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六百零八章 你是飞星人!
    能够瞬间杀死成百上千人的神经毒剂近在咫尺,完全爆开的话,纵然李耀都没信心能硬扛过去。『≤,

    他的背后都是冷汗,又在瞬间被狂风吹干。

    “嚓!”

    地面一根凸起的石笋,从他背后一闪而过,在背甲上留下了一条白印。

    李耀艰难地吞了口唾沫,半眯着眼睛,脑域深处,淡金色的线条不断交错、延伸,勾勒出了晶石炸弹的详细结构图。

    皇甫十一是长生殿中的炸弹专家,长生殿中人炼制晶石炸弹时,或多或少都带上了一些他的风格,或许这枚晶石炸弹,就是很久以前皇甫十一亲手炼制的。

    李耀本身也是一名晶石炸弹专家,又接受了皇甫十一的传承,在铁原星上这些日子,将皇甫十一教给他的那些神通都融会贯通,要拆掉这枚晶石炸弹并不困难。

    然而李耀却是现,在这枚晶石炸弹的深处,埋着一块小小的神念射晶片。

    当晶石炸弹的灵能循环保持完整时,晶片不会出现异样,可是一旦灵能循环被破坏,也就是晶石炸弹被拆掉,这枚晶片就会自动激出一道极其微弱的神念。

    那么,某个人就会知道,炸弹已经被拆掉了。

    李耀沉吟片刻,设计出了一个新的封闭式回路,用一枚晶石碎片来提供灵能,将封闭式回路接驳上去之后,就能蒙蔽神念射晶片,让它误以为灵能循环依旧完整。

    随后,李耀才开始聚精会神地拆卸晶石炸弹。

    枭龙号就是他的第二双眼睛,帮他看着前方的道路,偶尔遇到了环形山之类的大型障碍,他也会再度钻进驾驶舱去调整方向。

    足足大半个钟头,他才将晶石炸弹完完整整地拆卸了下来,将上面所有用来接受外界信号、神念的晶片统统拆除。

    现在,晶石炸弹不会受到任何人的控制。

    李耀心念一动,干脆取出了一些材料。对晶石炸弹进行了二次改装,加装了不少专属于他的晶片上去。

    晶石炸弹再度激活,却是只受到他的遥控。

    完成这一切,时间足足过去了一个钟头二十分钟。

    烈日部落的十几辆单人战车。近在咫尺!

    “轰!轰!”

    双方相距不过千米,烈日部落的单人战车上架设着大量的移动真气炮,纷纷喷出晶石炸弹,在烈火战车四周轰出了一团团的巨大火球。

    李耀咬牙,见前方是一马平川。干脆跃上烈火战车的背后,雷吼暴击枪对准了十几辆单人战车中间就是三枪。

    轰轰轰,三团蘑菇云冉冉升起,冲击波肆虐方圆数百米,好几辆单人战车都被气浪掀翻,骑士在荒原上打了十几二十个滚,一下子被甩掉了。

    “这一切都是误会,你们听我解释!”

    李耀声如洪钟,真气将每一个字,都如晶石炸弹般送出几百米之后狠狠爆炸。

    李耀换上了一支普通枪械。单膝跪在车顶,瞄准一辆单人战车的前部,“砰”一枪过去,单人战车的真气驱动系统出轰鸣,冒出阵阵黑烟,连带着车上骑士一头栽倒。

    “这里面有一个天大的阴谋,不如大家坐下来慢慢研究?”

    李耀双手一晃,抓起了六枚经过他特殊改装的狼牙雷,去掉了后面的长柄,就像是一枚枚的鹅卵。却是填装了双倍分量的晶石,朝后方狠狠甩出。

    狼牙雷纷纷爆裂,在火焰战车后面形成一堵高达十几米的火墙,最后四名烈日骑士从火墙中一跃而过。其中一人却是正好被气浪击中,消失在火墙之后。

    “嗖!嗖!”

    两名烈日骑士骤然加,终于冲上了烈日战车的车顶!

    “别动手,有话好说!”

    李耀身形一闪,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柄獠牙般的长刀,吸收了蝎尾剑的特点。又带上了几分烈血斩风刀的风格,通体以异兽最坚硬的爪牙炼制而成,在狂风中出了凄厉的呼啸。

    “唰!”

    一名烈日骑士刚刚举起枪械,枪管就被李耀一刀削去了大半,紧接着李耀进步上前,沉肘抬肩,狠狠一撞,将这名烈日骑士撞出了四五十米,重重砸在地上。

    “暴力不能解决问题,为什么你们都不明白!”

    李耀旋身一甩,一枚异兽骸骨炼制而成的长钉,狠狠钉入了另一名烈日骑士的肩胛骨,跟上去重重一脚,几乎将这名骑士的战甲踹到胸膛里,将他踹下了烈火战车。

    李耀暗暗叹了口气,人和人之间的沟通,实在太困难了。

    “咔嚓!”

    车尾传来一阵轻响,最后一名烈日骑士跳上了车顶。

    此人身上的赤色战甲明显比旁人更加华丽,他的气势也像是一团凝固的火焰般引而不,双眼微微红,就像是两座即将爆的火山,眼眸深处的岩浆不住翻滚。

    一柄通体赤红的战刀缓缓举起,指向李耀。

    烈日部落族长燕正东的长子,燕赤火的亲哥哥,烈日部落年轻一辈中的第一高手,曾经在天劫之战中,和李耀并肩战过的燕赤风!

    此人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武痴,在六部会盟的那个上午,曾经和李耀在神通大殿中切磋过,两人也算认识。

    李耀知道,燕赤风的实力远远比那个咋咋呼呼的弟弟燕赤火更高,已经达到炼气期八十三重,在六部年轻一辈中,都算数一数二,是个极其难缠的对手。

    “你听我解释。”李耀深吸一口气,徒劳道。

    “好,我听。”燕赤风的赤红战刀依旧对准了李耀的喉咙,却没有进一步行动,只是冷冷道。

    “啊?”李耀傻眼。

    “我是一个痴狂于武道的人,我一向认为,在比武较量之时,最能看出一个人的品性!”

    燕赤风一字一顿道,“我和你交过手,不知为什么,总觉得你不像是一个居心叵测的人,所以。我给你三分钟来解释。”

    李耀的眼珠转了三圈:“我本来就不是。”

    燕赤风认真道:“关于我父亲被杀的整件事,这几天我又从前到后,仔仔细细地想过,越想越觉得存在着诸多疑点。然而每次刚刚出现疑惑,就会被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打断,就像是……”

    李耀代替他说了出来:“有人在暗中操纵着你们,不给你们喘息的机会,不让你们有时间思考!”

    燕赤风眼前一亮:“没错。就是这种感觉!”

    “还有我大伯燕西北,和我弟弟燕赤火,他们两个的表现也十分古怪。”

    “具体哪儿有古怪,我说不上来,但是两个几十年来一直朝夕相处的人,忽然生了某种诡异的变化,总是让我觉得,有些不太舒服。”

    李耀眨巴着眼睛,眼底的光芒越来越亮,喃喃道:“你的感觉很敏锐。你的大伯和弟弟,极有可能卷入到这场天大的阴谋中,甚至就是这场阴谋的主使者,而你的父亲,也极有可能就是他们两个之一,甚至是他们两个一起杀的!”

    “什么!”

    燕赤风的刀尖一颤,几乎攥不住刀柄,略显木讷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悲凉和愤怒,厉声喝道,“你究竟是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

    李耀面露犹豫之色,仿佛吃不准该不该把实情告诉燕赤风。

    “沙蝎,在天劫之战中,你我并肩战。我敬佩你是条汉子,愿意相信你!”

    燕赤风干脆将火焰战刀收回刀鞘,上前一步,提高了声音道,“但是光靠我一个人相信你,又有什么用?现在铁原六部都已经疯了。特别是我们烈日部落,疯狂,彻底疯狂了!如果你还是不愿意告诉我全部真相,我怎么帮你?”

    “现在,只有我能帮你,不对,是我请求你帮帮我,帮帮我们铁原星,破解这个天大的阴谋!”

    “咱们脚下这辆烈火战车,虽然度奇快,但消耗的高压真气也十分惊人!”

    “从喷气的声音,我都能听出来,它的真气已经不足一半,最多再跑一夜就会彻底没气,到时候,你还能往哪里跑?”

    “刚才你不是愿意解释么?那就完完整整解释给我听!咱们两个一起,来破这个局!”

    李耀无比挣扎,嘴唇哆嗦,咬牙道:“我,我可以告诉你整件事,但是,我不能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

    燕赤风冷哼一声:“你不说,我也能猜到,你是飞星人,对不对?”

    李耀如遭重击,后退半步,睁大了眼睛道:“你,你——”

    燕赤风叹息一声道:“你太小觑我们铁原人的智慧了,真把我们当成是茹毛饮血的野人么?将近两个月之前,曾经有一个飞星人落到铁原星上,正好被我弟弟遇见,之后我们烈日部落还大肆搜捕,此人却似泥牛入海,无影无踪。”

    “几天之后,你出现在了狂熊部落,来历神秘,号称失忆。”

    “失忆也就罢了,你还会打造如此精致的战甲,和铁原星上的炼制风格截然不同!”

    “如果你不是那名飞星人,还有第二个解释吗?”

    “不过,你放心,就算你真是飞星人,我也并不觉得你有什么阴谋,道理很简单,倘若你真有阴谋,那时候就不会大大咧咧出现在我弟弟面前了,对不对?”

    李耀沉默了很久,咬牙道:“我能相信你吗?”

    燕赤风又上前一步:“你只有相信我。”

    李耀深吸一口气,似乎有一把战刀从眼底狠狠掠过,将最后一丝犹豫斩断。

    “好,那我就搏这一把!”

    李耀抬头,直视着燕赤风的双眼,攥紧拳头道,“没错,其实,我是——飞星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