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五百九十五章 黑牙河边
    寂静,全场死一般的寂静!

    最后这五个字实在太过惊人,就像是一颗超级晶石炸弹,一下子将在场十几万人统统炸晕。¥f,

    偌大的营地鸦雀无声,足足三秒钟之后,才传来一阵山呼海啸的“嘶嘶”声。

    那是每个人都把嘴张大到了极限,猛地倒吸冷气!

    十几秒之后,烈日、羽蛇和巨斧三大部落的战阵中,才发出了尖叫和喝骂声。

    狂熊部落的炼气士更是怒不可遏,对燕赤火咒骂不已,斥责他胡说八道。

    巫马炎浑身上下每一根汗毛都在发动,蜷缩在李耀怀里,话都说不清楚了:“熊爸,他,他,他——”

    李耀亦是目瞪口呆,心里却是相信了八分,因为这件事太过骇人听闻,倘若燕赤火没有过硬的证据,绝不会妄下定论的。

    果真如此,那昨晚燕正东所说那几句莫名其妙的话,就完全解释得通了!

    “原来,熊大族长你才是真正的演技派啊!”

    李耀在心中暗赞一声,回忆自己来到狂熊部落之后的一切,很多疑问完全可以解开了!

    他原本就在奇怪,为什么熊无极会如此迅速就相信一名飞星人,甚至连神通大殿的核心秘密,都对他完全开放!

    原本还以为铁原人就是这么豪放,原来……

    偷眼看去,熊无极面沉似水,眼底满是不甘和愤怒,拳头快要把空气捏爆,却是没有反驳的意思。

    巨斧族长深吸一口气,沉声道:“燕赤火,事关重大,你不可胡乱诬陷。究竟有何证据?”

    “倘若没有过硬的证据,就随意猜测另一部落的族长是飞星人,我们巨斧部落,可不会站在烈日部落一边!”

    羽蛇族长尖声道:“我们羽蛇部落也不会!这件事太惊人了,你究竟有什么证据!”

    燕赤火连声冷笑,笑着笑着。忽然流出两道热泪,从怀中掏出一张皱巴巴的桑皮纸,道:“这就是证据!”

    “我爹在和熊无极交涉失败之后,回来的路上,越想越不对,因此他释放出了一缕尖锐的真气,在纸上浅浅留下了一些痕迹。”

    “这些字,现在看不到,但是只要用灯芯草灰混合着紫萤粉。混入水中,调制成溶液,再将纸浸入溶液中,灯芯草、紫萤粉和残留的真气发生反应,就能看到一个个蝇头小字了!”

    “这张纸,当时团成一团,被随意丢弃在废纸篓里。”

    “我们查看我爹的遗体时却发现,他老人家死不瞑目。一直盯着废纸篓看,是以才会找到!”

    “用真气留下‘隐文’。这原本是我们小时候,我爹最喜欢和我们兄弟两个玩的游戏,没想到最后一次玩,却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燕赤火说着说着,泣不成声。

    巨斧族长点头道:“原来如此,纸上写的是什么。你不要心急,慢慢说,最好一个字都不要漏过。”

    燕赤火用力吸了一下鼻子,咬着嘴唇道:“纸上,写的是一件发生在四十多年前。黑牙河边的往事。”

    黑牙河是六部领域南方的一条大河,河水湍急,灵能充裕,物产丰富,时常有珍奇异兽出没,是不少六部炼气士都喜欢前往狩猎的所在。

    “那一年,我爹和族中伙伴一起去黑牙河上游狩猎,结果途中遇到一头十分狡猾的妖兽,已经吃了一枪,还是落荒而逃。”

    “我爹一路追赶,和伙伴越来越远,最后失去联络,迷失了方向。”

    “这时,他遇到了一名来自狂熊部落的炼气士熊大川!”

    “那时候,两族之间的关系尚未这么紧张,而这个熊大川亦是闻名六部的勇士,我爹欣赏他的武勇,两人便攀谈起来。”

    “原来熊大川有一个不满一岁的独子,出生时却遇上难产,母亲当时就去世,连带着孩子亦是先天不足,体弱多病,眼看就要夭折。”

    “部落中的巫医说,唯有用一种珍稀的菌类‘七彩凤尾菇’才能调养过来,他就是去黑牙河源头,找七彩凤尾菇的。”

    “之后,两人朔源而上,一起狩猎,分头行动时,我父亲却是在一处烧焦的灌木丛中,发现了一个逃生舱的残骸,里面还有一些婴儿使用的物品。”

    “过了没多久,熊大川亦发出啸声,我爹赶去看时,只看到一具婴孩的尸骨,已经被妖兽啃噬得不成人形。”

    “想来,这是一具飞星人的逃生舱,迫降铁原星的过程中出了故障,又正好落入了荒原深处,惨遭妖兽毒手。”

    “在铁原星上,这也是常有的事情,我们烈日部落虽然不喜欢飞星人,不过小小的婴儿终究无辜,我爹和熊大川杀死两头还想过来啃噬尸骨的妖兽,一起将这婴孩收敛了,深埋于地底,随后又以逃生舱为中心,四处搜索了一天一夜,都没发现别的飞星人。”

    “想来,就算有的话,也被妖兽吞噬了吧!”

    “我爹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回到烈日部落就抛到脑后,倒是和熊大川成了不错的朋友,两人常有书信往来,我爹还托人带过一些天材地宝给熊大川,帮他儿子调养身体。”

    “后来听说,熊大川弄到了七彩凤尾菇,他那奄奄一息的儿子,亦是日渐恢复,我爹也很是为他高兴!”

    “但是很奇怪,这之后十几二十年中,我爹十分珍惜和熊大川的交情,多次想到狂熊部落来找熊大川交流切磋,熊大川却变得越来越冷淡,好几次都刻意避开了我爹。”

    “我爹原本也没想那么多,还以为是两个部落的关系日趋紧张,影响了双方的交情,这件事也就放下了。”

    “直到十五年前,熊大川忽然给我爹来了一封书信,让我爹一定要去看他。”

    “我爹大惑不解。却也来到了飞熊城,这才知道熊大川在一次狩猎中身受重伤,已是奄奄一息。”

    “当时熊大川高烧了三天三夜,神志都不太清醒,但见我爹来到,却像是回光返照。喝退了所有人,和我爹密谈。”

    “熊大川对我爹说,二十多年前,他做了一件鬼迷心窍的事情,这么多年来一直纠结于心,始终无法排遣,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我我爹!”

    “我爹疑惑重重,还想追问,熊大川的神志却是再度狂乱。只是反复道‘黑牙河’,再也说不出别的。”

    “我爹告辞之后三天,就听说了熊大川的死讯。”

    “我爹百思不得其解,二十多年前,黑牙河,那就是他们第一次相遇了,鬼迷心窍的事情,又是什么?”

    “这之后一次天劫之战。熊大川的独子熊无极表现惊人,在击杀天灾级异兽的过程中立下大功。成为铁原星年轻一辈中的第一高手,我爹才将目光投到了他身上!”

    “这一观察,却是发现,熊无极和熊大川,完全不像!”

    “熊大川乃是典型的狂熊炼气士,虎背熊腰。身高足足有两米四五,是一座不折不扣的铁塔,又是天生马脸,颧骨很高,下巴极尖!”

    “熊无极的身高却只有两米。比寻常狂熊炼气士都不如,肩膀亦不见得多么宽,更是方口阔面,典型的国字脸。”

    “我爹原本以为,他酷肖其母,然而一番调查之后却发现,他的生母同样身高在两米二十以上,是一个力拔山河的女中豪杰!”

    “这样两个巨人,生下的孩子为何会如此?莫非是先天不足?但是一个先天不足的孩童,为何又能成长为年轻一辈中的第一高手?”

    “黑牙河边,二十多年前……”

    “我爹苦苦思索,终于被他想到了一个惊人的可能——会不会是熊大川的独子早就在二十多年前夭折了,而现在这个‘熊无极’,就是那时候,从黑牙河边抱回来的飞星人?”

    羽蛇族长忍不住尖声道:“可是当年,你父亲亲眼看到了婴孩的尸骨,还亲手将尸骨深埋了!”

    “没错,这也是我爹一直苦苦纠结的问题。”

    燕赤火点头道,“他冥思苦想了好几年,有一天,族中一名炼气士的妻子,诞下一对双胞胎,他前去祝贺。”

    “看到双胞胎时,他忽然灵光一现,想到——倘若当时逃生舱里不止一个婴孩呢?”

    “比如说,是一对双胞胎一起被放到了逃生舱里,结果其中一个被妖兽杀死,而另一个却机缘巧合,逃过一劫,正好被熊大川发现!”

    “刚刚当上父亲的人,对于婴孩总是特别心软,更何况熊大川的独子面临夭折,或许他就是在这样的鬼迷心窍之下,才将这名飞星婴孩藏匿起来!”

    “后来他的独子果然夭折,他干脆就用这个黑牙河边的飞星婴孩来代替!”

    “不到一岁的婴孩,长相能有多大的差异,更何况熊大川的儿子一出生就体弱多病,在家中调养,见过的人也不多!而之后长相上的差异,自然可以说是用七彩凤尾菇调养过来,变得白白胖胖了,那都很正常!”

    “只不过,这婴孩若是资质平庸,终此一生都是狂熊部落的普通一员,熊大川或许还不会纠结什么。”

    “但是,眼看这个飞星婴孩,自幼就展现出修炼天赋,在部落里崭露头角,将来极有可能成为部落中的重要人物,熊大川自然有了一块心病,这才出现了让我爹去飞熊城的一幕。”

    “只可惜,他当时话未说清楚就陷入狂乱,而我父亲想通整件事,也是好几年之后了。”

    “此时,熊无极已经博取了‘铁原六部第一勇士’的称号,更是当上了狂熊部落的族长!”(未完待续。。)