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七百三十九章 谢谢你,李耀
    李耀愣住,心底生出一股寒意。

    他的灵能爆发方式,和寻常修真者不同,激发出筑基期究极境界时,极容易被人看穿,所以白星河猜到他是沙蝎,并不奇怪。

    不过,白星河怎么知道,他就是李耀?

    表面上,李耀极度冷静,如一头蓄势待发的猎豹,装狐疑道:“你说什么?”

    白星河淡淡一笑,道:“你对于液化灵能的运用之妙,已经站在整个飞星界的顶峰,明明只有筑基期的修为,却发挥出了堪比金丹强者的战斗力,据我所知,这样的神通只有铁原六部第一勇士沙蝎才掌握。”

    “不过,星海浩瀚,或许有第二个人拥有沙蝎一样的神通,也未可知。”

    “更重要的证据,是你用左腿施展出的第一刀。”

    “幽冥刃是蜘蛛巢星上独一无二的元婴级独行大盗,我对他的神通也进行过仔细分析研究,所以我非常肯定,你施展的,正是幽冥刃的独门绝学《幽冥刀法》!”

    “据说幽冥刃在天圣城之战中,和沙蝎同归于尽,连晶铠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现在,一个疑似沙蝎的人,又施展出了幽冥刃的独门绝学,此人的身份,岂不是昭然若揭了吗?”

    3,.. 李耀点头,坦然承认:“白老大分析的不错,我就是沙蝎!”

    “不对!”

    白星河忽然拉高了音调,如一个惊雷炸开,“你不是血鹫,也不是沙蝎,你是李耀!”

    每一个字,都像是一颗晶石炸弹。炸得空气“嗡嗡”响。

    李耀神色不变,镇定自若:“为什么这么说?”

    白星河道:“首先,你穿的这套晶铠,如此华丽、精美、强大,和这套运用了星海帝国时代技术炼制而成的龙王战铠不相上下,而各种珍贵材料的运用。说不定比龙王战铠更高一个级数!”

    “这样的晶铠,放眼整个飞星界,都找不到几套。”

    “李耀在拯救大角铠师团时,曾经和风雨狱星盗团,乃至风雨重本人都厮杀过一场,留下大量战斗视频,我也通过秘密渠道,得到过一些。”

    “我发现,你这套晶铠的形态。虽然和李耀当时穿的那套晶铠截然不同,但炼制风格,还有骨子里的精气神,却是一脉相承,如出一辙。”

    李耀笑道:“或许,我和李耀的晶铠,都是出自同一名晶铠炼制大师之手?”

    白星河点头道:“的确有这个可能,但如果沙蝎不是李耀的话。就很难解释一件事情,那就是你的晶铠术!”

    “虽然我们刚才。仅仅过了一招,但就是这一招,你展现出来的晶铠术,绝对能跻身当世顶尖高手之列,连我都不得不凝聚全部神魂和计算力,来小心应付!”

    “你。是一名超级晶铠高手!”

    “根据资料,沙蝎是铁原人,几个月前才刚刚接触晶铠,再怎么天才,都不可能在短短数月之内。就掌握如此强大的晶铠术吧?”

    李耀哑口无言。

    这件事他的确无法解释。

    白星河悠悠道:“李耀是在铁原星失踪的,而沙蝎又是在李耀失踪之后奇迹崛起的,以往都有很多人将李耀和沙蝎联系在一起,不过据说沙蝎在什么问心台上证明了自己的身份,所以这件事才逐渐没人提起。”

    “不过,我这个人,从来不相信问心台之类的死物,我更相信……这个。”

    白星河举起了被捆住的双手,指了指自己的脑子。

    “刚才和你近距离接触了这么久,我相信,以你的狡猾程度,绝对有办法骗过区区一台测谎仪的。”

    李耀沉默了很久,将每一个细节都重新捋了一遍,还是找不出反驳的角度。

    强行反驳,白星河也不会相信的,李耀只能叹了一口气,苦笑道:“白老大就是白老大,不错,我就是李耀。”

    白星河的眼神忽然变得无比深邃,像是两口看不到底的幽泉,轻声道:“谢谢你,李耀。”

    李耀真的愣住,脱口而出:“谢我什么?谢我干掉了你死对头风雨重的独生子,还是谢我主动跳出来当你的保命符?”

    白星河长舒一口气,好似完全卸去了敌意,真心实意道:“谢你在很久之前,不顾生死,救了一个人。”

    “无论你信不信,既然你是李耀,那么不到万不得已,我不准备杀你了。”

    白星河现在没穿晶铠,双手还用最坚韧的异兽筋络死死捆住。

    但他挺直腰杆,说出这句话时,却像一个生杀予夺的君王,想要杀掉李耀的话,随时都能办到。

    “你”

    李耀心里浮起了一万个谜团,还想追问。

    白星河却是朝刺星斋的墙角飘去,双手微微一晃,如莲花绽开,墙角浮现出了一道灵符之墙,上千道灵符骤然散开,虚空中十分突兀地浮现出一间小屋。

    “哧”

    金属小屋的大门开启,李耀朝里面望去,堆满了法宝、晶石和高能食物,角落里还竖立着一台医疗舱。

    白星河头也不回,十分放心地将背后暴露给李耀,朝小屋走去:“刚才一路闯关,我们又小小切磋了一下,彼此消耗都很大,进来补充一下吧,修仙者没那么快下来的。”

    李耀心念一动,道:“你真的准备,在地下战堡把修仙者一网打尽?这也未免太着痕迹了吧?你故意将一切都告诉白无泪,他没有起疑么?”

    “没什么可起疑的。”

    白星河道:“两个月之前,我发动了第一次针对长生殿的大反扑,当时白无泪一直隐忍,装忠心耿耿的样子,我也十分感动,就把地下战堡秘密地图。还有蜘蛛密匙藏在哪里,全都告诉了他,同时还将那枚乾坤戒的开启方法,也一并说出。”

    “我和白无泪说,反抗长生殿,是九死一生。极度危险的事情,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会被长生殿杀死,一旦我真的死了,我希望他能继承我的遗志,用地下战堡中的资源,战斗到底!”

    “你看,用这种方式,说出地图和密匙的所在。很合理吧?”

    李耀仔细想了想,摇头道:“就算白无泪会上当,风雨重和黑王都是阴险狡诈,诡计多端的人物,怎么会轻易上当?”

    白星河冷笑道:“他们别无选择,在那么多星盗面前,大话都放出去了,现在我‘身受重伤、生死不明’。而地图和密匙,又在大庭广众之下。落到了他们手里。”

    “不赶快探索地下战堡,瓜分帝国秘宝,那些星盗会答应吗?”

    李耀心思电转,想了半天,眼睛越来越亮,喃喃道:“所以。从一开始,你宣称要用地下战堡中的秘宝来悬赏,还搞什么‘星河英雄会’,全是陷阱,目的是为了抬高这些星盗的心理预期。抬高收买他们的条件!”

    “那就好像,两个人竞拍一件宝物,其中一个人漫天开价,目的不是买下这件宝物,而是逼迫对手出更高的价钱!”

    “你都拿出帝国秘宝来诱惑星盗了,那么长生殿为了招揽这些贪得无厌的星盗,势必要开出比你更高的价码!”

    “还有什么东西,能比帝国秘宝更加值钱?那就只有开放整个地下战堡了!”

    “只要长生殿真的许下了这样的承诺,就算他们明知地底可能有陷阱,都没办法的,因为他们面临着修真界的巨大压力,需要星盗的效忠,不可能在这种时候失信于人!”

    “穷凶极恶的星盗,都是为了一分钱就敢玩命的家伙,这么大一块肥肉就吊在他们眼前,让他们松口?怎么可能!”

    “这不是阴谋,是阳谋,无论如何,现在你‘一败涂地’,长生殿只能硬着头皮兑现承诺了!”

    李耀简直想为白星河的阳谋用力鼓掌,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可是,如果长生殿让星盗当炮灰,冲在最前面,自己并不进入地下战堡,你的计划,又怎么实施?”

    白星河微笑道:“一切都是你的假设,万一我没有阴谋呢?”

    “万一蜘蛛巢星的地底,的确有无数秘宝和神通在等着第一个来的人呢?到时候,那些星盗将所有好处都占为己有,你觉得还有可能吐出来给长生殿吗?”

    李耀仔细一琢磨,发现白星河真是将所有人的心理都咂摸透了。

    放一批视财如命,悍不畏死,心狠手辣的星盗独自进入地底宝库,等于是放一群饿狼进羊圈,半天之后,能有几块骨头渣子剩下就不错了!

    长生殿一定会派出重要人物,来主持大局的。

    白星河继续道:“更何况,还有第三个可能,那就是我的确没死,但逃到了地下战堡深处,将整个地下战堡都毁掉,或者将所有通道,都彻底封死!”

    “没有地下战堡中的资源,长生殿怎么和整个修真界抗衡?”

    “所以,他们现在别无选择,只能争分夺秒,越早控制住地下战堡越好!”

    李耀深吸一口气,从前到后,想了个通透,在心底默默写了个“服”字。

    他感叹道:“用整个深渊星盗团,来当成诱饵,布下这么大一个局,白老大真是豁得出去!”

    白星河淡淡道:“深渊星盗团注定是保不住的,蜘蛛巢星也注定是保不住的。”

    “就算我真的火并掉了风雨重,以一个非常有利的条件,和长生殿合,甚至骑到长生殿的脖子上拉屎,又能风光多久?”

    “数年之后,还不是在修真者的大军镇压之下,灰飞烟灭?”

    “深渊星盗团是注定要覆灭的,蜘蛛巢星也是注定要被毁掉的,在他们毁掉之前,压榨出最后一点利用价值,这是最划算的买卖,有什么豁不出去?”

    李耀沉默,联想到白星河在运输舰上对罗金虎说出的那番悲乖论,看来这位星盗之王对星盗和修仙者的前途都不看好,那么……

    李耀脱口而出:“白老大,你究竟想干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