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七百一十九章 上钩
    聂飞峻踏入凤舞阁时,正是华灯初上时分。,

    整座银翼城从高到低,几千米的矿洞中到处都发出了幽幽的光芒,用整簇晶石掏空,里面装上照明符阵,点亮的水晶灯,映照出一片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凤舞阁是银翼城中档次最高的酒楼之一,整个飞星界最罕见的奇珍异宝,都通过黒蛛塔的地下渠道,源源不断运送到这里,奢华程度丝毫不逊于天圣城中的高级酒楼,**程度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峻少!”

    见到聂飞峻带着大票人马前来,凤舞阁的经理立刻满脸堆笑地迎了上来,一副点头哈腰,恨不得跪下来给他擦鞋的谄媚模样。

    “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半年前可不是这样!”

    聂飞峻心中冷笑。

    他老爹是狂涛星盗团的团长,最近这一年来,因为死对头残阳星盗团抢先一步投靠了长生殿,所以狂涛星盗团一直都咬牙站在白星河一边,被死对头不断打压,整个银翼城,都没人看好他们。

    连带着他聂大公子走在外面,亦是处处受气。

    现在好了,白星河绝地反击,他们狂涛星盗团也发动大反攻,一举击破了残阳星盗团的不少据点,连残阳星盗团最重要的一处晶铠改装中心,都被他们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最近几天,又是提前知晓了残阳星盗团的反扑计划,精心设计,今天再次打了个大胜仗,连残阳星盗团的副团长都打死了一个,可谓是空前绝后的大胜!

    此刻,狂涛星盗团在银翼城中的威望达到顶峰。大大小小的星盗团全都向他们表达了臣服之意,亦是认可了他们重新成为那些船坞、晶铠维修中心的主人,而所有残阳星盗团的成员都落荒而逃,藏匿在几千米的地底不敢露头。

    也难怪这个凤舞阁的经理,会对他如此卑躬屈膝了!

    聂飞峻心情正佳,今天到凤舞阁来。也是为了宴请一些在白天厮杀中前来助战的好友,懒得和这名经理啰嗦,漫不经心地挥了挥手,走进大厅。

    刚一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一声醉醺醺的吼叫:“你他妈是金镶玉的,碰都不能碰?老子有的是钱,把,嗝,把你们经理找来!”

    紧接着。隐隐传来一名女服务员“嘤嘤”的哭声。

    聂飞峻不由皱眉。

    凤舞阁是银翼城中最高级的酒楼之一,有钱到这里来消费的星盗,当然也不是那些粗鄙不堪的小贼,全都是衣冠楚楚的大盗,不管在星空中如何心狠手辣,到了这里,多少还是要附庸一下风雅的。

    想找女人的话,银翼城中有的是地方。何必要在这里大呼小叫,败坏大家吃饭的兴致?

    “峻少?”

    经理十分为难地搓着手。可怜巴巴地看着聂飞峻。

    凤舞阁这种高档酒楼,能够开在银翼城这样的贼窝里,当然需要后台,过去凤舞阁的后台是残阳星盗团,现在的后台,自然变成了狂涛星盗团。

    如今狂涛星盗团风头正盛。有人当着自己的面闹事,聂飞峻自然要管,当下沉声道:“是什么人?”

    “是个出手阔绰的豪客,看着非常面生,好像是刚刚到蜘蛛巢星来。不太懂这里的规矩。”

    经理小声道,“刚才就提了不少过分的要求,峻少您是知道的,咱们凤舞阁就是个纯粹吃饭的清幽所在,并不涉及其他,这位客人却是不依不饶,胡搅蛮缠。”

    聂飞峻点了点头,明白了。

    肯定又是在某个星域刚刚干了一票大的,揣着赃物逃到了蜘蛛巢星,说不定才在黑市销完了赃,口袋里颇有几个臭钱,骨头就发起痒来。

    如今飞星界这么乱,修真者和修仙者混战不休,也颇有不少人趁火打劫,“星盗”这种职业,又不需要去什么工会注册,又不需要工经验,只要邪念一起,把心一横,任何人都可以一秒钟化身星盗,犯下泼天大案,劫掠奇珍异宝。

    是以,最近半年,蜘蛛巢星上这种外来豪客很多。

    不过这些人,往往没什么好结果,不出一个月,就会被蜘蛛巢星的土著星盗,连肉带骨头渣子,都嚼个干干净净。

    聂飞峻今天却没有洗劫这头肥羊的打算,点了点头,对身后两名神色精悍的手下挥手道:“带到后面的矿坑里,敲碎膝盖骨,敲掉满口牙齿,也就算了,今天高兴,且饶他一条狗命。”

    几名手下点头称是,快步上前,只听一阵“乒乒乓乓”的响声,紧接着是一阵嚷嚷:“你们,你们知道老子是谁?他妈——唔,唔唔!”

    浑身酒气的醉汉,被聂飞峻的手下拖了出去。

    受了欺辱的女服务员,自然是上前千恩万谢。

    聂飞峻微微一笑,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和几名朋友落座之后,谈笑风生,杯觥交错。

    只是,足足过了半个钟头,那几名手下还没有回来。

    聂飞峻心中一跳,凤舞阁的环境他十分熟悉,后面就依托着一片错综复杂的废弃矿道,就算要慢慢炮制这个醉鬼,似乎都用不了这么长时间。

    急忙联络手下,通讯频道中,却是无人回应。

    悠长的“滴……滴……滴……滴……”声中,聂飞峻和酒桌上另外几名星盗面面相觑,一个个脸色全都凝重起来。

    “走!”

    聂飞峻身为狂涛星盗团的团长之子,厮杀经验亦是无比丰富,嗅到一丝危险的气息,第一选择并不是亲自前往环境复杂的矿道深处查看,而是立刻离开!

    凤舞阁外,聂飞峻钻进自己的“速龙战梭”,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速龙战梭的垂直起降功能十分强大,最适合在矿洞这种直上直下的环境中战,携带的一百二十八支飞剑不但能一口气释放出去,还可以通过战梭顶部自带的晶脑,自动操控,直到刺入敌人体内之前,都可以不断修正攻击轨迹,火力强大到了极点!

    更不用说,战梭自带的七层灵能护盾,就算顶级晶铠,也未必能一刀斩开,防御力极强!

    然而,就在聂飞峻启动速龙战梭的刹那,这台价值不逊于晶铠的战梭,却是在0.01秒内,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化了一枚熊熊燃烧的大火球!

    “嗷!”

    聂飞峻本身都是筑基期的高手,这一次爆炸竟然没有将他直接炸死,只是周身皮肤都被烧得焦黑一片,在惨叫声中冲天而起,不顾周身剧痛,强行召唤晶铠!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仿佛早就精确计算好了角度和方位,如闪电般掠过聂飞峻身边!

    “敢惹我?管你是谁——死!”

    狂涛星盗团的团长之子,筑基高手聂飞峻,死!

    半个钟头之内,全城震动!

    狂涛星盗团最近接连两次沉重打击了残阳星盗团,已经成为银翼城中当之无愧的霸主,这种情况下,狂涛星盗团的团长之子,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杀死!

    而且,杀人者还突出重围,扬长而去!

    一时间,狂涛星盗团真的掀起了一场暴怒的狂涛,银翼城中,无数星盗闻风而动,搜寻这名神秘的刺客!

    五个钟头后。

    李耀从一截臭气熏天的排水沟中慢慢爬了出来,躺在地上,开启了晶铠的面罩和胸甲,拼命咳嗽了半天。

    胸前的伤口依旧隐隐渗血,不过疼痛已经削减了大半,并不影响厮杀。

    他刚刚逃脱了对方的第九波围追堵截。

    以他接近金丹的极限战力,想要逃脱这帮星盗的追杀,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倘若他不顾一切,甚至可以直接冲进狂涛星盗团的总部去杀个痛快。

    然而现在,他扮演的是一个刚刚在外界干了一票大活,逃到蜘蛛巢星来避风头外加享受的独行悍匪。

    他强行将自己的实力,压制在了筑基期高阶。

    因为到了筑基期巅峰的话,无论修真者还是星盗里面,这样的人都十分稀少,一个个有名有姓,不可能凭空出现,很容易引起对方的怀疑。

    另一方面,因为他曾经和风雨狱星盗团的不少人都交过手,甚至和风雨重本人都有过短暂交锋,风雨狱星盗团一定掌握着大量他的战斗视频,能从中分析出一些他的战斗习惯。

    所以,这次他完全改变了战斗方法,基本上不采用自己惯用的招式,主要使用枪械,以及从《幽冥刀法》转化过来的诡异腿法。

    有这样两重限制,会受一点儿伤,也是毫不奇怪的事情。

    而这些伤,正好是他需要的。

    他甚至嫌这些伤还不够严重,心说是不是应该再故意暴露行踪,和追击者再厮杀一场?

    就在这时,李耀听到了轻轻的脚步声。

    心底一笑,他知道对方上钩了。

    回头看时,七名全副武装的星盗散落在臭水沟的附近,看似堵死了他的出路,却没有进一步包抄的态势,显出了一种微妙的示好之意。

    一名身穿月白色晶铠,面具好似狐狸般的铠师,发出了低沉的笑声:“初来乍到,不熟悉这里的地形,就能连续逃脱狂涛星盗团的数次追杀,还在反击当中,干掉了超过十名高手,阁下都算是在蜘蛛巢星上一战成名了。”

    “不过,阁下是否很奇怪,这些人为什么一直锲而不舍地追杀你,不惜一切代价?”

    “告诉你,朋友,你惹上大麻烦了。”

    “知不知道,你一开始杀的那个人是谁?”

    李耀目露凶光,声音沙哑道:“管他是谁,我要他死,他就要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