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六百六十八章 我要拜师!
    在炼器师圈子里,西岩谢家也算是传承数百年,历史悠久的大家族,在炼锋会上当然有自己的展台,推出了好几款新型飞剑和盾牌类法宝。∮,

    炼锋会刚开幕三天,就吸引了不少宗派前来洽谈,咨询,还有宗派一口气开出了上千柄极品飞剑的大订单,可谓开门大吉。

    谢千鹤今年五十九岁,是谢家顶尖的炼器高手,却没在家族企业中任职,而是在三大晶铠炼制中心之一的银心流,担任铸剑部门的技术副总监。

    此刻,谢千鹤的脸上乌云密布,心情糟糕到了极点。

    “啪!”

    在谢家下榻的宾馆中,他重重一拍桌子,拧紧了眉毛,瞪着女儿,“什么,你要拜沙蝎为师?”

    “是的!”

    谢安安高高挺起了胸脯,毫不退缩地看着一向来十分敬畏的父亲,鼓足勇气道,“爸爸,我想成为沙蝎的真传弟子,跟随他学习炼器术!”

    谢千鹤不可思议地看着女儿,脱口而出:“安安,‘师父’和‘老师’可是不同的,现代社会,一名修真者的老师可以有千千万万个,反正你掏钱,我教东西,大家公平买卖,不拖不欠,一分价钱一分货,教完拉倒!”

    “但是,‘师父’又是另外一个概念了!”

    “倘若你真的拜沙蝎为师,成为他的真传弟子,就要完全继承他的炼器流派,在你的炼器术中,深深打上他的烙印,就算今后想改换门庭,也是极麻烦的事情!”

    “我知道啊。”

    谢安安很认真地点了点头,“我知道拜师不是开玩笑的,所以才想请爸爸出面,如果可以的话,能够请爷爷出面,以谢家家主的身份。向沙老师提出,那就最好了!”

    谢千鹤哑然失笑:“安安,你究竟怎么了?我对铁原人并没有什么看法,沙蝎是你的救命恩人。我感激他还来不及,不过他不是铁原六部第一勇士么,他懂什么炼器术?”

    “沙老师的炼器术很厉害的!”

    一提到李耀的炼器术,谢安安就双眼放光,摇头晃脑道。“战神研究室的薛元信大师,给沙老师很高的评价,而且沙老师还炼制出了战斗力探测器和极光链锯枪这样的法宝,就连我最近半年的进步这么快,也是沙老师的指点!”

    谢千鹤干咳一声,看了一眼旁边的妻子。

    谢安安的母亲董含香,亦是出身另一个炼器世家,扶着女儿的肩头,含笑道:“安安,沙老师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对他自然会有一些特殊的看法,特别敬佩和崇拜他。”

    “他身为铁原六部第一勇士,当然也有很值得崇敬的地方。”

    “不过,说到炼器术嘛……”

    “你还小,这个圈子里的水可深得很,很多潜规则,你是不知道的。”

    “没错,现在有不少消息传出,说这位沙老师其实是一名炼器高手,薛元信大师对他的评价很高。而且他还掌握着战斗力探测器和极光链锯枪的部分专利。”

    “呵呵,这些消息,只能唬唬外行人而已,在我们圈内人这里。大部分人都是很怀疑的。”

    “这种事情,以前也有,一些财大气粗,但炼器水平稀松平常的人,为了在圈子里打开局面,就花大价钱去购买一些别人的专利。故意提高自己的身价。”

    “你也知道,这位沙蝎老师的耀世集团旗下,就有一个规模不小的炼器中心,那么,谁知道他手中的这些专利,究竟是他自己研出来的,还是炼器中心里的雇员研出来的?”

    “再说薛元信大师的评价,那就更简单了,正所谓花花轿子人抬人,薛大师的战神研究室,和耀世集团之间多有合,随便夸他几句,也是人之常情,难道还叫薛大师去说他是个滥竽充数的三脚猫么?”

    谢安安不服气地一伸脖子:“可是——”

    董含笑按了按手,继续道:“没错,你这半年来进步神,我们都看在眼里,可是根据你所说的,这位沙蝎老师只是教你了一些最基本的修炼法门,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啊。”

    “反而,在我和你爸看来,他提出的很多修炼方法,都太过残酷,野蛮,粗暴,也只有你这个小傻瓜才会坚持下来,我和你爸原先是不知道,要是知道,早就不让你练了!”

    “如此残酷的修炼,当然会在短期提升实力,却是揠苗助长,对今后的修炼并没有太大好处。”

    见女儿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董含香急忙添了一句:“我并不是说沙老师对炼器术一窍不通,我相信他肯定是有一套,传承自铁原星的炼器秘法,其中不少东西,是你闻所未闻的,所以才能把你深深吸引住。”

    “只不过,这样的秘法,终究只是旁门左道,不是真正的炼器正宗。”

    “你平常要向他请教,甚至跟着他修炼一些神通,我们都不反对。”

    “但是,正儿八经拜师,成为他的真传弟子,未免有些草率吧?”

    谢安安睁大了眼睛,晶莹的泪珠在眼眶里打着旋儿,咬着嘴唇道:“爸爸妈妈,你们怎么就是不相信我呢!”

    董含香和丈夫对视一眼,干咳一声道:“真不是爸妈不相信你,其实,其实这件事是这样的,你爸爸,已经给你找了一位老师!”

    “什么?”谢安安傻眼。

    谢千鹤微笑道:“原本还想迟些告诉你,给你一个惊喜,不过现在说了也无妨。”

    “你知道,在爸爸工的银心流,有一名特级铠匠皇甫博大师,他是千年铸剑世家皇甫家的长老,亦是炼器师圈子里极负盛名的大宗师。”

    “最近一年,我一直跟随皇甫大师推进一个项目,和皇甫大师的关系非常不错,知道皇甫大师年事渐高,想要最后收一名关门弟子。”

    “前段时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将你在家族大比上飙手的那几段视频,播放给皇甫大师看,结果皇甫大师对你非常感兴趣,问了我好久你的事情。”

    “这简直是意外之喜,谁不知道,皇甫大师的八名真传弟子,现在全都是名动一方的风云人物?”

    “倘若你能成为皇甫大师的关门弟子,岂不比成为沙蝎的真传弟子,要好得多么?”

    谢安安倒吸一口冷气,不敢相信地后退了半步,结结巴巴道:“皇,皇甫大师想要收我为徒?”

    谢安安再孤陋寡闻,亦听过皇甫博这个如雷贯耳的名字,这位大师在圈子里的地位,和薛元信大师是不相上下的。

    谢安安有些头晕目眩,站立不稳。

    谢千鹤非常满意女儿的反应,点头道:“皇甫大师当然没把话说死,只说在这次炼锋会上,想要和你见上一面,不过依我看,你现在的手,比两个月前的家族大比上又要快15%,到了皇甫大师面前,只要正常挥,那还有什么问题?”

    谢安安张了张嘴,却又沉默了很久,似乎下了什么决心,双眼如晨星般闪亮,缓缓摇头道:“爸爸,皇甫大师看中的是我的手,但我之所以能有这么快的手,全都拜沙老师所赐,我还是想跟随沙老师学习,将他的炼器术,一直传承下去。”

    “你——”

    谢千鹤的眉毛彻底立了起来,想不通一向温顺乖巧,好似糯米团子一样软乎乎的女儿,怎么会变得这么倔,提高了嗓门,喝道,“那可是皇甫大师!这样的机会,别人跪上三天三夜都求不来,你这孩子,怎么不知道好歹呢!”

    “爸爸,我知道皇甫大师在炼器师圈子里的地位,也知道他的水平有多么深不可测,更知道他的八名弟子,全都是名震一方的高手。”

    谢安安脸色潮红,开始还有些吞吞吐吐,但越说越快,越说越响亮,“不过,我更知道,皇甫大师的八名弟子,都是天赋异禀的绝世天才!”

    “爸爸,我有自知之明,虽然大家从来都没说过,但我非常清楚,我根本没什么炼器天赋,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笨蛋而已。”

    “就算今天,我真的成为了皇甫大师的真传弟子,我也没有信心能继承他的炼器术。”

    “或许,只有沙老师的那些修炼方法,才适合我这个笨蛋。”

    “不管你们相不相信,爸爸妈妈,当我用沙老师教的法子修炼时,虽然身体上是很痛苦。”

    “但是我的心里,却是前所未有的平静和满足,因为我真真切切感受到,自己每一秒钟都在进步,真真切切体会到了,炼器术的乐趣!”

    小小的房间中,空气仿佛冻结成了冰块。

    谢千鹤瞠目结舌,没想到女儿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愣了半天,霍然起身,虎着脸,背着双手向外走去,**丢下一句:

    “如此大事,由不得你自己乱来,这件事你爷爷都知道了,老爷子高兴坏了,已经在暗中操办起来!”

    “总之,你明天就和我去见皇甫大师!”

    “老谢,老谢!”

    董含香见两父女闹僵,急得直跺脚,安慰女儿道,“安安,别理你爸,几十年了,就是这狗脾气。”

    “不过你这孩子也是,啥时候变得这么犟呢?”

    “总之,这件事你别急,咱们再好好想想,不管怎么说,明天先去见皇甫大师一面好不好?”

    “老谢?老谢!”

    董含香追了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