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七百二十三章 恐惧炸弹
    随着越来越多投靠长生殿一方的星盗从天圣城撤回蜘蛛巢星,风雨重的反扑也不断展开。≤ ≯

    蜘蛛巢星各大矿坑城市中,零星的战火愈演愈烈,逐渐有燎原之势。

    网络上,关于两大势力各种明争暗斗的真假消息也漫天乱窜,像是病毒一样不断蔓延。

    在这场改朝换代的大厮杀中,无数咆哮星河,凶名远播的强人,无声无息地惨死在矿坑城市最深处,暗无天日的臭水沟里。

    却也有不少初出茅庐,或者之前名声不显的新一代凶人,取而代之,冉冉升起。

    血鹫就是其中之一。

    短短一个月,“血鹫”这个名字,不但在银翼城中人尽皆知,在蜘蛛巢星的其余矿坑城市,也有了不小的名气。

    十二月十七日,在进攻狂涛星盗团控制的一处晶铠维修中心时,血鹫斩杀两名筑基期星盗,九名炼气期星盗,半个晶铠维修中心都被他炸成废墟。

    十二月十九日,残阳星盗团对狂涛星盗团的司库,进行了一次刺杀,结果又是血鹫的连环炸弹,将司库和他的保镖强行分割开来,暴露了行踪,最后被一千三百米外射来的一柄飞剑,悄无声息地斩下了脑袋。

    十二月二十五日,狂涛星盗团的秘密金库,不但储藏着大量运转资金,还储藏着无数供星盗修炼的天材地宝,据说是用整块合金打造,四壁都设置了无数防御符阵,坚固到了极点,却被血鹫在五分钟之内就炸开,大量资源都被血鹫和残阳星盗团劫掠一空!

    十二月二十七日……

    十二月三十一日……

    一个月不到,血鹫参与了十几次进攻,每次都挥了至关重要的用,就算残阳星盗团大局不利,他自己却每每都有斩获,成为狂涛星盗团的眼中钉、肉中刺。在星盗圈子里,声名鹊起!

    根据网络上的资料显示,此人心狠手辣,冷酷无情。行事不顾后果,一旦狂性大,根本不分敌我。

    战场上不顾一切乱放晶石炸弹也就罢了,就算平时,他亦不是可以轻易招惹的人物。

    小道消息说。曾经有一名同样接受残阳星盗团雇佣的独行大盗,因为雇佣金的问题,对血鹫产生不满,在一次酒宴之中,两人生冲突。

    血鹫没有当场,默默转身离去,所有星盗都以为他害怕对手,还大肆嘲笑。

    但第二天,这名独行大盗在进行训练时,穿的训练晶铠。反应炉鼎却莫名其妙生了爆炸。

    这名在星盗圈子里小有名气,曾经杀死过几十名修真者的凶人,连惨叫都来不及出,当场惨死!

    此事生之后,再没半个星盗,敢质疑为什么血鹫能拿这么高的雇佣金了。

    ……

    李耀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轻轻点击着光幕,浏览着暗网上关于自己的信息。

    蜘蛛巢星和天圣城水火不容,太虚集团自然不可能在这里布置聚灵塔,而出于安全考虑。蜘蛛巢星自己射的聚灵塔,也不可能和修真界统一制式的聚灵塔兼容。

    所以,在蜘蛛巢星,没办法直接驳入外界的灵网。

    不过蜘蛛巢星的局域网络。内容同样相当丰富,而且针对性极强,大多是星盗最感兴趣的消息。

    通过局域网,李耀不但能浏览到这一个月来星盗对自己的评价,亦可以搜集大量珍贵的情报,包括风雨重和白星河双方的动向。

    为了大肆招兵买马。扩充势力,双方根本没有隐瞒自己的动,全都在网络上大吹法螺,把自己说成是如日中天,而对手却是日薄西山,奄奄一息。

    “风雨重和白星河的正面较量,应该就在这几天了!”李耀暗暗思量。

    一个月前,他见过白星河,这样一个枭雄,不会不知道“夜长梦多”的道理。

    现在白星河仅仅是凭借长生殿的大批人马都离开蜘蛛巢星,这个宝贵时机,才偷袭得手。

    一旦长生殿的主力班师回朝,他没有半点机会的。

    他唯一的选择,就是趁对方主力尚未回归之前,先干掉风雨重,生米煮成熟饭,逼迫长生殿坐下来和他谈判!

    而在长生殿这一边,他们的实力当然比白星河更强,但他们主要的敌人可是整个飞星界,不可能调动所有力量来对付白星河。

    要么干掉白星河,如果实在干不掉白星河,那就只能捏着鼻子接受他开出的条件,无论哪一个选择,都要战决,不可能长时间将大量资源和力量,都投放到白星河这个老无赖的身上。

    这也是李耀一个月来,疯狂表现自己的原因。

    他必须尽一切可能,证明自己的价值,证明自己有资格参与风雨重和白星河的决战!

    “从网络上的消息分析,五天之前,双方附庸星盗团之间的厮杀达到巅峰,之后全都偃旗息鼓,好几天没有大的动。”

    “残阳星盗团,这几天又有一艘载满精锐的星舰回到了蜘蛛巢星,却没有策划新的进攻。”

    “还有,不少在蜘蛛巢星上小有名气的杀手、雇佣兵和独行大盗,全都失去了踪迹,显然都转入了地下。”

    “这是暴风雨前的平静啊,真正的大战就要爆了!”

    “却不知道,我这一个月的表现,是否会被风雨重看上?”

    李耀关闭光幕,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开始了日常修炼。

    这一个月里,残阳星盗团为李耀换了三处住所,变得越来越奢华。

    不过李耀非常清楚,再奢华的住所,隐秘处肯定都有监控他的晶眼。

    他不愿意在众目睽睽之下,进行真正的修炼,干脆在脑域中,默默炼制和完善“恐惧炸弹”。

    恐惧炸弹,是用他的念头凝结而成的精神武器,主要依靠幻象世界来迷惑和震慑敌人。

    想要让神魂强大的敌人陷入幻象世界,就必须将幻象世界搭建得惟妙惟肖,天衣无缝。

    从无到有,凭空营造出一处栩栩如生的世界,这是一件十分消耗精神力和计算力的事情。

    幻象世界中的一花一木,一束火焰的跳动,一缕微风吹过湖面时拂起的涟漪……所有细节,都需要他调动大量计算力来建模、编制和渲染。

    若是计算力不足,渲染出来的幻象太过拙劣,火焰跳跃的姿态太过僵硬,陷入幻象中的人,自然一眼就会看出来,一切都是假的。

    对于精神攻击,李耀还是初学乍练,尽管这一个月来,在不少星盗身上都进行了尝试,还是觉得玄奥繁复,修炼起来太过晦涩艰难。

    只是凝结一枚持续时间三秒钟的“恐惧炸弹”,就用了他整整两个钟头,初步完成时,床榻都被汗水濡湿。

    “渲染还是不太到位,如果对方的实力达到筑基期中阶以上,在神魂的剧烈颤抖中,目前采用的三种渲染方式极有可能出现冲突,整个幻象世界都会崩塌的。”

    “必须要再琢磨几种更加强大的渲染方法,最好是去购买几本专门讲如何营造幻象,如何建模和渲染的神通来看看。”

    李耀总结着修炼中的经验和不足。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

    “咔哒!”

    李耀一挥手,灵能扫过防御符阵,房门自动开启。

    军师银蛇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

    一个月的厮杀,军师银蛇深刻认识到了“血鹫”是一个何等危险的人物,更是深深记得,那个曾经在宴会上和血鹫生冲突的雇佣兵,第二天在修炼时的死状是如何凄惨。

    关键是,那套反应炉鼎出了问题的训练晶铠,是这名雇佣兵自己的。

    没人知道血鹫究竟用了什么办法,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得到这套训练晶铠,并且在反应炉鼎上动了手脚!

    反正,从那天起,军师银蛇就十分庆幸,自己最开始招募血鹫的时候,一直都彬彬有礼,没有得罪这个危险人物。

    “又有行动?”李耀从床上坐了起来。

    “恭喜血鹫兄弟,你可是要一步登天了!”

    军师银蛇满脸堆笑:“血鹫兄弟最近一个月来在银翼城中大杀四方,威名远播,不但震慑了狂涛星盗团,连星盗圈子里新一代的霸主,风雨重老大,都听说了血鹫兄弟的名字!”

    “风雨重老大看过了血鹫兄弟的不少战斗视频,对血鹫兄弟非常感兴趣,很想邀请血鹫兄弟一起,去参加一场真正的大行动!”

    “那可不是咱们残阳星盗团和狂涛星盗团这样的小打小闹,而是真正改天换地,把整个蜘蛛巢星都翻个颠倒的大战!却是不知道,血鹫兄弟敢不敢去了?”

    “终于来了!”

    李耀心中一阵激动,不动声色道:“风雨重终于要和白老大全面开战了?”

    这件事,在蜘蛛巢星上已经闹得人尽皆知,李耀一语点破,并不奇怪。

    军师银蛇眨了眨眼,道:“此事大家心知肚明,就不用说出来了,反正血鹫兄弟是收钱办事,直接为风雨重老大效力,好处一定更多,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胆子了!”

    “从杀死狂涛星盗团团长之子的那一刻起,我就无路可退。”

    李耀从床上一跃而起,舒展筋骨,周身“噼噼啪啪”出一连串的爆响,恍若一头染血的猎鹰,在他身后缓缓展开了双翼。

    李耀微笑:“带我去见风雨重老大吧,我会让他大吃一惊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