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六百七十五章 最好的师父!
    七名炼器师,都将疑惑的目光投向李耀。¢£,

    他们全都听说了李耀昨天在拍卖会上一掷千金,买了一块灰腾晶的事情。

    这件事已经在炼器师圈子里传开,成为不少炼器师茶余饭后的笑话。

    李耀沉吟片刻,一摊手,从乾坤戒中提取出了这块直径一米多,疙疙瘩瘩,好似树瘤的陨石,放到煅仙台上。

    “这就是我昨天在拍卖会上买到的红纹金绒石。”

    七名炼器师中,有五个没有参加昨天的陨石类材料拍卖会,纷纷围拢上去,仔细研究。

    谢千鹤从怀中摸出了一枚便携式放大晶眼,套在右眼之上,细细揣摩着陨石表面的纹路,又伸出两根手指,摩挲着陨石上的“绒毛”。

    红线流炼器师,则是从乾坤戒中提取出了一枚熠熠生辉的宝石,犹如七彩琉璃灯,出了数十种不同的光芒。

    每一种光芒照射到红纹金绒石上,都会令陨石表面反射出一抹截然不同的流光。

    红线流炼器师盯着一道道流光,若有所思。

    “依我之见——”

    皇甫大师并没有动用任何鉴定法宝,只是在陨石表面随意抹了一把,随后撮起手指,放在鼻尖下面嗅了两口,肯定道,“这块陨石中蕴藏的的确是灰腾晶,这是确凿无疑的,除此之外,还有6o%以上的杂质,即便在灰腾晶之中,亦是下下品。”

    其余几名炼器师,也做出了同样的判断。

    有两名炼器师昨天在拍卖会上就鉴定过,今天还不死心,重新鉴定了一次,结果还是一样。

    “刚才交换神通,我有些投机取巧。”

    李耀爽快道,“既然大家都这么感兴趣,请退后,激最强的防御法宝。我就当众解石,当做给各位的补偿好了。”

    众人回想起李耀刚才将贯星锤挥舞得神龙见不见尾的模样,知道这头人形凶兽的炼器术霸道无匹。

    这一锤子幸亏是砸在天材地宝上,若是砸在人脑袋上。十个炼器大宗师也给砸扁了。

    莫非接下来,他还要施展更加凶残的炼器术?

    七名炼器师面面相觑,全都退到了角落里。

    身为炼器师,身上有的是法宝,每人都激出了三四枚防御法宝。周身罩住了好几层五光十色的灵能护盾,这才定睛观瞧。

    他们还以为李耀会摸出一柄比贯星锤更加夸张的大铁锤。

    没想到李耀只是从乾坤戒中提取出了两只银光闪闪的手套戴上。

    李耀的神色无比凝重,双臂之上再度缠绕起了一重重的筋络和血管,十指疯狂抽搐,仿佛在驾驭着一件看不见的法宝。

    “什么意思?”

    谢千鹤眯起眼睛,目力运至极限,见李耀如履薄冰的模样,全然没有刚才挥舞贯星锤那种举重若轻,酣畅淋漓的感觉。

    然而,谢千鹤实在没看到。对方手里有什么东西啊!

    就在这时——

    “唰!”

    红纹金绒石右上角,一个凸起的岩瘤,忽然无声无息地和主体分离,“啪嗒”一声砸在煅仙台上,又落到地上,“咕噜咕噜”滚到众人面前。

    切面光滑如镜,看不到一丝瑕疵,就像是用最锋利的快刀,切开豆腐一样。

    这可不是豆腐,而是硬度极高的陨石!

    借着灯光闪烁。谢千鹤才隐约看到,李耀面前,隐隐有金光闪动,一缕一缕。比头还细的金丝,漂浮在半空中。

    这些细丝,近乎完全透明,唯有灯光的角度刚好合适,才能反射出极其微弱的金芒。

    金丝的源头,正是李耀的手套。

    他对这些金丝。亦是无比慎重,专心致志地运转灵能,驱动金丝,向红纹金绒石游动过去。

    金丝极细,灌注了灵能之后,却又极其锋利,十几道金丝轻轻扫过陨石,表层岩壳就像是剥洋葱一样,层层解离开来。

    “这是我最新炼制的法宝‘单晶云母丝’,虽然锋利无比,但运用起来的难度也很高,我尚未运转自如,稍有不慎就会失控,万一伤到人就不好了。”

    不一时,李耀精赤的上半身再次挂满了晶莹剔透的汗珠,他死死盯着红纹金绒石,轻声细语道。

    说的轻描淡写,但众多炼器师略一思考,眼皮就猛跳起来。

    “单晶云母丝”如此锋利,又无影无形,变幻莫测,用来切割天材地宝固然是轻而易举,但用来切割血肉之躯,岂不是更加得心应手吗?

    一想到几十根单晶云母丝无声无息从自己身上划过,自己还未感觉到痛苦,就被大卸八块的样子,这些炼器师,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寒颤。

    “太凶残了,这单晶云母丝,根本不是炼器类法宝,而是不折不扣的攻击性法宝吧!”

    好几名炼器师都在心里嘀咕。

    等他们回过神来时,李耀已经将红纹金绒石的外层岩壳剥离得差不多,剩下的原矿石,就像是一尊镶嵌着点点白斑的灰色珊瑚。

    “果然是灰腾晶!”

    众多高手一眼就认出来,如果是真正的辉腾晶,镶嵌在表面的斑纹,应该是亮银色,而不是现在这样毫无生气的惨白。

    李耀却是连眼睫毛都没有抖动半下,微眯的双眼骤然瞪大,双手瞬间化一蓬灰雾。

    千丝万缕的单晶云母丝,幻化出了道道金色流光,如上百把无形飞刃,将灰腾晶完全包裹,“沙沙沙沙”一阵乱响之后,灰腾晶和无数杂质都被一片片地剥离开来,天女散花!

    “咻!”

    当剥离到灰腾晶的核心时,煅仙台上忽然传来一阵诡异的尖啸,一道青芒冲天而起,满室皆绿,暗香浮动!

    “什么!”

    谢千鹤倒吸一口冷气。

    李耀骤然停止动,收回单晶云母丝,直到此刻,才长舒一口气,汗浆如雨!

    煅仙台上,灰腾晶的碎屑和粉末之中。静静躺着一块非金非木,非石非玉的古怪材料。

    大约拳头大小,通体呈现出温暖的碧绿色,好似一大团凝冻起来的碧水。荡漾开一抹抹的青雾。

    哪怕看一眼,都让人神清气爽,心旷神怡!

    “这是——”

    包括谢千鹤在内的六名资深炼器师抓耳挠腮,面面相觑,想了半天都想不出来。这究竟是什么材料。

    他们纷纷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了皇甫大师。

    岂料皇甫大师沉吟片刻,亦是苦笑着摇了摇头,将目光转向了李耀。

    李耀活动了一下酸疼不已的手臂,嘴角勾起一抹如释重负的笑意,道:“这叫‘碧连天青’,是一种非常古老的材料,我也是以前偶尔在一部古代笔记中,看过它的介绍。”

    “看似玉,却不是玉,而是某种。类似‘琥珀’的物质,不知什么缘故,落入地底,又经过机缘巧合,重重变化,亿万年时间凝结而成。”

    “即便在四万年前的古修时代,‘碧连天青’亦是十分罕见的,没想到我在拍卖会上,却是见到了这枚陨石,隐隐感应到了一丝蕴藏着碧连天青的征兆。尽管只有三成把握,当然还是出手了!”

    “原来如此!”

    众多炼器师恍然大悟。

    红线流炼器师有些惭愧地说道,“沙道友果然见识广博,连四万年前罕见的材料都认识。昨天我听几位圈中好友谈起此事,还有些不以为然,现在才知道是自己看走了眼,沙道友得到了一块价值连城的至宝啊!”

    李耀道:“价值连城,倒也未必,虽然是上古异宝。但并不是说,古老的东西就一定好。”

    “我们脚下,随便一块石头,都是在几十亿年中凝结而成,也可以说是‘几十亿年前的上古奇石’,又有什么用了?”

    “这枚‘碧连天青’,虽然罕见,但它的功效,说穿了也并不玄妙,只是能帮人调理气血,疏通经脉,改善体质,保持身体的柔韧性罢了。”

    “而且,它的功效释放出来十分缓慢,只适合炼制成贴身法宝,供低阶修士长年累月佩戴,调理身体而已。”

    “真要说价值的话,也未必值我拍下来的那个价。”

    这下,红线流炼器师就搞不懂了:“既然只有三成机会解出碧连天青,而且就算解出来了,也未必值那个价,沙道友还买下来干什么?”

    顿了一顿,他一拍脑袋,明白了,“沙道友是见猎心喜,特地买下来收藏,是不是?既然是收藏品,那就不能用实际价格来估算了。”

    李耀淡淡一笑,扫了谢千鹤一眼,摇头道:“我不是买来收藏的。”:

    “我有一个学生,虽然天赋并不出众,但性子却极其坚毅,一直跟随我,进行十分严酷的修炼。”

    “我有心想要收她为真传弟子,但是入我门下之后,修炼就更加辛苦了。”

    “我这学生,是个女孩子,我既不想她过度修炼而透支,更不希望把她练成一个五大三粗的怪物,是以一直都在犹豫。”

    “正好,有了碧连天青,帮她慢慢洗髓伐经,脱胎换骨,就能稍稍提升一些资质,并且能在严酷的修炼之后,调理身体,增强力量的同时,维持娇小玲珑的体态了。”

    “唰!”

    谢千鹤目瞪口呆,一张老脸,瞬间通红。

    他羞愧得无以复加,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原来,沙蝎花了好几个亿购买这块陨石,却是想将里面的宝物,送给女儿!

    原来,他早就为安安精心打算好了!

    他只有三成把握能解出碧连天青,也就是说,还有七成可能,会一无所获,真的变成圈子里的大笑话!

    这一切,都是为了安安!

    红线流炼器师啧啧赞叹:“沙道友不但修为深厚,对学生还这么无微不至,谁能成为沙道友的真传弟子,简直是前世修来的福分!”

    “这还用说,只要看看巫马炎就知道了。”

    另一名炼器师笑道,“虽然武道和炼器之道不尽相同,但是今天领教了沙道友如此……霸道的炼器术,我敢肯定,沙道友的这名真传弟子,用不了多久,也会像巫马炎一样,成为万众瞩目的级新人!”

    “沙老师!”

    谢千鹤脸红得几乎要滴下辣椒油来,实在忍不住,上前两步,对着李耀长长一揖,脑袋几乎碰到地上,大声道,“谢某,谢某真是有眼无珠,惭愧之至啊!”

    众多炼器师瞠目结舌,不明白谢千鹤这个银心流的部门副总监,为何忽然对李耀如此客气。

    就算对方的炼器术高明了一点点,也不至于啊!

    李耀也愣住,皱了皱眉道:“谢道友,咱们之间的话,私下再说不迟。”

    “不行!”

    谢千鹤涨红了脸,呼吸急促,连双手都在微微颤,“沙老师用心良苦,付出如此之多,我却一直……”

    “此刻若是还不当众把话说开,我,我既不配当一名炼器师,更不配当一个父亲啊!”

    “正好,今天各位道友在场,请大家帮我做个见证,我要宣布一件事!”

    谢千鹤深吸一口气,转向皇甫博,又是一揖到地,肃容道:“皇甫大师,实在抱歉,我原先一直不知道,小女安安,原来,已经为自己找到一位,最好的师父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