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七百一十六章 银翼黑市
    “没想到黑蛛塔的上一代尊主,才有可能是真正的黑王,怪不得黑蛛塔和长生殿的配合度这么高,死心塌地为长生殿卖命,原来两者根本是一回事,黑蛛塔是长生殿的分支机构,或者叫‘分舵’!”

    “黑蛛塔控制着星盗的情报、刺杀和销赃网络,正如罗金虎所说,控制了黑蛛塔,就控制住了大部分星盗,除了白星河这样野心勃勃的枭雄,一般的星盗只能俯首帖耳了。←,”

    “现在白星河要和风雨重火并,就算他有再多的底牌,看起来,也还是拥有长生殿和黑蛛塔支持的风雨重赢面更高。”

    “站在修真者的角度,我当然希望这场火并时间越长,热闹越大,消耗双方的实力越多越好,最好双方能斗个天昏地暗,两败俱伤。”

    “也就是说,我的行动策略,应该是哪一边弱,就帮哪一边。”

    “目前来看,应该帮的是白星河。”

    “只是,白星河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而是老奸巨猾,心狠手辣的星盗之王!”

    “表面看起来,他在星盗生涯中十分遵守五百年前的星盗至尊严心剑制订的‘十大剑则’,不过真遇到了反抗,他杀起人来也是毫不含糊的!”

    “这样一个绝世凶人,怎么个帮法,还要仔细思考。”

    “无论如何,要介入双方的火并,就要先了解火并的详情,并且让自己处在相对关键的位置上……”

    李耀正在沉思,头顶忽然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抬头看时,矿坑接近地面的上层建筑中爆出了一大片火光,紧接着。无数管道、钢架和铁桥都如天女散花一般崩落下来!

    李耀的瞳孔骤然收缩,好似一抹被风吹散的幽影,身形骤然散开,又在前方贴着矿坑边缘的走道上再度凝结。

    身后发出一阵“吱吱呀呀”的响声,无数残骸砸落到他刚才置身的空中走廊上,不少正在通过走廊的星盗。都被砸成肉泥。

    不一时,整条空中走廊都被砸断,无数星盗在声声惨叫中,和断桥一起坠入深渊。

    半分多钟之后,才从黑雾深处,传来了隐隐约约的撞击声。

    “又开战了!”

    “娘的,满以为回到蜘蛛巢星,能过几天舒心日子,谁知道还是整天提心吊胆。简直比在星海里漂泊更加危险!”

    “昨天是玄月打太岁,今天又是谁打谁?”

    “不知道啊,左右是投靠风雨重的星盗团,和投靠白星河的星盗团,正在火并呗!”

    不少星盗都和李耀一样缩在角落里,布满血丝的眼睛死死盯着天空,生怕不断掉落的残骸会砸到他们头顶,小声咒骂着。

    李耀眯起眼睛。目力运至极限,依稀能够看到几百具晶铠在钢铁森林之间腾转挪移。来回跳跃,互相攻击。

    不时有星盗被击中要害,从数千米的高空,向矿坑深处跌落,一路上撞到了无数空中走廊和资源输送管道,发出“咚咚”的闷响。

    即便本来还没死。这一路撞击,落入上万米深的矿坑最底层,亦是非死不可了。

    李耀微微皱眉,暗自思量:“过去,蜘蛛巢星只有一个霸主。说一不二,能够维持住稳固的秩序,现在新的霸主风雨重崛起,两雄相争,自然将过去的秩序都撕了个粉碎!”

    “环境这么复杂,当务之急,要先把乾坤戒都装满物资,食物、水和材料,统统备齐!”

    “另外,最重要就是搞一台还算过得去的晶铠,我的玄骨战铠,和幽冥刃的黑角战铠,都太过扎眼,不能轻易示人。”

    想到这里,李耀眼珠转了一圈又一圈,左右打量,找到一伙缩在角落里的星盗。

    这伙星盗,一共三人,从破破烂烂的芥子战斗服来看,不是什么厉害角色。

    李耀放出一抹淡淡的杀气,拎起中间一个像是首领的家伙,什么都不说,先“啪啪啪啪”来了十几个耳光,随后将这名星盗狠狠掼在地上,一只脚踏在这星盗的胸口,淡淡道:“杂碎,老子第一天来银翼城,要买一套晶铠防防身,去哪里最好?”

    这些星盗,不过是喽啰中的喽啰,见李耀如此凶悍,哪敢和他争辩?

    被他踩住胸口的星盗,眼底闪过一抹怨毒的光芒,尖叫道:“去义哥那里!义哥有整个银翼城最强力的改装晶铠,包准前辈满意!”

    半个钟头之后,李耀就在银翼城的黑市中,找到了这个被星盗称为“义哥”,大名“牛有义”的黑市商人。

    银翼城的黑市,处在一片盘根错节的矿道深处。

    昏暗的灯光下,矿壁上被掏出了一个个大窟窿,无数黑市商人就百无聊赖地缩在里面。

    他们都带着微型晶脑,通过光幕,展示自己的所有商品,对方满意之后,就去各自的隐秘处交易。

    绝大部分商品,当然都是各式法宝、功法和材料。

    也有不少黑市商人,贩卖各种最新消息,还充当中间人,在星盗之间,介绍五花八门的“生意”。

    牛有义就是这样一个,既卖法宝,也卖消息,只要有钱,连老婆都可以眼皮不眨卖掉的黑市商人。

    “我要一台改装晶铠,至少达到‘炎龙战铠’级数,偏重火力型,价钱无所谓!”

    李耀从乾坤戒中提取出了一个丝囊,微微打开一个小口子,射出一道宝光。

    里面的高纯度晶石,只要一克,就能供一名高阶修真者修炼很久,无论走到哪里,都是最扎实的硬通货。

    牛有义扫了一眼,眼珠都快烧红,笑得合不拢嘴:“没问题,绝对没问题,整个银翼黑市,谁不知道我牛有义的改装晶铠是最齐全的?来来来。阁下这样的大客户,请到我的晶铠仓库去,好好挑选!”

    牛有义一边搓手,一边点头哈腰,七绕八弯,越走越僻静。将李耀带到了远离黑市的一处废弃矿道。

    开启了一扇锈迹斑斑的铁门,里面却是一处不小的空间,想来是当年临时存放矿石的仓库。

    现在,这间仓库中整整齐齐,摆了几十副晶铠。

    虽然大部分晶铠都有些破损,像是二手货,不过以李耀的专业眼光来看,修补得还算不错,保养也很周到。还经过了非常实用的改装,倒是货真价实。

    “吱呀。”

    牛有义关上仓库大门,笑道,“既然专程找到我这里,想来都是朋友介绍,知道我牛有义在银翼黑市,是出了名的‘有情有义,童叟无欺’!彼此第一次交易。价钱不重要,重要的是让您满意!阁下尽管慢慢挑。慢慢选,不着急。”

    李耀撮起两根手指,细细地摩挲着晶铠表面,从表面的涂装技巧来反推出晶铠的炼制工艺水平,头也不回问道:“听说你还卖消息?我一直在外面做生意,有两年没来蜘蛛巢星。怎么最近这么乱?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牛有义笑嘻嘻道:“阁下真是目光敏锐,今时不同往日,现在的蜘蛛巢星可不是过去那个风平浪静的星盗乐园了!”

    “现在这里乱得很,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不少名声在外的大盗,没有折在星海里,却在自己的老巢,稀里糊涂就掉了脑袋!”

    “您既然很久没有来这里,的确应该了解一些最新消息。”

    “当然,乱有乱的好处,乱了,生意就多,老的星盗死了,新的星盗才能爬上去,是吧?看阁下的样子,实力应该也相当不俗,我这里有大把生意介绍,现在各大星盗团,最喜欢的就是阁下这种实力出众,却和蜘蛛巢星没太多瓜葛的外来星盗,只要肯玩命,一步登天,都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李耀手指轻轻一弹,将一枚黄豆大小,银光闪闪的晶石弹到了牛有义脚下,冷冷道:“先说消息,听得满意了,再给你一颗。”

    “至于生意,听完了消息再说不迟。”

    “不用废话,捡重要的说,我知道长生殿崛起之后,扶持风雨重当新一代的星盗之王,这就和白星河闹出矛盾,两股势力剑拔弩张,分分钟都有可能火并。”

    “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去年长生殿刚刚浮出水面时,没有解决白星河的问题?”

    牛有义捡起晶石,凑到眼前,吹了声口哨,这才不慌不忙道:“长生殿固然厉害,但白老大的手段也不一般啊!”

    “去年长生殿刚刚暴露时,我们所有星盗都吓了一跳,也有很多人不服长生殿,白老大就是其中一个,在不少公开场合,都骂骂咧咧!”

    李耀扬眉:“长生殿没有提防他?”

    牛有义笑道:“这就是白老大的高明之处了,正所谓,会叫的狗不咬人,以白老大的实力和性格,无论如何,肯定是对长生殿不满的,如果明知长生殿的存在,还不闻不问,甚至表现得十分合,那反而有鬼,是在暗中策划什么阴谋了,您琢磨琢磨,是不是?”

    李耀略一沉吟:“倒也是。”

    牛有义道:“白老大故意装出一副义愤填膺,却又碍于对方实力雄厚,不得不捏着鼻子和对方合的态度,反而稍微打消了几分对方的疑心。”

    “此后,长生殿扶持风雨重崛起,一路吞并了不少星盗团,白老大亦是虚张声势,表面闹得十分厉害,私底下却是不敢动一兵一卒。”

    “哦,也不是不敢动,白老大也曾经对风雨重发起过一次进攻,却是在长生殿的干涉之下,遭到了惨败,折损了不少好手。”

    “从那之后,白老大就乖乖缩了回去,除了嘴硬之外,似乎没有半点儿动。”

    “当时,我们所有星盗都以为白老大这下子是不行了,要慢慢被风雨重压制住。”

    “岂料,这一切都是白老大的计划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