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六百一十六章 一个问题,一箭穿心!
    燕赤风就像是一头被捕兽夹死死钳住的饿狼,满脸黄豆大小的冷汗,眼底凶芒如剑气般吞吐不定,恨不得将李耀碎尸万段。『≤,

    然而巨斧族长和羽蛇族长却是一左一右,护在问心台左右,两人森冷的目光交织,犹如一道铁栅栏,锁死了他的进攻路线。

    燕赤风艰难地吞了口唾沫,却现四周变得一片死寂。

    抬眼望去,其余五个部落的炼气士统统冷眼看着烈日部落,而烈日部落的大部分炼气士,却是面无表情,冷冷看着他。

    “大哥……”

    燕赤火和燕西北站在一起,满脸冷漠,右手青筋直冒,几乎要把刀把攥出水来,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质疑,“大哥,你说你亲耳听到,沙蝎承认自己是飞星人?”

    燕赤风的冷汗更盛,像是一盆冰水泼在脸上,他看了一眼李耀,又看了一眼弟弟和大伯,野兽般狂吼道:“你们都疯了?居然不相信我?反而相信一个外人!”

    “我,我,我知道了!”

    “你们全都被他骗了,连我也被他骗了,在烈火战车上,他明明现了我,却诈做不知,故意说出那番话来诱导我!”

    “就算,就算他不是飞星人又怎么样?不是飞星人,照样可以当飞星人的奸细!反正山谷里真的藏匿着很多全副武装的修真者,你们绝对要相信我!”

    “沙蝎!你刚才说得不尽不实,一切都是你自说自话!有本事的,我提出一些问题,你来回答‘是’或‘否’,用这种办法来判断真伪,才够准确啊!”

    此言一出,其余五大部落中,不约而同传来了嘘声,就连烈日部落战阵之中,都有不少炼气士面露不屑之色。

    铁原勇士。最重信义,沙蝎已经在问心台上三番四次证明了自己的身份,燕赤风还要死缠烂打,实在有些过火了。

    羽蛇族长眼中精芒一闪。正欲说话,李耀却是抢先开口,一边咳嗽,一边道:“燕赤风,我所说的句句属实。绝不怕你质疑,无论你想用什么方法来测试都可以!”

    “只不过,我已经在问心台上测试了这么多次,怎么说,都该轮到你了吧!”

    “你说我是飞星奸细,我说你是长生殿的暗子,现在我已经测试过两轮,你是否也敢上来一试?”

    “只要你能扛过问心台的测试,那我就再试一轮!”

    “这——”

    燕赤风脸色煞白,汗如雨下。眼珠瞬间转了一百多圈。

    其余五部炼气士见他如此犹豫,逐渐眯起眼睛,议论声此起彼伏,越来越大。

    “阿风!”

    燕西北死死盯着燕赤风,叹了口气道,“事到如今,为了咱们烈日部落的荣耀,亦为了搞清楚正东被杀的真相,更为了铁原六部的未来,你就去问心台上。证明自己的清白吧!”

    “大伯——”

    燕赤风面容扭曲,正欲辩驳,抬眼一看,非但其余五个部落的高手都剑拔弩张。将矛头对准了他,就连烈日部落中不少人,包括他的亲弟弟燕赤火,全都提高警惕,似乎将他当成敌人!

    燕赤风暗暗咬牙,恨不得将可恶的“沙蝎”碎尸万段。定了定神,大声道:“好,反正我也问心无愧,就上一次问心台又如何?”

    “我绝不是长生殿的人,这一点,随便问心台怎么测试都行!”

    “等问心台证明了我说的是真话,沙蝎,我再问你几个问题,绝对会彻底撕破你的假面具!”

    燕赤风冷哼一声,昂挺胸,大步朝问心台走去。

    “等一等!”

    李耀霍然起身,擦去了嘴角的血迹,朗声道,“羽蛇族长,还有各位,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我略知一二,熊族长亦将很多怀疑都告诉了我,为了保证测试的准确性,是否可以由我提出一个问题,请燕赤风回答?”

    四位族长,加上燕西北和狂熊部落的三位族老埋头商议了一阵,羽蛇族长道:“你先说说看,你要提什么问题?”

    燕赤风尖叫:“他一定会在问题里,给我设下陷阱!”

    李耀冷笑道:“放心,我提出的问题,大家都听得一清二楚,有没有陷阱,这么多人自然能判断出来!”

    “燕赤风,你说自己不是长生殿中人,这一点我绝对相信!”

    “你既然知道有‘问心台’这样的神器存在,行动之前一定周密策划。”

    “举个例子,你极有可能,的确没有加入长生殿,只是和长生殿有所勾结,彼此交换了一些利益。”

    “诸如你为长生殿提供大量炮灰,长生殿就让你当铁原星之王,或者是给你什么天材地宝,让你能突破到更高的境界之类。”

    “还有一种可能,你从未听说过长生殿这个名字,大家只是以代号相称,比方说‘某组织’之类,倘若你其实是‘不死殿’的成员,那么你说自己不是长生殿中人,当然也没错啊!”

    “甚至,就算问心台测试出来,你听说过长生殿,你也可以辩解说,很久以前,长生殿渗透到烈日部落中的暗子,曾经和你闲聊中,提到过‘长生殿’三个字,年深日久,你完全忘记了,却是烙印在神魂之中,这也很正常啊!”

    燕赤风不住冷笑:“话都被你说完了,看来就算问心台证明我不是长生殿中人,都没用了?”

    “是的。”

    李耀点头,“要证明你的清白,还是要落到一切的核心,你父亲燕正东之死上!”

    燕赤风勃然大怒:“什么,你怀疑我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父亲?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来啊,我们快上问心台,查个究竟!”

    “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李耀冷冷道,“一开始我怀疑的是燕西北和燕赤火,不过仔细一想,他们两个,一个老迈年高,身有残疾;另一个年轻气盛,实力终究是稍微低了一些,做这件事并不保险。”

    “反而是你。身手又好,又能得到燕正东的信任,最适合做这件事。”

    “然而,杀人也是有很多种杀法的。比方说你先把燕正东打成重伤,再由另一人下手,那么你说自己没有杀人,倒也不能算错!”

    燕赤风怒极反笑,笑得无比悲凉。连眼泪都不住流淌:“那我就上问心台证明,自己那天晚上绝对没有和父亲动手!”

    “等等!”

    李耀轻轻咳嗽,不紧不慢地揉搓着太阳穴,似乎还在神魂撕裂的痛楚中没有恢复过来,慢条斯理道,“这种问题,终究太宽泛,太模糊,或许长生殿中还有别的高手,真不是你干的。也未可知。”

    燕赤风怒:“左也不行,右也不是,你究竟要如何!”

    烈日部落阵营中,不少人将燕赤风如此坚定,刚刚浮起的一丝怀疑又被打消,小声议论起来:“燕赤风的表情不似伪,他真的不是长生殿中人,也没有杀死燕族长!”

    李耀不徐不疾道:“那天在飞熊城里,我曾经听你们讲述过当时生的一切,据说那天凌晨你一个人躲在僻静无人之处练武。是你弟弟燕赤火第一个现了父亲的尸体,派人找到你,你才知道消息,是不是?”

    燕赤风大笑:“铁原六部。人尽皆知,我是出了名的武痴,每天晚上都会找僻静无人处练武,仅凭这一点就想怀疑我?”

    “不是的,你搞错了。”

    李耀摇头,轻声道。“重点在于,倘若你说的都是实话,那么你弟弟燕赤火,应该比你先一步知道父亲的死讯,对不对?”

    燕赤风眼珠一转,狠狠打了个寒颤,半天说不出来话。

    李耀微笑,比划了一下:“燕赤风,请上台,只要你说一句‘五天前,在飞熊城里,燕赤火派人找到我之前,我并不知道燕正东已死’,就可以了。”

    “倘若你没有撒谎,那么这应该是一句真话,是吧?”

    “倘若你说了这句话之后,问心台居然浮现出一个‘假’字,那就有些奇怪了——既然你整晚都在僻静无人处练武,又怎么会在弟弟派人找你之前,就知道父亲燕正东已死呢?”

    “就是这个问题,各位也可以仔细分析一下,里面有没有可能暗藏着什么陷阱。”

    “有没有一种可能,燕赤风其实是清白的,但他又能早于弟弟燕赤火,得知父亲的死讯。”

    炼气士阵营中再度响起了“嗡嗡”之声,所有人都皱着眉头冥思苦想了半天。

    五分钟后,燕西北驾驭着喷气轮椅缓缓飞出,满脸痛苦,缓缓摇头道:“没有陷阱,倘若燕赤风和此事无关,那么他的确没有一丝一毫的可能,在燕赤火现之前,就知道燕正东已死!”

    这句话好似宣判了燕赤风死刑,他的脸色由红转紫,由紫变黑,又从黑色变成了一片惨白!

    “大哥!”

    燕赤火“呛啷”一声,拔出锯齿战刀,热泪滚滚,怒吼道,“大哥,难道爸爸的死,真和你有关!”

    燕赤风捂着心口,斩钉截铁:“当然无关!”

    燕赤火一挥战刀,挥出一道炙热的刀气:“既然无关,那就上问心台,说那句话!”

    燕赤风眼珠转了半天,无比阴鸷地蛰了李耀一眼,咬牙道:“好,既然你们都不相信,那就用问心台来证明我的清白!”

    他狠狠啐了一口,大步朝问心台走去,大声道:“沙蝎,等我证明了自己的清白,再问你一个问题,你的真面目就会——”

    话音未落,燕赤风忽然双足一错,真气激荡,卷起大片烟尘,遮掩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紧接着,整个人如毒蛇弹跳,倒卷回来,朝悬浮在半空中的燕赤风袭去!

    燕赤火大惊失色,狂吼一声,飞身扑上。

    却是被燕赤风一记无影无形,好似凭空而来的窝心腿,一脚正中胸口,真气狂轰之下,一边吐血,一边倒飞出去。

    等到尘埃落定时,燕西北已经落入燕赤风手中,一柄匕深深刺入老人的脖子,只要真气轻轻一吐,就能将血管和颈椎统统切断!

    燕赤风披头散,双目仿佛流血,面目狰狞不似人形,怪叫道:“别过来,谁过来我就干掉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