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七百一十二章 白星河的风采!
    “阿虎啊,这次响应风雨重召集,接受长生殿统一指挥,去突袭天圣城的星盗团有那么多,知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找别人,偏偏要亲自来找你聊聊啊?”

    白星河和颜悦色地问道。

    他的声音既不沙哑,也不尖利,舒缓醇厚,听上去有种如沐春风的味道。

    他的笑容也十分自然,真诚,就像是真的在和一个小兄弟唠唠家常。

    但不知为什么,配上弯刀般的鹰钩鼻,却给人无比阴森的感觉。

    即便是李耀通过枭龙号看到了,都觉得毛骨悚然,仿佛整条脊椎骨,都被一双冷冰冰的大手攥住,无处可逃。

    虎牙星盗团的团长罗金虎,更是吓得瑟瑟发抖,无所适从。

    “啪嗒,啪嗒,啪嗒。”

    白星河双手背负,慢慢踱步,一走起路来,脚下发出拖泥带水的响声。

    李耀这才注意到,这名星盗之王,在花花绿绿的沙滩裤下面,穿的竟然是一双很宽松的休闲拖鞋。

    “真是霸气外露啊!”李耀由衷感叹。

    懒汉衫,沙滩裤,休闲拖鞋,穿着这样一身行头,驰骋星海,突袭敌舰,松松垮垮站在一名结丹期的凶人面前,却是令这名凶人大汗淋漓,如坐针毡。

    这才是元婴老怪的风采,这才是星盗之王的霸气!

    李耀心驰神往,暗下决心,有朝一日自己成为了元婴,也要打造这样一身行头。

    穿着沙滩裤和拖鞋纵横星海,这才是真正的高手风范!

    “三十一年前,你的虎牙星盗团被人黑吃黑,打到只剩下半条星舰,是谁帮你重整旗鼓。干掉了对头,嗯?”

    白星河绕到罗金虎背后,在罗金虎的肩头不轻不重地拍着,淡淡道,“二十二年前,你在东齐星域劫杀了凌云派掌门之子。惹来了三个铠师团的追杀,是谁帮你逃出生天,解决手尾,嗯?”

    “十七年前,又是谁提供你大把资源,助你冲上结丹期,嗯?”

    罗金虎抖得更加厉害。

    隔着枭龙号,李耀都能听到他骨子里发出来的颤栗之声。

    白星河轻轻叹了口气,道:“阿虎啊。我知道这一年多来,长生殿浮出水面,风雨重快速崛起,俨然有成为新一代星盗之王的趋势,所以不少人都投奔到他那一边,这是毫不奇怪。”

    “只不过,我实在没想到,连你罗金虎。都背叛我!”

    “背叛这种事,在蜘蛛巢星上是家常便饭。我的心呢,倒也不怎么痛,只是寻思着,我白星河,是不是年老体衰,这双招子已经瞎了。连人都看不准?”

    “所以,我才特地到你的船上来看一看,看看你罗金虎,是不是真的当了叛徒,你说呢?”

    “我没有!”

    最后三个字。像是三根烧红的尖针,狠**入了罗金虎的尾椎骨。

    罗金虎一个激灵,跳了起来,发出杀猪也似的嚎叫,“白老大!白爷!大哥!大哥对阿虎的好处,桩桩件件,阿虎都铭记于心,时刻不敢忘!要是背叛大哥,我罗金虎,还算是人么?”

    “大哥也知道,这两年我的生意不顺,去年在巴南星域,还折了两艘武装运输舰,团里一个筑基期高阶的老兄弟又身受重伤,需要大笔资源来医治,实在入不敷出。”

    “这次,只不过是长生殿出了极高的价码,所以就接受他们的雇佣,去天圣城走一趟。”

    “纯粹是生意上的事,绝对没有损害白老大一丝一毫的利益,谈不上背叛您啊!”

    白星河笑了笑:“哦,原来不是背叛我,只是和长生殿做了一笔生意,去天圣城走了一趟而已,怎么样,天圣城好玩吗?”

    罗金虎愣了一下,很快意识到了白星河的意思。

    他脸色惨白,浑身虚汗乱窜,结结巴巴道:“白,白老大,其实我们几十个星盗团接受雇佣的时候,都不知道长生殿会疯狂到这种地步!”

    “我们,我们还以为他们也就是在天圣城里搞搞暗杀,玩玩爆炸之类的。”

    “谁知道,谁知道会是勾引天魔降临这么灭绝人性的事情!”

    “天地良心,咱们这些小人物、小角色,事先真是半点儿都不知情,只是帮他们运送物资和人员而已。”

    “所有物资都装在箱子里,外面布置了禁制;长生殿中人大多也是佩戴着面具,看不清楚面目!”

    “谁知道,会是这样一档子事啊!”

    “咱们当星盗的,虽说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但这些妖魔鬼怪的东西,谁不害怕?早知道他们要搞一场天魔降临,谁会和他们去嘛!”

    “等到天魔降临,大家都大吃一惊,但已经上了贼船,哪里还有回头的余地?只好硬着头皮,一路干下去了!”

    “不瞒白老大说,长生殿中人,虽然给了咱们一些据说能防御天魔的法宝和禁制,但这玩意儿也是时灵时不灵。”

    “不少星盗都被天魔吞噬,听说还有一个天魔祭坛发生了意外,整整一个星盗团的弟兄,都惨遭吞噬,化魔人呢!”

    “因为这件事,不少兄弟都怨声载道,抱怨自己被长生殿骗了,还商量着等回到了蜘蛛巢星上,要去找当时牵线搭桥的黑蛛塔和风雨重加钱来着,我们恨得牙痒痒,又怎么会背叛白老大?”

    “原来如此,原来你们是被人骗了,不是真的要背叛我,也没有伤害到我的利益……放屁!”

    白星河最后两个字轰然炸响,仿佛在舰桥上掀起一场惊涛骇浪,四周控制台上,几十张光幕骤然粉碎,湮灭!

    白星河用力戳着罗金虎的脊梁骨,怒吼道,“你们这帮蠢货,不知死活的蠢货。难道还没看出长生殿的用意?”

    “骗你们去偷袭天圣城,又不告诉你们真正的手段,这是一石二鸟之计!”

    “打击修真者是一方面,但是另一方面,却是将你们这些参与天圣城之战的星盗团,都骗上了他们的贼船。从此之后就和他们绑在一起,想下都下不来了!”

    “过去,咱们星盗只是修真界的疥疮之患,反正闹不出什么大乱子,修真界很难下定决心,集结全部精锐,付出惨重代价来消灭咱们!”

    “可是现在,星盗、天魔、修仙者,三者结合。就成为了修真界的心腹大患!人家哪怕当掉了裤子,都要和咱们玩命了!”

    “从天魔降临那一刻起,你们这些参与天圣城之战的星盗,全都被打上了‘长生殿’的标签,在修真者的必杀名单上挂上了号,想逃都逃不了了!”

    “不,不单单是你们,修真者才不会管哪一家星盗参加了天圣城之战。哪一家星盗没参加呢!肯定是尽起精兵,集结大军。攻打蜘蛛巢星,把所有星盗,刀刀斩尽,各个杀绝,彻底铲除,铲除!”

    “难道到时候。要我白老大去向修真者解释——对不起啊,各位道友,我白老大虽然恶贯满盈,罪孽滔天,但天圣城之战。天魔降临什么的,我是真的没有参与,我和长生殿不是一回事,各位道友不如放我一马?”

    “我这样解释,好不好啊,好不好!”

    “你们这帮蠢货,自己寻死就算了,还要拖我白老大给你们陪绑,还说没有损害我的利益,没有背叛我?”

    “真没想过背叛我,为什么事先不和我说?”

    “你有什么困难,我可以帮你!哪一次你遇到了事,我没有帮你解决?为什么这次要自主张,为什么!”

    罗金虎的脊梁骨,都快被白星河戳断,像条死狗一样瘫软在地,直喘粗气。

    白星河咆哮了半天,发泄够了,忽然脸色一变,刹那间变得风轻云淡,判若两人:“阿虎,你今年几岁?”

    罗金虎愣住,不明白为什么白星河突然抛出这么一个问题,勉强打起精神,战战兢兢道:“一百、一百零三岁。”

    “哦。”

    白星河微笑起来,就像刚才的疾风骤雨和他全然无关,笑眯眯道,“一百零三岁,也升上了结丹期,勉勉强强,都算是个成年人了,长生不死这种屁话,你也信?”

    罗金虎哭丧着脸道:“长生不死什么的,我,我再怎么蠢,当然也是不信的。”

    “那他们到底用什么来引诱你?”

    白星河的笑容变得冰冷,“如果只是财货,你大可以来找我帮忙,既然你一声不吭就接受了长生殿的雇佣,一定有比财货更加值钱的东西,某种我拿不出来的东西,那是什么?”

    罗金虎犹豫了一下,一咬牙,和盘托出:“白老大,实不相瞒,不单单是我,还有其他那么多星盗团的兄弟伙,大家都是刀口舔血,有今朝没明天的人,长生不死这种虚无渺茫的事情,只能骗骗三岁小孩,我们自然是不信的。”

    “看看那些长生殿中人就知道,也不像是活了千八百年的样子!”

    “只不过……”

    “风雨老大,呃,风雨重那厮说,长生殿的势力,无比庞大,在飞星界的各大星域,都潜伏着不少修仙者,只要时机一到,就会同时出击,一举推翻修真者的统治,建立一个修仙者的地上仙国!”

    “在这个全新的国家里,修仙者是最高的主宰,所有普通人,都是修仙者的奴隶,任由修仙者驱使、压榨、奴役,为所欲为,想做什么都可以!”

    “我们这些星盗,今天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过着担惊受怕,见不得光的日子!”

    “但是,只要我们助长生殿成事,等到修仙者真的统治了飞星界,我们摇身一变,就可以成为地上仙国的正规军了!”

    “以我虎牙星盗团的规模,只要大大出力,到时候也少不了,弄个某星域分舰队司令官来当当!”

    白星河点头,微笑道:“原来如此,地上仙国啊,听着就比长生不死合理多了。”

    “不过是这样,阿虎,做生不如做熟,你与其投靠长生殿,不如站在我这边,帮我打下一个大大的飞星帝国,到时候我封你当宇宙兵马大元帅,好不好啊?”

    罗金虎察言观色,勉强笑道:“白,白老大,您别开玩笑了……”

    “你也知道我在开玩笑!”

    白星河再次变脸,飞起一脚,拖鞋深深嵌进了罗金虎惨白的大脸里,把他一脚踹到在地!

    白星河用力践踏,咆哮如雷:“你也知道我不可能建立什么飞星帝国,你也知道凭你罗金虎这三两骨头,不配当什么宇宙兵马大元帅,你也知道我在骗你?”

    “现在你这么聪明,怎么当时这么蠢,会相信长生殿的鬼话?”

    “什么地上仙国,什么某星域分舰队司令官!他们也配?你也配!”

    “一群脑子进水的邪教徒,再加一帮打家劫舍的乌合之众,就想推翻修真者的几千年统治?做你妈了个逼的千秋大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