和胆魄,所以称呼你一声‘白老大’,不过说到底,你和风雨重,没什么区别的。都是人渣。”

    “如果你这样的人渣都能洗白,都能弃暗投明,都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话,对那些惨死在你屠刀之下的无辜者,岂不是很不公平?”

    “我不想骗你。也骗不了你。”

    “敌人的敌人,未必就是朋友,虽然现在修仙者是最大的威胁,但是只要时机成熟,我还是会想方设法干掉你,为那些死在你屠刀之下的无辜者,主持公道!”

    “说得好!”

    白星河大笑,“我开始有点儿发自内心喜欢你了,李耀!”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高尚。很正义?”

    李耀站得笔直,冷冷道:“和你这种无恶不的星盗比起来,我的确很高尚,很正义,更重要的是,我随时都愿意为自己坚持的正义,付出代价!”

    “很好。”

    白星河击掌道,“这个世界上。很多自诩成熟的人,都不相信正义。认为正义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的玩笑,其实,他们不是不信,只是畏惧,是从骨子里就怯弱,害怕为了实践正义而付出代价。”

    “虽然你坚持的。只是一份无知的正义,这种坚持,仍旧打动了我。”

    “和你这个既高尚,又正义,还这么坚持的修真者比起来。我们这些自私自利,烧杀抢掠,无恶不的星盗,还有那些贪生怕死,丧失人性的修仙者,的确都是不折不扣的渣滓啊!”

    “不过”

    白星河的表情忽然变得无比诡异,眨了眨眼,神秘兮兮道,“想不想知道,星盗是怎么来的,修仙者又是怎么来的?”

    “为什么,原本应该捍卫人类文明,保护普通人,危急关头挺身而出,舍生忘死的修真者,会在黑暗的星海中,一步步堕落成为了星盗,甚至是修仙者啊?”

    “告诉你,很简单,真的很简单的。”

    “只要一秒钟,只要轻轻一动手指,一名修真者就会转化成修仙者,一旦变过去,就再也变不回来了,永远都变不回来了,哈哈,哈哈哈哈!”

    李耀心中一动,急切道:“你知道修仙者的真相?”

    白星河似笑非笑,指了指脚下:“没错,真相就在这里。”

    李耀大奇:“刺星阁?你刚才说,这里是一座天文台。”

    白星河道:“没错,这里是一座天文台,准确说,是一座专门研究‘天劫’的天文台。”

    李耀不明白了,研究天劫的天文台,和修仙者的出现,又有什么关系?

    白星河笑了笑,继续道:“你有没有听过一种理论,叫做‘黑暗森林’?”

    李耀眨巴着眼睛,“黑暗森林”四个字,他曾经在长生殿的运输舰上,听千年铸剑世家的传人皇甫小雅提到过。

    当时皇甫小雅说,假如宇宙是一片黑暗森林……

    后来,在铁原星上,他也听熊无极说过,假如宇宙真是一片无路可走的黑暗森林,他也要开条路,放把火!

    当时李耀并没有多想,还以为是巧合,两人打了一个同样的比方而已。

    原来不是巧合,“黑暗森林”是一个专有名词么?

    白星河道:“天劫一直是修真界最大的不解之谜,从四万年前的古修时代,直到今天,一直都有无数修士孜孜不倦地探索着天劫的奥秘,也曾产生过无数种理论来解释天劫,‘黑暗森林理论’,就是其中最完美,最能够自圆其说的一种。”

    “黑暗森林理论,正是一万年前的天劫学家柳刺星,在这间‘刺星阁’中研究出来的。”

    天劫,是修真界最大的奥秘,亦是现代修真理论中,最难以推测的一个神秘领域。

    甚至有人说,洞悉了天劫,就洞悉了整个宇宙!

    李耀不由被白星河的话深深吸引。

    白星河盘膝而坐,一边运功疗伤,一边不徐不疾地说道:“一万年前,蜘蛛巢星刚刚被发现时,有无数精通地质勘探的修真者来到这里,探索地底矿脉。”

    “按照当时的帝国法律,凡是探索出了新的矿脉,一部分开采权就会为奖励,属于发现者所有,越是深埋于地底,勘探难度越高的矿脉,他获得的开采权比例就越高。”

    “当时有一名柳姓修士,天赋异禀,对土系灵能有极强的亲和力,精通土遁之术,他在蜘蛛巢星深处纵横驰骋,几乎一半的灵脉和矿藏,都是被他发掘出来。”

    “因此,当大规模开发开始之后,他也陡然而富,成为整个帝国闻名的矿业大豪,掌控着蜘蛛巢星上最大的矿业集团,自然积累了大量财富,达到富可敌国的程度。”

    “我们头顶的巢都,就是柳姓修士矿业集团的总部,一半都是他兴建的。”

    “柳姓修士有一个独生子,却是和他恰恰相反,不喜欢深入地底,反而喜欢探索星空,在帝国最知名的几所大学辗转学习之后,成为了一名天劫学家。”

    “当时,天劫学是一门显学。”

    “那正是人类文明最为鼎盛的时候,星海帝国的疆域,横跨上千个大千世界,扩张过程中,除了老对手妖族之外,也征服过无数星空异族。”

    “那是最波澜壮阔的大时代,所有人类都野心勃勃,渴望向更加深邃的星空进军!”

    “向宇宙进军的过程中,当然会遇上各种星空异族,所以,对整个宇宙所有文明的研究,就成了一门非常时兴的学问。”

    “浩瀚的宇宙中,究竟隐藏着多少文明?和我们人类文明比起来,他们又是强是弱?每一个文明之间,知道彼此的存在么?如果知道,对别的文明又是什么态度?”

    “这些问题,都是当时的人类,急需弄明白的。”

    “不少学者认为,天劫就和这些人类之外的文明有关,只要破解了天劫的奥秘,就搞懂了宇宙的真相。”

    “另一方面,无论古修时代,还是星海帝国时代,人类文明都遭遇过很多次天劫,对于天劫的威力,有着非常深刻的认识。”

    “因此,就有人想到,既然天劫的威力这么大,我们能不能利用天劫,把它当成一种武器呢?”

    “研究天劫、拦截天劫、俘虏天劫、破解天劫,最后,达到天劫的‘武器化’,‘量产化’,让天劫为我们人类文明所用,成为无坚不摧,战无不胜的终极武器!”

    李耀目瞪口呆。

    他被星海帝国时代的人类,那种豪情万丈,征服一切的雄心壮志,深深震撼了!

    竟然想把天劫当成武器,这才是真正的“宇宙最强战斗种族”,应有的风采啊!

    “在这两个出发点的驱动下,星海帝国时代,最聪明的头脑,全都投入到了天劫的研究中去。”

    “不过,虚无缥缈,神秘莫测的天劫,要观测到它都是极难的,更不要说研究和捕捉了,这是一项耗费甚巨的大工程,绝大部分天劫学家,只能依附于帝国,在二十大元始宗派和军方的领导下,才能展开研究。”

    “那位柳姓矿业大豪的独生子却不同。”

    “他的父亲富可敌国,天劫学亦是当世显学,独生子既然有这方面的天赋,当然是大力支持了,如果真能破解天劫的奥秘,功成名就不在话下,甚至能名垂青史,万世流芳啊!”

    “所以,这对柳姓父子,就动用了万贯家财,搜集整个飞星界最珍贵的天材地宝,和计算力最强大的超级晶脑,又依靠丰富的矿脉开采经验,在蜘蛛巢星的地底,兴建了一座规模庞大的天文台,或者说‘天劫研究中心’!”

    “依靠一家一姓之力,建造这样一座深埋地底的星辰宫殿,当然不是容易的事情,建造周期长达几十年,这期间发生了诸多变化,连矿业大豪都年老力衰,去世了。”

    “他的儿子,却是毫不动摇,继承了整个矿业集团之后,反而豁出了全部身家,如痴如魔,终于建成这座‘刺星斋’!”

    “刺星二字,就是柳姓修士的志向,所以后世之人,都以斋名,称呼他为‘柳刺星’,正因为他要刺破星辰的秘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