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七百三十六章 恐怖平衡被打破了!
    “咻!”

    李耀瞬间疾退出九十九米,再退后一米,白星河腹中的晶石炸弹就会立刻引爆,他还不放心,又张开双手,“波波波波”,在正面凝结出四张灵能护盾,并且在四道护盾之间,一口气释放出了上百枚一碰就爆的晶石炸弹,悬浮在空中,组成三重炸弹之墙!

    电光石火地布置完一切,李耀才稍稍喘了口气。

    白星河一愣,似乎有些讶异:“血鹫小友……”

    “别动,别说话,让我想一分钟!”

    李耀厉声喝道,周身每一个细胞都疯狂震动起来,做好了最高战斗准备,头脑中纷乱飞舞的思绪蝴蝶忽聚忽散,留下星星点点的磷光。

    从追上白星河开始,李耀就觉得有些不妥,只是一路走来,白星河一直表现得老老实实,再加上地底深处机关重重,分散了李耀的注意力,令他逐渐忽略了心底的警兆。

    可是现在,白星河莫名其妙要向他介绍一万年前秘闻的异常举动,又令这些淹没的警兆,重新浮出水面,在脑中发出刺耳的蜂鸣。

    “不对劲,直觉告诉我,我一定忽略了一些极重要的事情,所以刚才一路走来,才会这么心惊肉跳!”

    “细节!回忆白星河的每一个细节+,..!”

    李耀发动全部计算力,将白星河现身到现在,每一秒钟都分割成了上百幅画面,一帧一帧地分析着。

    那就好像,在他脑域中狂乱飞舞的思绪蝴蝶,统统被固定住,每一只思绪蝴蝶的每一道花纹,都不断放大。一清二楚!

    当其中两只“思绪蝴蝶”上迥然不同的花纹,同时飞到脑域中央时,李耀的瞳孔骤然收缩,意识到了不安的来源!

    第一幅画面虎牙星盗团的运输舰上,白星河把罗金虎一脚踹倒,不屑道:“少来这套!只要价钱合适。你卖掉老子一家老小,都不会眨一下眼皮!同样,给老子合适的价码,保证今天就把你爹娘都卖到窑子里去!都他妈出来当星盗,杀人越货了,还装什么三贞九烈,很讲义气啊你!”

    第二幅画面不,没有画面,只是李耀听到的声音。那是白星河在被首席真传弟子偷袭之后,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白无泪,你背叛我!”

    这声惨叫,真是充满了惊愕、愤怒、痛恨和绝望!

    还有,还有,还有李耀看过,风雨重撰写的笔记《风雨星辰》,里面有白星河的人物小传。写出了他的发迹过程。

    白星河从一个比老鼠还卑微的探宝者,骤然崛起。变成星盗之王的过程中,至少背叛过三四个“情同父子”的老大,出卖过一二十个“歃血为盟”的兄弟!

    《风雨星辰》是风雨重为儿子风雨明撰写的“星盗教材”,是非常私密的东西,没必要在这些事情上诋毁白星河。

    所以,白星河这样一个以阴谋、背叛和出卖起家。对于星盗之间,毫无情义,只有互相利用关系,看得非常清楚的枭雄,就算真的被弟子出卖。又怎么会发出那么绝望、痛苦、惊愕的惨叫?

    如果,他的惨叫是装出来的,至少是有装模样的成分,那又说明什么问题?

    李耀心思电转,将自己代入到白星河的位置。

    假设他是身受重伤的白星河,在赤钢晶铠炼制中心的地底深处,有一座不为人知的秘密传送阵,而他要以最快速度抵达这里逃生……

    “唰!唰!唰!”

    李耀追踪白星河,一路上遇到的每一条缝隙和岔口,再次浮现在脑域中。

    他构建出了一座透明的逃生路线结构图,飞快计算着,一名筑基修士走完这条路,需要的时间。

    五秒钟之后,他得出了一个,令自己周身血液完全冻结的结论。

    “你在等我。”

    李耀喃喃道,“不是我追上你的,是你故意在那座秘密传送阵旁边等我!”

    白星河的声音,依旧那么温和醇厚,像是永恒不变的春风:“血鹫小友,你说什么?”

    李耀深吸一口气,死死盯着白星河周身每一处动力符阵的变化,咬牙道:“根据我的计算,就算如风雨重所说,你真的身受重伤,只剩下筑基期修为,你也完全可以,在我赶到之前半分钟,就进入传送阵!”

    “通过传送阵,最多几秒钟,你就可以出现在地下战堡的入口,只要毁掉身后的传送阵,我绝不可能找到你!”

    “如果你真的不顾一切逃命,没有任何理由,会让你耽搁半分钟!”

    “唯一合理的解释,你故意放慢速度,你在等我,或者说,在等一个有可能会追上来的人!”

    白星河淡淡一笑,不轻不重地鼓掌:“能够在一个月内声名鹊起,成为星盗圈子里人尽皆知的狠人,血鹫小友,果然心思缜密,虽然醒悟得稍微迟了一些,却也极为难得了。”

    手掌上的铠甲碰撞,发出清脆的“砰砰”声,在偌大的刺星斋中回荡,夹杂着一丝讥讽的味道。

    李耀的心脏,仿佛被黑洞完全吞噬,呼吸无比艰难。

    白星河鼓掌的同时,他意识到一件,绝不可能的事情!

    他逼白星河吞下去的晶石炸弹,不见了!

    从一开始,李耀就一直释放出了一缕神念,牢牢缠绕着这枚晶石炸弹,哪怕在通过“嗜灵岩蛛”狩猎区域时,他都冒险没有撤去这缕神念!

    在李耀的计算之中,白星河想要弄鬼的话,只有两种办法。

    第一,通过肌肉和脏腑的蠕动,将这枚晶石炸弹,在半秒钟之内就从胃里反冲到喉咙,再激射而出!

    第二,在胃里分泌出一种酸性极强的胃液,将晶石炸弹的引爆符阵给腐蚀掉!

    李耀自己,发动《鲸吞大法》时,可是连钢铁都能腐蚀、融化、吞噬掉的,白星河是元婴老怪,李耀料敌从宽,假设他也拥有同样的能力,而且胃酸腐蚀速度更快十倍。

    那也至少,需要一秒钟才能成功!

    而李耀引爆晶石炸弹,只要0.1秒!

    所以,从确定晶石炸弹在白星河肚子里开始,李耀一直非常放心地跟着他走。

    没想到,在0.05秒之内,这枚晶石炸弹,就十分诡异地消失了!

    李耀额头,顿时渗出密密麻麻的冷汗。

    白星河并没有将晶石炸弹吐出来,用胃液瞬间腐蚀的话,总归也要留下一些残骸,但李耀却什么都没感应到,晶石炸弹,就凭空从这个世界消失!

    白星河依旧站在九十九米之外,发出了低沉而从容的笑声,就像是一名和蔼慈祥的老人,看着一名闯了祸,手足无措的孩子。

    李耀却感觉到,自己身后盘旋着阵阵冷风,仿佛白星河就站在他背后,盯着他的后脑勺一样!

    一个白星河,气息却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这绝不是身受重伤,只剩下筑基期修为可以办到的!

    “血鹫小友,你的确很聪明,不过或许是太聪明了,就很容易忽略一些,摆在鼻子底下的事情。”

    白星河不紧不慢道:“用晶石炸弹来制造出‘恐怖平衡’?这一手玩得的确很妙!不过,破解起来,也是容易得不能再容易了。”

    李耀冷汗涔涔,咬牙道:“不对,晶石炸弹一定还在你的肚子里,你是在诈我!”

    白星河轻蔑一笑,刚才因为疼痛,还有些伛偻的腰杆,一寸一寸挺直。

    幽幽星芒的照耀之下,他的身形,格外巍峨,高大,恐怖!

    “白某纵横星海上百年,对你这样一个小辈,还要用诈么?‘恐怖平衡’的破解方法,很简单,说穿了不值一提!”

    “你我这样的星盗,身上往往不止携带一枚乾坤戒,而为了掩人耳目,很多乾坤戒都会藏在周身各处,包括吞入腹中,藏在体内。”

    “我原本就有一枚乾坤戒,藏在胃里。”

    “我只是蠕动胃壁,激发乾坤戒,将你的晶石炸弹吸收进去罢了。”

    “自然,乾坤戒中,另有一方小小世界,和我们所处的飞星界,不知相距了多少光年,所以这枚晶石炸弹一纳入乾坤戒,立刻就被引爆。”

    “不过,那最多也就是毁掉了乾坤戒里的东西罢了,对我自身,却是毫发无损啊!”

    “明白了吧,血鹫小友,你的‘恐怖平衡’从一开始,就存在一个致命的漏洞啊!”

    李耀瞠目结舌,仔细想想,自己好像真的忽略了这一点……

    不,不是忽略,激发乾坤戒,需要调动灵能,出特定手势,配合一些咒文的!

    这也是大部分乾坤戒都被打造成戒指的形状,佩戴在手指上的原因,就是为了方便手势的变化!

    比方说,李耀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微微触碰眉心,这就是一个特殊的手势,是从乾坤戒中提取晶铠的最快手势!

    白星河竟然能通过胃壁的蠕动,就完成乾坤戒的激发手势?

    要不要这么夸张!

    “所以,恐怖平衡被打破了,你受的伤,根本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严重,要杀我这个筑基巅峰,简直易如反掌。”

    李耀惨笑,“看来,我是茧自缚,自寻死路了。”

    “白老大,现在我唯一制衡你的手段已经失效,而你并没有一开始就动手,还想拖延时间,想来也是受了一点儿伤,想尽量恢复一下再动手。”

    “现在,你要疗伤,我也不想死得那么快,能不能最后求白老大一件事?”

    “整件事,还有诸多疑点,我怎么想都想不通,能否在一些关键点上,请白老大解释一下,让我死也死个明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