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七百三十三章 金丝大阵
    李耀看着半空中逐渐倒挂下来一串串八角垂芒的符文,也是偷偷抹了一把汗。△¢,

    他的运气的确不错,白星河身受重伤,大量脏腑暴露在外面,穿越污水处理池时一定费了一番波折,所以才耽搁了一些时间。

    而他又有“冰蝶磷粉”,没有浪费一秒钟,刹那间就追赶上来。

    若是再迟三五分钟,或许白星河就通过秘密传送阵,逃之夭夭了!

    从这座传送阵镌刻的符阵复杂程度,还有白星河插入的驱动晶石能级来看,这是一座中程传送阵,能将人传送出十几公里。

    巢都这么大,十几公里范围,鬼知道他会逃去哪里!

    李耀目不转睛地盯着传送阵,道:“白老大不要忘了,咱们之间不能离开一百米,所以还是同时进入传送阵比较好。”

    白星河微微一笑,双手结印,一道神念混合着灵能,涌入传送阵。

    传送阵里,立刻激发出了一道幽蓝色的锥形光柱。

    白星河对李耀比划了一个“请”的手势。

    李耀深吸一口气,警戒提升到了极限,和蜘蛛巢星上最强大的凶人一起,站到了幽蓝光柱之下。

    和星盗之王近在咫尺,尽管李耀尚有底牌,也做了万全准备,依旧有喘不过气的感觉。

    白星河低声笑道:“一名筑基高阶,精通爆破之术,谋算又如此周密,却一直默默无闻?就算血鹫小友刚来蜘蛛巢星,以往在星空中,也应该大大出名。”

    “却不知道,隐藏在‘血鹫’二字下面的,究竟是怎样一张面孔?”

    李耀心底一震。知道自己心理上出现的一丝破绽,被白星河瞬间抓住,顿时更加警觉。

    不等他说话,幽蓝光芒浓郁到了极点,他们仿佛置身于某种粘稠的幽蓝液体之中。

    李耀一个恍惚,已经出现在一片不同的空间中。

    这是一个干燥的洞穴。四周布满了干枯的地底植物残骸,除了他们脚下立足的传送阵之外,就只有一条歪七扭八,张牙舞爪的缝隙,不知通向何方。

    两人走出传送阵,白星河随手一掌,灵能狂喷,将传送阵彻底毁掉。

    如此一来,就算风雨重等人能够找到另一头的传送阵。也不可能通过传送阵,跳跃到这里。

    李耀打量四周,他们最多跳跃出了十几公里,看四周的环境,这里应该是……

    蜘蛛巢星,地底的地底!

    李耀心中一动,问道:“这里是蜘蛛巢星的地下战堡?”

    白星河淡淡道:“只是地下战堡的一个入口而已,我从七岁开始。就为‘探宝者’在地底探索这座战堡,这里的每一片迷宫。我都了如指掌,比自己的床还熟悉,还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更适合充当我的最后巢穴?”

    李耀奇怪道:“既然你能布置传送阵,为什么不直接把我们传送到地下战堡的控制中枢?是为了保密么?”

    白星河笑了笑,道:“星海帝国时代的战争堡垒。哪有你想得那么简单?蜘蛛巢星地下战堡的核心处,依托地底灵脉的走向,布置了一座极其厉害的大阵,能够隔绝外界的一切空间跳跃。”

    “那就像是一个无形的铁壳,将整座地下战堡牢牢包裹住。不可能直接传送进去,只能自己走进去。”

    “这也是为了防止敌人通过某种玄妙的传送神通,一下子出现在战堡深处。”

    “我们走吧。”

    白星河一缩脑袋,以一个十分别扭的姿势,硬生生挤进了那条歪歪扭扭的缝隙。

    李耀皱眉。

    不知为什么,从追踪到白星河开始,一切看似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但他心底,对于危险的预感,却是越来越浓。

    无数画面和声音,化翩翩起舞的蝴蝶,在他脑域深处狂乱飞舞,眼看就要凝聚成一幅斑斑驳驳的画面,却是在最后一刻,骤然崩裂!

    眼看白星河渐渐消失在了缝隙深处,李耀感知了一下,那枚晶石炸弹依旧乖乖待在白星河的肚子里,把心一横,也跟着钻进了缝隙。

    这条缝隙,刚好和人的头颅四肢严丝合缝,一旦挤进去,手脚和脑袋都无法动弹,只能依靠动力符阵的微操,缓缓前行。

    足足蠕动了半个多钟头,前方才逐渐宽阔,可以手脚并用地爬行。

    又爬了十几分钟之后,旁边露出一截金属管道,上面有一条小小的裂口。

    顺着裂口,钻进金属管道,五分钟之后,两人出现在一条昏暗的金属甬道之中。

    沉闷的空气似乎一万年都没有流动,抓过空气拧一把,能拧出满手铁锈。

    李耀扫视四周,忽然道:“等一等,白老大,地下战堡的地图,还有开启所有机关的蜘蛛密匙,真的随着你的断掌,落入了白无泪手里?”

    “或者说——”

    李耀终于明白,自己的不安来自何处,“真的有什么地图,还有蜘蛛密匙这种东西?”

    白星河再次发出了低沉的笑声,在充满了铁锈的黑暗甬道中来回震荡:“当然是有的,你不要把长生殿中人都当成傻瓜,他们不知精心策划了多久,连我最亲信的首席真传弟子都被他们策反,我是真的一败涂地,还有什么可说?”

    “这条路,却不是地下战堡的主通道,而是我自己探索出来的捷径,走这条路,不会被他们发现的。”

    “地下战堡盘根错节,由无数迷宫组成,规模比一百个巢都还大,星盗花了几百年都没探索完,你还担心会和风雨重、白无泪他们撞上么?”

    白星河一边说,一边向前走着,没走出多远,忽然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瓶子,挤出两滴淡金色的药膏,涂抹在眼皮上,随后将小瓶子朝李耀甩了过来。

    “擦在眼皮上,对你有好处。”

    李耀伸直手臂,将瓶子放在距离自己最远的地方,用左手兜了几道气息过来,仔细嗅探着。

    他是炼器师,又在炼天塔中得到了大量古材料的知识,对于绝大部分天材地宝,都略知一二。

    这瓶淡金色药膏,不像是有毒的样子。

    沉吟片刻,李耀先闭上左眼,用五秒钟来适应单纯依靠右眼的战模式,随后才开启面甲,将一小滴淡金色药膏,涂抹在自己的左眼皮上。

    “唰!”

    清清凉凉的药膏一渗入眼皮,李耀眼前黑黢黢的甬道深处,空气中立刻浮现出来无数金色的细丝!

    这些细丝,就像海中的水蛇,在半空中不断浮游、盘旋、缠绕,偶尔几十根金色细丝凝聚在一起,好似一朵蟹爪菊冉冉绽放,忽而又骤然分裂,激射而出,恍若电弧,速度奇快无比!

    李耀隐隐觉得,所有金色细丝的活动,有一定的规律可循,但是计算了半天,却发现太过复杂,运行轨迹的计算量,是天文数字。

    闭上左眼,单用没有涂抹药膏的右眼查看,甬道中依旧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李耀暗暗心惊,这一定是某种防御大阵,没想到历经一万年时间,还在运转。

    星海帝国的神通,真是无法想象!

    白星河道:“这只是地下战堡中一点微不足道的小小防御措施而已,这还是我精挑细选出来,最安全的捷径,在别的方向上,各种机关符阵,更是数不胜数!”

    “历经一万年,在时间的流逝和剧烈地质运动之后,残留下来还能运的机关,十不存一。”

    “若是一万年前,这座战争要塞刚刚建成时,那真是不死掉几万名修真者,绝不可能攻入这里!”

    李耀将淡金色药膏丢还给他:“前面带路。”

    白星河有些讶异:“你就擦了一只眼睛?”

    李耀道:“一只已经足够。”

    开玩笑,他才不会把自己的两只眼睛,都擦上白星河的药膏。

    万一白星河在药膏中做了什么手脚,保住一只眼睛,好歹都有一搏之力!

    白星河没说什么,身形忽然化一道青色流光,窜入金丝大阵。

    这些游动的金丝,一感知到有强烈的灵能靠近,速度瞬间提升了一倍!

    白星河却像是早就知道金丝的运行规律,在金丝大阵中腾转挪移,游刃有余。

    忽而如一片枯叶般紧贴地面,忽而似壁虎般在两侧墙壁上前进,忽而又攀附着天花板,几个起落,就窜出几十米。

    李耀目不转睛,盯着他的行动路线,也依样画葫芦,射入金丝大阵。

    黑黢黢的甬道,似乎没有尽头,光是有金丝浮游的地方,就有足足上千米长,李耀一开始还跟得上白星河的脚步,但是越到后来,金丝越密集,白星河的身法也变得,越来越诡秘莫测。

    李耀只有左眼涂抹了能够看到金丝大阵的淡金色药膏,对于方向和轨迹的判断,难免有一丝误差。

    在即将冲出金丝大阵的刹那,终于不一小心,晶铠稍稍触碰到了一缕金丝。

    一刹那间!

    “咻!咻咻咻咻!”

    几十道金丝激发出了锐不可当的金芒,好似变成了几十把金色飞剑,速度骤然提升十倍,朝李耀周身各处要害,狠狠射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