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六百六十九章 变成了大笑话
    “这孩子,以前一直很听话,怎么关键时刻犯糊涂了呢!”

    走廊上,谢千鹤依旧余怒未消,沉声喝道,“谁不知道现在耀世集团如日方升,财大气粗,和他们拉上关系有无穷好处?我谢千鹤要是个没有骨头的人,为什么不答应?”

    “我还不是想让女儿在炼器之道上,真的能够有点儿成就?”

    “一片苦心,她倒以为我在害她似的!”

    “老谢!”

    董含香抓住了丈夫的膀子,“自从出了长生殿那档子事之后,女儿的确比原来成熟、独立了很多,更何况沙蝎还是她的救命恩人,她对于沙蝎有一种特殊的崇拜和依赖,也很正常,你这么强硬地帮她决定,一时之间,她的脑子当然转不过来了。↖,”

    “更何况,铁原星历史悠久,神秘莫测,会有一些五千年前失落的炼器秘术,也不奇怪,要说这位沙老师是一窍不通的门外汉,那肯定也不是事实,我估计,他还是有一两手绝活的。”

    “怎么?”

    谢千鹤瞪眼,“你不会也想让女儿拜沙蝎为师吧?”

    “怎么会呢!”

    董含香失笑道,“要是没有上午那件事,说不定我还会考虑考虑,我的意思是,你不要这么粗暴,给女儿一点时间考虑,待会儿我做点儿好吃的,娘俩好好聊聊,她会回心转意的。”

    谢千鹤有些奇怪:“上午?上午发生了什么事?”

    董含香忍着笑道:“上午我不是去参加了‘高端陨石类材料拍卖会’吗?拍卖会上,有一块直径超过一米,周身布满了红色纹路,表面还长出一层淡金色绒毛的奇型陨石,拍卖名录上叫做‘红纹金绒石’。”

    “这个我知道。”

    谢千鹤点头道,“据说这块陨石里。极有可能蕴含着超高纯度的天地至宝‘辉腾晶’,是这一场拍卖会上起拍价最高的几块陨石之一,各方高手都趋之若鹜,咱们一开始不是还动过心思吗,不过想想肯定炒到天价,就没让你下手。”

    “下什么手啊!”

    董含香道。“到了现场,所有资深炼器师都近距离感知这块红纹金绒石,我也得到了五分钟。”

    “我用家传秘术,望闻问切,细细感知之下,却是察觉出了异样。”

    “这块陨石上生长的红纹颜色倒是很正,但是那金色绒毛,和真正辉腾晶附近伴生出来的‘金绒千丝缕’相比,却是太过鲜亮了一些。对着光源时,还隐隐发绿。”

    “我顿时知道,这块陨石中蕴含的并不是辉腾晶,而是呈现形态和它非常相似的‘灰腾晶’!”

    谢千鹤连连点头道:“不错,灰腾晶的呈现形态,以及它对周围事物的改变,和辉腾晶非常相似。”

    “不过,辉腾晶是一种灵能通过性极强。能调和阴阳五行,风雷二气的特级材料。一克的价值,简直超过晶髓的二三十倍!”

    “而这灰腾晶,却是不值钱的废铜烂铁,两者的价值,简直相差几万倍!”

    董含香道:“说的是啊,当时所有感知过这块红纹金绒石的炼器师。全都面带神秘的微笑,客客气气地退了开去。”

    “大家都看出了这块陨石的玄妙,不过看破不说破,在拍卖会上,自然不会干砸人饭碗的事情。”

    “只不过。等到这块红纹金绒石开始拍卖时,却是没人举牌了啊!”

    谢千鹤笑道:“都看破玄妙了,还举牌干什么,花点儿钱是小事,有眼无珠,买个假货回去,名气就臭掉了,会沦为炼器师圈子里的大笑话嘛!”

    “谁说不是呢?”

    董含香道,“眼看这块红纹金绒石就要流拍,结果却有人举牌了,你猜猜是谁?”

    谢千鹤眼珠转了两圈:“沙蝎?”

    “对啊,就是他跳出来当这个冤大头了!”

    董含香一拍大腿,道:“沙蝎这两日都泡在拍卖会上,狂扫了无数天材地宝,下手又急又狠,加价毫不犹豫,名气早就传开了。”

    “老谢,你晓得的,这几天一直有关于他的传闻,说他其实是一名深藏不露的炼器高手,看他购买天材地宝,眼皮不眨,志在必得的模样,不少人都在狐疑,他是否真的这么厉害?”

    “结果,这一场拍卖会,他花了好几个亿,购买了一块毫无用处的红纹金绒石,就像你说的,浪费点儿钱是小事,在圈子里的名气,可是完全臭掉了!”

    “现在,所有知情人都在暗中偷笑,连辉腾晶和灰腾晶都分不出来,这位沙老师的炼器修为再强也有限,看来他那些所谓的专利、发明,还有薛元信大师的评价,其中水分不少,或许是他自己花了大价钱,往脸上贴金吧?”

    谢千鹤把脸一摆,正色道:“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沙老师怎么说,都是咱们女儿的救命恩人,一码归一码,我不同意女儿拜他为师是一回事,但是当时,你应该上去提醒他一下的。”

    “我和他坐在拍卖场的对角,相距甚远,怎么提醒?”

    董含香白了丈夫一眼,“再说,他下手极快,一口气就在底价之上加了五千万,一副生怕谁和他抢的样子,一锤定音之后,更是喜形于色,乐不可支,还叫我怎么说?”

    “大庭广众之下和他说,沙老师,您搞错了,花了几亿,买了一块最多值几百万的石头,这不是狠狠打人家的耳光吗?”

    “这倒也是。”

    谢千鹤想了想,又连连叹息道,“不过这样一来,就算你没有当众打他的脸,他的脸都快被自己给打没了!”

    “你说这沙老师也是,放着好端端的铁原六部第一勇士不当,偏偏要来咱们炼器师的圈子里掺和,何苦来哉呢?”

    “总之,你这么一说。我更加不能让女儿拜他为师了,我们谢家传承到今天也快一千年,在圈子里不算名声显赫,总归有些小小的体面,我不能让自己的女儿,跟着这样一个暴发户。一起变成圈子里的大笑话!”

    谢千鹤扫了一眼微型晶脑,一拍脑袋道:“不好,皇甫大师早就让我去参加一场法宝品鉴会,我和你们掰扯了半天,倒是忘了!”

    他急匆匆向外走去,走到走廊口时,想了想,又转过头来道:“你等会儿和安安好好聊聊,特别是把上午拍卖会的事儿和她说说。对了,这次炼锋会,不是有自己的官方网站和论坛吗?我估计这事儿在论坛上肯定传开了,你找些帖子给她看看。”

    “在这些年轻人心里,我们这些老头子老太婆的话,可没有网上的话中听呢!”

    “早就找好啦,刚才看你们两个差点儿戗起来,怕女儿脸皮薄。就没当着你的面拿出来。”

    董含香激发了光幕,进入炼锋会官方论坛。

    自由讨论区中。有几条闪动着“火爆”标志的帖子,留言都已经超过了上千条。

    其中一条帖子的标题是:

    “铁原富豪再次出手,一掷千金,将天外‘奇’石收入囊中!”

    “奇”字上面打了引号,讽刺之意溢于言表。

    下方网友留言:

    “恭喜恭喜,只花了‘几个亿’。就买了这么‘大’一块陨石回去……”

    “当时我也在场,这可真是一块‘奇’石,‘奇’石啊,哈哈哈哈……”

    “奇葩的奇?”

    “楼上怎么这么耿直呢?人家有钱任性不行吗?”

    谢千鹤撇了撇嘴,一颗心总算落到了肚子里。转身离去。

    已是傍晚,来参加炼锋会的炼器师,和来参观游览的普通游客,依旧络绎不绝,将整个园区挤得水泄不通。

    等谢千鹤赶到二十二号封闭式法宝检测中心时,已经迟了半个钟头,品鉴会早就开始了。

    在修真界,一件重要法宝召开新品发布会之前,炼制者往往会邀请业内知名的专家学者,先对这件法宝进行详尽的分析和检测。

    因为,不少重要法宝都是变幻莫测,奥妙无穷,单靠一场新品发布会,以及几次简单的实战测试,不可能全面体现出这件法宝的威力。

    有些法宝的价值,动辄几个亿甚至几十亿,光靠一场发布会,怎么吸引别人来购买?

    在小规模的法宝品鉴会上,业内人士首先对这件法宝进行详尽的分析,等到了新品发布会上,再站出来为这件法宝背书,这是行业内部,非常流行的方式。

    参加品鉴会,也有极高的要求,事先要签署神魂契约,绝不能在新品发布会之前,将这件法宝的消息透露出去,亦不可以利用自己掌握的内幕消息来牟利。

    越是重要的法宝,要签署的神魂契约就越复杂。

    谢千鹤扫了一眼今天要签署的这份契约,心中一跳,看来今天品鉴的这件法宝来头不小!

    走进经过了灭菌无尘处理的封闭式检测中心,他更加确定这一点。

    今天来参加品鉴会的,除了他们银心流晶铠炼制中心的几名高手之外,还有两名红线流晶铠炼制中心的专家,以及一名天圣学院炼器系的教授。

    都是圈子里名声赫赫,威震一方的大人物。

    谢千鹤的修为,在这些人里反而是最弱的一个。

    “王道友,李真人,司徒教授!”

    谢千鹤不敢怠慢,急忙上前抱歉,“不好意思,刚才被一些小事耽搁,现在才赶到!”

    “时间宝贵,小谢,不用说客套话,快来。”

    主持法宝品鉴会的,正是银心流的皇甫博大师。

    他鹤发童颜,五短身材,一颗鼻子却像个肉球,又红又圆,占据了面孔的一半。

    谢千鹤换上了炼器服,毕恭毕敬问道,“皇甫大师,今天品鉴的,是哪一家的法宝?”

    皇甫大师道:“是飞星大学炼器系,战神研究室出品的,无双套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