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六百三十二章 地底!突变!
    穿上天劫套装之后,李耀的身形也达到了四五米,和燕西北旗鼓相当。『≤,

    双方就像是两头天灾级异兽,碰撞在一起。

    李耀肩头的螳螂刃肢深深刺入燕西北体内,燕西北的蝎尾也狠狠扎入天劫套装的胸腹之间,两条刃肢呼啸而至,在天劫套装上留下了深可见骨的伤痕!

    然而,天劫套装不过是李耀的强化装甲,本身并没有感知,哪怕支离破碎都不会损伤到他一分一毫。

    燕西北的天劫战体,却是不折不扣的血肉之躯,和他血脉相连。

    双方在瞬息之间,高碰撞数百次的结果,就是李耀从燕西北身上撕下了大块血肉,硬生生扯落了大片甲壳,而燕西北虽然也将天劫套装刺得千疮百孔,却是很少能直接攻击到李耀的本体。

    就连半空中,由燕西北血雾凝结而成的劫云,都在李耀沸腾的真元冲击之下,四分五裂!

    “不可能!”

    燕西北既像是在哀嚎,又像是绝望地惨叫,全然没有了最初登场时的淡定从容!

    他不顾一切催动异血,周身缠绕的血管越来越粗壮,不少血管交错的地方都高高隆起,凝聚其中的异血越来越多,仿佛浑身上下都长出了一颗颗丑陋的心脏!

    “波!****!”

    几十枚“心脏”瞬间炸裂!

    无穷血雾狂涌而出,将李耀狠狠炸飞。

    李耀在半空中轻盈转身,落地时就卸去了大部分的力量,周身气焰继续暴涨!

    “嗡!嗡嗡嗡嗡!”

    以他为中心,方圆数十米内,所有插在战场上的残刀、断剑,全都剧烈颤动,仿佛被暴风雨操纵,猛烈摇晃,拔地而起,在虚空中旋转几圈。纷纷聚集到了李耀面前!

    上百柄刀剑,大多在刚才的激战中折断、崩裂,被异兽酸液腐蚀得锈迹斑斑。

    更有不少残刀断剑之上,沾染着炼气士的鲜血。原本已经干涸,却是在暴雨侵袭和李耀的真元激荡之下,重新湿润,蜿蜿蜒蜒!

    上百把染血的战刀在李耀面前高旋转,度越来越快。恍若一片刀剑风暴!

    燕西北自爆一身异血,亦是凝结成了一团无比浓烈的血雾,血雾红得紫,紫得黑,表面窜出了无数类似异兽形态的凸起,张牙舞爪,嘶吼咆哮,恰似一头长出了无数异兽头颅的妖魔!

    双方的力量都提升到了极点,真元在他们周围形成一片风雨不侵的绝对领域,倾盆暴雨从他们头顶轰落。犹如瀑布轰击巨石,扬起一片迷离的水雾!

    闪电都被两人之间激荡的磁场吸引,金蛇乱舞,直接劈到两人中央!

    “唰!”

    李耀和燕西北同时突破音,撞击生之时,就连闪电都硬生生绕开一道弧度,避其锋芒。

    众人只看到一道比闪电耀眼十倍的光团从两人撞击处疾扩散,随后就被一阵强劲无匹的冲击波吹飞出去,倾盆暴雨都被冲击波干扰,雨点从笔直落下。变成了平行于地面!

    片刻之后,惊涛骇浪般的撞击声才狂轰众人的耳膜!

    不少人的耳朵,都被炸出鲜血,一时间听不到半点儿声音。

    只能看到。在闪电交错之下,两道巨大的身影,仿佛是两座巍峨的雕像,一动不动地僵持着!

    “咔!咔!咔!咔!”

    天劫套装之中,传来阵阵异响,竟然是燕西北略胜一筹。死死压制住了李耀!

    “什么筑基究极?不过胡吹大气!”

    燕西北哈哈大笑,骤然力,天劫套装迅挤成一团,随后——

    爆炸!

    众人还来不及惊呼,耀眼的火球之中,却是窜出了一道黑色流光,从燕西北腰间一闪而过,仿佛直接穿透他的身体,出现在他身后!

    燕西北的笑容瞬间凝固。

    李耀单膝跪地,天蝎战甲的护肘处,向后延伸出去一柄利刃,雨点将刀刃上残留的一丝血迹抹去,雪亮如洗。

    李耀当然知道自己仓促炼制出来的天劫套装,不可能比得过燕西北精心调制十几年的天劫战体。

    不过战神套装这种东西,原本就是用来消耗的!

    他以战神套装为诱饵,动了致命一击!

    燕西北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低头看着腹部,他的腰身原本和虫躯连接在一起,此刻,一道黑色的伤口却在腰间慢慢延伸,从前到后,贯穿周身。

    随着黑血和白色的体液泊泊流出,他逐渐失去了对下半身的控制。

    天劫战体,被李耀从燕西北身上,硬生生切断了!

    脱离天劫战体,燕西北不过是一名寻常炼气士,缠绕在上半身的粗壮血管,以肉眼可见的度枯萎下来,只留下一道道黑色的疤痕,就像是被大火烧灼之后的藤蔓。

    他出一身撕心裂肺的惨叫,双掌一拍,两股真气从掌心喷涌而出,接着真气激荡之力,向远处高窜去!

    李耀怎能容他遁走?身形再度化一道流光,右臂舒展,真气席卷,从战场上随意吸了一柄兵刃过来。

    到手一看,正巧,却是一根旗杆,狂熊部落的战旗迎风舒展,布满了斑斑血迹和大大小小的窟窿。

    燕西北遁奇快,瞬间冲出上千米。

    李耀却是更快,几个起落就出现在他背后,旗杆嗡嗡响,一圈圈紫金色的电弧缠绕其上,变成一柄锐不可当的长枪!

    战旗正欲出手,燕西北却是狞笑一声,地底出“轰隆”一声爆响,血雾如火山爆般冲天而起,大地塌陷,呈现出一个深不见底的巨大洞穴!

    燕西北双掌一翻,如秤砣般突兀地坠入地穴。

    李耀毫不犹豫地追了下去,身形绷紧如弓,战旗就是利箭,电弧闪耀,真元激荡,战旗激射而出!

    轰!轰!

    两人下坠数百米,一前一后,重重砸落在地底。

    这一处地穴,前身是一个天然溶洞,被燕西北现之后,改造成了他调制天劫战体的秘密基地。

    四周洞壁之上,密密麻麻交错着无数如血管般不断蠕动,似毒蛇,又似藤蔓的诡异植物。

    不少“血管”交错的地方高高隆起,产生了一个又一个半透明的囊泡,无数异兽在其中孕育。

    燕西北身后,黑暗深处,蛰伏着一团直径达到十几米,好似巨大心脏的怪物,一鼓一吸,颤颤巍巍。

    这个怪物,或许就是他培育天劫战体的母巢。

    燕西北瞪大眼睛,伸直手臂,想要朝这团“血泡”爬去。

    然而狂熊部落的战旗,却是从背后贯穿了他的心脏,将近一半都深深插入地底,将他钉死在了地上。

    旗杆之上,真元激荡,电弧早已将燕西北的心脏炸了个粉碎,不过凭借最后一口气,苟延残喘而已。

    李耀走到燕西北面前,居高临下,冷冷看着他。

    燕西北身下,一片鲜血不断扩大,鲜血“咕嘟咕嘟”泛着泡沫,像是生命般出微弱的嘶吼。

    燕西北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把颈椎骨掰得“咔咔”响,抬头看着李耀,惨笑道:

    “你们一定以为,我被血魔附体,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血纹族,而你们是在斩妖除魔,对不对?”

    “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有那么万分之一的几率,其实我并没有被血魔附体,我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你们,你们又该如何?”

    “哈哈,哈哈哈哈,没关系,你们马上就会知道了!”

    “这座‘血池’之中,凝聚着我为了各位勇士精心调制出来的异血,原本想请大家到地底来慢慢融合,那样成功率比较高!”

    “现在嘛,在这么近的距离上,只要我心念一动,血池就会爆开,异血化血雾,冲上地面!“

    “多多少少总有几个人,会被异血附体吧,到时候你们就知道,我有没有在说谎了,哈哈,哈哈哈哈!”

    李耀眼中的杀意瞬间提升到了极限!

    燕西北狞笑:“别傻了,你不会天真到认为,我会滔滔不绝地解释完之后才‘心念一动’吧?早在我说第一个字之前,已经激了血池的自爆神经元,三秒之后,血池就会彻底爆开,地面上那么多人,看你怎么救!”

    “还是把所有吸入血雾的人,都当做血魔附体,统统杀死啊?啊!”

    李耀倒吸一口冷气,目瞪口呆地盯着血池以越来越快的度收缩,扩张,收缩,扩张!

    三秒,两秒,一秒!

    巨大的“心脏”在一阵剧烈颤抖之后,慢慢平静下来。

    自下而上,逐渐浮现出了一抹灰色,恍若变成一块巨大的岩石,一动不动。

    李耀眨巴着眼睛,看着燕西北。

    燕西北的眼珠瞪得比他还大,不敢相信地看着血池,喃喃自语:“怎么会……怎么会……”

    李耀脑域深处微微一颤,从僵硬成一坨的血池深处,感应到了一股十分熟悉的灵能波动,心思电转之下,不由目瞪口呆!

    李耀心脏狂跳,将一缕念头,通过灵能高震荡的方式,凝聚成一束,送入血池最深处。

    “火,火花号?”

    灰岩色的血池深处先是一片沉寂,随后传来了一道无比欢快的灵能波动:“李耀!”

    轰!

    玄光钻头自内而外,将半死不活的血池彻底钻透,一艘披挂着鳞片状铠甲,如蛟龙般的晶石战舰,从地底一跃而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