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七百一十一章 一山二虎
    李耀傻眼。▲∴,

    理论上来说,任何一个星盗团的首领只要姓白,都可以称为“白老大”。

    但是最近几十年,整个蜘蛛巢星上就只有一个白老大,别的星盗哪怕真的姓白,别说不敢自称为“白老大”,连“白大哥”之类的称谓都不敢叫。

    没想到自己刚才还在感慨白星河的传奇经历,转眼间却遭到了白星河的攻击!

    李耀莫名其妙,脱口而出:“白老大和我们不是同一阵营?大家都为长生殿效力,他为什么要突袭我们?”

    星盗在茫茫星海中遭遇,黑吃黑是家常便饭,但这种事情,多见于某一伙星盗刚刚满载而归,别人见财起意。

    李耀潜入的这艘星盗船,却是受长生殿的指使,刚刚完成了天圣城的袭击任务,一路上潜形匿迹,并没有犯下案子,自然也没什么财货。

    白星河吃饱了撑的,在蜘蛛巢星附近,家门口的地方,干这种事情?

    李耀觉得自己这一问合情合理,岂料这名慌里慌张的星盗,听了这个问题,立刻狐疑起来,上下打量李耀一眼,反问道:“你是谁?”

    李耀皱眉,被识破了。

    微微叹了口气,周身灵能涌动,凝结成了一只无形的大手,死死掐住这名星盗的喉咙,将他提上半空。

    这名星盗实力低微,被无形大手卡住,顿时脸色发紫,眼珠发直,双腿乱蹬,半个字都吐不出来。

    李耀将他提进冷却管道检修室,狠狠摔在地上。

    “咔哒”一声,李耀用灵能反锁上门。冷冷打量此人,直到他都快休克,这才稍稍收回神通。

    这名星盗,就像是一只半死不活的大虾,蜷缩成一团,猛烈咳嗽起来。

    李耀伸出食指。无形的灵能在指尖化了一枚锐利的尖锥,不轻不重地戳着此人的胸膛,道:“我问,你答,实话实说,我不杀你。”

    这名星盗,亦是心思灵动之辈,感觉到胸口锥心刺痛,知道对方是自己招惹不起的人物。忙不迭点头:“不要杀我,前辈想知道什么,我老老实实,都说出来!”

    李耀道:“这艘星舰在逃离天圣城时,局面很混乱,船上除了你们虎牙星盗团的人之外,还有其余四五个星盗团的零星人马,都撤到这艘船上。”

    “几百号星盗。你不可能认识所有人,为什么会对我起疑心?我说的那句话。有什么破绽么?”

    这名星盗喘息了半天,欲哭无泪道:“蜘蛛巢星上所有人都知道,白老大和新近崛起的风雨重不对付。”

    “一山难容二虎,一个蜘蛛巢星也容不下两个星盗之王。”

    “过去,蜘蛛巢星上的另一名元婴,幽冥刃庄子游。也是被白老大各种打压,最终达成协议,幽冥刃当独行大盗,不组建自己的星盗团,而白老大就每年供奉给幽冥刃一大笔资源。”

    “如此一来。两名元婴级数的星盗,才能相安无事。”

    “但风雨重不同,他原本就野心勃勃,又有长生殿的大力支持,最近一年,连续吞并了不少星盗团,势力膨胀十倍,自然和白老大闹出一些矛盾。”

    “虽然我们离开蜘蛛巢星时,双方还没开打,但现在就算真的撕破脸皮,也没什么奇怪,前辈……您表现得这么吃惊,难免有些奇怪。”

    “后半句话,就,就更有问题。”

    李耀扬了扬眉毛:“我说大家都是为长生殿效力,这话不对吗?”

    “当然不对。”

    这名星盗惨笑道,“蜘蛛巢星所有人都知道,从来都只有别人给白老大效力,白老大又怎么可能,给任何人效力?”

    李耀一愣,沉吟片刻,发现自己一直以来,都犯了一个大错误。

    从他最初接触修仙者开始,修仙者就一直以星盗为爪牙,风雨重更是直接参与修仙者的第一次阴谋,是修仙者的忠犬。

    而这次的天圣城之战,都有很多星盗参与、接应。

    是以,李耀下意识就将所有星盗,都和修仙者混为一谈。

    现在看来,星盗和修仙者,也未必都是一回事。

    至少这位“星盗之王”白星河,从过往的经历来看,就不像是会屈居人下之辈。

    想了想,李耀问道:“白老大和长生殿的关系不妥?双方有矛盾?”

    这名星盗可怜巴巴道:“具体有什么矛盾,我们这些小喽啰哪里知道呢?不过这一年多来,的确有很多风言风语,说白老大不太喜欢这些突然冒出来的长生殿修仙者。”

    李耀原本想问为什么,不过话到嘴边又吞了下去,暗骂自己太傻。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白星河是何等人物,那可是蜘蛛巢星的地下皇帝!

    为星盗之王,忽然发现自己眼皮底下,竟然还隐藏着另一股庞大的势力,居心叵测,暗流涌动。

    换成李耀,都会觉得心惊肉跳了。

    李耀继续发问:“长生殿难道没有收买白老大?”

    这名星盗飞快道:“或许有,但从来只有白老大收买别人,别人怎么可能收买得了白老大?总之这一年多来,白老大对长生殿的很多行事都不怎么看得上眼,据说双方暗中都闹过好几次矛盾,之后长生殿大力支持风雨重,和这些矛盾也有关系。”

    李耀略一沉吟,明白了。

    白星河这样的枭雄,太难收买,收买的代价也太高,即便收买了之后,都太难控制,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就会反噬。

    是以,长生殿干脆就扶持一个自己的“星盗之王”出来。

    过去的风雨重,虽然在星盗圈子里也是凶名卓著的狠人,但他并没有自己的船坞和晶铠炼制中心,换言之,只是“中间阶层星盗”的佼佼者。

    这样的人,自然最有野心。也最容易收买,只要答应事成之后让他取代白星河,成为新的“星盗之王”,他自然会成为长生殿最忠实的爪牙,死心塌地为修仙者卖命。

    而这,自然就触及了老牌“星盗之王”白星河的利益。双方发生冲突,真是一点儿都不奇怪。

    李耀将所有信息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又问了这名星盗几个问题。

    不过这家伙原本就是个小喽啰,又离开蜘蛛巢星小半年去执行任务,根本不了解蜘蛛巢星的最新局势,问了也是白问。

    “最后一个问题,老实回答,我不杀你。”

    李耀不给他思考时间,直截了当问。“你杀过多少普通人?”

    这名星盗一愣,眼珠明显向上一翻。

    这是正在回忆、计算的微表情。

    那就是杀过了。

    李耀嘴角勾起,目光森冷。

    这名星盗猛地一颤,发出杀猪一样的嚎叫:“你答应不杀我的!你说过不杀我的!”

    李耀摸了摸下巴,微笑道:“我看起来,很像说话算话的人么?”

    五分钟后,李耀出现在了逃生舱的发射区域上方,纵横交错的灵能管线之间。

    不到万不得已。他实在不想被逃生舱弹射到蜘蛛巢星附近的星海中。

    特别是此刻,星海中还有白星河的星舰正在逡巡。

    爆炸声却是逐渐平息。运输舰慢慢稳定下来。

    李耀将身子缩成一团,悄无声息地放出了枭龙号,将一半神念附着在枭龙号上,进入隐形状态,沿着甬道一路向前飞去。

    可以看到,运输舰的各个区域。都被另一股星盗突破。

    入侵者神色精悍,训练有素,眉眼之间流露出了阴郁的杀气,并不是流于表面的血气之勇,而是从骨子里就不把自己和他人性命当回事的彪悍。

    面对这些入侵者。运输舰上的星盗完全生不出半点抵抗之心,乖乖抱着脑袋,全都蹲在墙角。

    李耀心中一动,这些入侵者,应该就是白星河的深渊星盗团成员了。

    就在这时,前方又涌来大批深渊星盗团成员,朝舰桥涌去。

    枭龙号比手指大不了多少,又在隐形状态,轻而易举,就跟着大批人马一起冲进舰桥。

    舰桥正中,两名星盗,一站一跪。

    站着的星盗,穿着一身五彩斑斓的宽松短装,微微有些秃头,鹰钩鼻高高翘起,胸前还晃荡着一枚金光闪闪,张牙舞爪的蜘蛛吊坠。

    看上去,不像是来厮杀,倒像是去某一处海滩度假。

    他百无聊赖地看着跪倒在面前的星盗,淡漠的眼神中,偶尔流露出一丝怜悯,一丝讥笑。

    跪着的星盗,穿着一身华丽的熊皮大衣,肩膀处还缀着一颗熊头,形象霸气到了极点。

    但他脸上,却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想要上前抱住站着那人的大腿,却又不敢,只是一个劲儿大哭:“白老大,我知错了,我真的知错了,您老人家饶了我这一回啊!”

    “白老大”三个字,让李耀吓得心脏都漏跳了一拍。

    没想到传说中的星盗之王,竟然会亲自突袭这艘运输舰,怪不得轻而易举就占领了舰桥。

    早知白星河这个元婴老怪在此,李耀说什么都不敢放枭龙号进去。

    不过,进来容易,想出去就难了,舱门已经关上,四面八方都是深渊星盗团成员,李耀连一动都不敢动,生怕一动就被白星河察觉。

    只能让枭龙号默默缩在墙角,硬着头皮偷听下去。

    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的这名星盗,李耀也认识,正是这艘运输舰的主人,虎牙星盗团的团长罗金虎。

    此君是结丹初阶高手,在天圣城的通缉榜上,亦是犯下无数大案,无恶不的凶人。

    可是,这样一个结丹期的凶人,在白星河面前,依旧像是一只被打断了三条腿的老狗,涕泪俱下,狼狈至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