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七百二十八章 猎杀白星河!
    “现在大家知道,为什么我会说这一战,咱们‘必胜无疑’了吧?”

    一抹有些耳熟的声音,从李耀身后轻轻响起,令他周身毛孔骤然收缩,脊椎骨上仿佛缠绕着一条冰冷的毒蛇。≥,

    不用回头,头盔后侧的晶眼已经扫描到了一副狰狞无比的晶铠,从黑暗中缓缓浮现出来。

    这具晶铠仿佛是用数百张扭曲的青铜人脸凝聚而成,所有人脸都在不断蠕动,挣扎,呜咽,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哀嚎。

    这具晶铠,李耀印象深刻。

    他曾经在铁原星域和这套晶铠的主人交过手,差点儿就死在这套晶铠的阴风怒号之下。

    而现在,这套晶铠全面升级,依附于晶铠之上的青铜人脸更多,表情更痛苦,散发出来无比绝望的气息,夹杂着九幽黄泉中的腐臭味道,令人更加恐惧!

    这是风雨重的专用晶铠,拥有强大精神攻击的——百面!

    “风雨重不是去进攻‘星河英雄会’,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李耀略一沉吟,瞳孔瞬间放大,隐约猜到了风雨重的全部布局,太阳穴顿时“突突”直跳!

    风雨重身穿百面战铠,不徐不疾地从众多星盗中间穿过,淡淡笑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长生四王之一的黑王,亦是黑蛛塔的上一代尊主,隐雾尊者。”

    李耀悚然一惊,差点儿没叫出声来。

    直到此刻,他才赫然发现,在风雨重身边一直都站着一个人!

    此人同样身穿晶铠,却是用一套深黑色的麻布斗篷将身体牢牢裹住,裸露在外面的部分。全都被淡淡的灰雾缭绕,就像是一个用烟雾组成的人,即便李耀用灵根探测,都看不穿他的虚实。

    这么一个大活人就站在风雨重身边,可是直到风雨重出声介绍之前,李耀压根儿都没注意到他的存在!

    这已经不能用“潜形匿迹”四个字来形容。而是一种极高明的精神秘法,能够绕开人的眼球,直接扰乱人的视觉神经,令人明明看到了他的存在,却无法将图像信息通过神经发送到大脑之中。

    “山海黑莲,长生四王,这位黑蛛塔的上一代尊主,才是真正的黑王!幽冥刃和他一比,差距何止千里!”

    李耀头皮发麻。艰难地吞了口唾沫。

    幽冥刃是元婴期初阶,但这名真正的黑王,实力至少达到了元婴期中阶!

    李耀隐隐觉得,局面正在朝着失控的边缘滑去,速度越来越快,即将堕入谁都无法预测的深渊。

    白无泪操纵着精美的白玉战铠,缓缓降落到地面上,和风雨重、隐雾尊者并排站在一起。

    不少心思灵动的星盗恍然大悟。却也有一部分星盗懵懵懂懂,兀自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风雨重不慌不忙道:“诸位不用惊讶。这位的确是深渊星盗团的二号人物,深渊鬼骑的首领,白无泪白道友。”

    “不过,白道友早已领悟到了真正的长生大道,加入了长生殿,成为一名尊贵无比的修仙者!”

    “刚才赤钢晶铠炼制中心发生的一连串爆炸和激斗。就是白道友正在清理门户,将一小撮执迷不悟,仍旧忠诚于白星河的人,统统清洗掉!”

    “现在,赤钢晶铠炼制中心的所有人。都是白道友的嫡系人马,只忠于白道友一个人!”

    “除了白道友的‘深渊鬼骑’之外,还有大量精锐‘长生军’,以及包括‘黑蛛八刃’在内的黑蛛诡刺,还有我风雨狱星盗团的高手,统统集结于此!”

    “直到此刻,才告诉诸位这次行动的真正目的,实在不好意思,不过事关重大,相信诸位都能体谅我的苦衷!”

    “总之,现在这里有两名元婴强者,十几名结丹高手,还有数百名筑基期以上的资深星盗!”

    “我们的目标,不是白无泪,不是赤钢晶铠炼制中心,而是——白星河本人!”

    说到最后一个字时,风雨重已是杀气腾腾!

    所有星盗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

    风雨重的声音,变得冰冷无比:“怎么,可是有人觉得行动太过危险,想要退出么?”

    众多星盗面面相觑,大家都是杀人不眨眼的绝世凶人,自然知道在这种情况下“退出”意味着什么,当然不会有人蠢到在大庭广众之下,当这种出头鸟。

    “诸位无须多虑,每一个细节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

    白无泪上前一步,淡淡笑道。

    他和白星河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却是继承了白星河那种醇厚温和,让人如沐春风的声线,令人不由自主对他生出信赖之感。

    白无泪慢条斯理道:“现在深渊星盗团中战斗力最强的突击队‘深渊鬼骑’,完全掌控在我手里,而白星河根本不知道我弃暗投明的消息。”

    “接下来,我会想办法把白星河骗到这里,到时候我方有隐雾尊者和风雨团长两名元婴,硬实力已经凌驾于他之上,而他更不可能料到,战斗到最激烈时,我会从背后对他发动致命一击!”

    “到时候,深渊鬼骑会全部调转矛头,和长生军、黑蛛诡刺并肩战,再加上诸位豪杰助一臂之力,白星河有通天彻地之能,也逃不出这样的天罗地网!”

    “诸位!”

    白无泪的声音充满了摄人心魂的诱惑力,“富贵险中求,白星河称霸蜘蛛巢星数十年,要干掉他,当然要冒极大的风险!不过一旦成功,收益也无法想象!”

    “最近十几年,我逐渐接管了深渊星盗团的诸多事务,就连蜘蛛巢星的地下战堡,都在白星河的带领之下,进出过好多次,从里面发掘出来大量的神通和法宝!”

    “地下战堡的大部分区域,我都了如指掌,只有一小部分关键,还有开启地下战堡控制中枢的‘蜘蛛密匙’,掌控在白星河自己手里!”

    “他当然不会将蜘蛛密匙大大咧咧地挂在胸口,而是藏匿在左手无名指上的乾坤戒中!”

    “只要斩杀白星河,得到乾坤戒里的蜘蛛密匙,我立刻就能带领大家,前去发掘地下战堡中的神通和秘宝!”

    “现在我的身份尚未暴露,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若是错过今晚,谁有把握一定能干掉白星河?”

    “唰唰唰唰!”

    众人四周,无数身穿月白色晶铠的长生军和身穿黑色晶铠的黑蛛武士,像是幽灵般站了起来,顿时凝聚成了一道肃杀的压力。

    众多星盗面面相觑,谁还敢说半个“不”字?

    风雨重大笑一声:“好,诸位果然是胆识过人的英雄豪杰,看来是没人有意见了?接下来,就布置战任务!此战非同小可,所有人都要听从命令,坚守岗位,若是有人擅离职守,甚至临阵脱逃,那就别怪我翻脸无情,不但自己性命难保,更免不了要祸及妻儿!”

    “可是,正如白道友所说,今次是斩杀白星河的最好机会,若是大家勠力同心,悍不畏死,真的斩杀了白星河,我风雨重在这里立下心魔血誓,立刻和白道友一起,带领大家深入蜘蛛巢星地底,发掘秘宝!”

    在风雨重的威逼和白无泪的利诱之下,所有星盗都被裹挟,硬着头皮加入围攻白星河之战!

    白无泪掌控的深渊鬼骑,和风雨狱星盗团的大队人马,装模样地厮杀起来,赤钢晶铠炼制中心到处都是乌烟瘴气,一团团火球腾空而起,几乎要把地底深处的空气统统抽干。

    在烟雾和废墟的掩饰之下,威力巨大的晶磁炮,却是都暗暗调整角度,交错的火线勾勒出了一片片的“死亡区域”。

    无数倒在地上,看似晶铠“支离破碎”的死尸,亦是由精通潜行刺杀的黑蛛诡刺假扮。

    近二十名结丹强者,更是被安排到了精心计算过无数次的关键岗位之上。

    李耀显露出来的实力还不到结丹期,又是刚刚加入风雨重阵营的边缘人物,却是被安排在了最外围,并不直接参与对白星河的第一波攻击,而是利用他的爆破神通,建立防线,延缓白星河极有可能的突围。

    “完蛋了!”

    李耀心中暗暗叫苦。

    那一日藏匿在运输舰中,听到白星河收服罗金虎的谈话,还把白星河当成枭雄人物,认为他和风雨重之间,必定有一番龙争虎斗。

    没想到火并还没开始,他的首席真传弟子,就带着他旗下实力最强的一支队伍,叛变到敌人那边去了!

    这仗还怎么打?

    李耀隐隐有些牙疼,他原本想着,双方之间的较量少说都要持续十天半个月,他自然能在旷日持久的拉锯中找出破绽,趁虚而入,暗中左右局面,平衡双方的力量。

    没想到风雨重一上手就是倾巢而出,要一锤定音的架势!

    “光凭两名元婴,当然未必能拦得住白星河,但是再加上他最信任的首席真传弟子,几乎是义子一般的白无泪,那就很难说了啊!”

    李耀暗暗心焦,却是束手无策,只能在布置晶石炸弹时略微做了一些手脚,却是不知道,能否稍微起到一些效果了。

    “白星河,你可是星盗之王,上次见到你时,威风得和天王老子一样!千万别告诉我,你会这么简单就中计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