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七百一十八章 你知道的太多了
    李耀朝他弹出第二枚晶石:“别废话,接下来我要知道十个常年盘踞在银翼城,或者经常到银翼城来维修和补给的星盗团名字,规模从大到小,特别是其中最大的三个,他们的老大,老大的亲戚,彼此之间的恩怨,事无巨细,我统统要知道。⊙,”

    “老规矩,说得好了,再给你一枚晶石,同时从你这里买一台最高配置的晶铠回去,说不定之后要做什么生意,也通过你来介绍,开始吧!”

    牛有义吞了口唾沫,目光下意识往仓库大门口瞟去,又很快收回,详细介绍起来:“银翼城里最大的两个星盗团,自然是‘残阳’和‘狂涛’了,这两支星盗团在十几年前就因为一次黑吃黑而交恶,连番激斗之下,没少死人,早已势同水火!只不过以前还有白老大在上面压着,不敢在蜘蛛巢星上,明目张胆地火并。”

    “一年多前,长生殿浮出水面时,残阳星盗团的老大就干脆利落地投靠过去。”

    “狂涛星盗团这一边,却是因为和白老大有几桩极重要的买卖牵扯,没有第一时间投靠,结果就被残阳星盗团死死压制,一年来的日子都极不好过。”

    “几个月前,残阳星盗团的大批力量,都被长生殿调去了天圣城,留在蜘蛛巢星的力量空前虚弱。”

    “白老大突然发难之后,狂涛星盗团趁机反击,将残阳星盗团留在银翼城里的产业,几乎全部夺走,大部分残阳星盗都被杀死或者逃亡,好好出了一口恶气。”

    “不过,最近十几天,前去天圣城的星盗舰队也陆续回到了蜘蛛巢星。投靠长生殿一边的星盗力量又大大增强,正在积极策划着反攻呢。”

    “刚才发生在咱们头顶的激斗,应该就是残阳星盗团从天圣城回来的主力,在向狂涛星盗团发动进攻吧!”

    “只是,嘿嘿,免费奉送阁下一条消息。这次进攻计划,似乎事先就被狂涛星盗团知道了,残阳星盗团十有**是损兵折将,还夺不回原有产业的。”

    李耀点头:“说说他们的成员,还有经常活动的区域。”

    牛有义眼珠一转,舔了舔嘴唇,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

    说了足足十分钟后,门外响起了沉闷的敲门声。

    牛有义一下子紧张起来,向李耀使了个眼色。一手按住腰间的飞剑,尖叫道:“谁?”

    门外有人道:“老八,来取晶铠。”

    牛有义松了口气,对李耀比划了一个“放心”的手势,低声道:“是一个朋友,来取一套放在这里维修的晶铠。”

    李耀微微一动,让开了路。

    牛有义只把门拉开一条小缝,三条气质阴沉的壮汉鱼贯而入。见到李耀时,似乎也微微吃了一惊。皱起眉头。

    牛有义急忙道:“朋友介绍来的客户,实力有可能达到筑基期的高手,大家都是好朋友,现在银翼城这么乱,没必要节外生枝,是吧。三位?稍等片刻,我这就去取你们的晶铠!”

    说着,再次锁上仓库大门,往衣服上擦去了满手铁锈,朝晶铠陈列架走来。

    三人飞快扫了李耀一眼。就移开目光,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晶铠。

    其中一名又瘦又高,脸上还有交叉十字伤疤的星盗道:“老义,我说的可是全新的‘飚火’级动力符阵强化套件,你可不要拿战场上回收的二手货来搪塞我们,要是被我发现,活活扒了你的皮!”

    “怎么会!”

    牛有义指天画地叫起屈来,“整个银翼黑市,谁不知道我牛有义做生意最老实,否则三位,也不会到我这里来维修晶铠,对不对?保证是货真价实的全新‘飚火’,有一道划痕,你撕了我!”

    “那就好!”

    这名星盗冷冷道,“我们都带着检测法宝,你且将晶铠的动力符阵保护盖都打开,我们仔细看看!”

    “好嘞!”

    牛有义点头哈腰,和三名星盗聊着晶铠的细节问题,走向陈列架。

    或许是巧合,他们要的晶铠,就摆放在李耀身后。

    是以,包括牛有义在内,四名星盗逐渐就把李耀包围在中间。

    就在包围圈即将形成的一刹那,李耀忽然倒退了一大步,微笑道:“看来我猜对了。”

    四名星盗愣了一下,不动声色地交换了一个眼神,牛有义勉强干笑起来:“阁下什么意思?”

    李耀背负双手,不慌不忙道:“刚才我在外面,抓住一个星盗,在他的朋友面前狠狠羞辱了他,随后才表明了外乡人的身份,问他谁是银翼城里最牢靠的晶铠贩子。”

    “我猜,当时他怀恨在心,又吃不准我的底细,不敢当场发,却是一定会狠狠报复我。”

    “他介绍给我的,一定不会是银翼城里最牢靠,最安全的晶铠贩子。”

    “十有**,会是最坑人,最阴险,最危险的晶铠贩子。”

    “而且这个晶铠贩子,说不定还会有一些不太好的习惯,诸如见到外来客人的钱财露白,就见财起意,杀人越货之类。”

    “我还猜,这个晶铠贩子,既然经常要干些见不得光的买卖,他下手的巢穴,一定十分隐秘。”

    “而且,他见我是头肥羊,决心要下手的话,除了他的几个同伙之外,也绝不会把我的行踪,事先告诉别人。”

    “短时间内,无论在他的巢穴中发生什么事,应该不会有任何人知道。”

    “最重要的是——”

    李耀扫了一眼陈列架上的晶铠,不屑一顾道,“你摆在架子上的这些晶铠,都太差劲了,我实在看不上眼。”

    “但你们既然经常做些黑吃黑的买卖,免不了也会遇到几个棘手角色,所以你们自己穿的晶铠,应该比这些晶铠更好一个档次,对不对?”

    轻飘飘几句话,说得四人口干舌燥。

    那脸上有交叉十字伤疤的星盗,眯起眼睛,流露出了浓烈的杀气!

    牛有义眼珠转了三圈,喃喃自语:“你一开始就知道我要黑吃黑,还跟我来?”

    他忽然大汗淋漓,双膝一软,就要跪倒在地,颤声道:“前辈,饶……”

    来不及了!

    他的三名同伙,可没他脑子转得这么快,见身份暴露,开始从乾坤戒中,提取晶铠!

    李耀叹了口气,摇头道:“你们实在不应该,为了放松我的警惕,进来时竟然都不穿晶铠的。”

    说这句话,只用了他一秒钟。

    一秒钟时间,三名星盗哪里来得及穿上整套晶铠?

    然而李耀却已经消失!

    他就像是一片聚散不定的乌云,瞬间化一蓬黑雾,从三名星盗中间闪过!

    牛有义瞪大了眼珠子,根本看不清楚李耀的行踪,只能根据三名星盗的动和反应,感知到李耀的存在!

    第一名星盗刚刚完成了胸甲和裙甲的穿戴,一张脸就扭曲到了极限,像是看到了无比恐惧的一幕,紧接着一口鲜血夹杂着碎裂的内脏,狂喷而出,整个人像是抽去了骨头,瘫软在地!

    第二名星盗趁机完成了大部分晶铠的装备,但就在他从乾坤戒里提取出头盔时,脑袋却从天而起,洒出漫天血雨!

    第三名星盗,也就是那名脸颊上有交叉十字伤疤的家伙,速度最快,完成了整套晶铠的装备。

    一声低吼,一柄震荡战刀呼啸而出,却是在半空中戛然而止,整个人变成了一具凝固的雕像,一动不动。

    牛有义惊骇欲绝,死死盯着这名星盗,仔细看了很久,才发现在这名星盗身上,顺着晶铠的缝隙,似乎扎进去了几十条比头发丝还细的丝线。

    这些丝线,近乎透明,也不知是用什么材料炼制。

    若非一缕缕鲜血顺着细丝渗透出来,凝结成了晶莹剔透的血珠,他根本察觉不到,还有如此诡异的法宝!

    几十条细丝,既不伤晶铠分毫,又将里面的星盗瞬间杀死!

    而所有细丝的源头,竟然是……

    他的身后!

    牛有义吓得差点没屎尿齐崩,“啪嗒”跪倒在地,一个劲儿磕头,撕心裂肺地吼叫道,“前辈饶命,前辈饶命!您要什么晶铠尽管拿走,你要知道什么事情,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啊!”

    身后传来了李耀淡淡的声音:“刚才你还没说完,再给你五分钟,继续。”

    牛有义深吸一口气,五分钟之内,舌头做出了这辈子最疯狂的一次抽动。

    李耀十分专注地听着,一边看着时间,五分钟一到,尽管牛有义正讲到关键处,为了安全考虑,还是硬生生掐住了话头。

    “够了,你的表现,我很满意,最后一件事,敢打我的主意,你知道,我是谁?”

    牛有义把头摇得和拨浪鼓一样,哭丧着脸道:“我,小的哪里知道前辈是谁啊,要是知道,吃一百个熊心豹子胆,也不敢打前辈的主意!”

    “那就记好了,我叫——”

    李耀有些古怪地停顿了一下,喉结上下滚动,左眼眨了眨,继续道,“我叫‘血鹫’,知道了吗?”

    牛有义点头如捣蒜:“知道了,知道了,血鹫前辈的大名,小的一定牢牢刻在脑子里,再也不敢招惹前辈!前辈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很好。”

    李耀的嘴角,一点一点向上勾起,露出了令牛有义不寒而栗的笑容,“现在,你已经知道得太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