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六百八十五章 不如做贼
    莫玄陷入沉思,金属脑壳上两个深深凹陷的黑洞中,迸出了金色的火花,道:“长生殿的布局成功,铁原人就变成了修仙者的爪牙,被星盗的晶石战舰运送到几十个星域之中,战争全面爆!然后呢?”

    李耀的双眼炯炯有神,说话又急又快,就像是呼啸而出的子弹:“然后,整个飞星界就面临巨大的危机,必须集结一切资源和力量来应对!”

    “摆在修真者面前的方案有两套。∮,”

    “冰神计划是不可能的,因为冰王星的改造要耗费至少二十年,这二十年里,冰王星的战斗力等于零!铁原人和修仙者又不是傻子,会眼睁睁看着修真者去改造冰王星,一定会想办法破坏的!”

    “而就算二十年之后,冰王星完成改造,炼制成一艘无敌星舰,但是别忘了,现在修真界的目标有两个,铁原星和蜘蛛巢星!”

    “冰王星再厉害,最多也只能撞击一颗星球吧?不可能同时消灭掉铁原星和蜘蛛巢星的!”

    “所以,只要战争真的爆,那么‘冰神计划’从一开始就出局了。”

    莫玄教授沉默片刻,声音变得又尖又利:“那么,就只剩下‘太虚战兵’项目。”

    “没错。”

    李耀冷冷道,“太虚战兵的成本低廉,可以由各大宗派自行炼制,无论炼制几具,都能挥一定的战斗力,还可以散布在飞星界的每一个角落,简直是为‘铁原人之乱’度身定制的法宝!”

    “不,也有可能,‘铁原人之乱’,才是为‘太虚战兵项目’度身定制的阴谋!”

    “面对来势汹汹的铁原人,修真界不可能拿出一到两年的水磨工夫,进行最详尽的检测了!”

    “想想看,在无尽的黑暗中,飞星界的边疆。一个又一个的星空城镇,被‘穷凶极恶’的铁原人和星盗吞噬,无数普通人惨遭杀戮,惨烈的战火。在飞星界的四面八方同时燃烧,席卷整个大千世界!”

    “这时候,怎么可能再拿出一到两年,来检测太虚战兵!”

    “三到六个月,都是我多说了。”

    “如果我是某一个宗派的掌门。而我势力范围内的星空城镇正在遭受铁原人的袭击,那么我就算砸锅卖铁,都要先从太虚集团弄到一批太虚战兵,解了燃眉之急再说!”

    “如此一来,太虚战兵项目,极有可能只经过短短一两个月的检测,甚至完全不经过检测,就在‘仓促之间’先上马了,是吧?”

    “教授,以你的经验。一旦太虚战兵项目全面启动,事后是否还能对漏洞进行检查?”

    莫玄摇头:“很难。”

    “李耀,你不是晶脑领域的专家,我用最浅显的比喻来和你解释。”

    “太虚战兵项目尚未启动时,星脑处在初始状态,就像是一片冰冻的,凝固的大海。”

    “要在一片凝固的大海中捞针,虽然困难,但集结无数人力,依旧有那么一丝丝的可能。”

    “可是。一旦项目启动,星脑彻底运行起来,每一秒钟都会有数以万亿计算的神念流入流出,就好像凝固的大海解冻。掀起了惊涛骇浪。”

    “你想想看,要在一片惊涛骇浪,暗流涌动的大海中,找到一根随波逐流的绣花针,怎么可能!”

    李耀的声音,冻彻骨髓:“所以。一旦最初一两个月的仓促检测时,找不到漏洞,之后都不要再想找到它了?”

    莫玄的声音,犹如生锈的齿轮转动,无比刺耳:“是的。”

    修炼室里陷入了刹那的沉默,只有李耀粗重的喘息声,和晶脑传送远距离信息,出的“滋滋”声。

    良久,李耀长长吐出一口浊气,道:“大盗风雨重的出现,是为了将修真者引入铁原星域,而铁原星域之战的爆,又是为了让修真者逃往铁原星,逃往铁原星的目的,是为了挑动铁原人和飞星人的大战……”

    “而战端一开,整个修真界就‘不得不’选择太虚战兵项目!”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一切都合理了。”

    “自从‘空山论剑’上生大爆炸以来,修仙者出现,我们就一直将长生殿当成是幕后黑手,星盗不过是长生殿的傀儡而已。”

    “所有,整个修真界都投入了所有的资源和注意力,来对付长生殿!”

    “却是从未有人想过,星盗是长生殿的傀儡,而长生殿,会不会又是另外一些人的傀儡?”

    莫玄沉吟片刻:“你怀疑萧玄策?”

    李耀道:“他的确很让人怀疑。”

    莫玄道:“动机呢?他是太虚集团的总裁,飞星界的无冕之王,已经站在整个修真界的顶峰,他有什么必要,一手毁掉自己脚下的大山?”

    李耀冷冷道:“无冕之王再好,又怎么比得上‘有冕之王’?”

    莫玄想了想,道:“有道理,但是还有两点要注意。”

    “第一,长生殿在铁原星的阴谋已经失败了,现在铁原人和飞星人的来往这么紧密,几乎不可能再轻易挑起战争,而太虚战兵项目,还在如期展开。”

    “光是这一点,就足以令你刚才的推论破产。”

    “第二,身为太虚集团的总裁,太虚战兵项目的主导者,萧玄策从一开始就站到了聚光灯下,被所有人审视和怀疑,如果他真是幕后黑手,这么做的风险未免太高了!”

    “想想铁原星上生的事情,当时‘山王’燕西北是幕后黑手,可是他却将侄子燕赤风推到了前台,而他直到最后一刻,无计可施之时才暴露。”

    “萧玄策现在就跳了出来,亲自主导一切,会不会太早了一些?”

    李耀的太阳穴直跳,他轻轻摩挲,喃喃道:“的确很奇怪,除非萧玄策有什么不可辨驳的办法,能打消所有人的疑心——但这怎么可能呢?”

    “难道不是萧玄策,而是太虚集团中的其他人?”

    莫玄道:“现在一切只是你的推论,还是你预设了立场。从结果反推出去,十分牵强的推论,没有任何证据的支撑。”

    “就算你把这种推论抛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就算有人相信,都未必能锁定真正的幕后黑手!”

    李耀近乎绝望,一把一把揪着头,瞳孔忽然一缩,咬牙道:“不对!”

    “如果我的推论是正确的。那么‘迷雾计划’和‘破瘴行动’一定有问题!”

    “一定会出现某种意想不到的局面,令整个修真界,不得不在仓促之间,在没有检测的情况下,全面动‘太虚战兵项目’!”

    莫玄平静道:“或许如此,但是看看时间,破瘴行动还有五十五分三十三秒就要展开,凭你只言片语,怎么阻止?”

    “别忘了你的身份,在修真者眼中。你仍旧是一个铁原人,虽然现在大家交流密切,但是也不可能凭你轻飘飘几句话,就去怀疑萧玄策,怀疑六大宗派共同投资组建的太虚集团,取消破瘴行动。”

    “铁原六部和天圣六宗之间,仍旧存在着‘正统之争’,关系这么敏感,你为‘铁原六部第一勇士’,更要谨言慎行。”

    “更何况——”

    “万一你错了呢?”

    “迷雾计划真的存在。真的有一种瘴气可以瞬间杀死无数人,而阻止这个计划的行动,却被你破坏了。”

    李耀冷冷打了个寒颤,下意识骂了一句粗口。

    他曾经以为燕西北就是天字第一号的大阴谋家。

    现在看来。如果自己猜对了,那么正在层层推进当中,几乎无懈可击,堂堂正正的这个“阳谋”,比燕西北的布局,不知要高到哪儿去了!

    李耀忽然“噗嗤”笑出声。笑得前仰后合,眼泪都出来。

    莫玄奇怪:“你笑什么?”

    “我笑燕西北一世枭雄,机关算尽,却仍旧是别人棋盘上的一颗棋子。”

    李耀面红耳赤,揉着肚子道,“燕西北以为,凭借血纹族改造过的铁原大军,就能反噬长生殿,殊不知,长生殿也不过是另外一股势力的幌子罢了!”

    “我不知道真正的幕后黑手,有没有看穿燕西北的小算盘,但就算看穿了,人家也不在乎!”

    “倘若有朝一日,燕西北的阴谋真的得逞,统御着万千血纹战士来到星空中,甚至真的控制了整个长生殿。”

    “却愕然现,出现在他面前的,是数以亿计的太虚战兵!”

    “血纹战士对太虚战兵,啧啧啧啧,这画面太美,我简直不敢想象,哈哈,哈哈哈哈!”

    莫玄眼底的电火花再次闪耀:“你要笑就笑,我只想提醒你一句,距离‘破瘴行动’展开,还有四十九分二十一秒,无论是否真有一个局,现在已经动了!”

    “你,或者任何人,都无法阻止!”

    “是啊!”

    李耀用双手笼罩住了面孔,将脑袋深深埋在双臂之间,从指缝中出了沮丧的声音,“没人能够阻止,那么……”

    “教授,就算太虚战兵项目全面启动,也要五年左右才能形成绝对的战斗力,你们五个‘星灵’,能否在五年之内,找到星脑中可能存在的漏洞,封死它?”

    “不可能!”

    莫玄断然道,“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我们五个虽然可以侵入大部分的晶脑,但我们也不是无所不能的神啊!”

    “这种大海捞针的行动,完全出了我们的计算力极限,哪怕我们再怎么修炼,再怎么升级,都做不到!”

    “做不——”

    李耀的声音从沮丧变成绝望,却是在最后一个字之前戛然而止,手指一张,从指缝中漏出了两道疯狂的光芒,就像是输红了眼,只剩最后一个筹码的赌徒,要乾坤一掷,放手一搏了!

    “教授!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说,我们的计算力再怎么提升,都不可能找到这个漏洞!”

    “不是这句,前面一句!你说,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

    “是啊,有什么问题?”

    “没问题!太没问题了!所以说,防贼的难度,比做贼要高得多,对不对?”

    “呃,或许吧,然后呢?”

    “然后!”

    李耀一跃而起,仿佛从无形的壁障中破茧而出,整个人都在光,血红的双眸死死盯着光幕,嘴角勾起了一抹诡异的笑意,“以你们五个‘星灵’的能力,防不了贼,那——做贼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