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六百一十三章 真相……大白?
    李耀见到燕赤风突然如狼似虎地跳出来,大吃一惊,脸色变得比死人还白,指着燕赤风,哆哆嗦嗦道:“你……你……”

    “没想到吧,沙蝎!”

    燕赤风虎目含泪,仰天长啸,“你们的计划的确天衣无缝,却没想到苍天有眼,让我父亲知道了熊无极的身世之谜,又让我听到了你的阴谋!沙蝎,不用挣扎了,你和熊无极一样,都是飞星人!”

    李耀脸上的慌乱一闪而过,好似陷阱中的困兽般焦躁不安,干巴巴道:“我,我不是飞星人!”

    石猛上前一步,战刀出鞘,眼眶发红道:“沙蝎,我说过,倘若你骗了我,我会第一个杀了你!你不是飞星人?那燕赤风提出的问题,你怎么解释!”

    李耀手足无措,吞了口唾沫,艰难道:“我真的不是飞星人,只是熊族长待我极好,就像子侄一般,我自然相信他说的每一句话!”

    “在地牢中,熊族长告诉我一切都是阴谋,而关键就在绿洲部落,让我一定要想方设法前往绿洲部落查探!”

    “我单枪匹马,实力有限,只有偷走大量天材地宝,去炼制强大的法宝!”

    “炼制出了大量法宝和这一身战甲之后,我立刻北上,正好在半路上遇到了一辆烈火战车。『,”

    “我见这辆战车形迹可疑,就想将它拦截下来,岂料战车内突然窜出几名高手。”

    “将他们击退之后,我却发现,车厢里关押着二十名人质,全都是修真者!”

    “之后……”

    李耀狠狠瞪了燕赤风一眼,继续道,“我在燕赤风的指引之下。来到这片山谷,又有上百名修真者陆续来到,但他们并无恶意,只是被长生殿误导,来这里救人而已!”

    “什么?”

    燕赤风怒极反笑,“沙蝎。你这个名字真是没有取错,死到临头还要反咬一口!”

    “我指引你到这里来?我从未来过这里,怎么知道这里有一处山谷?”

    “更何况我父亲刚刚被杀,你极有可能是凶手之一,我恨不得把你扒皮抽筋,还指引你逃跑?”

    “你这谎话,也编得太漏洞百出了吧!”

    李耀涨红了脸,高叫道:“我真的没有说谎,我不是飞星人!”

    燕赤风圆睁双眸。怒气勃发:“住口!证据就在眼前,你不是飞星人,为何会炼制如此精致的战甲?”

    李耀好似被闪电击中,僵硬了很久,满脸痛苦道:“这,这,这件事和我的来历有关,我有苦衷。你们不要逼我!”

    燕赤风连声冷笑:“这件事当然和你的来历有关,你本来就是飞星人。会炼制这样的战甲也不奇怪!”

    “放屁!放屁!放屁!”

    李耀好似一座压抑到极点的火山骤然爆发,鼻孔中仿佛喷出两道明晃晃的热流,真气激荡,将周身沙尘全都卷起!

    他指着燕赤风的鼻尖大吼道,“燕赤风,这一切都是你设下的陷阱。你冤枉我!我是堂堂正正的铁原勇士,我不是飞星人,绝不是!”

    “身为一名铁原勇士,被人诬陷是星空中的鼠辈,简直是奇耻大辱!”

    “燕赤风。你是栽赃嫁祸,我,我要和你决斗!”

    李耀势要扑向燕赤风,石猛、熊真真却是抢先一步挡在了燕赤风面前,细剑长刀直指李耀。

    其余数百名炼气士,亦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李耀。

    石猛厉声喝道:“别动!再上前一步,立刻要你化肉泥!”

    燕赤风后退几步,声嘶力竭道:“沙蝎,换一个场合,我绝对接下你的约战,亲手为父亲报仇!”

    “但是此时此刻,你不要想用这种方式把水搅浑,我们不会上当的!”

    李耀急出了满头大汗,似乎完全绝望,犹如溺水者挥舞着双手,朝石猛和熊真真大叫道:“我是被冤枉的!相信我!我不是飞星人!”

    “够了!”

    巨斧族长站在重型战车之上,一声大吼,犹如巨斧轰鸣,震得所有人耳朵“嗡嗡”响。

    “沙蝎,你说自己不是飞星人,是被燕赤风冤枉的,仓促之间,我们也分不出是谁是非。”

    “幸好这一次出来之前,就预料到会遇到这样的场面!”

    “你可敢上问心台,证明自己的身份?”

    “问心台”三个字一出,李耀顿时脸色大变,不由自主地往后脑勺上摸了一下,神色有些不自然道:“上问心台,是对一名铁原勇士最大的侮辱,我为什么要上问心台?”

    此言一出,众皆哗然,石猛和熊真真更加失望。

    燕赤风大笑:“沙蝎,不要在这里死鸭子嘴硬,你根本不敢上问心台,因为一到了问心台之上,你的真面目就彻底暴露了!”

    羽蛇族长亦从指挥车上站起,尖声道:“沙蝎,大家都知道,上问心台是对一名铁原勇士最大的侮辱,那等于是完全不相信他所说的话!不过事关重大,你要是不愿意上问心台,我们只能把你当成飞星奸细!”

    “前几天,为了让熊无极上问心台,我们六部曾经提出了许多补偿条件,今天,我以羽蛇族长的身份承诺,倘若你愿意上问心台,并且证明了自己的清白,当时的补偿条件依旧有效!”

    “只要你证明自己不是飞星人,一切都是阴谋的话,你拿走的那么多战利品,就算是羽蛇部落奉送,而且,你还将成为羽蛇部落最尊贵的客人!”

    “巨斧部落,也是一样!”

    “天狼部落,也是一样!”

    “银月部落,也是一样!”

    众人一边说着,一边不动声色地朝李耀逼近,渐渐组成了一个包围圈。

    李耀在众人强大的气势逼迫之下,呆了半天,忽然指着燕赤风道:“非要上问心台的话。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上?”

    “燕赤风说我是飞星奸细,我还说他是长生殿的暗桩呢!要上,大家一起上!”

    燕赤风早料到他有这么一手,坦坦荡荡道:“沙蝎,没想到你竟然如此丧心病狂,杀死了我父亲。还想诬陷我是杀人凶手?”

    “好!只要你先在问心台上证明自己不是飞星人,我上一次问心台,又有何妨?”

    羽蛇族长一挥手:“来人,把问心台运上来!”

    “呜——”

    羽蛇部落之中,传出阵阵悠长的号角声,一辆造型奇特的重型战车缓缓驶出了战阵。

    八名精赤上身,肌肉贲张的壮汉分别在两侧拖曳着巨大的铁索,运足了力气,青筋在身上张牙舞爪。终于将两侧车厢缓缓分开。

    一座造型古怪的高台从车厢中浮现出来。

    这座高台,由四根紫铜巨柱支撑,巨柱之上还镌刻着无数触目惊心的浮雕。

    那是不少男女老少,将自己的心脏从胸膛中剖出,对着心脏喃喃自语的画面,既恐怖,又诡异。

    高台之上,有一张黑铁座椅。椅背上却是连接着一顶镶嵌着无数晶石的铁帽子,通过上百条晶线一路蜿蜿蜒蜒。没入问心台中。

    高台前方,一左一右,镌刻着两个古色古香的大字,左侧为“真”,右侧为“假”。

    又有四辆重型战车缓缓上前,八名壮汉将几条粗壮的管道连接到了问心台上。

    这四辆重型战车内。装满了高纯度的晶石,用来提供充足的能量,驱动问心台,激发出强大的神通。

    李耀眯起眼睛,细细看去。这尊“问心台”就像是由两件风格截然不同的法宝拼凑起来。

    外面布满了齿轮、锁链、铆钉和各种“呼呼”冒着真气的粗糙构件。

    最核心处,透过齿轮和锁链的缝隙却是能够看到,一枚晶莹剔透,好似天然玉石雕琢而成的核心构件,正在虚空中缓缓旋转,散发出缥缈的气息。

    又像是一只诡异的眼睛,能够直接看穿他的内心。

    问心台的左下角,镶嵌着一块锈迹斑斑的铭牌,经过千万年的岁月洗礼,早已模糊不清。

    李耀将目力运至极限,分辨出几个字:

    “星海帝国……第……舰队……专用测谎仪!”

    李耀心中一动,瞬间明白,原来这问心台的核心,乃是一万年前星海帝国时代的测谎仪,怪不得要消耗那么多的能量才能启动,又难怪它连修真者说的话,都能判断真假。

    “沙蝎,请上问心台!”羽蛇族长高叫。

    李耀点头,大步上前。

    燕赤风忽然道:“等等,这些飞星人古古怪怪,说不定有法宝能对抗问心台,仔细搜查一下!”

    羽蛇族长点头,从斑斓锦袍中忽然钻出两条金色小蛇,朝李耀游动过来:“沙蝎,得罪了!”

    李耀冷笑,张开双臂,任由小蛇钻进自己的铠甲上下游窜。

    燕赤风又道:“问心台主要是针对大脑,要特别仔细搜索他的头发之内。”

    羽蛇族长扫了他一眼,没说什么,两条金色小蛇游入李耀的头发之中,“悉悉索索”搜索了半天,却是一无所获。

    羽蛇族长点了点头道:“除了武器之外,沙蝎身上没有携带什么特殊的法宝。”

    燕赤风眼珠一转,却是没有再质疑,只是道:“好,既然羽蛇族长亲自检查过,应该没有问题!”

    李耀冷哼一声,跃上问心台,居高临下,俯视众人,嘴角终于勾起了一抹胜券在握的笑意,大声道:“你们很快就会相信,我真的不是飞星人。”

    “沙蝎!”

    羽蛇族长叫道,“倘若你真的没有说谎,那就在这问心台上,当着上千铁原同胞的面,大大方方说一句——我是铁原人!”

    “只要问心台证明,你说的是真话,那我们羽蛇部落,就相信你说的一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